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协商(爆9)
    冯静姝的眼泪不住的往下落。

    齐王妃更加的心疼,拿出帕子想要替她擦一擦。

    冯静姝却如受到惊吓一般,下意识的躲开。

    齐王妃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把手里的帕子递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接过,替冯静姝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冯静姝往孟倩幽的身边又靠了靠,双手紧紧的搂住了她。

    一看冯静姝就是吓坏了,实在是不宜再谈下面的事,可今日要是不定下这门亲事,明日不知会在京城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齐王妃咬牙,放柔了声音:“冯姑娘,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我和幽儿刚才想出了一个解决之道,你听听,如果你愿意,就点点头。如果你不愿意,这事就当我们没说过,你想要怎么惩罚文杰都可以。”

    冯静姝泪眼朦胧的看着她。

    “文杰不管什么原因,毁了你的清白,是事实,如果你愿意,我们即刻就去冯府提亲,让他娶了你。你放心,我们不会亏待你,你应该听说过文杰没有妻室,只要你进了门,就是将军夫人。”

    冯静姝停止了抽噎,惊讶的张着肿胀的小嘴看了看齐王妃,又看了看褚文杰。随即眼中的泪又流了下来。

    “冯姑娘要是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你看看需要什么样的补偿,尽管提,只要我们能办到的,我们一定答应你。”齐王妃道。

    冯静姝的嗓子已经哭哑了,哑着嗓子,操着浓重的鼻音小声的要求:“我要找我大姐。”

    齐王妃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

    屋里的下人已经全部去了外面接受审问,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冯静姝又紧紧的抱着孟倩幽不放。

    齐王妃站起身,准备亲自去找冯静雯。

    走过褚文杰身边时,对他使了一个眼色。

    褚文杰跟着走出门外。

    “先把你的衣服穿好,去旁边的院子里等着,等文夫人过来以后,我们商议有了结果,你再过来。”齐王妃道。

    褚文杰低头,这才看到自己的衣服上的盘扣都系错了,赶紧重新系好,道:“姐姐,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控制住自己,如果冯姑娘不愿意,你别勉强与她,不管这件事传出去后带来什么后果,我都一力承担,绝不推脱。”

    齐王妃再次深深的叹口气:“文杰,现在不是你该承担什么后果,而是这件事对冯姑娘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我只所以让你娶她,并不是害怕你会担责任,而是为了冯姑娘的以后着想,毕竟她已经**与你,以后谁还敢娶她进门。”

    褚文杰满脸的羞愧,沉默不语。

    齐王妃不在多说,朝着会客厅走去。

    迟迟没有人过来,文泗已经坐不住了,站起身在会客厅里走来走去,还时不时的去门口张望。

    孟倩幽和冯静姝还没有回来,冯静雯已经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也站起身,道:“相公,咱们出去看看吧,别是孟幽儿妹妹和姝儿出了事。”

    她这样一说,文泗停住脚步,摆手:“你放心吧,有那个丫头在的地方,只有别人倒霉的份。”

    冯静雯皱起眉头:“可我这一会儿心里这么不踏实呢,总感觉她们俩人出事了一样。”

    “你想多了,还是踏实的坐着吧,估计一会儿也该来人了。”

    话落,齐王妃打开门帘走了进来。

    两人急忙行礼:“王妃娘娘。”

    齐王妃立刻扶住冯静雯,“又不是外人,文夫人不必多礼。”

    冯静雯站直身。

    齐王妃看了文泗一眼,对冯静雯道:“文夫人,我有一件事想给你说,不知我们可否单独的聊一会儿。”

    冯静雯心里奇怪,面上点头。

    “那就请文东家坐在这里再稍等一会儿。”齐王妃对文泗道。

    文泗点头,像模像样的坐回了椅子上。

    齐王妃领着冯静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亲手给她倒了一杯茶。

    冯静雯受宠若惊,站起身,双手接过:“王妃,您太客气了,民妇哪里担的起。”

    齐王妃伸手示意她坐下。

    冯静雯感受到了齐王妃不寻常的态度,心里直打鼓,忐忑的坐在了椅子上。

    齐王妃思量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文夫人,有件事我真的不知该怎么给你说。”

    “王妃有什么话就直说,民妇一定遵从。”

    齐王妃脸上是满满的愧疚,道:“这件事我是真的不知该如何开口。”

    见她说话犹豫,冯静雯心里的不安扩大,勉强笑了笑,没有说话。

    齐王妃咬了咬牙,把冯静姝被人下了媚药,阴差阳错**同样中了媚药的褚文杰的事情毫无隐瞒的告诉了她。

    冯静雯惊的立刻就站了起来,惊骇的问:“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妹妹怎么样了?”

    齐王妃也跟着站了起来,“令妹的情况很不好,一直在哭。”

    “我去看看!”冯静雯慌张的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

    “文夫人,”齐王妃跟在后面,喊了一声:“您请留步,我还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商量什么?有什么好商量的,这就是你们齐王妃的待客之道?让我的妹妹遭此大难,她才十五岁知不知道?你们让她以后怎么活下去?”冯静雯霍然回头,大着嗓门,尖利的问道。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应该好好的商议一番,看看怎么样做才是对令妹最好。”

    冯静转身,一步步的逼近齐王妃,愤怒的吼道:“怎么样都不会对我妹妹最好,经过这次大难,我那个可爱、纯真、无忧无虑的妹妹再也回不来了。”

    齐王妃也不恼,退后一步:“文夫人,事已至此,就算是我们在懊悔也没有用,我们已经想好了解决的办法,您不妨冷静下来听我说。”

    冯静雯更加的气愤:“好一个想好了解决的办法,告诉你们,就算你们是手眼遮天的王爷和大将军,我们冯家也不惧你,大不了我们来个鱼死网破,我也不会让我妹妹白白受了侮辱。”

    “文夫人,你太激动了,我们没有想过要用权势来压迫你们,我们只是想把对冯姑娘的伤害降到最低。”

    冯静雯明显的不信,“我妹妹已经失去了清白,你们在怎么做也不会降低对她的伤害。”

    “可最少我们能弥补呀。”

    “怎么弥补?拿什么弥补,即使现在杀了褚文杰也弥补不了。”冯静雯已经失去了冷静,失口说道。

    她的话落,齐王妃冷了脸色,声音也凌厉了几分:“文夫人,令妹在府了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也很抱歉,王爷和轩儿已经去调查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给你一个交代。我刚才已经说了,文杰也是中了媚药,身不由己,并不是故意欺辱你的妹妹,这事就算你告上了金銮宝殿又如何,顶多是各打五十大板,并不会全部算到文杰的头上。而这样做,对令妹没有丝毫的好处,反而会连累的她以后在京城里再也抬不起头来。我们今日想的解决之法,虽不是最好的,但是对令妹以后的名声绝对没有任何的损害。”

    冯静雯气怒之下说出那样的话来,就已经有些后悔了,要知道褚文杰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她敢说出这样不敬的话来,要是搁在往日,早就被拿下了,幸亏今日他们理亏,才没有跟她计较,不过,她也没有太害怕。

    冯静雯挺直了身子,怒声说道:“好,你说,我听着,要是不利于我小妹,我跟你们拼命。”

    齐王妃退回桌边,伸手示意冯静雯也坐下:“文夫人,你这副样子实在不是要谈事的样子,你先冷静一下,我慢慢的说给你听。”

    乍一听冯静姝出了这样的事,冯静雯早已慌了手脚,如今不过是一口怒气撑着,才没有让自己瘫倒在地上,听了齐王府的话,又走了回来,坐在凳子上,深吸了几口气:“王妃请说吧,我听着。”

    齐王府也坐下,道:“文杰没有家室文夫人可知道?”

    这个全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冯静雯自然也不会例外,点头:“知道。”

    “我想让文杰娶冯姑娘做将军夫人”

    话没说完,冯静雯就“腾”的一下站起来,瞪着眼睛,不相信的问:“您说什么?”

    齐王府又重复了一遍:“文夫人没有听错,我想让文杰娶了冯姑娘做将军夫人。”

    冯静雯张大了嘴巴,嘴唇动个不停,好一会儿也没有说出话来。

    齐王府叹口气:“我知道冯姑娘年纪还小,嫁给文杰委屈了点,我向你保证,只要她过了门,文杰一定会好好的待她,并且一辈子就娶她一人,绝不纳妾。”

    冯静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说的解决之法就是让冯静姝嫁给褚文杰为妻,要知道,褚文杰战功赫赫,威名远扬,是京城里无数少女心仪的对象,只要他说一声娶妻,不说那些贫民女子,就那些官宦人家的适龄女子也会从南城门排到北城门,如今却突然落到了自己小妹的头上,冯静雯一时有些不敢相信,愣住。

    齐王妃却误解了她的意思,微蹙起眉头:“我和幽儿都认为这样做对冯姑娘是最好的,文夫人不愿意吗?”

    冯静雯回神,慌乱的摆手,语气中少了尖锐,多了几分惊喜:“不是,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您说的是这个解决方法,我以为、我以为”

    听她不是反对,齐王妃松了一口气:“文夫人不反对就好,我已经跟令妹说过这事了,她只是哭泣,说要见你,我也拿不定她是什么意思,还望文夫人一会儿见了令妹后多劝劝她,文杰年纪虽然是大了些,不过会疼人,我爹娘又不在了,等令妹嫁过去之后,府里就是她说了算,不会有那么多烦心的事。”

    冯静雯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等一会儿见了小妹后,我一定会劝说她。”

    齐王妃站起身:“那我们过去吧,说实话,看到令妹哭成那样,我也很心疼。”

    冯静雯也起身,随着齐王妃来到了皇甫逸轩的屋子里。

    冯静雯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窝在孟倩幽的怀里不停的抽噎,双眼哭的红肿,让人看得心疼不已。

    听到动静,冯静姝抬头看过来,见是冯静雯,眼泪又流了下来,失控喊道:“大姐!”

    冯静雯即使心里有准备,看到污屋内凌乱的情形后也是骇了一跳,几步走到冯静姝面前,将她搂在怀里,“姝儿,姐姐来晚了。”

    她这一说,冯静姝又嚎啕大哭起来,不停的叫着姐姐。

    想到她刚才遭受到的了什么,冯静雯心里发疼,也禁不住掉下了眼泪。

    冯静姝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人,这一下将心里的害怕,委屈,无助、伤心全部发泄了出来,哭了个天昏地暗,几乎昏厥过去才停止。

    冯静雯隔着被子拍着她的身体,默默的陪她掉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