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举行仪式(爆2)
    孟倩幽立刻睁开了眼睛,抬眼看去,眼前的册子上的并没有自己想想的那种不堪入目的画面,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是最保守的一本了,上面的人只是亲吻,并没有别的画面。”皇甫逸轩道。

    孟倩幽的心放下。

    皇甫逸轩的话声又起:“不过这里面的花样好多,我今日要全试一遍。”

    于是,两人的午休就变了味道。

    皇甫逸轩说到做到,把书里亲吻的姿势全都试了一遍。而后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再下一步的动作。

    孟倩幽根本就招架不住,瘫软了身体,任她胡作非为,甚至想着就算他现在就要了自己,自己也不会反抗。

    要是皇甫逸轩知道了她心里有这种的想法,估计就会像野狼一样无所顾忌的将他吃掉。

    两人耳鬓厮磨了一下午,直到天色渐晚,估计孟齐快回来了,皇甫逸轩才起身,体贴的给孟倩幽盖好薄被,自己穿上外衣,道:“我先走了,今天晚上就不过来了,等尚书府那边什么时候给了确切的消息,我就让毅儿过来通知你。”

    孟倩幽满脸娇羞的点了点头。

    在自己面前,孟倩幽从来没有过这种娇羞的神态,皇甫逸轩忍不住,又趴下身子,亲吻了一番,才满足的离去。

    孟倩幽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心里竟然涌起了淡淡的惆怅。

    看皇甫逸轩离开,屋里没有动静。青鸾试探性的在门外喊了一声:“主子。”

    孟倩幽应声,坐了起来:“进来吧!”

    青鸾走进无屋内,看孟倩幽衣襟半敞,裸露在的皮肤上都是青青紫紫的印子,倒抽了一口气:“主子,您、您”

    孟倩幽也才意识到,红了脸,赶紧系好胸前的扣子,道:“没发生什么,你不要大惊小怪。”

    青鸾没有应声,等孟倩幽起床了,立刻走过去殷勤的帮她把薄被叠起来,看到床单上洁白无瑕,才松了一口气,小声埋怨:“主子,您好世子亲事还没有定下,不能让他这样对您。”

    要搁在别的主子身上,听到丫鬟这样说,绝对会训斥她一番,孟倩幽不一样,知道青鸾是一心一意为她好,对她解释:“尚书府已经答应退亲了,逸轩说会尽快的让王妃去进宫给我们请赐婚懿旨。”

    青鸾欢喜:“那可真是太好了,主子和世子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孟倩幽点头:“所以我今天才允许他过分了一些。”

    青鸾点头:“奴婢知道了,不过主子还是劝世子克制一点,您看看你这个样子,一会儿让二少爷看到了,又该好长时间不让世子进门了。”

    孟倩幽轻“嗯”了一声。

    累了一天的孟齐回到了家里,并没有注意到孟倩幽的异样,匆匆的吃过晚饭以后,就回屋去休息了。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两日,皇甫逸轩那边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孟倩幽便去了作坊里转了转,土豆粉店里的精卫已经全部过来了,孟齐把他们分在了不同的作坊里做管事的。

    有了他们的帮忙,孟齐身上的担子立刻就轻了,人也没有那么疲累了。

    经过这几日,那些伤残的军士也都掌握了制作腊肠的要领,手头上快了许多,浪费的东西也少了。不过肠衣也用的差不多了。

    两人一合计,决定再雇佣一些女人清洗肠衣,工钱和作坊里的男人们一样。

    又要多一个作坊,孟齐自己是真的管理不过来。孟倩幽便和他商议去包府把小厮的卖身契要过来,提他为作坊的大管事的,以后在外围的事就归他管。

    两人早就有这个意向,只不过因为包一凡受伤而耽搁了下来,现在孟倩幽重新提起,孟齐点头答应:“也好,你今日无事就过去问问吧。”

    “等小厮过来以后,询问过他的意见,我再去。”孟倩幽道。

    正说着,小厮买菜回来,走进作坊招呼做饭的女人们把今日作坊里要用的菜卸下来。

    孟倩幽对他招了招手,

    小厮走过来,恭敬的问道:“姑娘,找我何事?”

    孟倩幽直接问他:“你和包大人府里签的是死契还是活契。”

    小厮微微一愣,立刻回道:“回姑娘,是死契,小人自幼父母双亡,被叔母卖身为奴,打从清河县起我就跟着包大人了。”

    “是这样,我这作坊里缺一个总管事的,就是帮着我二哥料理作坊外面的事。你聪明伶俐,办事机警,这段时间的表现,我非常的满意,我准备把你从包大人的手里要过来,作这个管事的,不知你可否愿意?”

    小厮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落到自己的头上,一时有些懵了,连话也没有说出来,呆愣愣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皱眉:“怎么,你不愿意?”

    小厮这才回神,弯腰鞠躬,语气激动,连声说道:“小人愿意,小人愿意,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好,我这就去包府,要你的卖身契,从今以后,你就是这个作坊的总管事的了,记住,做好你分内的工作,千万不要有任何的二心。”

    小厮慌忙应声:“小人知道,请姑娘放心,小人这一生都不会做出背叛主子的事来。”

    “二哥,我去包府,你给作坊的人重新介绍一些吧。”孟倩幽道。

    孟齐点头,吩咐小厮:“你随我来。”

    小厮再次谢过,随着孟齐去了作坊。

    孟倩幽来到包府,看门人直接领着她进了孙慧的院子里,在院中恭敬的大声禀报:“少夫人,孟姑娘来了。”

    墨儿迈着小短腿先跑了出来,喊着“姑姑”飞扑到她的怀里。

    孟倩幽把他抱起来,转了几圈,墨儿高兴的咯咯直笑。

    孙慧也欣喜的从屋里走了出来:“幽儿妹妹,你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快屋里坐。”

    孟倩幽放下墨儿,领着他的小手走进屋里,径直来到包一凡的床边。

    这几日不见,包一凡的气色好了很多,脸上有了丝丝红润,整个人也有了些精神,此刻正半倚在床头。见她走过来,立刻笑着说道:“前几日昏昏沉沉,没有看清,今日仔细一看,孟姑娘愈发的有气质了,怪不得把齐王世子迷的晕头转向。”

    “能这么伶牙俐齿的说话,证明是死不了了,我真是替慧姐姐惋惜,要不然我就可以帮她在重新找个好夫婿了。”孟倩幽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包一凡被噎住,脸上的笑容有些发僵。

    看他那吃瘪的样子,孙慧“噗嗤”笑出声来:“你呀,明明就是关心她的很,偏偏说出的话来就是这么不讨喜,活该。”

    孟倩幽抱住孙慧的胳膊,对着包一凡做了一个鬼脸:“看到没,这是我的亲姐姐,你要靠后站。”

    包一凡笑着摇头:“你呀,几年过去了,还是没变,得理不饶人。”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改不了了。”说完,坐到床前的凳子上,示意包一凡把手伸过来,给他把脉。

    包一凡老实的伸出手,孟倩幽把手搭在他的脉搏上。

    孙慧吩咐丫鬟沏茶过来。

    “没什么大事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另外你的腿现在不宜多活动,最好再多躺些时日,需要静养。”

    孙慧闻言上前,小心的扶他躺下,“我一直劝他,腿上的伤还不行,让他注意一些,他偏不听,非要坐起来。”

    “我都躺了十多天了,骨头都躺锈了,再不起来活动一下,等腿伤好了,人就废了。”

    “废了也好,那样慧姐姐就不用整日为你提心吊胆了。”孟倩幽道。

    “喂喂喂”包一凡躺着不满的叫嚷:“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咒我。”

    孟倩幽故意说道:“你哪里都没有得罪我,我只是看你不顺眼罢了。”

    包一凡又一次被噎住。

    孙慧笑出声来。

    墨儿也捂着自己的小嘴偷笑。

    几人说笑了一会儿,孟倩幽便把来意告诉了孙慧。

    孙慧道:“这个好说,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拿小厮的卖身契过来。”

    “谢谢慧姐姐。”

    孙慧摆手,去了包夫人的屋里。

    孟倩幽抱起墨儿,放在自己的腿上,问包一凡:“有什么打算?”

    “看我的腿恢复的情况了,如果恢复如初,我就还去军营里,在大将军面前效力,如果不行,我就帮着我娘打理她那几间铺子。”包一凡回道。

    “你的伤势太重了,完全恢复我也没有把握,你做好这样的准备就好。”

    包一凡点头:“我知道,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慧儿,免得她担心。”

    孙慧一会儿就回来了,把小厮的卖身契交到孟倩幽的手上:“我娘听说你需要,立刻就把卖身契给了我,还说,如果你再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把卖身契放在怀里,孟倩幽笑道:“放心吧,有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我绝对不客气。”

    “那就好,你我不是外人,我也不希望你跟我客气。”孙慧道。

    卖身契拿到手,又聊了一会儿,孟倩幽便起身告辞,孙慧挽留她在家里吃饭,孟倩幽推说作坊里还有事,便没有留下。

    回了作坊,小厮去城外的庄子上送做饭的食材去了。

    孟倩幽把卖身契给了孟齐看,道:“从明日开始,就让他留在作坊里帮你吧,至于城外庄子上的食材,就让文彪每日派人过来买吧,过了这么多天,霍家一直没有动静,暂时应该是没有什么不良的心思了。再说天气也冷了,荒地也开垦不了几天了。”

    孟齐点头:“好,这样我就可以轻松一些了。这段时日我可真的是累坏了。”

    “我知道,在家里有大哥和大嫂帮衬着,还不显什么,在这里就只有一人支撑是太累了。我又事多,帮不上你的忙,实在不行,你就从这些做工的人中,再选几个牢靠的人出来,帮你。”

    “我知道,你别管了,还是先把你的亲事定下来吧,否则过年以后,爹娘说不定真的不会让你过来了。”

    “快了,我琢磨这也就是这几日的事情,等逸轩退了亲,我们的亲事很快就可以定下了。”

    孟倩幽虽然已经告诉了孟齐尚书府同意了退亲的事,但是尚书府那边好几天了迟迟没有动静,孟齐唯恐事情有变,心里也是着急,道:“你今日派人去齐王府问一下逸轩,尚书府那边怎么还没有消息。”

    “二哥,这事急不得,越急越被动,为了我们的亲事,连褚大将军都被扯了进来,要是再催促他们,不定他们又生出什么别的事情,还是慢慢等吧,这么多时日我们都等了,还在乎这么几天。”

    孟齐轻轻叹了一口气,没再坚持。

    又过了一日,皇甫逸轩派了皇甫毅过来告诉她:“尚书府给了准确消息了,三日后在王府里举行认亲仪式,王妃娘娘已经做好了准备,大哥让我来告诉孟姐姐一声,到那日你等在家里,他亲自过来接你过去。”

    ------题外话------

    书城的小伙伴们收文啦温馨轻松种田文,啦啦啦农门辣女:媒婆俏当家

    本是漂亮小白领,突然变成又胖又丑农家女,沈瑶发誓:就算丑,也一定要当最有钱的丑胖子!

    从此,调教干娘变身美食家,种种喜果换成白花花大银子;

    顺便戴上红花穿起红袍,扭着小腰当起说媒拉纤小媒婆。

    东家姑娘美,西家小伙帅,红线一牵,洞房一进,媒人礼哗啦啦进了兜兜里。

    **

    夜黑风高热被窝,沈瑶数着银子唱小曲儿:媒婆好媒婆俏,能挣钱来能泡哥儿~相公,来洞房!

    **

    纯纯的种田挣钱文,无宫斗无权谋,温馨甜宠,轻松搞笑,欢迎姑娘跳坑宠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