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嘱托(二更)
    这种情况在军中并不少见,其中一名负责压制包一凡的大汉看出了她的为难,道:“我来!”说完,示意的看了另外的一人一眼。

    另一人意会,点头,扶起包一凡的上半身,伸手掐住了他的颌骨,用力掰开。

    说话的那人接过孟倩幽手里的药碗,把碗里的药慢慢的倒入了包一凡的口中。

    包一凡无意识的咽下了一大部分,还有一小部分顺着他的嘴流了下来。

    孙慧流着泪,上前,给他轻轻的擦拭嘴角流出来的药汁。

    那场面看的人人心里发酸。

    包夫人拼命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把药全部给包一凡灌下去,大汉把药碗递给孟倩幽,自己轻轻的把包一凡放回了床上躺好。

    两人这才起身,恭敬的站在一边。

    “出去外面候着吧。”褚文杰吩咐两人。

    “是,将军。”两人应声,走了出去,院中传来另外几人的询问声。

    褚文杰也走到桌边,把手里的灯放在了桌子上,沉默的坐回了椅子上。

    孟倩幽拉住孙慧的手,对她使了一个眼色,道:“慧姐姐,包公子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你先扶着伯母回去休息吧,等人醒了,我派人过去喊你们。”

    孙慧明白了她的意思,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红肿着眼走到包夫人面前,抱起墨儿,柔声对仍在不停哭泣的包夫人柔声说道:“娘,我们先回屋吧,等相公醒来,我们再过来。”

    包夫人哭着摆手,断断续续的说道:“不不用,我要在这等凡儿醒来。”

    “伯母,”孟倩幽劝道:“包公子醒来后,还需要人照料,你这样一直伤心,哭垮了身体怎么办?谁来照料包公子?您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会儿,明日好有精神照料包公子。”

    包夫人抬起泪眼婆娑的眼,固执的摇头:“不行,不亲眼看到凡儿醒来我不安心。你们谁也不用劝我了,我就在这儿守着。”

    孟倩幽的原意是把她支出去,等包一凡醒来问问他的意见,如果他同意截肢的话,立刻就开始,等包夫人再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避免她看到那种痛心的场面,承受不住,昏厥过去。

    可现在包夫人态度坚决,孟倩幽一时也没有了办法,只得看向包清河。

    包清河的声音却异常的冷静,道:“就让夫人在这吧,万一凡儿有个三长两短,也好见他最后一面。”

    包夫人的呜咽声又起。

    “夫人。”包清河劝她:“冷静一些,现在还有希望,你不要先弄垮了自己的身体。”

    包清河就是家里的主心骨,包夫人点头,停止了哭泣。

    屋里屋外一片寂静。

    静的所有的人心里发慌。

    就连小小的墨儿也感受到了这种气氛,紧紧地抿着小嘴,回身抱住了孙慧的脖子,脸颊贴在她的脸庞,无声的给孙慧力量。

    孙慧的眼泪再次无声的掉落。

    众人只觉的过了好久,床上的包一凡才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声。

    包清河一步就跨到了床前,急声问:“凡儿,你醒了?”

    包夫人也站了起来,急步走到床边,连声的呼唤:“凡儿,凡儿。”

    孙慧抱着墨儿也走了过来。

    就连褚文杰站也起身,走过来,期待的看着床上的包一凡。

    院外的众人听到屋里的动静,齐齐精神一振。

    就连跟过来的孟齐也面露喜色。

    在包夫人不停的呼唤中,包一凡终于费力的睁开了眼。

    包夫人的眼泪串成了线:“凡儿,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包一凡虚弱的喊了一声:“爹、娘。”

    包清河应声,也是红了眼眶。

    包夫人连连点头,哭的说不出话来。

    这种场景,孟倩幽实在不忍心打搅。可是实情紧急,抿了抿唇,道:“伯母、包大人,包公子清醒的时间不会太长,我要和他商议一下截肢的事。”

    “对对对,让孟姑娘先看看。”包清河回神,拉着包夫人让开了床边。

    孟倩幽走到床边。

    包一凡看到她,露出一个笑容,慢慢深吸了一口气,虚弱的说道:“孟姑娘,好久不见,”

    孟倩幽勉强扯了一下嘴角,没有跟他寒暄,直接说道:“你现在伤势严重,如果想要保住性命,需要锯掉你的左腿,你现在考虑一下,是否同意。”

    包一凡愣住,直直的看向她。见她表情严肃,不像是开玩笑,便皱起了眉头,虚弱的问:“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孟倩幽老实回道:“但是不及这个的把握大。”

    “几成?”包一凡问。

    “这个五成,那个最多两成。”孟倩幽如实说道。

    “也就是说我如果锯掉了左腿,也只有一半生存的希望?”

    孟倩幽如实的点头:“对。”

    包一凡没有说话。

    孟倩幽也不催促他。

    好一会儿,包一凡才轻声说道:“爹,娘,我和孟姑娘有话要说,麻烦您二老回避一下。”

    知子莫若母,他的话一出,包夫人就知道他想对孟倩幽说什么,挣脱了包清河的手,扑倒床前,急声说道:“凡儿,你要考虑清楚,你忍心让爹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说完,又急急说道:“还有,墨儿都四岁了,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你忍心抛下他们孤儿寡母的吗?”说完,对着墨儿招手:“墨儿,快过来喊爹。”

    孙慧抱着墨儿过来。

    墨儿睁着一双和包一凡一样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他。

    这是包一凡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儿子,心里欢喜,露出一个笑容。虚弱道:“墨儿都长这么大了。”

    墨儿张开嘴,清清脆脆的喊了一声:“爹。”

    包一凡轻应声。

    “包公子,赶快做决定,你的病情耽误不的了。”孟倩幽道。

    “我不同意!”包一凡语气坚决。

    “凡儿!”包夫人惊呼。

    “相公!”孙慧也惊呼。

    包清河仿佛早就预料到他会这样说,声音异常冷静的问:“凡儿,你决定了吗?”

    包一凡艰难的点头:“这是儿子唯一的愿望,绝不愿带着残破的身体苟活,请爹答应我的请求。”

    包清河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眼里有着坚强:“好,爹答应你,无论你是死是活,爹都以你为荣。”

    “老爷!”包夫人痛苦的惊呼:“你怎么可以答应他。”

    包清河转向孟倩幽,道:“孟姑娘,凡儿就交给你了,尽人事,听天命,无论你今天是否能救活他,我包清河都会感激你一辈子。”

    说完,不等孟倩幽应声,扬声对外面吩咐:“来人呀,把夫人扶回自己房间里去。”

    门外的丫鬟应声,走了进来,搀起痛苦不已的包夫人走了出去。

    “慧儿,你跟着去照顾你娘,别让她出了什么意外。”包清河又冷静的吩咐孙慧。

    孙慧听话的抱着墨儿跟着走了出去。

    “孟姑娘,凡儿就交给你了。”包清河说完,也走了出去,屋内只剩下褚文杰还坐在桌边。

    包一凡虚弱的开口:“孟姑娘,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不能,”孟倩幽堵回他要说的话:“照顾他们是你的责任,你凭什么托付给我。”

    包一凡苦笑了一下,道:“几年不见,人是长大了,性格怎么这么不讨喜了呢?”

    孟倩幽哼了一声,道:“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少了条腿算什么,只要有作为,照样是好汉一条。”

    包一凡摇头。

    孟倩幽又哼了一声,扬声对外面问道:“另一副药抓来了没有?”

    “抓来了。”管家应声。

    “拿进来。”孟倩幽道。

    一名下人提着药包进来,交给孟倩幽。

    孟倩幽接过,打开检查了一下,又交给了仆人,吩咐道:“速去熬好送过来。”

    下人应声,把药重新包好,快速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走到床前,严肃的对包一凡说道:“你的伤势不算重,可是中毒很深,如今这毒已经伤及了你的整条左腿,而且隐约还有往上走的趋势。我没有把握解的了这毒,唯一的办法就是双管齐下,一是给你灌下解毒药,二是需要放出你身体里大量的血,假如你能撑住了,也许这一关就挺过去了,以后你还是那个风流倜傥,潇洒无双的包大公子,如果你撑不住,这就是我们见得最后一面。”

    包一凡艰难点头:“没问题,我撑的住。”

    孟倩幽定定的凝视了他一会儿,转身,拿出小刀,在火上再次翻烤消毒,同时对褚文杰说道:“褚将军叫几个人进来吧,我需要他们的帮助。”

    褚文杰点头,扬声对外面喊道:“你们几个,全部进来!”

    门外几人走了进来,恭敬的站在褚将军的身侧。

    褚文杰威严的吩咐他们:“你们几个,听孟姑娘吩咐。”

    几人齐齐应声,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吩咐几人:“一会儿我需要给包公子放血,你们几个摁紧了他。”

    几人面面相觑,不懂为何放点血还需要摁紧包一凡。

    孟倩幽也没有跟几人解释,不停的在火上翻烧自己小刀。

    下人把药熬好送了进来。

    包一凡已经清醒,刚才进来帮忙的两人自然地走了过去,一个轻轻的把他扶起来,一个小心的端着药让他喝了下去。

    喝完药,包一凡被放回了床上。

    孟倩幽扫视了屋内一眼,走到脸盆架前,拿起一块毛巾,卷成卷,走回床边,道:“咬着!”

    包一凡不解,却还是听话的咬住了毛巾。

    孟倩幽示意几人摁住包一凡。

    几人摁住了他的四肢。

    孟倩幽直视包一凡,认真说到:“这是你自己选的,记住,无论多痛你都得忍着,还有,必须一直保持清醒。”

    包一凡轻轻点头。

    孟倩幽掀开他身上的薄被,把他的左腿全部露出来,用小刀把刚才剔除烂肉部分的伤口重新挑开,立刻有黑色的血冒了出来。

    摁住包一凡的几人都是军中的小头目,跟着褚文杰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砍杀无数的敌人,见惯了成堆的白骨,当看到孟倩幽挑开包一凡伤口时,还是忍不住撇开了头,不忍再看。

    包一凡冷哼了一声,身体忍不住挣扎了一下,头上立刻冒出了汗珠。

    孟倩幽摁紧他的左腿,顺着伤口的位置开始一点点的开始往外剔除腿上发青的肉,直到伤口四周都露出了森森白骨。

    看到她的动作,几人忍不住发出抽气声,这才明白孟倩幽为什么要他们摁住包一凡,这生生的就是剔骨疗伤呀。

    包一凡头上豆大的汗珠落下来,整个脸色已经青白一片。

    孟倩幽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成亲不到一年,你便跟着褚将军去了边关,连墨儿的出生你都没有看到。扔下慧姐姐一人既要替你照顾老人,还要帮你养大儿子,一日的舒心日子也没有过过。如果你今日挺不过去,半年以后,我就会怂恿她嫁人,找一个心疼她、宠着她,又不会离开她的男人。”

    听了她的话,几个男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她说这些有何用。

    包一凡却明白她的用意,费力的睁着眼睛,咬着毛巾坚持着不让自己昏过去。

    孟倩幽顺着伤口一点点的往外剔除他腿上的白肉,露出的白骨越来越多。

    几名摁住他的人的手都忍不住开始哆嗦。

    孟倩幽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抬头道:“褚将军,麻烦您帮我擦一下汗。”

    她的话落,褚文杰起身,还没有走到她身边,包一凡的身体却一软,昏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