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挨揍的世子(二更)
    “我把文夫人是因为被人毒害才剩下死胎的事说了出来,当时有名丫鬟听了以后,神色有异,我已经单独告诉了冯夫人,至于他们会怎么做,那就是冯府的事情了,我们不便过多参与。”

    皇甫逸轩点头:“冯府揪出一名丫鬟的本事还是有的,你就坐等着他们的消息吧。”

    孟倩幽点头。

    皇甫逸轩凑了过来。

    孟倩幽伸手左手挡住了他的胸膛,阻止了他的靠近,又伸出两个手指头,道:“两个选择,一个是你得手了,立刻滚回齐王府去。另一个是乖乖的坐好,随我回家。”

    当然是选第二个,皇甫逸轩收回身子,一本正经的坐好。

    一路无事的回到家里。

    皇甫毅已经熟门熟路了,径直笑嘻嘻的去了门房。

    守门人一看皇甫逸轩跟着过来了,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默不作声的关好门后,默默的去了自己的屋里。留皇甫毅一人在门房里睡觉。

    郭飞把马车赶进府里以后,立刻就去回禀了孟齐,说是孟倩幽已经回来了,有些疲累,回屋去休息了。

    孟齐没有多想,应了一声,也吹灯歇下了。

    青鸾和朱篱打来水,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清洗了一番,便也躺下了。

    等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把美人抱在怀里了,皇甫逸轩当然不会这么老实,抱着孟倩幽狠狠的欺负了一番。

    孟倩幽知道他有分寸,也没有再阻拦他,放软了身体,任他予取予求。

    最后还是皇甫逸轩差点要压抑不住了,才猛然放开了孟倩幽,躺在一边只喘粗气,发誓般的说道:“我一定要早日将你娶进门。”

    孟倩幽也是深深喘了几口气,平稳了自己的呼吸,才说道:“至今尚书府没有动静,看来他们还是不愿退掉和你的亲事。”

    皇甫逸轩轻哼了一声:“我再容忍他们几天,如果他们再不识趣,我就先寻了林仲的错处,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你别冲动,冤家宜解不宜结,仇人能少一个是一个,丞相府已经够我们对付的,还是不要对尚书府太过分了。”

    “我知道,”皇甫逸轩点头,“我已经想了一个解决之道,只等舅舅回来了。到时他们要是再紧抓着我不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孟倩幽也没有问他是什么方法。

    皇甫逸轩翻身搂住她,把薄被盖在两人身上:“天色不早了,睡吧。”

    孟倩幽躺在了他的怀里,问:“今日早上你是几时走的,我怎么丝毫没有听到动静?”

    “怕二哥发现,天蒙亮我就走了,明日还是那个时辰,你不用管我,安心的睡你的就行。”

    孟倩幽点头,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皇甫逸轩也满足的搂着她,闭上了眼睛。

    想的很美好,现实却是残酷的,皇甫逸轩做梦也没有想到,第二天早上,他刚轻手轻脚的走出院子,就碰到了因为今日马队要回家早早的起来收拾的孟齐。

    四目相对,皇甫逸轩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没有任何底气的喊了一声:“二哥。”

    孟齐看着他,没有说话。

    皇甫逸轩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孟齐还是没有说话,不过眼神已经变了,变得恶狠狠了。

    皇甫逸轩急忙解释:“二哥,我们什么也没做,只是昨夜回来的晚了,实在没办法,就留在了幽儿的屋里。”

    孟齐的磨牙声响起。

    皇甫逸轩又后退了几步,退回到了院子里:“二哥,你不要生气,你听我说”

    孟齐冲了过来,也不论什么招式了,劈头盖脑的随着他就打了下去:“我警告过你没有?你们没有大婚以前,不能做出逾越的事情来,你竟然敢阴奉阳违,背着我住在了幽儿的屋里。”

    皇甫逸轩不敢还手,硬生生的挨了好多下。

    皇甫逸轩一出门,青鸾和朱篱就听到了动静,赶快穿衣起来,站在孟倩幽的门口去守着,看孟齐这样气怒的乱打皇甫逸轩,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正在熟睡的孟倩幽也听见了动静,吓得一骨碌爬了起来,惊问:“青鸾,出什么事了。”

    一向口齿伶俐的青鸾头一次不知该怎么回答。

    孟倩幽直接披上外衣,下了床,连鞋也没有穿好,就急忙开门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是目瞪口呆。

    孟齐下手也真是重,皇甫逸轩硬生生挨了几下后,实在是疼的不行,便开始躲闪。

    孟齐更加的生气,下手的动作更快。

    孟倩幽披着衣服急忙过来阻止;“二哥”

    “回去穿好衣服再出来。”孟齐停下打人的动作,怒声说道。

    从小孟齐就没有这样对她说过话,看来今日是真的生气了,孟倩幽不敢再替皇甫逸轩说好话,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乖乖的回了屋里。

    青鸾和朱篱随着她进了屋。想要伺候她穿衣。

    孟倩幽没有那个习惯,对两人摆手。

    青鸾想出去打水给她洗漱,想到外面的情形,立刻做了罢。

    院子里,皇甫逸轩的哀嚎声和喊声不断地传进来,孟倩幽快速的穿好衣服,打开门帘又走了出去,高声解释:“二哥,我们没有做什么逾越的事,他只是在我屋里宿了一晚。”

    追打了皇甫逸轩这一会儿,孟齐也是累的气喘吁吁,听得孟倩幽的话停下手中的动作,呵斥道:“还帮着他说话,你去屋里照照镜子,看看他做的好事。”

    孟倩幽自然不知怎么回事,奇怪了看了皇甫逸轩一眼。

    皇甫逸轩有些心虚的别开头。

    孟倩幽有些奇怪,又回了屋里,拿起镜子一照,看到脖子边的红印,也起了怒气,立刻放下镜子,冲出门外,怒声道:“二哥,你狠狠的打他。竟然在我的身上留下印子。”

    孟齐是成了亲的人,听她这样说,马上就误解了她的意思,心里的火气腾的又窜了上来,左右看了看,院子里有一个木棍,快步走过去拿起来,挥舞着就朝皇甫逸轩打过来。

    不但皇甫逸轩,就是孟倩幽也吓了一跳,又急声对皇甫逸轩说道:“你傻呀,还不快躲,真让二哥打着了,你半个月别想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