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醒来 (二更)
    孟倩幽摇头:“顽疾没有,是被人害成这样的。”

    褚将军眉头皱的更深,道:“说明白一点。”

    孟倩幽便把自己来京以后听到了关于文泗夫人有了身孕,生下来却是死胎,以及自己给她把脉发现她身体里有残留的毒素,断定是人为的事全都告诉了他。

    褚将军听完,声音里有了少许怒气:“文泗长着脑袋是白吃饭的吗?我去边关以前嘱咐过他,凡事要多个心眼,他这是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吗?”

    孟倩幽道:“他呀,就是太良善了,以为文老东家把他那弟弟赶出了家门,除了族谱,又让他那继母闭门思过就完了。殊不知,他们那样的人贪念是很大的,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的收手。只不过用的手段从明处转到了暗处而已。”

    褚将军点头,道:“我那大军五日后即可到达京城,到时候我会随着大军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等我安顿好,我即刻就给文泗派几人过去。”

    孟倩幽摆了摆手:“不用了,我打算派几名精卫过去保护他,顺便帮他调查一下他那弟弟的藏身之处。至于嫂子那边,王妃娘娘给了我两名女暗卫,我派一人跟在她身边保护就行。”

    褚将军闻言立刻问道:“我姐姐把两名女暗卫给了你,她呢,她身边没人保护怎么行?”

    孟倩幽刚要回话,管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老爷,人参熬好了,现在端过来吗?”

    包清河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扬声说道:“端进来吧。”

    管家应声,端了一大碗人参汤进来。

    孟倩幽看了一下,道:“这是百年老参,药性极强,包公子现在身体虚弱,全部喝下去反而对他的身体无益,你重新拿个碗来,把这分成三份,分三日喝下去即可。”

    管家把托盘放在桌子上,转身出去,不一会儿拿了一个小碗过来,按照孟倩幽的嘱咐从大碗里到倒了一小碗出来。

    孟倩幽和褚将军还是用刚才的办法,把人参汤也给包一凡喝了下去。

    外面的天色逐渐亮了起来。

    一夜未睡的包夫人和孙慧再也按奈不住,互相搀扶着从院子里过来,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问:“凡儿怎么样了?”

    “毒已经解了,毒血也放出来了,只不过放的血太多,包公子承受不住,昏了过去,如果今天能醒过来,就没事了。如果醒不过来”

    下面的话即使孟倩幽没说出来,包夫人也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眼泪又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包夫人脚步蹒跚的走到床前,看包一凡紧闭双眼,脸色苍白的躺在那里,整个人犹如死去了一般,再也承受不住,两眼一闭,昏厥了过去,身子软绵绵的瘫倒在孙慧身上。

    “娘!”孙慧一把抱住她,失声惊叫。

    包清河惊得放开了包一凡的手,沙哑着声音喊道:“夫人,你怎么了?”

    孟倩幽和褚将军两个人也惊得站起身来。

    包清河和孙慧急忙扶着包夫人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孟倩幽走上前,拿起她的手放在桌子上,把手搭在了包夫人的脉搏上,好一会松了口气道:“悲伤过度,加之没有休息好,才导致昏厥了过去。没有大碍,不用吃药,扶伯母回房去睡一觉就好。”

    包清河和孙慧也放下心来,两人搀扶着包夫人往外走。

    身后却传来包一凡虚弱的喊声:“娘!”

    包清河和孙慧顿住脚步,同时不置信的回头看向床上。

    孟倩幽和褚将军也是惊喜万分,齐齐看向包一凡的方向。

    只见包一凡已经睁开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包夫人的方向。

    孙慧的眼泪喷薄而出,泣不成声。

    包清河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滚落下来。

    褚将军常年不苟言笑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孟倩幽咧开嘴直笑,声音里也是满满的笑意:“包一凡,你这声音简直是天籁之音呀,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我娘怎么样?”包一凡艰难地开口,虚弱的问。

    孟倩幽顺势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把手按在他的脉搏上,边给他把脉边说道:“伯母无大碍,睡一觉就好了。”

    包一凡放下心来,收回看向包夫人的眼光,对孟倩幽虚弱一笑,道:“我可是听见了,你说要怂恿慧儿去改嫁,等我好起来,我非找你算账不可。”

    包一凡醒了,孟倩幽的心情轻松了不少,也有了开玩笑的心思:“有本事你现在就起来找我算账呀,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打败你。”

    包清河和孙慧把包夫人又轻轻的放在了椅子上,包清河快步冲到他面前,激动的哆嗦着嘴唇喊道:“凡儿!”

    包一凡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爹,让你担心了。”

    包清河老泪纵横,连声说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孙慧一直扶着昏迷的包夫人,没有过来。

    包一凡的眼光转向她。

    孙慧掉着眼泪,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包一凡张嘴,刚要说些什么。

    孟倩幽打断他:“行了,行了,别弄得跟生离死别一样,告诉你,你这样的祸害连阎王爷也不喜欢收,乖乖的让小鬼又把你送了回来。”

    包一凡不满的瞪了她一眼。

    “哟嗬,”孟倩幽怪叫一声:“你现在刚醒就敢瞪我,信不信我撒手不管了,让你就这样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

    孙慧破涕而笑。

    包清河也露出了一个笑容。

    褚将军则扯了扯嘴角。

    包一凡收敛了神色,讨好的看着她。

    孟倩幽起身,夸张对孙慧说道:“慧姐姐,你快把伯母送回房去,回来伺候你相公吧,估计他有好多的话要给你说。你没看到刚才我打断他,他瞪我的那一眼,恨不得把我生吃了一样。”

    孙慧羞红了脸,低下头,费力的想要搀扶起包夫人。

    孟倩幽走上前,帮了她一把,两人一起把包夫人搀了起来。

    边搀扶着包夫人往外走,孟倩幽边说道:“人已经醒了,基本上就没事了,大家放心吧。不过。他现在身体虚弱,一会儿还得睡,你们不用担心,等他再次睡醒了,就真的没事了。”

    两人扶着包夫人出来门,屋里只剩下褚将军,包清河和包一凡三人。

    包清河恭敬的对褚将军说道:“将军,凡儿已醒,没有大碍了,您也好好地去休息去吧。”

    好几天没有休息好,褚将军的精神也确实到了强弩之末的边缘,闻言不客气的点头,“好,我去休息一下,包副将如果有什么事,你赶快让人喊醒我。”

    包清河恭敬的把他送到了门口,吩咐管家领着褚将军也去了客房。

    看着管家带着褚将军走出院门,包清河才回到了包一凡的床边坐下。

    包一凡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虚弱的说道:“爹,我再睡一会儿。”

    包清河点头,替他掖了掖被子:“睡吧,爹守着你。”

    包一凡闭上了眼睛,很快沉沉的睡去。

    包清河看着他起伏的胸膛,悬了一个晚上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处。

    孟倩幽和孙慧把包夫人扶回她的房间躺下,孙慧扭头就要往自己的院里跑,孟倩幽一把拉住她,开玩笑道:“慧姐姐,我好歹是你相公的救命恩人,忙活了这大半个晚上,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安排个地方休息。”

    孙慧脸色红了一下,亲自领着孟倩幽来到客房,打开房门,走了进去,亲手给她把被褥铺好。

    孟倩幽闲适的坐在一边看着,等她忙活完,才说道:“我已经吩咐下人熬好了药,你每隔两时辰就喂包公子喝一次,千万别让他发热,就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一旦发热就麻烦了。”

    孙慧点头记下。

    “还有,”孟倩幽又说道:“你让下人熬点稀粥,他要是再醒了,你就喂他吃一点。”

    孙慧还是点头。孟倩幽给她开玩笑:“我知道你的心早已经飞到了包公子身边,可是我嘱咐你的事你一定要记下,尤其是退热药,千万别忘记。”

    孙慧红着脸脸连连点头,小声说道:“我知道了。”

    “不耽误你了,你赶快过去吧,记得告诉我的丫鬟我在这边就行。”孟倩幽最后说道。

    孙慧点头,转身疾步走了出去。

    孟倩幽笑着摇头,走到床边,和衣躺下,盖好薄被。

    忙活了大半个晚上,确实也累了,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孟齐几人休息了一会儿,便起身来到了院内,闻听包一凡已经醒了,也松了一口气。

    孟齐对郭飞说道:“我去作坊,你们几人在这里等着,幽儿醒了以后,看看她有什么吩咐。”

    郭飞恭敬应声。

    孟齐去了作坊。

    也许是太累了,褚将军和另外几名军中将领并没有醒,依然在客房里呼呼大睡。

    孙慧已经让包清河也回去了休息,独自一人守在包一凡的身边,并遵从孟倩幽的吩咐,让下人熬好粥,温在炉子上。

    孟倩幽是被一道尖利的声音惊醒的,第一反应就是包一凡出事了,猛然起身,连鞋都没有穿好,就往孙慧的院子里跑。

    在府里众人惊讶的眼光下一口气跑进包一凡的屋子里,却发现包夫人正抓住已经睁开眼睛的包一凡的手,激动的直掉眼泪。

    “出什么事了?”孟倩幽气喘吁吁的问。

    孙慧回头,看到衣衫有些凌乱,鞋子也没有穿好,急忙走过来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才说道:“娘是看到相公醒了,一时高兴,叫了出来,惊到你了吗?”

    孟倩幽不顾形象的一屁股坐在身边的椅子上,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包公子又出什么事情了。”

    孙慧满脸的歉意,拍了拍她的后背,帮她顺了顺气,道:“相公没事,要不你在回去睡会?”

    孟倩幽平息好了自己的气息,摆手:“不用了,已经醒了,再睡也睡不着。”说完,又问:“包公子怎么样?没有发热吧?”

    “没有,她醒了以后,我按照你的吩咐又给他喝了一次退热的药。”孙慧回道。

    孟倩幽点头,起身,来到床边。

    包夫人泪眼婆娑的紧紧的抓住包一凡的手不放。

    孟倩幽说道:“伯母,我要给包公子把一下脉。”

    包夫人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放开了包一凡的手,带着哭音感激的说道:“孟姑娘,谢谢你救了凡儿,你的大恩大德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

    孟倩幽把手搭在包一凡的脉搏上,笑着说道:“伯母,我们是一家人,您这样说就客气了。”

    包夫人连连点头:“对对对,一家人,伯母不跟你客气。”

    仔细的把完脉,孟倩幽道:“伯母放心吧,两天内,只要不发热,包公子就没事了。”

    包夫人的眼泪再次忍不住掉了下来。

    孟倩幽赶忙说道:“包公子应该好几天没有进食了,伯母喂她喝点稀粥吧。”

    “对对对,”包夫人哽咽着说道:“慧儿,快让人把粥端进来。”

    孙慧应声,扬声吩咐外面。

    丫鬟很快把粥端进来。

    包夫人接过,亲手用小勺一点一点的喂包一凡喝下去。

    管家从外面走进来,恭敬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将军醒了,请您过去一趟。”

    ------题外话------

    农门淑秀:主母大当家/姒姝

    一代主母成长史,从软弱重生到坚强,最后成了护得住夫君,镇得住家宅的当家主母。

    主母名义:天大地大,夫君最大!

    相爷: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