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败露(爆12)
    尽管疼的快要昏过去了,说话也是有气无力,但是翠莲声音里还是充满了恨意,抬起左手,虚指了一下孟倩幽,随即又无力的落下道:“上次我替娘娘卖店铺,是这个下贱的丫头让人假扮成外地人,用很低的价格全部买去,害的娘娘责罚了我一顿,从那以后我就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她。果然让我等到了这个机会。今日趁着她来王府做客的机会我便让留香引她到那个院子里去,想着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喝下下了药的茶水,让人毁了她的清白。”

    她的话没落,孟倩幽的冷声响起:“说的到是合情合理,可是你忘了,你只是一个贴贴身丫鬟,每月的例钱也不够几两银子,就算你不穿不用一年也攒不下多少,哪里来的那么多的银两给留香?”

    齐王妃和褚文杰早已经到了这里,看到齐王爷在给几人用刑,便没有说话,现在听翠莲这样说,褚文杰的怒气也起来了,走到她的面前,一脚踩在她被敲断几个指骨的右手上,戾声问:“那我喝的茶水里是谁下的药。”

    翠莲疼的脸都扭曲了,却还撑着说道:“这个,奴婢就不知了,奴婢今日确实没有出娘娘的院子。”

    褚文杰虎目圆瞪,周身杀气外泄,脚下使力,道:“好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我今天到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话落,声响,翠莲右手剩余的两个手指骨被踩断。

    翠莲大叫一声,再次昏了过去。

    侧妃院子里的丫鬟们头一次见识道褚文杰这狠厉的一面,更加的害怕了,身子抖成筛子一样。

    嬷嬷浑身是血的躺在远处,这么大的动静,她身子也动也没动,犹如死了一样。

    齐王妃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褚文杰收回脚,立刻有府卫提着一桶凉水过来,全部泼到翠莲的身上。

    翠莲刚幽幽转醒,那种十指连心的疼痛立刻传遍了全身。

    褚文杰把脚放在她的左手上,道:“军中有无数折磨人的手段,这只是其中最轻的一种,你若是还不老实交代,我会保证你活着把所有的酷刑尝一个遍,”话落,脚下用力,翠莲左手手指骨又断了几根。

    翠莲疼的全身都蜷缩在了一起,再也承受不住,连声说道:“我说,我说!”

    褚文杰放开脚,翠莲疼的想要握住自己的手吗,却根本使不上力气。

    “说吧,只要你说出背后指使之人,就给你个痛快。”褚文杰恢复了面无表情,阴沉着声音说道。

    翠莲疼的只求一死,便不再隐瞒,深深喘了几口气,用尽了最大的力气说道:“是侧妃娘娘吩咐我这样做的。”

    其实几人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想要从翠莲的嘴里得到证实罢了。

    翠莲的话落,齐王爷转身朝着侧妃的院子走去,戾声吩咐了一句:“将她全身骨节打断,和那个老东西一块带过来。”

    翠莲哀求,:“王爷,奴婢自知一死,您给我一个痛快吧。”

    齐王爷犹如没有听见,带着怒气的脚步没停。

    府卫应声,上前。

    皇甫逸轩命令管家:“让所有人观刑,记住,如果以后谁敢再犯,这就是她的下场。”

    说完,转身和孟倩幽走到齐王妃面前,扶着她朝着侧妃的院子里走去。

    褚文杰脸色阴沉的跟在后面。

    几人走出几步,后面就传来了翠莲的声嘶力竭的痛呼声,几声过后,就没了动静。

    齐王妃自小体弱,心存善念,别说以前在将军府,就是嫁入齐王府以后也没有惩罚过犯错的下人,顶多就是训斥她们几句罢了,像今天的这种情形要是搁在以往,她一定会阻止,给翠莲一个痛快。可今日实在是气坏了。侧妃这计策太狠毒了,要是得逞了,就害得齐王府和将军府反目成仇了。

    齐王妃不但会被迫断了和褚文杰的关系,就是和皇甫逸轩之间也肯定会有隔阂,会再次回到他刚回来时,对她拒之千里的态度。而且孟倩幽也不会罢休,不是毁了齐王爷就是毁了将军府,想想这种后果,齐王妃心里就发颤,对于翠莲今天所受的刑罚一点儿也起不来同情心。

    翠莲即使昏了过去,府卫们也是按照齐王爷的命令把她全身的骨节敲断,拖着她和嬷嬷随后也去了侧妃的院子里。

    主子们都走了,府卫们也拖着奄奄一息的翠莲和嬷嬷走了,所有的下人这才发觉自己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几乎全都腿脚发软,跌坐在地上。

    管家也不知道自己出了几身冷汗了,踉跄了几下,才勉强撑住身子,没让自己像他们一样跌坐在地上,扫视了众人几眼,稳住声音。训斥道:“你们都看见翠莲和莲香的下场了吧,从今以后,你们要记住,要忠于主子,绝不能做出损害主子的事来,更不能被鬼迷了心窍,背叛主子。”

    刚才的情景历历在目,下人们那还敢有什么别的想法,纷纷忙不迭的点头。

    管家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吩咐下去;“都回自己的院子里好好干活吧,至于莲香,等主子的命令下来后再做处理。”说罢,摇着头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换衣服。

    下人们也相互搀扶着起身,三三两两的结伴回了下人院子里换衣服。

    齐王爷大步在前,先来到侧妃的院子里,走到门口,一脚就踢开了屋门,脸色阴沉的走了进去。

    侧妃正坐在床边和皇甫煜说话,听见声响,惊得弹跳起来。

    齐王爷二话不说,走到她面前,伸手抓住了她的脖颈,几乎将她提了起来,睚眦欲裂的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侧妃喘不过气来,双手挣扎着想掰开齐王爷的手。

    皇甫煜惊吓过后也赶紧上前,伸手拉住齐王爷的胳膊:“父王,娘要喘不过气来了,你快放开她。”

    齐王爷一脚踹了过去,皇甫煜承受不住,松开抓住齐王爷的手,连着后退了几步,也没有稳住身形,朝后仰倒在地上。

    齐王爷依旧厉声质问侧妃:“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皇甫煜大骇,顾不得疼痛,立刻爬了起来,跑回了齐王爷身边,依旧拉着他的手:“父王,快放手!”

    齐王爷犹如失去了理智,又踹了皇甫煜一脚。

    这次皇甫煜有了准备,硬生生的接了他这一脚,依旧没有放开他的手。

    侧妃身子已经被提离了地面,喘不上气来,开始翻白眼。

    齐王妃几人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种场景。

    齐王妃急忙说道:“王爷,你快放开她,她要是死了,我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齐王爷这才放开抓住侧妃的手。

    侧妃立刻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齐王爷犹不解恨,跳起脚朝着她踢了过去。

    皇甫煜一侧身挡在了侧妃的面前,齐王爷这一脚正好狠狠的踹在了他的前胸上。

    皇甫煜一口鲜血几喷了出来。

    侧妃尖叫:“王爷,煜儿是我们的的亲生儿子,你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手?”

    到底是自己从小宠大的孩子,看皇甫煜口吐鲜血,却也心里涌过心疼,随即被怒气所代替:“你还知道他是你的儿子,你坐下此等恶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你还有个儿子。”

    侧妃矢口否认:“我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屋里哪也没去,我做下什么恶事了。”

    “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你真的想逼我亲手杀了你吗?”齐王爷气怒道。

    “贱妾什么也没做,你想让贱妾承认什么?王爷,你是要屈打成招吗?”侧妃依旧在抵赖。

    齐王爷气得直点头:“好,好,好,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本王往日可真是小看了你。”说罢,扬声喊道:“把人提进来!”

    府卫把缩成一团的翠莲和浑身是血的嬷嬷提了进来,扔在地上,又快速的退了出去。

    看到两人的样子,侧妃大骇,爬到嬷嬷的面前,惊呼:“嬷嬷。你怎么样?”

    嬷嬷没有回音。

    侧妃又转向翠莲:“翠莲,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翠莲也没有回音。

    侧妃抬头,失控质问:“王爷,她们都是跟在我身边多年的人,你怎么下这样的狠手?”

    齐王爷走到她面前,低下身子,平视侧妃的眼睛,声音冷静而又阴森的说道:“本王为什么这样对待她们,你不知道吗?”

    侧妃吓得后退了一下,摇头:“贱妾不知。”

    齐王爷像不认识她一样,死死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直起身,扬声吩咐:“将她们泼醒,让她们的好主子知道她们为什么受刑。”

    “不要,”侧妃上前爬了几步,抱住齐王爷的脚:“嬷嬷年纪大了,王爷要是在让人泼她冷水,她一定会受不住的。”

    齐王爷没动,道:“既然如此,你就告诉本王,你做过什么?”

    侧妃猛地放开齐王爷的脚,拼命的往后挪,摇头否认:“我什么也没做!我什么也没做!”

    皇甫煜也往前爬了几步,挡在侧妃面前,“父王,我娘这今日哪里也没去,真的没有做过什么。”

    “来人呀,把二公子拉出去!”齐王爷冷声吩咐。

    府卫应声,打开门帘进来,朝皇甫煜伸出手。

    皇甫煜一巴掌就搧了过去,:“狗奴才,你敢动我?”

    皇甫煜是王府的二公子,皇甫逸轩没回来的那些年又得宠,是以府卫们还真的不敢硬来。

    皇甫逸轩开口:“父王,煜儿年纪也不小了,这件事应该让他知道,还是留他在屋里吧。”

    齐王爷挥手,府卫们恭敬的退了出去。

    “父王,娘这些年打理着王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即使现在交出了掌家之权了,她依旧是您的侧妃,就算犯了什么过错,您也不应该这样对他。”见府卫们退下,皇甫煜低声责备齐王爷。

    皇甫煜虽然受宠,但是一直惧怕齐王爷,在这以前,还真的不敢说出这责备的话来,可今日翠莲和嬷嬷被打的奄奄一息,侧妃的境况也如此凄惨,而且刚才齐王爷的动作也吓到了他。皇甫煜再也忍不住了,不但责备的话说出了口,还冲着齐王爷瞪起了眼睛。

    皇甫煜的话落,齐王爷瞪视着侧妃:“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说实话,我就连他一块儿惩治了。”

    皇甫煜是侧妃的命根子,齐王爷的话落入耳朵里,侧妃惊吓的不行,趴在地上连连磕头:“王爷,贱妾是什么都没做呀,您千万不要惩治煜儿。”

    见她还死不承认,齐王爷怒气再一次窜到了顶点,厉声喝道:“将那两人泼醒!”

    两名府卫应声,提着两桶凉水进来,侧妃还没有来的及阻止,两桶凉水就分别泼在了翠莲和嬷嬷的身上。

    侧妃和皇甫煜跪在她们的身旁,自然也被波及。皇甫煜眼疾手快,在府卫拎着桶进来的时候就侧身挡在了侧妃的面前,即使这样,侧妃也被溅了满身、满脸的水,皇甫煜更甭提了,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抹了一把脸上溅到的凉水,皇甫煜再次自责齐王爷:“父王,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