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那个乔家(一更)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朱岚也不恼,反而嘿嘿笑着说道:“我宠媳妇都是有名的了,张俪跟我过的好着呢”

    众人的笑声不断,孟倩幽也露出笑容,走到床前。

    包一凡躺在床上,也许是因为见昔日的几位好兄弟,也许是因为这几天养好过来了一些,脸上有了一些红润,孟倩幽坐下,拿过他的手给他把脉。

    众人停止了说笑,安静的看着她。

    仔细的把完脉,把他的手放回了薄被中,孟倩幽笑着说道:“身体完全没有大问题了,只要好好养着就行了。”

    朱岚的声音又响起:“我说什么来着,祸害活千年,这个家伙,命硬着呢,阎王爷可不敢轻易收他。”

    众人再次笑出声。

    要是搁在以前,包一凡一个眼神瞪过去,朱岚早就吓得不敢说话了,可现在他躺虚弱的躺在床上,一点威胁感都没有,再加上几兄弟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心里高兴,也就没有跟岚计较这些。

    包一凡毕竟是伤势太重,即使躺了几天身体还是很虚弱,精神也差了很多,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面露疲色,孟倩幽看在眼里,道:“先让包公子休息一会儿吧,我们去别的地方聊,他这样强撑着应付我们,对他的伤势不好。”

    几人点头。

    包清河今日没有去衙门,特意留在家里招待几人,便领着几人来到会客厅里。

    孙慧留下照顾包一凡,包夫人和孟倩幽随后也跟着过来了。

    包清河吩咐人上了热茶。

    在清河县的时候,包清河和包夫人就把几人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虽然分开了几年,那份感情依旧在。

    包夫人笑着说道:“当年凡儿来了之后,就随着褚大将军去了边关,没有来的及给你们府里的地址,这几年没有你们的音信,我也着实想念的很。”

    谢江风点头:“是,当年你们来京城以前,一凡说好了安顿下来就给我们写信的,结果我们等了好长时间也没等到他的来信,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我和以源我们两个还特意来了京城一趟,一是为了打探你们的消息,二是巡视家里的店铺,可是无论我们怎么打听,也打听不到你们的消息,原来伯父给派来管理这穷困的北城了,怪不得我们打探不到呢。”

    安以源点头接着说道:“后来这几年我们也一直打听,同样是没有你们的消息。我们几个还担心呢,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变故,怎么一到京城就没了音信了呢。”

    朱岚道:“前几日,孟姑娘给谢江风捎了一封信,他看完后就急急忙忙的找到我们,说是有你们的消息了,可把我们给高兴坏了,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连夜赶了过来。说实话,刚看到一凡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自己没有叫出声来。”

    包夫人笑道:“现在已经是算好的了,凡儿这样养着慢慢就会痊愈了。你们是不知道褚大将军把他送回来的那一晚,他闭着双眼,脸色发青,整个的一条左腿青紫的吓人。特别是孟姑娘说即使截肢也只有一半机会能活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万幸孟姑娘有的一手好医术,保住了他的命,否则的话,你们现在看到的也许是具尸体了。”

    三人虽然没有在场,听了包夫人的话也能想象的到当时的凶险,心里顿时一阵后怕。

    孟倩幽笑道:“这可不是我的功劳,这全是包公子凭着意志撑下来的,要知道,流了那么多的血,一般人是承受不住的。”

    包清河道:“你就不要谦虚了,要不是你医术高明,就算是凡儿再有毅力也撑不下来的。”

    包夫人附和的点头。

    怕两人再说出什么感谢的话来,孟倩幽赶紧转移了话题,问三人:“你们连夜赶过来,累不累?”

    三人同时摆手,:“不累,不累。”

    谢江风道:“过了四年,我们兄弟能再次相见,心里高兴得很,哪里会累。”

    包夫人关心的问:“你们几个这几年过的怎么样,家里的生意还好吧?”

    谢江风和安以源同时点头:“家里一切都好,生意也还过的去。”

    只有朱岚稍微顿了一下,才笑着跟着附和。

    包清河为官数年,早已学会了察言观色的本事,见他面色有异,问:“朱贤侄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们?”

    朱岚慌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家里一切也好的很。”

    “包伯父和包伯母又不是外人,你就实话说了吧,还瞒着做什么?”安以源开口说道。

    朱岚回瞪了他一眼:“我哪里有什么事,你不要乱说话了。”

    “瞧朱公子这样子,不像是什么好事,难不成是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不该招惹的女人,被人上门逼婚了吧?”孟倩幽半开玩笑的试探的说道。

    “说什么呢?”朱岚气呼呼的对她嚷嚷:“我是那样的人吗?”

    “这可说不准。”孟倩幽又玩笑的说了一句。

    朱岚更加的着急,“根本没有的事,我一心一意的对刘俪,绝不会有二心的。”

    “那是出了什么事?”孟倩幽不着痕迹的问。

    朱岚没有上当:“没什么大事,都是安以源太大惊小怪了。”

    “我大惊小怪?”安以源瞪大了眼睛,指着他的鼻子,“你的铺子都被人查封还说我大惊小怪。”

    包夫人惊讶。

    孟倩幽皱眉。

    朱岚气怒的瞪了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包清河询问:“为什么会这样?”

    “还能是为什么,还不是乔敏的事情。”安以源道。

    “乔敏?”包夫人不解:“她不是被判了去官驿服役了吗?又出了什么事情?”

    安以源回道:“她确实是在官驿服役不错,乔家也说了不再认这个女儿,可不知为什么,乔家前段时间来找朱岚的麻烦,说当年都是因为他,乔敏才落得这么一个凄惨的下场,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好过。再加上新来的县太爷据说是乔家的亲戚,派衙役三天两头的去朱岚的熟食铺子里去捣乱,一会儿说这做的不干净,一会儿又说用了不好的肉,前段时间竟然借口有人吃了在铺子里买的熟食以后,腹痛难忍,差点丢了性命为借口,封了他的铺子。”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凰谋之妖后九千岁/南城有耳

    正史云:她祸乱朝纲,谄媚君王,**后宫,屠害忠良,倾覆朝堂,实乃天下第一奸佞小人也!

    朗钰说:愧不敢当!

    她是21世纪的传奇政客,为人“奸诈”“狡猾”,专擅权谋,谁知一朝穿越,阴错阳差竟作了太监,还是个毫不起眼的女太监!

    为了翻身,她斗恶奴,诱妖后,岂料动作太大,入了帝王之眼。

    至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不过

    有人嘲她难成气候,只因靠山皇帝是个无权“草包”。

    她笑而不语,心道眼瞎!

    有人骂她得瑟,说她再如何也只是个太监!

    她笑问:被太后倒贴过吗?

    当过群臣的“亲爸爸”吗?

    皇上给你暖过床吗?

    没有?

    拖出去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