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二货皇甫煜(爆4)
    孟倩幽开口:“不但如此,还是一个开心果呢,只要她陪着文夫人去我那里,我屋子里的欢声笑语就不断。”

    孟倩幽给文泗夫人治病的事齐王妃也听说了,闻言点头:“我也喜欢冯小姐这样的性格,等轩儿和幽儿大婚了以后,你可要经常来府里坐坐,陪我聊聊天,说不定我会年轻好几岁呢。”

    “王妃现在已经很年轻了,和我们坐在一起,一点也不显得比我们老。”冯静姝嘴甜的说道。

    齐王妃高兴的不行:“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你可要经常来府里坐坐。”

    冯静姝痛快应声,一点儿也不矫揉做作,齐王妃更加的喜欢她。

    见齐王妃是真的高兴,冯静雯放下心来。

    今日不是沐休日,齐王爷和林尚书都去了早朝,等散朝后才回了家里。

    众人见了齐王爷又是一番见礼。

    齐王爷放下架子,露出温润和煦的一面。

    尚书府里早已经准备好,林尚书下了早朝回到了家里,换上平常的衣衫,便和尚书夫人和林晗嫣分别坐在马车上,林仲骑马,一家四口带着丫鬟来到了齐王府。

    齐王爷和齐王妃给足了他们面子,亲自到府门迎接。

    尚书夫人一下马车,就急忙走到齐王妃面前,关切的说道:“夙英,外面天寒,你怎么亲自出来了?”

    齐王妃已经知道了林尚书夫妇这么多年打的如意算盘,态度不似以前那么热情,淡淡道:“多谢你的关心,我的身体好多了,这点风寒还是受的住了。”

    尚书夫人仿佛没有听出他语气里的冷淡,依旧满脸的关心:“那就好,你不知道这些年你的身体不好,我有多担心,每每从你的府里回去以后都睡不好觉。”

    尚书夫人一再降低了自己的姿态,齐王妃也不好做的太过,缓和了态度,道:“我这身体现在已经大好,以后你就不用替我担心了。”

    林晗嫣由丫鬟扶着下了马车,轻轻缓缓的走到齐王妃面前,给她行礼。

    齐王妃见她身形消瘦,弱不经风的模样,骇了一跳,“嫣儿,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怕林晗嫣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尚书夫人急忙开口:“嫣儿前段时间感染了风寒,吃不下睡不香,人是变得消瘦了些,不过大夫说,没有什么大碍,养一些时日就会好起来的。”

    齐王妃几乎是看着林晗嫣长大的,知道她身体强健,一年到头很少生病,如今才短短的数月不见,竟然瘦的只剩下一副骨架了,心里疼惜,伸出手,拉住林晗嫣的手,道:“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看的我都心疼。”

    林晗嫣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手却在微微的颤抖。

    齐王妃感觉出了她的异样,关心的问:“嫣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林晗嫣摇头:“我只是见您身体好了,有些激动。”

    齐王妃的语气里充满了怜惜:“你这孩子,有什么好激动的,自己的身体最重要。”

    林晗嫣乖巧的应声,随即不露痕迹的把自己还在颤抖的手抽了回来。

    齐王爷和林尚书也寒暄过了,几人一起走进府内。

    想起皇甫逸轩那凶残的模样,林晗嫣越往府里走越害怕,腿不由的开始发软,扶着她的丫鬟自然是感觉到了她的异样,把她的身体靠在了自己的身上,咬着牙,不着痕迹的拖着她走。

    齐王爷四人走在前面,没有察觉到,林仲跟在后面,却看出了不对劲,大步上前,走在林晗嫣的身侧,以眼神询问丫鬟是怎么回事。

    丫鬟几乎是完全在拖着林晗嫣在走,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用左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腿。

    林仲看过去,见林晗嫣的两脚几乎就没使上力气,皱眉,随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心疼的不行。心里将皇甫逸轩骂了一千遍一万遍。

    几人到了会客厅,众人又是一番寒暄。

    皇甫煜今天也没有去国子监,听到林晗嫣过来了,兴冲冲的过来找她玩,一见她的模样,吓了一跳,失口惊问:“嫣儿,你怎么成了这副鬼模样?”

    会客厅里一片咳嗽声。

    齐王爷涨红了脸,呵斥他:“煜儿,不得无礼。”

    皇甫煜心里着急,不管不顾的拉起林晗嫣的手:“你是不是生什么大病了?”

    皇甫煜带着林晗嫣去土豆粉店里搞出了事情,回来后就被皇甫逸轩惩罚了一顿,从那时皇甫煜就再也没有见过林晗嫣,有几次忍不住想要悄悄地过去看看,耳边总想起皇甫逸轩警告的话:“如果你敢不听我的话,私去见林小姐,我就打断你的一条腿。”便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所以这是他们在那以后见得第一面,神经大条的他自然不会想到林晗嫣是被吓病了,且这些时日一直没有缓过来。

    林晗嫣从进齐王府,一想到见到皇甫逸轩,腿就已经发软了,偏偏刚才进门的时候,她一抬眼,正好皇甫逸轩也不经意的瞥向她,吓得心底发颤,脸色苍白,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虚弱不堪。

    众人听了皇甫煜的话,都齐齐的看向林晗嫣。

    感受到皇甫逸轩的眼光又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林晗嫣更加的害怕,脸上苍白的几乎没有血色,额头上也冒出了虚汗。

    乍一看就是一副生了大病的摸样。

    皇甫逸轩冷冷的撇了她一眼,立刻便收回了视线。

    孟倩幽也没有多看,只是一眼便低垂下目光。

    屋内其他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褚文杰皱起了眉头。

    尚书夫人暗叫不好,如果真的被所有人误认了林晗嫣有病,那今日的认亲之事恐怕有变,急忙上前扶住林晗嫣,开口说话,打破了屋内的寂静,解了众人的疑惑:“嫣儿前些日子感染了风寒,身子一直未好,虚弱了些,养一些时日就好了。”

    众人了然点头。

    皇甫煜从小几乎是跟林晗嫣玩到大,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她放入了心里,因此对她的一举一动都特别的关注。

    听了尚书夫人的话放下心来,却又关心的问道;“你这额头上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

    尚书夫人平日里觉得皇甫煜顺眼的很,没有架子,待人也热情,对林晗嫣也好,没想到今天却好过了头,让众人一次次的注意到了林晗嫣的异状,心里恼怒,语气就有些不好了:“二公子,小女身体不舒服,麻烦您就不要挡在他面前了,让她坐下休息一会儿可好。”

    神经大条的皇甫煜没听出她声音里的不悦,反而习惯性的用手扶住林晗嫣,语气里也是满满的关切:“嫣儿,快坐下,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用不用让我母妃传太医过来给你看看。”

    尚书夫人用尽了平生的自制力,才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推开皇甫煜,只是端着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不劳二公子费心了,小女无事,歇息一会儿就好了。”

    皇甫煜关切的看着林晗嫣,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尚书夫人扶住林晗嫣的手用了些力气。林晗嫣不解,看了过来,尚书夫人用眼神示意她支走皇甫煜。

    林晗嫣意会,开口:“多谢二公子关心了。我确实没有大碍,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皇甫煜慌忙应了一声,想要扶着她坐下。

    尚书夫人不着痕迹的拨开他的手,亲自扶着林晗嫣坐在了自己的身侧。

    终于不在感受到皇甫逸轩的目光,林晗嫣松了一口气,乖乖的坐在了座位上。

    齐王爷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皱眉,呵斥皇甫煜:“煜儿,到一边坐好。”

    林晗嫣没事,皇甫煜便不再关心其他的事,听了齐王爷的话,应了一声,就去坐在了皇甫逸轩的旁边。

    众人坐定,又寒暄了一番,尚书夫人抬眼,看屋内众女眷她都不认识,眉头微蹙。

    齐王妃了解她心中所想,一一给她介绍,首先指着冯静雯姐妹俩道:“这是德仁堂的文少夫人和她的妹妹,文东家和文杰是至交好友,今日特请他们过来观礼。”

    冯静雯姐妹俩起身,给她行了礼。

    德仁堂是京中有名的大药铺,而且尚书夫人也从尚书大人的口中听说过,德仁堂私下里还供应着军中的药物,小觑不得,便露出笑脸,伸手虚扶了冯静雯一把:“文少夫人不必多礼。”

    两人谢过,坐回了凳子上。

    齐王妃满脸笑意的指着孟倩幽说道:“这就是轩儿心仪的孟姑娘。”

    孟倩幽想要起身行礼,皇甫逸轩拉住了她,把手边的杯子递到了她面前,宠溺说道:“等了这么长时间,口渴了吧,喝点水。”

    孟倩幽无奈的瞪了他一眼,接过杯子喝了一下口茶。

    自从孟倩幽进京,尚书夫人就一直关注她,可从来没有见过真人的面。今日一见,见她只是长的清秀罢了,离倾国倾城差的远了,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狐媚手段,勾住了皇甫逸轩的魂,让他舍弃了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尤其见她今日穿了一身大红衣衫,心里的不悦涌了上来,语气里便有了几分嘲讽的味道:“久闻孟姑娘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连穿的衣服都与众不同。”

    这话表面听着是恭维,实际上却是讽刺孟倩幽不懂规矩,这样的场合根本就不是你一个农家女能参与的,而且还穿着只有正室才能穿的衣衫,这一看就是不知所谓,没有教养的表现。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岂能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皇甫逸轩微沉了脸,齐王妃也蹙起了眉头,孟倩幽微微一笑,不软不硬的怼了回去:“多谢尚书夫人夸奖了,逸轩和我都觉得王妃娘娘给我做的这身衣衫好看呢。”

    一句话包含了好几层意思,一是直呼皇甫逸轩的姓名,告诉尚书夫人自己是多么的受宠,二是这衣服是齐王妃做的。这证明了什么不言而喻。

    要不是场合不对,文泗真想给孟倩幽拍手叫好,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尚书夫人后面要说的讽刺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果然,尚书夫人被噎的脸色涨红,嘴唇张了几张,没有说出话来。

    尚书大人当然也听懂了孟倩幽话里的意思,虽然恼怒她当众给自己夫人难堪,但毕竟是只老狐狸,知道再说下去自己的夫人沾不到什么光,哈哈一笑,转移了话题:“时辰不早了,咱们开始吧。”

    齐王爷点头,看向齐王妃。

    齐王妃招手示意,身后的丫鬟端着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走到她面前。

    齐王妃打开红布,里面是一块玉佩。

    尚书夫人也示意,背后的丫鬟递给她一块包裹着东西的手帕,接过,打开,里面同样是一块玉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