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吃醋了?(一更)
    孟倩幽点头:“好,这个时辰文泗应该在德仁堂,我们现在就过去接他,早点解决掉这个麻烦早好。”

    皇甫逸轩笑看着她。

    孟倩幽心生戒备,身子往车边退了一步,道:“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皇甫逸轩抿了抿嘴唇,身子凑近了她一些。

    孟倩幽用手抵在他的胸前,“打住,你要是敢”

    话没说完,就被皇甫逸轩一把搂在了回来,嘴唇压了下来,将她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唔”孟倩幽没想到大白天的他也敢做这事,气得用手捶打他的后背。

    皇甫逸轩反而将她搂的更紧,得寸进尺的撬开他的嘴唇,把舌头伸了进去,使劲的吸吮。

    活了两世,没有做过这么疯狂的举动,孟倩幽又羞又急,对着他的舌头就咬了下去。

    皇甫逸轩闷哼了一声,放开了她,嘴角随即有丝丝血迹流出。

    车夫听见车里的动静,立刻询问:“世子,您没事吧?可是小的马车赶得快了,磕碰到了您?”

    皇甫逸轩含糊不清的回道:“没事,赶你的马车,不必吱声。”

    车夫心里纳闷,却也没敢再问。

    孟倩幽情急之下,咬的这一口并不轻,皇甫逸轩的嘴角一直有血迹渗出。

    皇甫逸轩也不擦,依旧笑望着她。

    孟倩幽咬完之后就后悔了,看到流出的血迹更是心疼的不行,却还强撑着骂道:“活该,谁让你不分场合乱发情的。”

    皇甫逸轩伸出舌头,魅惑的舔了一下嘴边的血迹。

    孟倩幽心虚的撇开了眼睛。

    皇甫逸轩猛地把她拉向了自己的怀里,嘴唇狠狠地压了下去。

    孟倩幽挣脱不开,想要再次咬他,脑中浮现过他嘴角流血的情形,终是没有再次狠下心。

    皇甫逸轩感觉到了她的松动,更加的得寸进尺,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了,才放开了她。

    孟倩幽埋在他的怀里喘粗气,皇甫逸轩紧紧搂住她,将头抵在了她的头上,轻轻柔柔的说道:“你是我的世子妃,以后要习惯这种事情。”

    孟倩幽一把推开他,瞪了他一眼,面色潮红的说道:“谁是你世子妃,世子忘了,尚书府小姐才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妻。”

    皇甫逸轩眼里幽光一闪而过,笑道:“幽儿这是吃醋了吗?”

    “滚!”孟倩幽踹了他一脚。

    皇甫逸轩不躲不避,笑着挨了她这一下,掏出丝帕,想要给她擦拭嘴角的血迹。

    孟倩幽偏头躲过。

    皇甫逸轩轻叹了一声:“原来幽儿是想让我再亲一下,早说了,我乐意得很。”说完,又凑了过来。

    孟倩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夺过他手中的丝帕,随意的擦了几下嘴角,又扔还给他,气嘟嘟的说道:“把你的也擦擦。”

    皇甫逸轩笑着接过丝帕,将她拉近了一些,仔细的给她擦干净了嘴角的血迹,才把丝帕塞回了孟倩幽的手里,把脸凑到了她的面前。意思很明显,让她帮着她。

    孟倩幽恨不得把丝帕狠狠地扔在他的脸上,可想到扔下去的后果,咬牙硬生生的忍了下去,故意大力的给他擦拭嘴角的血迹。

    皇甫逸轩疼连“嘶”了好几声。

    孟倩幽这才觉得解气了一些。

    血迹擦完,看着手里的丝帕,孟倩幽想着该怎么处理。

    皇甫逸轩拿过去,折叠好,面色如常的放进了自己的怀里。

    孟倩幽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马车到了德仁堂,皇甫逸轩没动,孟倩幽下了马车走了进去。

    德仁堂的伙计急忙过来打招呼:“孟姑娘,您来了,我们东家在楼上。”

    孟倩幽点头,上了楼,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文泗已经听见了上楼的脚步声,抬头,看到是她推门进来,放下手中的账册,问:“你怎么过来了?”

    走到他面前站定,孟倩幽直接说道:“逸轩找到了你那同父异母的好弟弟的藏身之所,你随着我们过去,把所有的恩怨一并解决了吧。”

    文泗愣了一下。

    孟倩幽皱眉,脸色沉了下来:“怎么,还是下不去手?”

    文泗摆手:“这件事怎么麻烦到了世子?”

    孟倩幽哼了一声:“还不是拜你所赐,昨晚你那好弟弟在我送嫂子回家后,在我回家的路上,想要了结了我,逸轩正好在我的马车上,不但将他带去的人一网打尽,还故意放走了他,这才顺着他的踪迹找到了他的老窝。”

    文泗起身,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如果你今天了结了他,我就没事,如果你再心慈手软,恐怕以后我祸事无穷。”

    “不会,今日我和他就彻底做个了断,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文泗沉声说道。

    孟倩幽朝天翻了个白眼:“文东家,有我们再一旁助阵,你再跟他拼个你死我活,是不是太愚蠢了点。”

    文泗摆手:“你们不用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我们自己解决。”

    “你确定你能对付的了他?”孟倩幽怀疑的问。

    文泗瞪不满的瞪她一眼:“小瞧我了,以前是我在明他在暗,我对付不了他,今天我们面对面,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孟倩幽点头:“但愿你不会再给我们添麻烦。”

    说完转身往外走。

    文泗在她身后不满的嘟囔:“死丫头,谁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也是有功夫的好不好。”

    孟倩幽停住脚步,霍然转身,似笑非笑的问:“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文泗后退了一步,戒备的看着她,矢口否认:“我什么也没说。”

    冷哼一声,孟倩幽转身继续往外走:“逸轩就在外面的马车上,你要是敢以后再这样叫我,让他听到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想到皇甫逸轩把贺琏整治的生不如死的手段,文泗的身子颤了颤,立刻闭紧了自己的嘴。

    走到楼下,孟倩幽头前走出去,上了前面的马车。

    文泗留在后面,吩咐了伙计几句,才出了门,朝着前面的马车走去。

    皇甫逸轩的声音从马车来传出来:“就不劳烦文东家给我们赶马车了,你还是去后面的马车里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