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就怕你们等不了(一更)
    褚大将军下了马,回了一礼:“有劳了。”

    马上的其余将士也跟着下了马。

    官员恭敬说道:“皇上旨意,大将军赶路辛苦了,今日就不必进宫了,等安排好大军,好好休息,养足了精神以后,再进宫也不迟。”

    褚大将军拱手谢恩:“多谢皇上体恤,末将不胜感激。”

    所有了官员都过来寒暄了见礼,而后纷纷坐着轿子回去复命。

    皇甫逸轩拉着孟倩幽的手上前,高兴的喊道:“舅舅!”

    褚大将军一愣,当初他走的时候皇甫逸轩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满身的童稚,如今却长成了一个英俊无比,气质出众的大小伙子,心里高兴,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轩儿长大了,舅舅差点没认出来。”

    孟倩幽也上前,对着他见了礼:“大将军。”

    褚大将军颔首:“孟姑娘。”

    皇甫逸轩依旧紧抓着孟倩幽的手:“舅舅,母妃说让你安排好大军后,就去王府,她给你做了几身衣衫,让你过去试试。”

    试衣服只是个幌子,四年没见,想他这个唯一的弟弟了倒是真的,想到自己姐姐常年卧床不起,还要惦记她这个弟弟,褚大将军心里酸涩,点头:“我安排好大军,梳洗之后,就过去看望姐姐。”

    “好。”皇甫逸轩应声:“我这就回去告诉母妃,她肯定高兴坏了。”

    褚大将军点头,翻身上马,领着大军去了京城的军营。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共骑一马,回到齐王府。直接就来到了齐王妃的院子里,告诉了她这个好消息。

    齐王妃高兴的不行,立刻就让玲珑去吩咐厨房:“今日多做几个精致的菜,晚上留文杰和幽儿在府里吃饭。”

    玲珑应声,去了厨房。

    齐王妃拉着孟倩幽的手,上下左右的打量了她一下。

    孟倩幽心里奇怪,问:“王妃,我可是有哪里不对劲?”

    齐王妃收回打量的眼光,笑着说道:“没有,没有,我是想给你做两件衣服,量看一下你的身材。”

    孟倩幽没有多想,推辞道:“多谢王妃,不用麻烦您了,我来京的时候,我娘给我准备好了四季的衣衫。”

    齐王妃拉着她坐下:“我现在身体好了,每日里也闲着无事,给你们做两身衣服也不费事,就当是我的一片心意了。布料我都选好了,一会儿让玲珑拿过来你看看喜欢吗?如果喜欢,从明日起我就开始给你做。”

    孟倩幽没有在推辞,“那就多谢王妃了。”

    “你这孩子,叫王妃多生疏,我看你还是随着轩儿一起叫母妃吧。”齐王妃笑道。

    孟倩幽红了脸,道:“这个倩幽暂时不能应允。”

    齐王妃顿时有些失望,看了皇甫逸轩一眼。

    皇甫逸轩急忙说道:“母妃,幽儿现在这样称呼您,确实不合适,如果让有心人听见了,恐怕又得引起议论,您还是再等等,等我们大婚以后再这样称呼您也不晚。”

    齐王妃霸气说道:“幽儿是我认定的儿媳妇,谁愿意议论就议论,母妃还怕她们不成?”

    “你常年在府中,倒是不怕,可是幽儿还要做生意,走到哪里都被人议论也是不好,您还是在耐心等等吧。”

    齐王妃的声音里有了急色:“我等不要紧,就怕你们等不了。”

    两人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均是一愣。

    齐王妃看两人的神色,料想他们可能没有想到会有孩子的事情,也不好说的太破,免得孟倩幽脸皮薄,不好意思,便转移了话题:“好好好,不喊母妃也行,不过你们如果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一定要尽快的知会我。”

    两人对看了一眼,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

    齐王妃露出笑容,吩咐了玲珑:“你去把我给幽儿买的布料拿过来,让她挑选一下。”

    玲珑应声,很快吩咐人就把买的上好的丝料拿了过来。

    齐王妃笑着说道:“这是我专门派人去云祥绸缎庄里定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孟倩幽看了几眼,笑道:“王妃,逸轩没有告诉您吗?我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方开了一个云祥绸缎庄的分铺,以后你再需要什么,直接给逸轩说一声就行。”

    “哎呀,原来那个分铺是你开的?”齐王妃欣喜的问:“我只是听说了,还没有功夫过去,正准备哪一天过去呢。”说完,又道:“你可真是能干,这云祥绸缎铺在京城里好多年了,始终就是一家独大,真没想到你能开个分店。”

    孟倩幽笑着摆手:“王妃过奖了,我哪里是能干,我只不过和这云祥绸缎庄的老板恰巧是朋友,沾了光罢了。”

    齐王妃更加的称赞:“这云祥绸缎庄的老板少说也有五六十岁了,你竟然和他做成了朋友,委实能干。”

    “您说的是孙善人,他如今不管这店铺里的事了,在家含饴弄孙,惬意的很,现在的老板是他的孙子孙良才,是我大哥的小舅子,曾经还在我家住过一段时间。”

    齐王妃睁大眼,倍感好奇的样子,“还有这样的事,你能否说给我听听?”

    孟倩幽便把当年皇甫逸轩去学堂和孙良才打架,因此她结识了孙善人,把孙良才接到家中教导,孟贤后来娶了孙茜的事告诉了她。

    齐王妃听得有滋有味,听完笑道:“原来轩儿也和孙老板认识,等日后他来京的时候可要请他来府里坐坐。”

    “他的夫人快要生孩子了,他回家去照料,估计年前不来了,等年后他再过来时,我一定转达您的意思。”

    几人说笑间,天色已晚,齐王爷也已经回了府里,听了下人的禀报,来到齐王妃的屋里。

    几人给他见了礼,齐王妃道:“想必王爷已经知道文杰回来了,他答应我一会儿过府来吃饭,王爷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就留下来一块吧。”

    褚文杰是大将军,又是自己的小舅子,于公于私齐王爷都推辞不得,更何况现在齐王妃的身体好了,人也开朗了许多,心情舒畅,整天笑眯眯的,连带着她院子里的人也每天都喜气洋洋的。忙碌了一天的齐王爷自然是愿意呆在她的院子里,缓解自己处理事务时带来坏心情,闻言道:“我去换身衣服,马上就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