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疼死你算了(二更)
    皇甫逸轩领着众人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孟倩幽怒气冲冲的连番对着文泗猛踹。文泗躺在地上,狼狈的来回躲闪,一点也没有平日威严的形象。

    皇甫逸轩上前一步,一把拉住孟倩幽:“好了,幽儿,文东家还受着伤呢。”

    孟倩幽气喘吁吁的停下。

    文泗终于松了一口气,慢慢的爬起来,对皇甫逸轩嚷道:“管好你的女人,动不动就打人,像个母夜叉一样。”

    孟倩幽挣脱了皇甫逸轩的手,狠狠地一脚就踩在了文泗的脚面上。

    文泗疼的抱着脚嗷嗷叫着转了几圈。

    围观的众人被他的样子逗笑。

    皇甫逸轩看孟倩幽的余怒未消,索性一弯腰抱起她,朝着跟来的马车走去。

    人群里发出一阵叫好声。

    孟倩幽怒瞪了他一眼,也没有挣扎。

    文泗放下脚,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

    孟倩幽的声音响起:“马儿让你那好弟弟用了,你走着回去吧。”

    文泗哀嚎了一声:“死丫头,你这是存心整我吧。”

    孟倩幽在马车上冷哼了一声。

    皇甫逸轩失笑,道:“文东家,给你开玩笑的,马车在后面呢。”

    话落,郭飞赶着马车也过来了。

    没等马车停稳,文泗就赶紧爬了上去。

    “回德仁堂!”皇甫逸轩吩咐。

    车夫恭敬应声,赶着马车很快回到了德仁堂。

    文泗经过这一路颠簸,才感觉颈边有些疼痛,等马车停下,立刻下了马车,走进了德仁堂内。

    伙计看他的样子骇了一跳,急忙问道:“东家,你这是怎么了?”

    文泗摆手:“无事,拿些止血药来。”

    伙计赶紧跑去拿止血药。

    文泗回到了楼上。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也下了马车,走进德仁堂。

    孟倩幽吩咐另一名伙计,“拿烈酒和纱布过来。”

    伙计应声,跑去拿东西。

    两人也来到了楼上。

    文泗正在疼的呲牙咧嘴的照镜子。

    “别照了,这点小伤死不了。”孟倩幽冷声说道。

    文泗看了她一眼,见她还是一副气没消的样子,没敢反驳。

    伙计先后把需要的东西拿来。

    孟倩幽又吩咐其中的一名伙计打了一盆清水上来,命令文泗,“自己把伤口清洗一下。”

    文泗乖乖的打湿了毛巾,把伤口处擦拭干净。

    孟倩幽对他伸出手:“帕子。”

    文泗把不明所以的把帕子递给他。

    孟倩幽把烈酒倒在帕子上,示意文泗抬起头。

    文泗照做。

    孟倩幽一把将帕子捂在了文泗的伤口上。

    文泗发出一阵杀猪般的叫声:“疼疼疼,疼死了!”

    楼下的几名伙计听到这叫声,吓得把手里的东西都掉到了地上,大夫更甭提,把脉的手都一哆嗦。

    孟倩幽丝毫不松手,冷声道:“疼就忍着,总比死了好。”

    文泗疼的额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

    皇甫逸轩都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孟倩幽放开手,拿起止血药洒在他的伤口处,嘟囔:“要不是看在嫂子的面子上,我才不帮你处理伤口。”

    文泗这次聪明,没敢开口。

    最后拿出纱布给他包扎好,孟倩幽道:“剩下的事不用我嘱咐你了吧,要想活得长久一些,伤口没愈合以前,最好是不要沾水。每日里换一回纱布,止血药随时带在身上,如果不小心出血了,赶紧洒上。”

    文泗想要点头,却疼得呲牙咧嘴。

    嘱咐完这些,孟倩幽转身往外走。

    皇甫逸轩跟在后面。

    等听到两人的脚步声消失在楼下,文泗才敢小声嘟囔:“死丫头,下手可真重,疼死我了。”

    孟倩幽自然是没有听到他的话,走出德仁堂,道:“我去看包一凡,你是跟着我去还是回府。”

    看了眼天色,皇甫逸轩道:“我去家里等你吧。”

    这个家指的是哪,孟倩幽当然知道,抿唇,道:“今日我想去冯府一趟,可能回去的时间很晚。”

    皇甫逸轩皱眉:“不能和昨日一样,让文夫人去家里吗?”

    “昨日我是临时让青鸾通知文夫人晚上去家里治病的,文二却很快得到了消息,应该是她身边的人透漏了消息,我今日过府去给她医治,顺便帮她调查一下身边的人。”

    “这种事交给她们自己处理就好了,冯家人这点手段还是有的。”皇甫逸轩道。

    孟倩幽摇头:“治疗到了关键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再出了岔子,前面的治疗就都白费了。今天文二被我们逼得出了城,相信很快文泗的继母就会知道,我怕她再次对文夫人下毒手,到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皇甫逸轩面色有些不虞:“好不容易皇伯父这几日没有差事给我,你却被她们占了去。”

    “大概也就是两个时辰内的事,你先回家,等到了时辰过来接我就行。”

    皇甫逸轩的眼睛立刻充满了光彩,小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今晚还可以住下?”

    孟倩幽没有说话,耳根却有些发红。

    皇甫逸轩露出了笑容,道:“我不回家了,随你去转转。”

    孟倩幽点头。

    到了作坊,两人下了马车。皇甫逸轩走进作坊内,孟倩幽则去了包府,青鸾和朱篱寸步不离的跟在后面。

    包府的看门人认得她,热情的给她过招呼后,直接让她进去。

    刚一走进包一凡的院子里,就听见墨儿高兴的笑声从屋里传出来。

    料想着包一凡肯定是醒了,墨儿才这样高兴,快走了几步,进了屋内。

    果不其然,一家四口都围在了床前,高兴的看着正在睁开眼睛的包一凡。

    听到动静,几人回头,见是她,墨儿冲了过来,高兴的说道:“姑姑,爹爹醒了呢。”

    孟倩幽摸了摸她的头,牵着他的小手来到床前,笑道:“恭喜包公子呀,这一下是真的度过了危险期了,接下来只要好好养着就行了。”

    包一凡的脸色还是发白,不过恢复了些精神,虚弱的一笑:“这次多亏了孟姑娘,我才能捡回这条命。”

    孟倩幽摆手:“是你命大,硬是从阎王爷的手中抢回了自己的命,我可不敢居这功。”说完,又道:“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尽量少说话,多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