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允许留宿(二更)
    “舅舅回来了?”皇甫逸轩先是惊喜后是皱眉:“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大军未到,他怎么会提前回来?”

    孟倩幽点头,“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进屋后我告诉你。”

    皇甫逸轩这才对孟齐喊了一声:“二哥。”

    孟齐原本是需要跟着孟倩幽进屋的,听了她的话知道他们有事要说,便停住了脚步,是孟倩幽说道:“小妹,我先回房去给大哥写信。”

    孟倩幽也停住了脚步,道:“文豹和文松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这次让他们跟着回去,你给大哥写信的时候告诉他,以后让他们倒替着来京城,家里总要留一个看家的。”

    “知道了,我告诉大哥。”孟齐应声,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两人走进屋内,孟倩幽走到脸盆边洗干净了脸,才疲惫的坐在椅子上。

    皇甫逸轩给她倒了杯茶,递到她的手里,又走到她的身后,帮她按揉肩膀,问:“你去做什么了?怎么看上去这么疲惫?”

    孟倩幽给他开玩笑:“几天不见,世子竟然学会了这种讨人欢心的手段,不知道是从哪个美人那里学来的?”

    皇甫逸轩按摩的手微顿了一下,随后加重了力气。

    孟倩幽疼的惊呼了一声。

    皇甫逸轩随即放松了力道,声音里带着怒气说道:“你知道我的心思全在你的身上,你以后要是敢再说这样的话,看我怎么惩治你。”

    听了这话,孟倩幽心里美滋滋的,也就没有跟他计较,小口喝了几口茶后,把昨夜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道:“今日褚将军走的时候,特意给我说,让我告诉你五日后回京的事情,并且让你转告你母妃。”

    “大军回京的时候,父王已经知道了,前两日就告诉了母妃,母妃这两日高兴的不行,正在府里给舅舅做衣服呢。”皇甫逸轩说道。

    褚将军和齐王妃从小感情好,这次褚将军出征四年,平安回来,齐王妃心里高兴,给自己的弟弟做几件衣服不算什么,孟倩幽也没有多想,道:“我也是这样给褚将军说的。”

    感觉身上那种疲累的感觉消失了,孟倩幽抓住了皇甫逸轩还在按揉的手,道:“你也休息一下吧。”

    皇甫逸轩停下手,走到椅子边坐下,端起茶水也喝了几口。

    孟倩幽把手里的茶杯放下,道:“我正好有事要找你商量一下,文泗那个弟弟又现身了,我看文泗不是他的对手,我想从聚贤楼调几个精卫过去保护他,并且帮他查一下到底是谁泄露了我给文夫人治病的消息。”

    皇甫逸轩敏感的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皱起眉头,问:“你怎么会知道文泗不是他弟弟的对手,你和他对峙过?”

    孟倩幽也没有隐瞒,把文泗弟弟在城外拦截自己,出口警告的事情告诉了他。

    皇甫逸轩听完,连连冷笑:“看来是我平日里太软弱了,连这种下三滥的东西都敢出来欺负你。”

    孟倩幽失笑:“他没有欺负我,青鸾和朱篱一出手就折损了他的两个人,估计他一时半会对我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不过,我看他那弟弟城府深的很,明明已经到了发火的边缘,却又生生的忍了回去,是个不好对付的人。我怕他狗急了跳墙,对文泗和他夫人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来。我明日还要去包府呆一天,你要是有空就去聚贤楼吩咐掌柜的给他调几名精卫过去,一会儿文夫人来了,我把青鸾派给她,保护她的安全。”

    皇甫逸轩不同意,道:“他知道了你的身份,还敢有恃无恐的出来警告你,手里应该有依仗的人手,才敢无惧与你。你现在把青鸾派出去,无异是给了他机会,让他随时对你下手,这样不行,无论何时你的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孟倩幽笑着说道:“你忘了,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再加上郭飞和朱篱在身边,没事的。”

    皇甫逸轩还是不同意:“不行,明天我就派精卫去保护文泗,至于文夫人这边,我会想办法的,你不用管了,现在是多事之秋,青鸾坚决不能离开你身边。”

    孟倩幽听出了他的话里有话,问:“出什么事了吗?”

    皇甫逸轩顿了一下,如实的告诉她:“前段时间你告诉我侧妃卖铺子的事情。我便派人去查了一下,原来她的银子都给了贺琏,让贺琏去放印子钱,这件事我暂时还没有告诉父王,我想等着他们收钱的是时候,抓住证据,一举收拾了她。但现在贺琏似乎有所察觉,谨慎的很,而且他前几日去了府里,不知找侧妃说了什么事情,临走时碰到我,给了我一个诡异的笑容,我觉得,他绝不会这样轻易善罢甘休的,一定会伺机报复,所以这段时间你出门的时候最好身边多带点人,青鸾和朱篱更是要寸步不离的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决不能借给她人。”

    皇甫逸轩要不说,孟倩幽这段时间忙的还真把贺琏这个人个忘了,听了他的话,道:“上次整治的他如此惨,他这才消停了几日,又出来蹦跶了,难道丞相找到了高人治好了他的病?”

    皇甫逸轩摇头:“我这段时间没有注意他们,不过可能性不是很大,贺琏整个人阴沉的很,不像是恢复了的样子。”

    “那他还敢出来蹦跶,不怕我们揭出他的老底吗?”孟倩幽问。

    皇甫逸轩回道:“他现在没有了官职,布衣一个,即使被我们揭穿了他不能人道的事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所以他现在有恃无恐。我担心逼得太紧了,他会狗急跳墙,找人对付你。如今是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出手,所以青鸾还是要跟在你的身边。”

    皇甫逸轩说的也有道理,孟倩幽也没在坚持。

    青鸾和朱篱到了冯府,见到冯静雯,把孟倩幽要两人来接她去家里治病的说了。

    孟倩幽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才忙了一天,想着她也许很疲累了,冯静雯便对两人说道:“我这病也不是一日两日就能治好的。幽儿妹妹今日已经很累了,我就不过去添麻烦了,”

    青鸾和朱篱自小的训练就是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所以说什么都不肯答应,青鸾恭敬说道:“文夫人,主子说,您的病一天也不能落下治疗,否则的话前几日的治疗就等于白费了,您还是随我们去一趟吧。”

    听她这样说,冯静雯立刻就不再推辞了,喊上冯静姝,坐上自己的马车,随着青鸾和朱篱一起来到了孟倩幽家。

    而在她们走后,从冯府里悄悄地溜出了一个身影,朝着远处跑去。

    冯静雯姐妹俩下了马车,随着青鸾和朱篱来到了孟倩幽的院子里。

    皇甫逸轩听见院里的动静,皱起眉头。

    孟倩幽这才想起忘了告诉她冯静雯晚上过来治病的事了,急忙站起身,走到他身边,笑着说道:“今日我太忙了,没空给文夫人治病,从包府出来以后,我就让青鸾和朱离去接了她们过来,你先去二哥的院子里,等我给她治完以后,立刻就送她们回去。”

    皇甫逸轩满脸的不高兴:“等你治完了都到什么时辰了,二哥肯定会撵我回去的。”

    孟倩幽笑道:“无碍,等治完以后,你随我送文夫人回去,二哥肯定不会认为你会随着我再回来的。”

    皇甫逸轩的眼睛闪闪发亮:“你的意思是说,今晚我可以住下了?”

    孟倩幽的脸色一红,用力的拍了他的额头一下,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脑门都被打红了,也不恼,嘿嘿笑着站起身,跟在她后面走了出去。

    冯静雯和冯静姝已经随着青鸾和朱篱快要走到门口了,看见孟倩幽出来正要给她打招呼,却在看见她身后的皇甫逸轩时愣了一下,随即赶紧给他见礼。

    皇甫逸轩笑容满面,声音愉悦:“文夫人不必多礼,以后白天没有时间,尽量晚上过来就行了。”

    冯静雯和冯静姝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愣住。

    孟倩幽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伸出手,再他腰间用力的拧了一下。

    皇甫逸轩疼的“嘶”了一声。

    冯静雯和冯静姝低着头没有看到孟倩幽的动作,听到声音奇怪的抬起头。

    青鸾和朱篱却是看得清清楚楚,捂嘴低头偷笑。

    皇甫逸轩掩饰性的清了一下嗓子,脚步轻快的去了孟齐的院子里。

    孟倩幽上前一步,挽住冯静雯的胳膊:“嫂子快进屋吧,外面天冷,别冻着了。”

    冯静雯随着她走近屋内,冯静姝跟在后面。

    刚一进屋,还没坐下,冯静雯就不好意思的说道:“幽儿妹妹,你看你忙了一整天,晚上还要替我治病,我这心里真的过不去。”

    孟倩幽笑道:“我又不是外人,嫂子再说这话我就不高兴了。”

    冯静雯急忙摆手:“不说了,不说了,嫂子以后再也不说了。等以后你有用的到嫂子的地方,嫂子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

    孟倩幽跟她打趣:“嫂子这话我可是记下了,到时候你可别反悔。”

    说话间,冯静雯已经和往日一样躺在了床上,解开了上衣。

    孟倩幽拿出银针,很快的全部扎好。

    三人有说有笑的过了半个时辰。

    孟倩幽把银针取下。

    冯静雯起身,穿好了衣服,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要起身回府。

    孟倩幽自然不肯,道:“嫂子,我还没有吃晚饭,你们陪我一起吃过再走吧。”

    知道皇甫逸轩在,冯静雯说什么也不肯留下吃饭,悄悄附在她的耳边跟他开玩笑:“上次我们耽误了你的好事,世子的样子就恨不得吃了我们。今日我们再没个眼力,我看以后我就不用来你这治病了。”

    孟倩幽被她打趣的红了脸,道:“嫂子今日可是说错了,他巴不得你们晚点走呢。”

    冯静雯一愣,问:“为何?”

    孟倩幽笑而不语。

    冯静雯猜不透她的意思,正要再询问,青鸾走了进来,禀报:“主子,世子吩咐,让文夫人吃了晚饭以后再走。”

    冯静雯又是一愣。

    孟倩幽吩咐丫鬟把饭菜摆在了自己的屋里,冯静雯也不好再推辞,和冯静姝一起坐下吃饭。

    吃过晚饭,三人又聊了一会儿,看看天色不早了,冯静雯便起身告辞。

    这次孟倩幽没有阻拦,吩咐青鸾:“告诉世子,文夫人要回去了,让他和我一起送文夫人回去。”

    冯静雯吓坏了,连连摆手:“幽儿妹妹,千万不可,世子身份高贵,怎么能让他送我们回去。还是让你的丫鬟送我们回去吧。”

    “嫂子,天色已黑,路上行走不安全,我还是送你们回去吧。”孟倩幽道。

    冯静雯哪里肯让他们相送,连声推辞。

    皇甫逸轩走了进来,道:“我已命人备好了马车,文夫人还是不要推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