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齐王爷震怒(爆7)
    侧妃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外面的动静这么大,屋内的人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各种异样的声音依然从屋里传出来。

    皇甫逸轩看向孟倩幽,用眼神询问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小声说道:“是大将军和姝儿妹妹。姝而妹妹被人下药了,我扶她来了你的屋里,不知大将军怎么会过来,听声音似乎也中了药。”

    褚文杰是个自律的人,平日里就算有女人脱光了站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做出任何不受控制的举动,听屋内疯狂的情形,应该如孟倩幽所说,中了媚药,才会在他的屋子里做出这样不耻的事情。

    齐王爷和齐王妃还没走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就看到了府内的下人围在了门口,对望了一眼,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都加快了脚步。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干活?”齐王爷威严的喝斥围在门口的下人。

    下人听到了他声音,吓得立即立刻四下散开,院门口立时没了动静。而屋内的动静却清晰的传到了两人的耳朵里。

    齐王妃脸色大变,当看到皇甫逸轩好好的站在院子里时,微松了一口气。

    自己的府里竟然出了这种事,大白天的就敢苟且,还是跑到了皇甫逸轩的屋子里,齐王爷的气怒可想而知,扬声喊了一句:“来人!”

    从空中轻飘飘的落下两个人,恭声道:“王爷!”

    “把屋里的那对狗男女给我拖出来,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无视王府的规矩!”齐王爷冷声命令两人。

    没等两人应声,皇甫逸轩急忙阻止他:“父王,不可!”

    屋内的声音愈发的不堪。

    齐王爷的脸已经黑的如同锅底一般,周身散发出了戾气,仿佛没有听见皇甫逸轩的话,戾气声命令两人:“去给我拖出来。”

    皇甫逸轩身形一动,伸出双臂挡在两人面前。

    皇甫逸轩走近齐王爷身侧,轻声耳语:“是舅舅和冯姑娘。”

    齐王爷愣住。

    “谁?”齐王妃却不相信的尖声问道。

    皇甫逸轩又小声说了一遍:“是舅舅和冯姑娘。”

    “怎么会是他们?”齐王妃再次尖声问。

    皇甫逸轩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刚要说话,侧妃却先开了口:“这都是世子的猜测,做不得数,王爷还是让人把门撞开,看看到底是谁吧。如果不是大将军和冯姑娘,我们这么多人站在院子里听这活春宫,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皇甫逸轩冷冷瞥了她一眼,声音冷硬:“本世子和父王做的决断,何时容得你来质疑?”

    侧妃神情微顿,是无话可说,惶恐低头。眼里却发出了愤恨的光,手帕也被她死死的捏在手里,白皙的手上青筋都迸了出来。

    皇甫逸轩感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知道她心中想的是什么,不过现在没空理会她,对齐王爷道:“舅舅和冯姑娘应该是被人下了药,阴差阳错走在了一起,而且现在还不能打断他们,否则的话”

    否则什么,齐王爷是过来人,自然明白。

    齐王妃却感觉眼前阵阵发黑,身子晃了几晃,颤抖着声音问:“轩儿,你说的可属实?”

    皇甫逸轩点头:“父王、母妃,事到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跟文东家和文夫人交代此事。”

    齐王妃的脑袋里面轰轰直响:冯静姝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只不过一时好奇,随着姐姐、姐夫来了趟王府,却被大了她许多岁的褚文杰要了身子,这可怎么跟文泗夫夫妇交代?

    齐王爷的关心却不在此,戾声问:“在王府里竟然有人敢下药,是活腻了吗?”

    “不管如何,现在不能打断他们,我们还是退出去,命人守好这院落,等他们清醒了,父王在好好的询问一番,至于下药之人,肯定脱不开府中之人,父王下令严查,相信很快就会找到的。”

    听屋内的声音,两人已经成就了好事,即使现在将他们打断,也于事无补,更何况想到这些,齐王爷脸沉的厉害,一言不发转身往外走。

    齐王妃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不知怎么办好了,看着齐王爷转身往外走,下意识的跟在了后面。

    皇甫逸轩没动,瞥了皇甫煜一眼。

    皇甫煜自然明白,也跟着往外走,边走边好奇的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侧妃一直低着头,闻言抬头,不甘心的看了屋子一眼,恰好余光扫到皇甫逸轩撇过来的视线,又急忙掩饰性的低下头,跟在后面走出院子。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相视一眼,也走出了院子。

    几人都站在了院门外。

    齐王爷周身的戾气有增无减,脸色阴沉的看着一直围在院门外看热闹的众人。

    匆匆赶来的管家在五米之外就感受到了他的戾气,身子不由得颤了颤,快步跑到齐王爷面前,没敢擦脸上的汗,就急忙恭声喊道:“王爷。”

    齐王爷的声音带着肃杀之气,:“有一个算一个,把府中之人全部召集到起来,查不出今日之事,全部杖毙!”

    管家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后背上的汗冒“噌”的就窜了出来,立马就打湿了衣服。他在齐王府这么多年,只有十多年前王妃遭劫杀,丢了世子以后,齐王爷下过狠厉的命令,把所有陪着王妃的丫鬟和仆人当街杖毙,好几十人,流的血把齐王府前面的街道都染红了。现在又听到了齐王爷的这个命令,可见他已经是怒到了极点,如果真的查不出,别说这些下人,恐怕自己的命也会保不住。

    立刻应声,转身命几名丫鬟,仆人去各个院子里传话。

    丫鬟、仆人已经听到了齐王爷的话,腿脚发软,跌跌撞撞的跑去传话。

    不一会儿整个王府里的下人都知道了齐王爷的这个命令,都腿脚发颤的跑去府中空地集合,就连伺候问文泗和冯静雯的丫鬟也跟两人告罪了一声,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文泗和冯静雯互看了一眼,文泗站起身,想要出去看看。冯静雯拉住他:“看着动静,府里肯定是出了大事,你我是外人,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家家都有**,自己一个外人过去打探确实不好,文泗闻言又坐了回去,道:“孟姑娘和姝儿去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

    “姝儿贪玩,肯定是缠着孟姑娘将王府逛了一个遍,现在府里出了事,她们应该听到了动静,相信很快就会回来了。”

    管家满脸是汗的跑过来禀报;“王爷,人都着聚齐了。”

    “查,一个个的查,看看他们刚才都在做些什么,半个时辰内我要知道结果。”齐王爷再次冷声下令。

    管家惶恐应声,跑了回去。

    “你们两个也过去吧。”齐王府吩咐自己的两名贴身丫鬟。

    玲珑、翠香应声,面色坦然的快步走去了那边。

    王妃都这样做了,侧妃也只能照办,也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过去。

    王妃这才刚看见她一般,夹枪带棒的说道:“妹妹不是说身体不舒服,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吗?怎么会出现在轩儿的院子里?”

    侧妃还没有说话,皇甫煜开了口:“是我喊我娘过来的。吃完饭闲着没事,我便过来大哥的院中找大哥,发现大哥直直的立在院中不动。屋内却传出不堪的动静,我想着要去告诉母妃的,又想着您正在待客,便没有过去找您,匆忙的喊了我娘过来。”

    按理说皇甫煜不敢喊侧妃“娘”的,齐王府恩典,才允许他这样称呼,以往没觉得什么,今天听到齐王爷的耳朵里却格外的刺耳,皱了皱眉头,勉强忍下没有训斥他。

    “既然这样,这里无事了。妹妹就先回自己的院子吧。”其齐王妃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煜儿也陪着过去吧。”

    计划出了纰漏,热闹也没有看上,侧妃虽然心有不甘,这是却也不敢多说,多做,怕露出什么马脚,一福身,干脆说道:“那妹妹就先回去了,在院子里站了这一会儿,身体也乏的厉害。”

    齐王妃没说话。

    齐王爷也没开口。

    侧妃直起身,皇甫煜扶着她回了她的院子。

    院子里空空荡荡的,就连嬷嬷也被召集了过去,皇甫煜扶她坐好,贴心的倒了一杯茶放在她的面前:“娘,要真是像大哥说的大将军和冯姑娘是被人下了药,那会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干出这样的蠢事?”

    侧妃想要端起茶杯的手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有了些微微的变化。

    皇甫煜坐在桌子另一边的椅子上,顺手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她这些细微的变化,道:“今日府中的客人少,随身伺候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估计不出一个时辰就能查出是谁做的了。看父王和大哥发怒的样子,这下药之人今日恐怕不能善终了。”

    “啪!”侧妃手中的茶杯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声响后,摔得粉碎。

    皇甫煜吓了一跳,忙问:“娘,你怎么了?”

    侧妃自己好像也被这声响吓了一跳,低头看呆呆着地上摔得粉碎的茶杯,听皇甫煜问她,才恍然回神,抬头看他,勉强对他露出一个笑容,牙齿打颤的说道:“娘,刚才站在院中站的久了,手有些不听使唤。”

    皇甫煜看向她的手,见她的手在不停的哆嗦,吓了一跳,起身,急声道:“娘,我去请大夫过来。”

    “不用了,你扶娘去床上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您真的没事吗?”扶她去床上躺好,皇甫煜还是不放心的问。

    “煜儿放心,娘真的没事。”

    话虽然如此说,手却抖动的更加厉害,不但如此,连身体也跟着抖起来。

    皇甫煜大惊:“不行,我去找父王,让他命人进宫去请太医过来。”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跑。

    “煜儿,”侧妃大声阻止他:“府中出了这等丑事,你父王正着急呢,这点小事不要在去麻烦他,娘真的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说完,深喘了几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再发抖。

    皇甫煜见她果然好了一些,弯腰打开被子,盖在她的身上:“那您休息一下,我坐在这守着您,你要是感觉哪里有不舒服,给我说。”

    侧妃点头,闭上了眼睛。

    皇甫煜转身,想要把摔碎的茶杯收拾一下。

    侧妃猛然睁开了眼睛,惊慌的问:“煜儿,你去哪?”

    皇甫煜停住脚步,转过身来:“我把地上的碎片收拾一下,免得一会儿扎到你。”

    “不用了,等她们回来再收拾吧,你来娘的身边坐着吧。”

    皇甫煜感觉今天侧妃的有些奇怪,张嘴想问问她怎么了,不知想到什么,又咽了回去,坐在床边的凳子上,轻声道:“好,我陪着您,你休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