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心虚难安(爆11)
    “她只是府里的一名粗使丫鬟,负责打扫院落,一直是老奴亲自管着。”

    孟倩幽低下头,又问莲香:“她可曾对你说过什?做过什么?”

    到现在了,莲香也不敢隐瞒,老老实实的回道:“昨天,留香姐姐找到我,说是让我帮她做一件事情,事成之后给我三十两银子,奴婢心动了,答应了她,可今日事成之后奴婢再也没有见过她的面。”

    “她让你做什么?”

    “她吩咐我今日等在那个院子里,到时会有贵客过去,让我端上茶水后,离开就行,别的什么也没有让我做。不过”

    “不过什么?”孟倩幽紧声问。

    “不过她当时告诉我的是只有您自己过来,后来您和那位小姐来了,奴婢还不知怎么办呢,随着她出了院子问了一句,她便去了别处,端了两杯茶水过来。交给奴婢,奴婢就端了进去。”

    “你知不知道那两杯茶水里被下了药?”

    莲香吓得一个头狠狠的磕在了地上,额头上一下子就磕出了血迹:“姑娘饶命呀,奴婢要是知道茶水了下了药,就是给我一千个胆子,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呀。”

    “你不敢?”皇甫逸轩走到他面前,低头看着她,漂亮的眸子里无静无波:“留香只是一个粗使丫头,哪里来的三十两银子给你,你竟然相信了她的话,这就说明你知道她肯定会有那么多的银子会给你,你告诉我,你的不敢在哪里?”

    莲香骇然,管家也骇然,急忙训斥莲香:“还不赶快交代,难不成真的让你的全家人给你陪葬吗?”

    莲香连连磕头:“世子饶命,世子饶命!”

    皇甫逸轩不急不缓的说道,一字一句都带着狠厉:“你小小的年纪,心机就如此之深,你的命饶不的,你若是痛快说了,就给你个痛快,若是在不说实话,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莲香的心里完全被击溃了,哭着说道:“奴婢说实话,还请世子不要难为我的家人。”

    皇甫逸轩提高了声音:“说!”

    “奴婢昨天打扫院子的时候看到留香姐姐和翠莲姐姐在隐蔽处说话,翠莲姐姐说道:”你只是个粗使丫鬟,明日定不会有人注意到你,只要你把这件事办成了,就可以拿着这些银子和小安子双宿双飞了。“并且递给了留香姐姐一个袋子,奴婢知道那里面是银子,鬼迷了心窍,等留香姐姐找到我时,便答应了她。”

    翠莲是侧妃的贴身丫鬟,齐王爷知道,皇甫逸轩却没有在意过,扫视了人群中一眼,厉声问:“谁是翠莲?”

    在莲香说出自己的名字时,翠莲就知道大事不好了,听见皇甫逸轩的问话,吓得“噗通”一声就在原地跪下,哆哆嗦嗦的回道:“奴婢是翠莲。”

    齐王爷在听到翠莲的名字时已然皱起了眉头,看到她这惊慌失措的动作,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万分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心里的怒火一点点的长了起来。

    皇甫逸轩也认出了是谁,森然一笑,道:“是你自己交待,还是等我用刑?”

    “奴婢冤枉啊,这几天侧妃娘娘的身体不好,奴婢一直近身伺候着,哪里会做出这样的事,是这个小蹄子故意陷害我的。”

    皇甫逸轩轻“哦”了一声:“你倒是说说,她和你有什么冤有什么仇竟然冤枉你?”

    翠莲张口欲说话,齐王爷忍不住了,怒声道:“来人呀!给这个贱婢用刑,我看她还能不能嘴硬。”

    府卫应声,拿着棍棒走到跪着的翠莲面前,朝着她的身体乱棍打了下去。

    翠莲的惨叫声响起。

    胆小的下人赶紧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齐王爷的凛冽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杀意:“都把眼睛睁大了好好看着,谁要是敢闭眼,跟她同罪。”

    胆小的下人立刻睁开了眼睛,都目不斜视的看着惨叫连连的翠莲。

    齐王爷和世子都在场,府卫们自然不敢手下留情,棍棍用力,翠莲只感觉自己身上的骨头都要全被打碎了。一开始还有翻滚叫嚷的力气,一会儿声音就渐渐小了下去。

    齐王爷挥手,府卫停住手中的动作,翠莲浑身是血,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微弱的喘息。

    走到她面前,齐王爷低头,眼里的怒火就要冒出来一般,:“说,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做出这样的事?”

    翠莲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过去,兀自做最后的挣扎,嘴角流着鲜血,虚弱的说道:“王爷,奴婢是真的什么也没做,真的是那个贱婢冤枉我的。”

    齐王爷不怒反笑,点头:“好一个嘴硬的丫头,今日我本王就看看,你能撑到几时。”说罢,退后一步,吩咐府卫:“将她全身的骨头给我敲碎,先从手指开始。”

    所有人骇然,侧妃的贴身嬷嬷吓得身体晃了几晃,心里无比的后悔没有劝阻侧妃做下了这样的傻事。

    管家身上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冒出冷汗了,盼着翠莲能识趣一点,招出背后之人,免的受这锥心之痛。

    府卫应声,快速的找来了小铁锤,拿过翠莲的手,照着她的小指骨就敲了下去。

    翠莲痛苦的叫声立刻传遍了整个王府。

    齐王妃和褚文杰听到后,知道了肯定是找到了什么,同时起身往外走。

    假装睡着了侧妃听到了这声惨叫猛地就坐了起来,惊慌的问:“煜儿,这是谁的叫声?”

    皇甫煜也听到了,并没有在意,道:“许是父王和大哥查到了什么,正对人用刑呢,娘不必在意。”

    侧妃掀开被子下床,穿鞋,嘴里着急的说道:“不行,我要过去看看。”

    “娘,”皇甫煜拦住她:“不管是谁,和我们都没有关系,您身体不舒服,就好好地在屋里躺着吧。”

    侧妃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皇甫煜没有发觉她的异样,柔声道:“您还是躺下休息吧。”

    侧妃没动,坐在床边:“煜儿,你去给娘倒杯水来。”

    皇甫煜起身,小心的绕过地上的碎片,倒了一茶杯水,放在了侧妃的手里。

    侧妃接过茶杯的水有些哆嗦。

    皇甫煜以为她刚起床,冷,赶紧体贴的拿起床上的被子披在了侧妃的身上:“娘,我看还是让父王给您请个太医过来看看吧。”

    侧妃哆嗦着喝了一口水,咽下去,才说道:“不用,娘的身体没有大碍,休息两天就好了。”

    “我发现自从您不管府里的事以后,您的身体就变得和母妃原来时一样了,经常的不舒服,是不是以前府里的事情太多了,累坏了身体?”皇甫煜问。

    侧妃没有回答,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

    皇甫煜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脸,奇怪的问:“娘,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侧妃伸出手,摸着他的脸,声音里充满了哀戚:“煜儿,娘要是不在你的身边了你,你该怎么办?”

    皇甫逸轩更加的奇怪,道:“娘,您说什么呢,您要去哪儿?”

    侧妃放下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神色未明的看着地面,不知在想什么。

    翠莲右手的小指骨被活生生的敲断,发出凄厉的喊声后,疼的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府卫没有露出丝毫的同情心,继续对着她右手的无名指敲了下去,翠莲的惨叫声又起,飘荡在整个王府的上空,听得人心惊胆颤。

    侧妃的嬷嬷的腿脚发软,再也坚持不住,倒在旁边丫鬟的身上。

    看到翠莲凄惨的样子,侧妃院子里的丫鬟都快吓昏了,正在恐惧间,嬷嬷又突然倒在了她的身上,立刻吓得失声尖叫连连。

    众人被这叫声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齐齐看向这边。

    丫鬟已经吓破胆了,还在失控的尖叫。

    嬷嬷的身体没有了依靠,跌到在了地上。

    见此情景,齐王爷眯起了眼。

    嬷嬷强撑着爬了几次,也没有从地上爬起来。抬头惊恐的看向齐王爷,却正好对上他双阴骘的脸,心里更加的发颤。连强撑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坐在了地上。

    那边是翠莲凄惨的叫声,这边是丫鬟失控的大叫,府内所有人心里都害怕的厉害,尤其是侧妃院子里的丫鬟,接二连三的瘫倒在地上。

    见次情形,齐王爷还有什么不明白,声音里的戾气加重,对所有侧妃院子里的下人说道:“本王给你们一次机会,谁先说出来是怎么回事,就饶她一命。”

    侧妃的这个计划只有翠莲和嬷嬷知道,其余的人根本就不知情,听了齐王爷的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跪地求饶:“王爷饶命呀,奴婢们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呀。”

    接连被敲碎了两根手骨,翠莲已经疼的昏了过去。

    不用齐王爷吩咐,就有府卫提了一桶凉水过来,全部泼在她的身上。

    翠莲被泼醒,手指钻心的痛。

    齐王爷没有下令,府卫自然不会停手,见她醒来,对着她右手的中指骨又敲了下去。和前两根一样,一下就敲得粉碎。

    翠莲疼的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全身在不停的发抖。

    府卫又举起了锤子。

    翠莲实在是撑不住了,勉强的连声说道:“我说,我说。”

    府卫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来。

    嬷嬷也听到了翠莲的话,失声尖叫:“翠莲,你不要胡说八道!”

    齐王爷脸色阴郁的看向她。

    嬷嬷吓得身子缩了缩。

    “敢在主子面前大呼小叫,来人呀,堵上她的嘴,打她十个大板。”齐王爷冷声命令。

    上次的十大板就几乎要了她的命,这次齐王爷盛怒之下下得命令,估计十大板都挨不了,她就得丢了性命。嬷嬷吓得在地上一直后退。

    府卫上前,将她摁倒在地上,板子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侧妃院子里的人接二连三被打,再傻的人下人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吓得立刻就离她们远了一些。

    这些丫鬟和仆人立刻就被孤立了出来,原本就害怕,这下就更怕了,“噗通”“噗通”全部跪在了地上求饶:“王爷饶命,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呀。”

    求饶声,板子声混合在一起,每个下人的心里都害怕到了极致,战战兢兢的低着头,唯恐下一个就是自己。

    十大板打完,嬷嬷也几乎没有了声息。

    齐王爷看了没看她一眼,对翠莲道:“说吧,谁指使你的。”

    到了现在,翠莲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手指骨被硬生生的下敲断,那种十指连心的痛她再也不想经历一次,索性心一横,断断续续的说道:“王爷,没有任何人指使,是我自作主张在让留香在茶水里下药的。”

    “你为什么要如此做?”齐王爷厉声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