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遭人算计(爆6)
    冯静雯似乎也感觉到了喝了凉水身上好受一些,配合的张开嘴大口的喝着凉水。

    一壶的水喝下去,冯静雯终于老实了一些,躺在床上,不再扭动,也不再发出声音。

    孟倩幽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背后之人下的药量不少,即使喝了这一茶壶的水也顶不了多长的时间,最快的办法就是把冯静姝泡在凉水里,可是天已变冷,这样冷的天泡凉水澡,恐怕身上的药解了,冯静姝得去掉半条命了。再有一个方法就是用药缓解一下,可是现在皇甫逸轩迟迟没有过来,院中又没有人可以支使,自已要是丢下冯静姝去找人买药,万一皇甫逸轩这个时候回来就麻烦了。但要是迟迟不配置解药,又没人帮她缓解,冯静姝怕是要爆体而亡了。

    权衡再三,看了床上暂时还算老实的冯静姝一眼,孟倩幽咬牙起身,快步走出门外,循着记忆中的方向急匆匆的跑去找皇甫逸轩。

    她走出去不久,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就领着褚文杰来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门口,道:“大将军,我们世子说了,让你先进屋去等一会儿,他这就过来找你有要事相商。奴才就不陪着您进去了,世子曾下令,不允许府中的任何奴才进入他的院子里,否则杖毙。”

    小厮说的合情合理,褚文杰也没有多想,抬步走到门口,推门进去。

    看他进去,小厮快步回到下人房里,扒开被褥,拿出里面藏好的银票放入怀中,便急匆匆的出了府门,朝着远处的一辆马车走去。

    听到脚步声,车帘被打开,丫鬟的脸露了出来,“快点,被他们发现就麻烦了。”

    小厮利落的钻进马车里,放下车帘。

    车夫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赶着马车朝着城外乱坟岗走去。

    马车内的丫鬟和小厮搂抱在一起,做着他们的美梦,却不知他们已经走在了去黄泉的路上。

    在随着小厮过来的时候,褚文杰就感到身体里有一股燥热窜上来,他努力的克制住,才没有让小厮发现自己的异样,进了皇甫逸轩的屋子,快步走到桌子边,拿起茶壶想要倒一杯水喝下去压压,摇了摇却是空的,放下,却感觉到身体的那股燥热更加的厉害,眼神也有些迷离起来。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褚文杰并不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还以为是自己刚才喝多了,拼命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

    这时冯静姝心里的那股冰凉已经退去,浑身又开始燥热起来,床上的她无意识的发出娇吟声。

    褚文杰听到了耳朵里,一股陌生的感觉立刻席卷了全身,浑身的细胞都叫嚣着,让他不由自主的朝着床边走去。

    冯静雯已经热的受不了了,解开了胸前的几个扣子,一大片白皙的肌肤裸露在外面。

    褚文杰的喉结急速的上下滚动,心里有一瞬间明白,自己这样盯着一个姑娘看是不对的,用了仅存的一点理智克制自己不再看,转身想往外走。

    冯静雯的娇吟声更大,一声接一声,褚文杰的脚步定在床前,身体躁动的更加厉害,不自觉的朝着床上的人扑去。

    冯静姝不知道自己正在面临着危险,不但一声接一声的发出娇吟,连身子也开始扭动起来,那模样就像是在邀请褚文杰一般。

    褚文杰脑袋里似乎有什么轰然倒塌,再也控制不住,朝着床上的人扑了过去,急切的撕扯开冯静姝的衣衫,嘴唇也朝着她的唇压了下去。

    有东西靠近,冯静姝的燥热得到缓解,不由自主的贴近了褚文杰一下,还无意识的伸出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仿佛得到了鼓励,褚文杰再也无所顾忌,三两下就把冯静姝的衣衫撕扯个干净,又快速的褪掉了自己的衣衫,身子沉沉的朝她压了下去。

    孟倩幽急切的来到了齐王府招待男客的院子外,正好碰到皇甫毅站在院外伺候,当即对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皇甫毅小步跑到她跟前:“孟姑娘,你找我?”

    “逸轩呢?”情急之下孟倩幽直接开口问到。

    “世子刚去了王妃娘娘那边去找你,你没有碰到他吗?”

    孟倩幽没有回答,急切的说道:“毅儿,我说个药方,你记下,赶快去抓药回来。”

    看她神色着急,皇甫毅关心的问:“是出什么事了吗?”

    孟倩幽摆手:“先不要问这些,你仔细记下。”

    说完,立刻就说出了一串药名。

    皇甫毅不懂草药,一两个药名还好,多了就有些懵了,挠了挠自己的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孟姑娘,太多了,我记不住。”

    “快快去拿笔墨来,我写给你。”孟倩幽急切吩咐他。

    孟倩幽在任何时候都是冷静自制的,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神情,皇甫毅意识到了出了大事,飞跑着去找了笔墨过来。

    孟倩幽接过,飞快的写了一个单子,交给他:“骑马快去把药抓来,越快越好。”说完又嘱咐了他一句:“别让任何人知道这个事情。”

    皇甫毅接过药单,飞快的跑去了马厩,牵出一匹快马,出去抓药。

    孟倩幽急匆匆的去了齐王妃的院子里,正巧齐王妃送尚书夫人和林晗嫣出来,看她脸色着急,齐王妃问:“幽儿,有什么事吗?冯姑娘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孟倩幽也顾不得礼仪了,直接开口问道:“王妃,逸轩在里面吗?”

    “轩儿来过,我告诉他你陪着冯姑娘去府里转转,他大概是去找你们了。”

    孟倩幽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转身就要往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走去,一声尖利的女人的叫声响起,瞬间就穿透了整个王府,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听着声音是从皇甫逸轩的院子里传出来的,孟倩幽急坏了,拔腿就往那边跑去。

    齐王妃也听到了这道声音,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肯定又是那个不知规矩的丫头大惊小怪,无事,我送你们过去吧。”

    听这声音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尚书夫人心里明白的很,不过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自己也干涉不着,尚书夫人笑着点头:“多谢夙英了,你如今这身子真是大好了,陪了我们这么长的时间脸上都没有疲色。”

    齐王妃摆手,假意客套:“人逢喜事精神爽,文杰平白得了这么一个好女儿,我从心里替他高兴,所以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了一些,平日这个时候,我可是早累的歇下了。”

    这话说的尚书夫人喜笑颜开,拉起她的手,道:“虽然我们以后成不了儿女亲家,有褚将军这层关系和我们从小的情分在,我们依然是一家人,有什么需要尚书府帮忙的尽管开口。”

    齐王妃也是显得异常高兴:“蝶清说的对,我们依旧是一家人,以后要多多互相扶持。”

    尚书夫人要的就是她这句话,闻言,保养得宜的脸上都笑出了褶皱:“对对对对,要相互扶持。”

    说话间,来到了男客这边的院子门口。

    齐王爷和众人自然也听到那声尖利的喊声,不过都是朝堂上的老油条了,明知道这是出了事,但谁也没提,林尚书更是不着痕迹的加快了脚步,走出院子,看尚书夫人也过来了,立刻拱手告辞:“小女身体不好,我们就先回去了,一会儿大将军回来,还望替我告罪一声。”

    齐王爷和齐王妃送他们出了府门,才对看了一眼,同时朝着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走去。

    孟倩幽如风一般飞快的跑向皇甫逸轩的院子,远远的就看见院子外站满了丫鬟,仆人,同时朝着里面指指点点,心里咯噔了一声,加快了脚步,跑到院门口,扒开众人就跑了进去。

    屋子里传出各种迷乱的声音,

    皇甫逸轩僵直着身子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眼睛直直的望着房门的方向。

    皇甫煜瞪大了眼睛好奇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侧妃正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话:“世子,要我说,你直接命人闯进去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在你的屋子里苟且。”

    “逸轩!”深喘了一口气,孟倩幽喊道。

    皇甫逸轩身子一颤,不敢相信的回头,看到真的是她站在自己的面前,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侧妃也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尖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说完,惊觉自己失言,立刻闭了嘴。

    皇甫煜也是不可置信:“丫鬟不是说你在大哥的屋里吗?你怎么会在这里,那里面的人是谁?”

    皇甫逸轩定定的看着她,露出璀璨至极的微笑,哑着声音连说了几句:“幸好,幸好”

    听得出他声音里的后怕,孟倩幽来到他面前,用自己微微发抖的手拉起他也在颤抖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还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是啊,幸好。”

    幸好是什么,层层围住院子的丫鬟和仆人不知道,皇甫煜也不知道,侧妃明白,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明白。幸好屋子里的人不是他俩当中的一个,否则这一生他们都无法在一起了。

    看到孟倩幽平安的出现,侧妃就知道自己精心策划的计划出了纰漏,心里的不甘涌了上来,尖声指挥几名下人:“你们几个,把门给我撞开,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要脸,敢跑到世子的屋子里鬼混。”

    下人应声,走进院子里。

    “慢着!”孟倩幽喝住他们。

    侧妃哪里会让她如愿,厉声指挥几人:“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门撞开!”

    下人不敢怠慢,快步朝着屋子走去。

    皇甫逸轩冷冷的声音响起:“你们几个是忘记了我的规矩了吗?”

    下人往前走的脚步顿住,脑子里同时响起了皇甫逸轩曾经说过的话:“没有我的命令,私自进去我的院子的,杖毙!”齐齐打了个冷颤,跪下求饶:“世子饶命!世子饶命!”

    皇甫逸轩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自己连下人都指使不动了,侧妃气的脸都变了形,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哎哟,这屋里的人不会是冯小姐和褚文杰吧,要是这样,可真是笑死人了。这么大年纪了,连脸面都不顾了,在自己外甥的屋子里就不管不顾的胡来了。”

    孟倩幽眯了眯眼睛,盯着她问:“你怎么知道里面的人是谁?”

    侧妃这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弥补:“当然是猜的,这世子的屋子可不是谁想进来就进来的,不是他们两个会是谁呢?”

    “你胡扯!”孟倩幽松开了皇甫逸轩的手,逼近她:“是你做的对不对?”

    “你可不要冤枉我!”侧妃矢口否认:“我今天一直待在自己的院子里没有出来,哪里有功夫做这样的事?”

    孟倩幽一字一句从牙缝里逼出:“别让我查出是谁在背后动的手脚,否则我活剐了她。”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权少抢妻:婚不由己李不言

    外界传言,麦斯白董薄情寡欲,私宅从不招待女客,某天却被爆出金屋藏娇,一经爆出,轰动全城。

    世人都说顾家千金性情高冷,薄情寡义,手段狠辣,最擅长釜底抽薪将人逼至绝境,她一颦一笑都足以让人闻风丧胆。精彩片段一

    婚后、当顾小姐被白先生吃干抹净之后,不要脸的问她:“白太太对白先生的技术可还满意”?不满意?那再来。

    精彩片段二

    某日、白太太情绪不佳,决定清心寡欲,白先生站在床前一脸郁结,

    冷声道;“白太太,夫妻生活和谐有利于身心健康”。

    “我心情不好,”白太太拒绝

    白先生如狼似虎扑上来,“我助你身心愉悦,你助我性福永久”。

    本文1v1,简介无能,欢迎入坑

    推荐不言新文,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