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试探(二更)
    “妹妹这话说反了吧,能结识你,是我们姐妹的荣幸才对。”冯静雯笑着说道。

    “娘,大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请幽儿姐姐去屋子里坐着说话吧。”冯静姝提醒两人。

    “瞧我,看到孟姑娘一高兴就失礼了,对对对,先进屋,”冯夫人道。

    孟倩幽谢过,随着几人来到进了一个院子。

    冯静雯道:“这是我未出嫁时的院子,爹娘一直给我留着,我这段时日还是住在这里,幽儿妹妹快屋里请。”

    说完,亲自给孟倩幽打开门帘,几人走了进去。

    走进屋里坐定,冯夫人吩咐丫鬟沏了茶水过来。

    孟倩幽道:“我那丫鬟回去取银针了,麻烦冯夫人吩咐一下门房,一会儿放她进来即可。”

    倩幽笑着回道:“当初我也没有把握,只是试着给嫂子治治看看,也是她福泽深厚,才有了再次当娘的机会。不过,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一切过了这段时日,冯姐姐有了身子再说。”

    冯静雯满脸的感激:“不管以后我能不能当了娘,我都会感激幽儿妹妹一辈子。”

    孟倩幽摆手:“嫂子这话见外了,我最听不得这样的话,以后你切莫再这样说了。”

    冯家是生意世家,家里的生意做得很大,冯夫人自己也是个精明人,看出孟倩幽是真心的不想听这些客套话,便转移了话题,笑着说道:“今日天色已晚,孟姑娘就先在府里用过饭,再给雯儿治疗吧。”

    孟倩幽打算的就是在冯府多呆一会儿的主意,自然是没有拒绝。

    冯夫人吩咐厨房又多做了几个精致的菜后,便命人把饭菜摆在了冯静雯的房里,母女三人陪着孟倩幽吃饭。

    几人边吃边聊,期间又说了冯静雯病情的事。

    屋内有几名丫鬟伺候着。孟倩幽分神留意屋内人的一举一动,没有发现谁有异常的举动。

    饭吃完,又闲聊了一会儿,朱篱也已经把银针取来。

    孟倩幽道:“嫂子,我们开始吧。”

    冯静雯点头,躺去了自己的床上,熟练的解开自己的上衣,盖上了薄被。

    冯夫人从来没有见过,也好奇的凑了过来,等看到孟倩幽取出大小不一的银针后,低声惊呼。

    冯静雯笑着安慰她:“娘,没事的,不疼的。”

    冯夫人哪里会信,心疼的不行,道:“雯儿呀,这次如果再有了身孕,一定要记住可不能在贪嘴了,你看看你,这是受了多大的罪呀,娘现在的心就给这针扎的一样。”

    冯静雯点头:“娘,我记住了。”

    冯夫人又转头对冯静姝说道:“看到没有,你姐姐就是个例子,以后你成亲,有了身子,也切不可贪嘴。”

    冯静姝走到冯夫人身边抱住她的胳膊,撒娇的说道:“娘,我还没有成亲,你操心的太早了,再说大姐这个是个例外,你看那么多的人都没事。”

    冯夫人伸出手指戳了她的脑门一下:“你呀,凡事都有理,也不知道以后会找个什么样的姑爷才能治住你。”冯夫人吩咐下去后,道:“多谢孟姑娘给雯儿治病,让她以后还有当娘的机会,否则我真的不知道她这后面的日子该怎么过。”

    冯静姝立刻红了脸:“娘,现在是说大姐的病呢,怎么又扯到我的亲事上,我不是说了嘛,我嫁不去才好,可以永远在家里陪着爹娘。”

    冯静姝是家里的老小,脾气也好,从小就招家里人的喜欢,冯家夫妇更是疼宠的不的了,听了她的话,冯夫人摇头:“你要是有你大姐的一半听话,娘也不至于这么操心了。”

    冯静姝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孟倩幽向往日一样,把银针一根根的仔细的插在不同的穴位上。

    冯夫人看着,心疼的不行,禁不住眼圈一阵发红。

    冯静雯见状,笑道:“娘,你看,我真的没事。”

    冯夫人细瞅她,见她丝毫没有痛苦的表情,额头上也没有汗珠,相信了几分,惊奇的说道:“这太让人惊奇了,这么多的针扎在肚子上,竟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疼。”说完了又道:“孟姑娘的医术也太高明了,真让人佩服。”

    孟倩幽扫视了屋内众人一眼,道:“冯夫人过奖了,医术高明谈不上,但是让嫂子再次怀孕我是有把握的。”

    冯太太惊喜:“真的吗?这么说雯儿以后肯定会有孩子的?”

    孟倩幽点头,注意屋内其他人的表现。

    屋内除了他们几人之外,还有冯静雯的三名贴身丫鬟伺候着,几人听了这话以后,也全是目露惊喜,由衷的为冯静雯高兴。

    孟倩幽不露声色的扫视了她们一眼,收回了目光,对冯夫人说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敢告诉嫂子,其实她之所以生下死胎,并不是因为她吃错了东西,而是因为有人在她平日里吃的饭菜里下了毒,才导致这样的结果的。”

    母女三人同时睁大了眼睛,冯静雯更是不可置信,颤抖着声音问:“幽儿妹妹,你这话可是真的?”

    孟倩幽表情严肃,:“嫂子,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你身体里还有残留的毒素,从第一次给你把脉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怕你心里有负担。而且当时我也没有把握会治好你。不过这事我已经告诉了文东家,他已经暗地了派人调查了。可惜,那人隐藏的很深,文东家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是谁。”

    “这、这、这”冯夫人更是惊讶的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是谁这么狠毒的心,下毒手害我的雯儿。”

    冯静姝睁着大眼睛,气愤的说道:“太可恶了,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我非得扎她一千针不可,让她也尝尝大姐受的罪。”

    “哐!”屋内猛然出现的动静吓了所有人一跳。

    冯静姝捂着自己的胸口,埋怨一名丫鬟:“翠红,你做什么,吓死我了?”

    叫翠红的丫鬟惶恐的告罪:“夫人,小姐恕罪,我是听了小姐是被人下毒害成这样的,心里气愤,不小心碰倒了凳子。”

    ------题外话------

    这几天为了存稿,更新的少了些,亲们见谅了。路没有懈怠,说过要给亲们惊喜,就会有的,绝不食言。路在这时候最需要亲们的谅解和支持。如果有想弃文的就直接弃吧,不用特意的来告诉路了,路虽然不是玻璃心,但受的打击多了,就没有码字的动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