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一更)
    皇甫逸轩说出口,冯静雯哪敢再推辞,恭敬随着两人出了府门,上了自家的马车。

    她们的马车在前,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的马车在后,送她回了冯府。

    到了冯府门口,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并没有下马车,看冯静雯姐妹俩走进去以后,就吩咐郭飞赶着马车往回走。

    想着今晚可以留宿在孟倩幽的屋里,皇甫逸轩高兴的这一路上嘴都没合拢过。

    孟倩幽看着他那傻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清脆的笑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去好远。

    而在这笑声中,却有一道阴骘的男声传了回来:“孟姑娘还能笑得如此欢快,看来是没把我的警告放在心上。”

    郭飞停住马车。

    青鸾和朱篱戒备的看着远处的夜里。

    孟倩幽停止了笑声,从车厢里扬声对外面说道:“文二公子这话说的好奇怪,难道我从此以后就不能笑了吗?”

    文二公子冷哼了一声:“孟姑娘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还喜欢装疯卖傻,看来今日我需要让你好好的清醒清醒了。”

    孟倩幽也不恼怒,声音如常的说道:“郭飞,一个见不的人的东西也吓得你停住了马车,看来以后你不必跟着我出门了。”

    郭飞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立刻认错:“主子教训的是,小的记住了,以后在碰到这见不得人的东西,小的绝对不会停下马车。”说完,一抖缰绳,赶着马车继续往前走。

    文二公子气坏了,一挥手,黑夜里跃出十几名黑衣人挡在了马车面前。

    马儿受到了惊吓,嘶鸣一声。

    郭飞赶紧收紧缰绳,勒住了马儿。

    文二公子冷冷说道:“孟姑娘,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你这样连面都不见就走了,是不是不太合适?”

    孟倩幽扬声回道:“文二公子面色狰狞,我上次看过以后,回家好几天都没有睡好觉,今日就不必再看了。”

    文二公子的声音更冷:“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管文泗的闲事,与我为敌了?”

    孟倩幽依旧不慌不忙的说道:“文二公子太高看自己了,就你,还不配与我为敌。”

    “你”文二公子被激怒,咬牙切齿说道:“你别逼我真的对你动手。”

    孟倩幽呵呵笑了两声:“昨天文二公子是在开玩笑吗?”

    昨天一出手,就被青鸾朱篱杀了两人,孟倩幽这话就是**裸的在嘲笑他,文二公子即使再好的定性,也彻底被激怒了,对黑衣人一挥手:“上,给我狠狠的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他的话落,黑衣人对着马车围过来。

    青鸾和朱篱也抽出了腰间的软剑准备迎敌。

    皇甫逸轩打开掀起车帘,不慌不忙的从马车上下来,一身尊贵气势的走到马车前,声音里带了怒气:“文二公子,连我的女人也敢动,是活腻了吧?”

    文二公子显然是认识皇甫逸轩的,没想到他也在马车上,大惊,立刻喝令黑衣人:“住手!”

    黑衣人停住上前的脚步,又退回了文二公子的身边。

    皇甫逸轩站在马车前,气质清冷的看着他,不紧不慢的说道:“文二公子昨天在城外拦截幽儿的马车,对她出口警告,我本想这两日派人去找你谈谈的,既然你今日主动送上门来了,我也就不费那个功夫了,正好一并解决了吧。”

    文二公子眯着眼打量着皇甫逸轩好一会儿,才说道:“皇甫世子,你我并无冤仇,我今天只是找的孟姑娘,如果你非要插这一脚的话,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哦”皇甫逸轩的声音里充满了满满的蔑视:“文二公子怎么个不客气法?”

    文二公子冷笑一声:“世子是聪明人,何必明知故问?”

    “我不明白,还请文二公子赐教。”

    文二公子阴森森的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正好送你们这对鸳鸯去阴曹地府成亲。”

    皇甫逸轩微瞥了下嘴角,冷冷清清的看向他,对他的威胁半丝没放在心上。

    文二公子露出一个莫测的笑容,朝后面挥了挥手,立刻从黑暗中又冒出了二三十个黑衣人。

    皇甫逸轩点头:“原来文二公子早有打算,今日非得要了幽儿的命。”

    “不错,挡我路者死,我已经警告过她了,是她不当回事的。”

    “我不明白,文二公子有这么大的本事,为何没有斗过文泗,被他逼得无家可归呢?”

    这话显然碰到了文二公子的痛处,立刻怒声说道:“别给我提那个废物,如果不是那个老不死的偏心,德仁堂就会是我的。哪里会轮得到那个废物。”

    “凭现在文二公子的手段,除掉文泗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不知道你为何没有动手?”

    文二公子冷声一笑:“一下子弄死他太便宜他了,我要慢慢的玩死他。他不是自诩和冯家大小姐感情深厚,不离不弃吗?我倒要看看如果冯静雯再不能生孩子,等他受不了老家伙的逼迫一房一房的小妾抬进门时,他自打嘴巴的样子。我还要看着他就是抬一百房小妾进门,也没有孩子的时候,被哪个老家伙一脚踢出门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皇甫逸轩轻“哦”了一声,道:“原来文二公子有这种变态的嗜好,喜欢看别人痛不欲生的样子。”

    文二公子阴恻恻的一笑:“你说的不错,我就是要留着文泗,看到他被老家伙赶出家门,被冯家满城追杀的场景。想想我都觉得痛快。”

    皇甫逸轩摇了摇头:“可惜呀。”

    “可惜什么?”文二公子眯起眼睛问。

    皇甫逸轩微微一笑,“可惜那种场景你是看不到了。”

    “只要这个丫头不再多管闲事,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

    皇甫逸轩还是摇头:“即使明天文泗就落得那个下场,文二公子也是看不到了。”

    “就凭你们几人?”文二公子轻蔑的说道:“也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

    “处理了吧。”皇甫逸轩对着空气说了一句,就转身往车厢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