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后怕(爆8)
    侧妃紧紧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又闭上了眼睛,只不过那一直在动的眼皮和被子下不断抖动的身体,显示她根本就没有睡着。

    侧妃和皇甫煜走后,院门口只剩下齐王爷、齐王妃和皇甫煜以及孟倩幽四人,听着屋内传出的动静,齐王爷的脸色越来越黑。

    侧妃和皇甫煜走后,院门口只剩下齐王爷、齐王妃和皇甫煜以及孟倩幽四人,听着屋内传出的动静,齐王爷的脸色越来越黑。

    齐王妃这一会儿倒是镇静了下来:“王爷,你让人守住院门,我们找个地方商议一下,看该如何给文东家一个交代。”

    这是当务之急,德仁堂在京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冯家也是几辈子在京城经营的生意人,地位同样不可小觑,如果这事解决不好,不但褚文杰的大将军之位不保,就是齐王妃的名声也会受到连累。

    齐王爷点头,扬声对空气中说到:“守好院子,不要让任何人进去,屋内的动静停了,立刻禀报与我。”

    “是,王爷。”空气中传来答应声。

    孟倩幽上前,扶住齐王妃,几人找了一个就近的院子,拐了进去。好在齐王府的下人们不敢偷懒,连这座无人的院落也打扫的干干净净。

    几人推门进去,齐王妃无力的坐在屋内的凳子上,开口问孟倩幽:“幽儿,冯姑娘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怎么会出现的轩儿的院子里?”

    齐王爷也坐下,满脸阴沉的看着她。

    孟倩幽抿唇,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齐王妃听出了事情的重点,道:“我并没有派人过去招呼你们,看来是有人假传我的话,好给你们下药。”

    孟倩幽点头:“药应该下在那两杯茶里,当时事情紧急,我没有细查,随手把那两个杯子拿去了逸轩的屋子里,等一会儿我们查看一下就知道。这下毒之人十分狠毒,我猜测是想毁了我们两个,只不过姝儿妹妹口渴,我把自己的那杯茶给了她喝,才出现了后面的事情。要是我也品过那杯茶,或许能够及时发现端倪,避开这件祸事。”

    齐王妃摆手:“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这下毒的人真是好狠的心思,竟然想同时毁掉你们两个,要是那样”

    说到这里齐王妃不寒而栗,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孟倩幽毁了,皇甫逸轩绝对会疯了,从此好以后和褚文杰就会变成仇人,说不定,心性耿直的褚文杰还会因此了断了自己。那样的话,齐王妃绝对会承受不了打击,就算不会随着褚文杰而去,也会再次一病不起。而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越想越后怕,齐王妃止不住的冒出了一身冷汗:“王爷,今天必须查出此事,不管是谁,绝对不能饶过她。”

    齐王爷也想到这样的后果,脸色已经阴的滴出水来了,气怒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好狠毒的心思,这就一箭双雕,既想毁了文杰,也想毁了我齐王府。一会儿查出不管是谁做的这等恶事,我定然不会轻易饶了她。”

    听完孟倩幽的话,皇甫逸轩后背也是出了一身冷汗,不顾齐王爷和齐王府在场,一把拉过孟倩幽,将她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孟倩幽感觉到了他的身体微栗,伸出手轻拍了拍他:“你忘了,我会医术,如果真的被我喝到那杯茶,第一时间我就会察觉出来的。后面的事情绝对不会在发生,可是现在姝儿妹妹还那么小,等她清醒过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听了她的话,齐王妃眼前又是一阵阵发黑,褚文杰至今未娶亲,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男女之事,今日又中了媚药,这一番折腾下来,还不知把冯家的那姑娘折腾成什么样,要是那姑娘禁不住折腾

    齐王妃不敢在往下想,身子硬生生的打了几个冷颤。

    孟倩幽也没经历过男女之事,自然不会想到这些,自打她听出了屋内是动静是谁以后,就在想着如何解决这件事情。褚文杰和文泗是好兄弟,文泗又管着大军的药品供应,这事处理不好,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用说了,恐怕文泗一气之下也会断了军中的药物供应。再说了,冯静姝是和自己一起出去了,如今被褚文杰祸害了自己也脱不了干系,没准以后和文泗以及冯静雯的关系也会降到谷底,更有可能会成为仇人。

    想到此处,孟倩幽咬着嘴唇思量了好久,才示意皇甫逸轩放开自己,走到齐王妃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道:“王妃,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解决了此事。”

    齐王妃饶是在镇静,此时也没了主意,听到孟倩幽的话,立刻急切的说道:“什么办法,你快说。”

    “让大将军娶姝儿为妻。”

    齐王妃睁大了眼睛:“这、这、这”

    “今天这事,如果传出去,不但大将军的威名扫地,以后姝儿妹妹也没法出门见人了,更可能因为这事了结了自己的性命,好在大将军没有妻室,不如您出面做主,把这事定下来,这样就能堵住人们的口舌,少些闲言碎语来,我们对冯府也算是有个交代。”孟倩幽道。

    话落,皇甫逸轩点头附和:“我也觉得幽儿的这个主意甚好,你不正打算进宫让皇奶奶给舅舅赐一门亲事吗,冯姑娘正合适。”

    齐王爷也点头表示赞同:“这是最好的解决之法了。”

    齐王妃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可是,可是、可是”

    “母妃是有什么顾忌吗?”皇甫逸轩问。

    齐王妃摆手:“母妃哪里会有什么顾忌,只是这冯家姑娘年纪还小,他们会同意把她嫁给你舅舅吗?”

    “姝儿妹妹也到了嫁娶的年纪,只不过因为冯家人疼宠她,才到现在没有定下亲事,大将军的年纪是稍大了一些,可是身份配她绰绰有余,而且冯姑娘已经**于大将军,相信他们也会很痛快的答应这门亲事了。”孟倩幽道。

    齐王妃紧缩的眉头舒展开:“要是那样就最好不过了,只要冯家人能同意,就是让我放下这王妃的身份去求都行。”

    “不会的,我跟冯家人打过交道,都是热情爽朗的人,乍一听说,可能接受不了,不过权衡之下,会同意的。”孟倩幽道。

    齐王妃道:“那还等什么,我现在就去跟文夫人求亲。”说完,就要站起来。

    “王妃先别急,虽说这是最好的办法,我们也得等大将军和姝儿醒了,问过他们的意见再做决定,万一姝儿妹妹誓死不同意,我们不是又把她往死路上逼吗?”孟倩幽道。

    齐王妃急的脸上的汗都冒出来了,不住的往外张望。

    好不容易听到了暗卫的禀报声:“主子,屋内的动静已停歇,有姑娘的哭泣声传出来。”

    齐王妃略松了一口气:“有哭声,证明人没事,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去看看,”立刻起身往外走。

    孟倩幽跟在后面。

    齐王爷和皇甫逸轩也跟着往外走。

    齐王妃听见身后的动静,见几人都跟着她朝着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走去,感觉不妥,停住脚步,对齐王爷和皇甫逸轩道:“幽儿跟着我过去吧,王爷和轩儿就不要过去了。”

    这样的事两人跟着过去确实不妥,点头,齐王爷和皇甫逸轩去了下人的聚集处。

    齐王妃和孟倩幽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屋内还是关着,里面传出冯静姝痛苦的哭泣声。

    “文杰!你们收拾一下,我和孟姑娘这就进来了。”齐王妃大声道。

    屋内猛地被打开,一向冷静自持的,面对千军万马都不曾变了脸色的褚文站在门前,惊慌失措的喊道:“姐姐。”

    褚文杰由于惊慌,连外衣都系错了扣子,衣服一边高一边低的穿在身上。

    齐王妃心里暗叹了一口气,朝着屋门走来。

    褚文杰让开身子,齐王妃和孟倩幽走进屋内。

    冯静姝还盖着被子躺在床上痛哭,衣服扔的满地都是。

    孟倩幽急忙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姝儿。”

    姝儿听见了她的声音,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孟倩幽,哭的更大声了。

    她没有穿衣服,这一动作几乎就把自己的上半身全部都露了出来,褚文杰急忙撇开眼,齐王妃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冯静姝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全都是青青紫紫的印记,就连胳膊上都没有放过。

    冯静姝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

    孟倩幽眼疾手快的拿过被子,将冯静姝的身子捂的严严实实,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齐王妃叹了一口气,试探的喊了一声:“冯姑娘。”

    冯静姝犹如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依旧哭的大声。

    齐王妃无法,只得转身看向褚文杰。

    褚文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对一个小姑娘做下了如此不堪之事,已经吓懵了,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见齐王妃看向他,哆嗦着嘴唇喊了一声:“姐姐。”

    齐王妃的叹气声更重:自己的这个弟弟,虽然是个威震四方的大将军,可毕竟是个没有家室的人,碰到了这种事,心里的恐慌一点不比冯静姝少。

    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齐王妃走到他面前,低声询问:“文杰,今天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褚文杰早已乱了分寸,哪里会有什么主意,尤其是一直听到冯静姝的痛哭声,更加的不知该怎么办了。

    看他的神态,齐王妃就知道他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又叹了一口气,道:“我和王爷刚刚商议过了,你不能白白玷污了人家姑娘的清白,我做主,去冯家提亲,你娶姝儿姑娘为妻,你可愿意。”

    褚文杰惊讶的抬头,忙喊道:“姐姐!”

    齐王妃伸出手,打断他要说的话:“我知道,你是说冯姑娘年纪还小,咱们这样做有些过分,可你若是不娶冯姑娘为妻,她以后就没法再见人了。无论什么原因,你既然做下了这事,就应该对人家姑娘负责。好在你没有妻室,可以娶她为正妻,能尽力补偿就尽力补偿吧。”

    褚文杰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听到冯静雯的哭泣声,又咽了回去。小声说道:“一切全凭姐姐做主。”

    齐王妃转身,来到床前。

    冯静姝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身体搁着被子也能见到抽搐的厉害。

    孟倩幽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无声的搂紧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她这样无休止的哭下去也不是办法,齐王妃的叹气声更重,在床边坐下,愧疚的小声喊道:“冯姑娘。”

    冯静姝止住了哭声,抽抽噎噎的看向她,小脸通红,眼睛红肿。

    齐王妃满怀歉意:“冯姑娘,你来王府做客,却遭此大难,是我们对不起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