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请大将军出面(一更)
    皇甫逸轩等她把最后一个菜盛到盘子里,递给青鸾,立刻掏出自己的手帕温柔的帮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柔声问:“累了吧?”

    孟倩幽摇头:“不累。”

    皇甫逸轩帮她擦完,“剩下的就交给她们收拾吧,我们去稍微休息一下。”说完,拥着她出了厨房,回了会客厅,对站在门口的福伯说道:“福伯,饭菜已经全部做好,您吩咐人摆饭吧。”

    福伯恭敬应声,急忙吩咐了下去。

    两人走进会客厅内,齐王妃赶紧说道:“幽儿,累了吧,赶快坐下歇一歇。”

    “不累,”孟倩幽笑道:“我在乡下时,经常做这么多人的饭菜,已经习惯了。”

    福伯很快吩咐人把饭菜摆在了饭厅,过来恭敬的请几人过去吃饭。

    四人来到饭厅,依次坐下,挥退了伺候的下人,也没有客套,开始吃了起来。

    聚贤楼的新式菜都是孟倩幽教给的,褚文杰知道她做的菜好吃,吃了几口以后,倒也没说什么。齐王妃不知道,每品尝一个菜后,就赞不绝口,所有的菜还没有品尝完,就已经惊讶的不行了,道:“怪不得轩儿说吃过你做的饭后,就不想再吃府里厨娘做的菜了,确实如此,跟你做的一比,她们做的饭菜简直难以下咽。”

    皇甫逸轩犹如自己得到了夸奖了一般,得意的不行,毫不避讳的给孟倩幽夹了一筷子她爱吃的菜后,道:“那是,幽儿的手艺全武国就没有一个比的上的。”

    齐王妃失笑。

    褚文杰咽下嘴里的饭菜也说道:“孟姑娘的手艺确实好,聚贤楼之所以生意这么好,全是她的功劳。”

    齐王妃惊讶。

    褚文杰简略的把聚贤楼的新式菜式都是孟倩幽教给的告诉了她。

    齐王妃听完瞪大了眼睛,“我说聚贤楼从四年前开始每年存入钱庄的银子,比往年都多了不少,原来多亏了幽儿。”

    “您别这样说,聚贤楼的生意好,是各个店里的掌柜的经营有方,跟我没有关系。再说我当初卖给聚贤楼的菜谱也是收了银子的,我们只是各取所需,算不得我的功劳。”

    “孟姑娘不必谦虚,聚贤楼确实是因为得了你的菜谱后生意才更上一层楼的。”褚文杰咽下嘴里的饭菜说道。

    皇甫逸轩又给孟倩幽夹了一筷子菜,笑着说道:“幽儿确实有功劳,不过母妃和舅舅也不用再夸她了,无论挣了多少的银子,最后都是我和幽儿的。她也算是有先见之明,早就为我们的将来打算好了。”

    齐王妃失笑:“你呀,想的美,聚贤楼每年挣得银子都存在了钱庄里,轻易动不得,不光是为了以后你们有难处的时候拿出来用,更是为了给那三千精卫养老。”

    “我知道,我这不是随口一说吗?先不说我手里的生意,就是幽儿卖给舅舅田七的银子也够我们用的了。”说完,讨好的问孟倩幽:“是吧,幽儿?”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

    齐王妃喷笑:“想的美,凭什么幽儿挣的银子要给你花,告诉你,要是你们大婚的时候你拿不出像样的聘礼,我可不答应幽儿轻易的就嫁给你。”

    “母妃!”皇甫逸轩哭笑不得:“您忘了,我是您的亲儿子,娶幽儿的聘礼是您要给准备的。”

    齐王妃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一顿饭就在这愉悦的气氛中吃完。

    几人回了会客厅,褚文杰担心齐王妃的身体吃不消,道:“姐姐,我已命人把你的屋子收拾了出来,你要是觉得乏了,就去休息一下,我和轩儿再说会儿话。”

    齐王妃笑着摆手:“自从幽儿给我调理了身体以后,我这精神也比以前好了。咱们难得一家人聚在一起,多说会儿话无碍的。”

    褚文杰看她面色还好,便也没有多加劝说,转头问皇甫逸轩:“轩儿,你不要有事要求舅舅吗?你说吧。”

    皇甫逸轩脸上的笑容退了下去,看了看孟倩幽和齐王妃,道:“舅舅还记得我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吗?”

    褚文杰点头:“记得,怎么?还没有退吗?那你和孟姑娘的亲事怎么办?”

    “我们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就是退不了。”

    褚文杰皱眉:“怎么回事?”

    皇甫逸轩便把孟倩幽从来京开始到他和齐王妃进宫威胁太后要让出世子之位的事全部告诉了他,道:“皇伯父和皇奶奶都不同意我退了那门亲事,尚书府那边估计是拿捏住了这一点,从那以后也不提这事。就算我在京城制造我和幽儿的多少流言,他们也毫无反应。我想舅舅和兵部尚书有些交情,您能不能过去给我们探一下口风,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褚文杰和兵部尚书都是领兵的,交情上还算过的去,闻言点头:“好,明日从军营回来,我就去尚书府一趟。”

    齐王妃叹口气:“当年我因为是和蝶清是闺中好友,才在有了轩儿时给他定下了这么亲事,没想到多年后出现了这种局面,现如今不但我和蝶清反目成仇,就连王爷和尚书大人的关系也弄得很僵。”

    “这事怨不得林尚书,是我们违背承诺在先。轩儿没有找回来的那些年,林夫人每隔一段时间就带着林小姐去过去陪你聊天,让你有个安慰。现在人找回来了,林小姐也已经到了嫁娶的年龄,我们却突然提出退亲,确实是对不住林家。”褚文杰道。

    皇甫逸轩哼了一声,撇了撇嘴角:“舅舅真的以为那林夫人是单纯的带着林小姐去陪我母妃的吗,恐怕他们打的好算盘你们都不知道吧。”

    褚文杰疑惑。

    齐王妃脸上的神色僵了一下,随即苦笑道:“不管如何,你没找回来的那些年,嫣儿那孩子也确实带给了不少的欢乐。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母妃最不希望受到伤害的就是她。”

    褚文杰虽然是个将军,但那只是在军事上有天赋,再加上府里没有家眷,对于这其中的微妙关系还真是不太懂,听完他们母子的话反而糊涂了一些,“轩儿,你说的到底是什么,舅舅怎么有些听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