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要截肢?(一更)
    府里的其他人也听到了动静,纷纷起身掌上了灯。

    青鸾和朱篱两人则是快速的穿好了衣服,来到孟倩幽门前,小声喊道:“主子!”

    孟倩幽也已经起身,连灯也没点,直接从屋里走出来,快步走出院子,碰到了从自己的院子里快步过来的孟齐,兄妹俩一起朝着府门走去。

    守门人早已经惊醒,高声询问外面的人:“深更半夜的,谁这么大声的敲门?”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我是包府的小厮,府里出了事情,老爷让我来请孟姑娘过去。”

    大半夜的,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守门人不敢开门,想要去禀报给孟倩幽,一回头,却看到两人已经走了过来。

    没等他开口,孟倩幽就吩咐他:“开门!”

    守门人卸下们闩,打开大门。

    月光下,在作坊帮忙的小厮牵着一匹马焦急的站在外面,看孟倩幽出来,急忙说道:“孟姑娘,府里出事了,大人让你我来请你过去。”

    深更半夜的,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包清河是不会这么着急的派人过来的,孟倩幽问也没问,吩咐青鸾和朱篱:“去牵马过来!”

    郭飞也跟在后面过来了,听了孟倩幽的话随着两人也去了马厩,牵了几匹马过来。

    孟倩幽对晚过来的孟义说道:“孟义哥,我和二哥去一趟包大人府里,估计天亮以前就不回来了。我们走后,你们关好府们,无论谁再来敲门都不要开。”

    孟义点头:“知道了,你们路上小心一些。”

    孟倩幽和孟齐走出大门,接过青鸾手中的缰绳,翻身上马,孟齐和郭飞共骑一马,几人一起朝着北城疾奔而去。

    几人一走,孟义就吩咐守门人:“把门闩好,安心睡觉,无论再有何人叫门都不要开。”

    守门人急慌慌的把门关好,上好门闩。

    孟义看他做好这一切,才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里去休息。

    孟倩幽心里着急,把马儿打的飞快,青鸾和朱篱紧紧跟在后面。

    郭飞和孟齐慢了一些,而小厮早已经远远的被抛在了后面。

    夜深人静,路上没有行人,孟倩幽几人很快就来到了包府。

    包府内灯火通明,老管家正站在门前焦急的往这边张望。看到孟倩幽几人过来,急忙上前,道:“孟姑娘,你可来了。”

    孟倩幽扔了马缰绳,直接大步往里走,便走便问跟在身边小跑着的老管家:“府里出了什么事?”

    “大少爷被褚大将军送回来了,受了很严重的伤,现在整个人已经昏迷不醒了。”老管家气喘吁吁的说道。

    孟倩幽顿了一下脚步,继续往前走,皱眉问:“伤到了哪儿?”

    “少爷被抬回来,府里就乱了套,小人忙着安排这所有的事情,还没有来的及去看少爷。”老管家回道。

    孟倩幽加快了脚步,很快来到了孙慧的院子里。

    院子里笔直的站着几个陌生的人,看她快步走了进来,齐齐的打量着她。

    老管家大喊:“老爷,孟姑娘来了。”

    他的话音未落,门帘唰的一下就被打开,包清河焦急的脸出现了她的面前:“孟姑娘,快来看看凡儿,他快不行了。”

    孟倩幽的心沉了一下,几个箭步就走进了屋里,没有理会屋内众人,直接朝着孙慧的床边走去。

    包夫人正坐在床前低声啜泣,见孟倩幽过来,急忙起身,让开位置,哽咽着说道:“孟姑娘,你可要救救凡儿呀。”

    走到床边,见包一凡双目紧闭,面色铁青的躺在床上,孟倩幽皱起眉头,问:“怎么回事?”

    褚文杰的声音在一边响起:“他这是中毒了,随行军医已经给他吃了解毒丸,可是不管用。”

    孟倩幽这才注意到褚文杰也在屋里,顾不得寒暄,直冲着他微点了下头,问:“伤在哪里?”

    “左腿。”褚文杰简短回道。

    孟倩幽掀开薄被,看到包一凡的整条左腿不但肿胀不堪,而且已经全部发黑,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开始腐烂,并且黑色还隐隐有往上走的趋势。应该是毒素已经开始蔓延了。

    这种情况非常棘手,孟倩幽蹙眉,站在原地不语。

    包夫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声音里是满满的祈求:“孟姑娘,你可一定要救救凡儿呀,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什么事,我们可怎么活呀。”

    包清河毕竟为官多年,一开始的慌乱以后,冷静了下来,见包夫人这样失态,劝道:“夫人,你这样会影响孟姑娘的治疗的,还是先到一边坐下吧。”

    自从包一凡抬回来,包夫人看到他的样子,就已经六神无主了,听了包清河的话慌忙的松开了孟姑娘的手,道:“我不耽误孟姑娘给凡儿治疗,我到一边坐下。”

    孙慧红着眼眶领着墨儿过来,搀扶着她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孟倩幽抿唇,好一会儿才说道:“包公子的情况太严重了,我也没有把握治好他。”

    包夫人闻言捂着嘴痛哭起来。

    孙慧大颗大颗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包清河的身体晃了一下,强撑着说道:“孟姑娘尽力就好,剩下的我们就听天由命了。”

    褚文杰蹙着眉头,问:“有几分把握?”

    孟倩幽抿唇道:“如果截肢的话有五成,如果不截肢只有两成,”

    褚文杰的眉头皱的更深:“姑娘的意思是要把他的腿锯掉吗?”

    孟倩幽点头:“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也许能保住一条命。”

    “那就锯掉呀,还等什么?”包清河一听儿子可以保住命,立刻急声说道。

    包夫人和孙慧也停止了哭泣,齐齐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孟倩幽摇头:“截的是包公子的腿,我们总该问问他的意见?”

    包清河的语气更加的着急:“他现在昏迷不醒,如何能问他的意见,这件事我做主了,先把他的腿锯掉再说。”

    “包大人没有听清我的话,就算锯掉了他的腿,也只有五成的希望,还希望您考虑清楚。”孟倩幽道。

    “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只要能保住他的命,就算只有一成希望我们也要试一试。”包清河急声说道。

    包夫人也附和的点头:“是呀,孟姑娘,你就动手把,只要保住凡儿的命,缺胳膊少腿算什么。”

    孟倩幽看向孙慧。

    孙慧急忙点头:“我早就说过,只要他能平平安安的,就算缺胳膊少腿我也认了。”

    孟倩幽最后看向褚文杰。

    褚文杰紧皱眉头:“如果把腿锯掉,他以后就是一个废人了,孟姑娘还是想办法把包副将弄醒,问问他的意见吧。”

    就算包一凡是自己的儿子,可他现在还是军中的人,一切得听褚大将军的命令。听了褚文杰的话,包清河没敢反对。

    孟倩幽点头,道:“拿纸笔来,我先开一个去毒的方子,你们速去把药抓来,给他灌下去,看能不能让他醒来。”

    包清河急忙吩咐下人拿来了纸笔。

    孟倩幽快速的写了一个方子。

    不用包清河吩咐,下人立刻拿了方子快速的跑了出去。

    孟倩幽又在纸上写下一连串的药名,对包清河道:“这些草药德仁堂里应该能抓的全,你派人抓来,我再另外给他配一副药出来。”

    包清河唤进来管家,吩咐他找个机灵的小厮去抓药。

    孟倩幽重新打开薄被,查看了一些包一凡的伤口,问褚文杰:“你身上有止血药吗?”

    褚文杰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放在桌子上。

    孟倩幽皱眉:“这些不够,还有吗?”

    褚文杰起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又拿了几瓶进来放到桌子上,道:“只有这些了。”

    孟倩幽估算了一下,走到门口,打开门帘,对站在院中的郭飞说道:“把你的小刀拿出来我用一下。”

    郭飞拿出自己精致的小刀,捧在手里递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拿起,对院中的站立的几名陌生人说道:“你们进来两人,帮一下忙。”说完,转身回了屋里。

    这几人都是跟褚文杰一起送包一凡回来的军中将领,见着小姑娘问也不问自己是谁就指挥自己,互相看了看,最靠进门边的两人走进屋内。

    孟倩幽把小刀放在火上翻烤了一会儿,吩咐进屋的两人:“待会儿我把他腿上的烂肉先挖下来,为防止他突然醒来胡乱挣扎,你们摁紧了他。”

    两人看向褚文杰。

    褚文杰开口:“听孟姑娘吩咐。”

    两人应声,走到了床边,一上一下的摁住包一凡的四肢。

    孟倩幽把小刀烤好,来到床边,开始把包一凡腿上的烂肉剔除下来。

    这些烂肉都是在伤口的位置,孟倩幽不敢大意,低头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剔除,不一会儿额头上就冒出了汗珠。

    停住动作,抬起头,孟倩幽对孙慧道:“慧姐姐,你过来帮我擦一下汗。”

    孙慧急忙放开墨儿的手,掏出自己的帕子,走到她身边,帮她把额头上的汗珠擦试干净。

    孟倩幽又道:“包大人,麻烦你找个人把灯举到我的面前,光线太暗了,我有些看不清楚。”

    “我来吧。”褚文杰起身,端起桌上的灯走了过来,伸长了手,把灯举到了伤口的侧上方。

    孟倩幽再次低下头,剔除那些烂肉。

    许是感觉到了疼痛,包一凡身体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

    包清河看的清楚,惊喜的大叫:“凡儿,你醒了?”

    听了包清河的话,包夫人也猛然站了起来,惊喜的问:“凡儿醒了?”

    孟倩幽抬头,把食指放在嘴边,对他们轻轻的“嘘”了一下:“包公子这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并没有醒来。你们不要说话,免得我分心。”

    包夫人眼里噙着泪花,坐了回去,把墨儿拉到了自己的胸前,紧紧的抱着他。

    墨儿小大人一般抿着小嘴,一言不发的看着床上那个昏迷不醒、据说是他父亲的人。

    孙慧望着总是意气风发的包一凡,如今静静的躺在床上,仿佛没有了呼吸一般。

    孙慧大颗的眼泪一直在无声的滚落。

    包大人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尽全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

    屋里寂静下来。

    孟倩幽重新低下头,仔细的一点点的把伤口附近的烂肉全部剔除下来。大概是中毒的缘故,烂肉剔除后,流出来的是黑血。

    孟倩幽抬手,道:“包大人,您把桌上的止血药给我递过来。”

    包清河急忙回神,手忙脚乱的把桌子上的止血药一把全都抓在了手里,迅速的交给孟倩幽。

    孟倩幽接过,洒了一些在包一凡的刚才剔除烂肉的地方。看血止住,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直起身,道:“给我打盆清水过来。”

    守候在门口的丫鬟听了她的吩咐,急忙去端了一盆清水走进来,放到了架子上。

    孟倩幽走过去,把小刀扔在了里面,然后净了净自己的手,又把小刀涮干净,用布擦拭干净,皱眉问:“药熬好了没有,怎么这么慢?”

    包清河扬声对外面喊道:“管家,怎么回事,药还没熬好?”

    管家应声:“回禀老爷,马上就熬好了。”

    说话间,仆人端着药碗匆匆的走进院内:“管家,药熬好了。”

    管家直接打开门帘:“快送进去。”

    仆人端着药碗直接走进屋内。

    孟倩幽起身接过,走到床前,看包一凡嘴唇紧闭,毫无意识,根本无法把药灌下去,皱起了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