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冯静姝出事(爆5)
    两人同时起身,走到一起,把玉佩互相交换了过来。

    齐王妃举着玉佩对众人说道:“这是当初给轩儿和嫣儿定亲时信物,如今我们守着众人换回,也是让各位做个见证,从此以后两个孩字再无瓜葛,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尚书夫人也举起来手中的玉佩让众人看个清楚,点头:“王妃说的不错,从今日起小女和世子的亲事就算是退了,诸位做个见证。”

    皇甫逸轩看着齐王妃手中的玉佩,眯起了眼睛,就要起身。

    孟倩幽一把拉住了他,对他摇头。

    齐王妃把这一情形看在了眼里,立刻把玉佩收了起来,好不容易能不伤和气的退了这门亲事,可不能让皇甫逸轩当众摔碎了这收回来的玉佩。如果打狠了尚书府的脸面,让他们怀恨在心,以后再生出麻烦。

    退亲的仪式简单,交换了玉佩,要众人做个见证就行,认亲的仪式就不能这么简单了。

    褚文杰端坐在椅子上,齐王妃吩咐丫鬟拿了一个垫子过来,放在他的脚边不远处。林晗嫣被丫鬟扶着起身,来到他面前,跪在垫子上,恭敬的给他磕了三个头:“女儿林晗嫣拜见义父。”

    褚文杰面无笑容,只是微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房契交给了她:“为父不知该准备什么样的礼物,这是临街一间铺子的房契,送与你吧。”

    屋里响起抽气声。

    林尚书夫妇也没有想到褚文杰会有这样的大手笔,愣住。

    林晗嫣更是没有反应过来,抬头,惊讶的看向他。

    就连孟倩幽也是惊讶的不行。

    只有齐王爷夫妇和皇甫逸轩脸上没有异色。这间铺子本来是齐王妃的,想着现在退了亲,多少会对林晗嫣的名声有影响,齐王妃才想着给她一间铺子作为补偿。这事也跟齐王爷和皇甫逸轩商量过了,征得了两人的同意。

    林晗嫣回神,道:“义父,这礼物太贵重了,女儿不能要。”

    尚书夫妇虽然满腹算计,这个女儿还是不错的,褚文杰满意点头,声音也柔和了几分:“拿着吧,女儿家多点财产傍身总是好的。”

    “这”林晗嫣毕竟年纪还小,拿不定主意,看向尚书夫妇。

    两人点头。

    林晗嫣伸出手接过房契:“谢谢义父。”说完,把房契放在一侧丫鬟的手里,又端起另一侧的丫鬟端来的茶,双手举到褚文杰面前:“义父,请喝茶!”

    褚文杰端过,象征性的喝了一口,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起来吧。”

    “谢义父。”

    林晗嫣站起身。

    “哈哈哈哈!”

    林尚书的发出欢快笑声,愉悦说道:“嫣儿,你义父对你如此重视,你以后要好好的孝敬他。”

    林晗嫣应声:“知道了,父亲。”

    屋内众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文泗也没有恭贺出声,屋子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齐王妃打破这种气氛,开口却是说道:“大家稍坐一会儿,我这就命人开饭。”

    林尚书的脸色有些微僵,却也没有说什么。

    林仲也觉得有些尴尬,从心里埋怨林尚书夫妇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吃饭的时候,男女就分开了,男人那边上了好酒,女人这边则多上了一些甜食。

    冯静雯姐妹俩和孟倩幽坐在了一起,几人小声的有说有笑

    齐王妃陪着尚书夫人,面和心不和的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

    林晗嫣独自坐在一边,由丫鬟伺候着。

    女人这边吃完饭,男人那边还在喝酒,齐王妃吩咐人把剩余的饭菜撤下去,又让丫鬟沏几杯热茶过来。

    几名丫鬟端着茶水走了进来,其中一名丫鬟低着头把三杯茶水放在了孟倩幽和冯静雯姐妹的面前。

    刚吃过饭,孟倩幽不渴,便也没动。

    冯静雯端起茶水来喝了一小口。冯静姝则把茶杯里的茶水全部喝完。

    孟倩幽看见她的动作,笑着把自己的面前的茶杯端到她面前:“辣到了吧?”

    刚才吃饭的时候她就注意到冯静姝专捡着辣菜吃,现在嘴唇还辣的红红的。

    冯静姝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实在是太好吃了,我就忍不住多吃了几口。”

    冯静雯无奈的笑着解释:“她呀,从小就爱吃辣菜,偏偏每次一吃完,第二天便长东西,我娘怕她毁了皮肤,就严令不准她吃。今日无人约束,她可是高兴了,也不知明日她这张脸还能不能看。”

    “就算不能看,过两天也就好了,没事的。”冯静姝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脸会变成什么模样,说完,也不客气的端起孟倩幽的茶杯把里面的茶水一口气喝完。

    “还要吗?让丫鬟再给你沏一杯。”孟倩幽问。

    冯静姝摇头,凑近她一些,小声道:“吃饱了,没事了,我们可以去转转了吗?”

    真是个孩子心性,孟倩幽笑着摇头,站起身,对齐王妃道:“王妃,我和姝儿妹妹去王府里转转。”

    齐王妃刚才已经答应了冯静姝,会让人带着她在府里到处看看,闻言吩咐玲珑:“玲珑,你领着幽儿和冯小姐去逛一逛。”

    玲珑应声。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我和姝儿妹妹一起就是了。”

    齐王妃点头,“也好,去吧,等一会儿那边散了席,我便派人去喊你们。”说完,转头问冯静雯:“文夫人可是要跟着一起去?”

    “让她们去吧,我留下陪王妃娘娘聊会儿天。”冯静雯笑着回道。

    两人行了礼,相伴走了出去。

    冯静姝骨子里是个活泼好动的性子,有人时就端着大家小姐的风范,让人挑不出毛病。无人的时候就恢复了本性。一出饭厅的门,就抱住了孟倩幽的胳膊。声音轻快的说道:“孟姐姐,这下我可是开了眼了,这王府就是不一般,高大,气派,处处彰显着尊贵,我们这些小门小户在它面前简直就不值得一提。”

    冯家世代为商,在京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让冯静姝给说的还不如个平民小户。

    孟倩幽失笑:“这个齐王府,装饰当然要富贵一些,但是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吧,我感觉和你的府里差不多。”

    “差多了,光这庭院就不知比我们家的大了好多倍。”

    两人边走边逛。

    没人带路,孟倩幽对府里也是不太熟,两人走到哪儿就算哪儿,好在孟倩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一一记下走过的地方,免得一会儿找不到回去的路。

    两人走着转着,一名丫鬟循着踪迹走了过来,对两人施了一礼:“两位姑娘,王妃说那边的酒席还要一会儿才散,怕你们逛累了,让奴婢领着您二位就近找个地方歇歇。”

    孟倩幽不疑有它,点头:“多谢。”

    两人跟着丫鬟来到一个院落。

    丫鬟道:“这是客房,王妃说让您二位先在此休息一会,等客人差不多要走了,便派人过来喊你们。”

    两人点头。

    丫鬟恭敬的退了出去,轻轻的带上了门,朝着外面伺候的丫鬟使了一个眼色。

    两人坐在了屋内的软凳上。

    外面伺候的丫鬟又端了两杯茶水过来,分别放在两人面前,恭敬道:“两位姑娘请喝茶。”

    丫鬟退了出去。

    冯静雯端起茶水大口大口的全部喝了下去。孟倩幽依旧笑着把自己的端到了她的面前。冯静雯也没有客气,端起来又全喝了下去。

    两人又说笑了几句,冯静姝的脸色渐渐通红,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伸手扯了下自己的衣服,到:“孟姐姐,我好热。”

    孟倩幽看她的神态,脸色微变,随即把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冯静姝热的受不了,用另一只手开始解自己衣服的扣子。

    孟倩幽起身,拦住她:“姝儿妹妹,坚持一下,我带你去找解药。”

    冯静姝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娇吟声,双手去解自己的衣衫。

    孟倩幽原想着将她抱出去,可是她这个模样如果被别人看见了,丢了名节,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思量之下,孟倩幽一咬牙,对着外面喊道:“来人呀!”

    门外无人应声。

    孟倩幽明白过来,她和冯静姝两人是被人算计了,看着挣扎不止的冯静姝,孟倩幽咬牙,举起手刀照着她的后脖颈砍了下去,冯静姝身子一软,瘫倒在她的怀里。

    孟倩幽扶着她,急步往外走,走过桌子边时,顺手把两个茶杯拿在了手里。

    走出门口,才看到一名丫鬟,走过来,立刻吩咐她:“你去喊世子回院子,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丫鬟看了她怀里的冯静姝一眼,急忙点头,转身朝着会客厅走去,却在转过一个弯后,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孟倩幽的一举一动。

    冯静雯被打昏了过去,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了孟倩幽的身上。孟倩幽扶着她踉踉跄跄的往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走。

    丫鬟将她的动作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等看不到两人的身影了,竟然转身跑去了侧妃的院子。不待禀报,就打开门帘走了进去,着急的说道:“娘娘,情况有变,那孟倩幽扶着另一个姑娘去了世子的院子里。”

    “一群废物。”侧妃破口大骂,“不是告诉你们要加大药量吗?怎么那个下贱的丫头还没发作。”

    丫鬟惶恐应声:“奴婢已经用了比平时多了两倍的量了,不知那个丫头是怎么回事。不过奴婢看她的脚步不稳,应该是也已经发作了,撑不了多久的。”

    “那边怎么样了,动手了没有?”侧妃问。

    “小安子已经把茶送上去了,亲眼看到他喝了下去。”

    “好,”侧妃点头:“你去告诉小安子,让他想法把人引到那个小畜生的院子里去,然后你们尽快回去,有多远走多远。”

    丫鬟应声,快步走了出去。

    侧妃露出得意的笑容,狠狠说道:“今日过后,我看你们还在人前如何立足。”

    屋内伺候的丫鬟低头,装作没有听到她的话。

    嬷嬷和贴身伺候的丫鬟也露出得逞的笑容。

    想着一会儿会出现的画面,侧妃拿捏着语调,心情愉悦的说道:“来,给我好好的打扮一番,一会儿我们过去瞧瞧热闹。”

    贴身丫鬟应声,重新开始给她打扮。

    孟倩幽扶着冯静雯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气喘吁吁的将她放到了床上。

    即使在昏迷中,冯静雯也是无意识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嘴里发出娇吟声。

    孟倩幽走到桌边,倒了一杯凉白水,走回床边,扶着冯静雯,给她喝了下去。

    有了丝丝凉气,冯静雯身上的火热缓解了一些,停止了扭动。

    孟倩幽舒了口气,把茶杯放回了桌上。

    冯静雯的娇吟声又起来了。

    孟倩幽低咒了一声,拿起茶壶,扶起冯静雯,对着她的嘴把里面的凉水都灌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