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找到小虾米(爆10)
    孟倩幽抿唇不语。

    齐王妃也湿了眼眶。

    停下大哭以后,冯静姝沙哑着嗓子,紧紧抱着冯静雯:“大姐,我想回家。”

    冯静雯也已经哭红了眼眶,闻言点头:“好,大姐带你回家。不过在此之前,大姐有个事想给你商量一下。”

    冯静姝的声音里充满了哀求:“我不要听,大姐,我们现在就回家好不好,我不想在呆在这里。”

    冯静雯立刻点头答应:“好好好,我们现在就回家。”

    冯静姝点头,哑着嗓子请求:“幽儿姐姐,麻烦你把衣服给我拿过来。”

    孟倩幽起身,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可是衣服已经被褚文杰几乎撕成了碎片,根本就不能遮体。

    “我房中有给幽儿做好的衣服,我这就去拿过来。”齐王妃见此情形,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

    齐王妃走了出去,屋中只剩下孟倩幽和冯氏姐妹三人。

    抿了抿唇,孟倩幽歉意说道:“嫂子,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姝儿妹妹。”

    冯静姝抽噎着说道:“这事不怪幽儿姐姐,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清醒,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冯静雯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开口欲问。

    孟倩幽道:“这事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姝儿现在的情绪还不稳定,嫂子先带她回家吧,等晚上我回去府里给你治病,再给你解释一切。”

    说完又道:“今日之事最好先不要让文东家知道。”

    文泗和褚文杰是至交好友,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也是左右为难,最主要的是他那人肯定会忍不住,大声嚷嚷起来。到时别再惹出别的事端。

    冯静雯比她更了解文泗,闻言点头:“等我们走后,你再去告诉他我们先走了。”

    孟倩幽应声。

    齐王妃拿来了做好的衣服。

    孟倩幽和冯静雯两人给她穿上,扶着腿脚发软的她慢慢的走到了外面的马车上。

    齐王妃跟在后面,等冯静姝先上了马车之后,才小声对冯静雯说道:“文夫人,还望你及早给我个回信,我好准备聘礼。”

    冯静雯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坐进马车里,扶好冯静姝,吩咐车夫回冯府。

    看着马车远去,齐王妃深深叹了一口气。

    孟倩幽挽着她的胳膊回了府里。

    齐王妃去找了褚文杰,告诉她冯氏姐妹已经走了,娶冯静姝的事暂时没有定下来。

    褚文杰已经恢复了寻常的镇静,眼里发出寒光,周身的气势也凌厉起来:“姐姐,我刚才坐在这里回想了一下,今日离席之后我就喝了府里奴才端上来的一杯茶水,看来是有人早有预谋,指使人把药下在了水里,才使我做出这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幽儿刚才也告诉了我们,冯姑娘也是喝了丫鬟端去的下了药的茶水。而且下药之人十分歹毒,不但给冯姑娘下了药,连幽儿的茶水里也有,结果被冯姑娘全喝掉了,要不然现在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她的话落,褚文杰惊出了一身冷汗,要是孟倩幽也喝了药,那后果他连想都不敢想。周身凌厉的气势更重,声音也是异常的狠厉:“今日要是找到那下毒之人,我一定会亲手凌迟了她。”

    孟倩幽回了会客厅,文泗见只有她过来,感到奇怪,问:“雯儿和姝儿呢,她们怎么没和一起过来?”

    孟倩幽面无异色,如常回道:“嫂子和姝儿妹妹有事先回府了,让我来告诉你一声。”

    文泗愈发的奇怪:“她们这么急匆匆的回府,是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是姝儿妹妹突然有些不舒服,嫂子她们就先回家了。”

    “要紧吗?怎么不喊着我去德仁堂?”

    孟倩幽怕他在追问,撒了谎:“没事,女人的毛病。”

    文泗是成了亲的人,自然知道她说的女人的毛病是什么,听孟倩幽这样大喇喇的说出来,反而红了脸,假意咳嗽一声:“既然她们都走了,我也告辞了。”

    “府中出了点事情,王爷和大将军都忙着,我送你出去吧。”

    两人走出会客厅,远远的看到府中的下人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文泗虽然好事,但有分寸,知道什么事该打听,什么事不该打听,只朝那边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一言不发的随着孟倩幽出了齐王妃,坐上了自己的马车,吩咐车夫直接回了德仁堂。

    看他的马车走远,孟倩幽收回了视线,直接来到了下人们聚集的地方。

    齐王爷依然沉着脸,皇甫逸轩的脸色也不好看,两人看着管家不停的对着下人审问。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走到皇甫逸轩面前,孟倩幽道:“给我们假传消息和送茶水的丫鬟我记得,你让他们男女分开,我辨认一下。”

    皇甫逸轩板着脸命令:“男女分开来站,让孟姑娘辨认一下。”

    下人们立刻分站两边。

    孟倩幽走到女人们这边,道:“粗使婆子和厨娘,以及三十岁以上的人站出去。”

    呼啦啦又出去了一大片。

    原地还剩下三四十人。

    孟倩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那两个丫鬟的面貌。走到每人面前仔细的辨认。

    众人全都齐刷刷的看着她,只有那个给她们端水的小丫鬟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目光,身子微微发抖。

    孟倩幽走到她面前,站定,厉声道:“抬起头来!”

    小丫鬟抬头,脸上已布满了汗珠。

    孟倩幽看了她几眼,并没有理会她,又去了别人的面前。

    小丫鬟摸着自己的胸口,松了一口气。旁边有平日里跟她一起的小丫鬟,看她满头大汗,奇怪的小声问:“莲香,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莲香回道:“看王爷和世子都黑着脸,我有些害怕。”

    旁边的小丫鬟了然的点头,道:“我也有些害怕,王爷和世子的手段狠着呢,不知今日又有谁该倒霉了。”

    莲香的腿软了一下。

    查看了一遍,孟倩幽问管家,“府里的下人都在这里了吗?是不是有没来的?”

    “有一个小厮和一个粗使丫鬟没来,我已经派人把府里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他们。”管家恭敬回道。

    孟倩幽点头,对皇甫逸轩道:“只找到了其中的一个,另一个应该是跑掉了。”

    皇甫逸轩周身透着狠戾,语气没有了平日的温和,轻声一字一句的问:“谁?”

    孟倩幽回头,朝着莲香的方向看去。

    诺大的空地上没有一点声音,所有人的眼光也随着望过去。

    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盯在了自己身上,莲香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惊慌的抬头朝着这边看来。

    见是一个小丫鬟,皇甫逸轩眯了眯眼。

    齐王爷脸上露出了山雨欲来的愤怒,扬声喊道:“扔过来!”

    话落,众人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一个身影从暗处窜出,快速的提起莲香,几个飞跃到了齐王爷面前,把莲香扔在了地上,又快速的隐起了身形。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所有人只见眼前人影闪过,莲香便已被扔在了齐王爷面前,心里骇然。

    而莲香连惊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摔得头昏眼花,心肝乱颤。

    管家也是惊吓出一身冷汗,等看清被摔在地上的是莲香时,惊得差点跪在地上。

    莲香是前些日子刚买回来的丫鬟,还没有调教好,这两天府里有事,王妃娘娘吩咐把府里的角角落落全部打扫干净,人手不够,他这才让这些刚买来的丫鬟出来帮忙,并一再嘱咐她们,只管干活,别的事情一律不能参与,即使有人让她们帮忙端茶倒水,也不要管。可没想到这个丫头竟然惹下了这滔天大祸。

    莲香被摔懵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惊慌抬头看向齐王爷。

    齐王爷声音凛冽:“说,是谁指使你干的?”

    莲香被他身上的杀气镇住,手脚发软,嘴唇哆嗦,张了好几次嘴都没有说出话来。

    齐王爷以为她是包庇背后之人,气怒,抬起一脚,正中莲香心窝:“好个胆大包天的丫头,到现在还如此顽固。”

    莲香被踹的在地上翻了几个滚,才趴在地上,口中吐出了鲜血。

    胆小的丫鬟们看到这种场面,吓得惊呼出声。

    仆人们也是不忍心再看,撇开了眼光。

    管家心底也是颤了几颤,当年府门前血流成河的情形又浮现在了眼前。

    莲香只是一个平常的小丫鬟,哪里经得起齐王爷这一脚,吐出几大口鲜血以后便趴在了地上,犹如死了一般。

    丫鬟、婆子的惊呼声更大。

    齐王爷站着没动,冷声命令:“泼醒!”

    府卫应声,很快题来了一桶凉水,全部泼在了莲香的身上。

    莲香被泼醒,冷的牙齿直打颤。

    齐王爷犹如没有看见,厉声喝问:“说,谁指使你做的?”

    莲香磕头求饶:“王爷饶命,奴婢什么都没有做呀。”

    齐王爷气怒,声音里带着杀意:“不知死活的东西,到了现在还不承认,是想被活剐了吗?”

    齐王爷阴森森的语气,在加上他说的那种画面,硬生生的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不由的缩了缩自己的身子,往旁边靠了靠,想从旁边人的身上获取一点依靠。

    莲香刚才已经被齐王爷一脚踹到了心窝上,丢了半条命,现在又被泼了一通凉水,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如果再受到刑罚,肯定是熬不过去的,孟倩幽看了一眼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明白了眼神里的意思,道:“父王,背后之人还没有审出,先不要对这个奴才用刑。”

    在自己的府里,自己的眼皮子地下,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齐王爷一直压住的火气在找到莲香后,全部爆发了出来,即使一怒之下踹了莲香一脚,也不解气,恨不得千刀万剐了她。听了皇甫逸轩的话,暗自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威严说道:“你若老实交代,本王就留你个全尸,让你的家人拉走葬了你,你若在不说实话,别说是你,就是你的家人本王也不会放过。”

    莲香本来就是一个贫苦人家的小丫头,家里实在太穷了,才把她卖入齐王府为奴,而她也是贪图了那几十两银子,才跟做了事,现在听了齐王爷的话,吓得魂飞胆破,当即磕头求饶:“王爷饶命也,不是奴婢不交代,实在是奴婢不知犯了何错?”

    孟倩幽走到她面前,厉声问:“我问你,是谁指使你给我和冯姑娘端茶水的?”

    “是留香姐姐,她让我守着那座院子前,等着你们过来是就给你们把茶水端上去。”莲香哆嗦着回道。

    “谁是留香?”孟倩幽抬头问。

    管家急忙回道:“留香就是那个我派人四处也找不到的丫鬟。”

    “她是哪个院子的?”孟倩幽又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