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三十四章 恶毒的念头(爆13)
    话刚说出口,就被齐王爷冷酷的声音打断:“闭嘴,再敢多嘴就将你扔出去。”

    皇甫煜从骨子里惧怕齐王爷,闻言果然乖乖的闭上嘴。

    翠莲、嬷嬷被泼醒,同时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声音。

    侧妃从皇甫煜身边爬过来,爬到嬷嬷身边,急声低问:“嬷嬷,您怎么样?”

    嬷嬷睁开眼,就看到侧妃焦急、心疼的脸,心里一暖,勉强虚弱说道:“娘娘,老奴今日怕是要去了,以后再也不能照顾您了。”

    嬷嬷从小就照顾她,对她如亲生女儿一般。侧妃。听完她的话,眼泪立刻就流了下来,摇着头说道:“不会的,嬷嬷,我这就叫人去请大夫过来。”

    嬷嬷连摇头的动作都做不了了,只是微微的动了动头:“老奴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娘娘就不要再费心了。”说完,眼珠转动一下,看向阴沉着脸站在一边的齐王爷,强撑着,说道:“王爷,请您看在侧妃娘娘这些年对您一心一意的份上,就饶了她这次的过错吧。”

    齐王爷没有理会她,喝问侧妃:“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实话?”

    侧妃咬唇不语。

    齐王爷怒极,命令下去:“将这个老东西扔去乱坟岗喂狗!”

    府卫应声。

    侧妃吓坏了,立即挡在了嬷嬷身前:“我说,我说,求王爷开恩,留嬷嬷和翠莲一个全尸。”

    “说吧,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要你说出来,本王应了你,留他们一个全尸。”

    “娘娘,不要啊,”嬷嬷抓住侧妃的手,恳求齐王爷:“王爷,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指使翠莲做下的,与娘娘无关,您杀了老奴吧!”

    侧妃凄惨一笑:“嬷嬷,您不要白费力气了,您和翠莲都是我贴身的人,就是我说不是我指使的,也没人会相信,更何况这件事确实是我让你们做的,我怎么会为了自己而让你们死无全尸。”

    嬷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摇头:“娘娘,求求您,不要说呀。”

    听了她们的话,皇甫煜心里涌起不好的有预感,跪着往前走了几步,问:“娘,嬷嬷,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侧妃将嬷嬷的手放回了她的身上,缓缓起身,回头将惊疑的皇甫煜也扶了起来,扶他坐在了自己的床边,拿出帕子,替他擦了擦头上的凉水。

    “娘,你”皇甫逸轩心中的不安更甚,张嘴想要问她。

    侧妃打断他的话:“煜儿,待会儿不管听到什么,你都不要太激动。”

    皇甫煜看着这一会儿就变得异常镇定的她,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侧妃回身,在床前的凳子上,身体笔直的坐好,不慌不乱的说道:“王爷想要知道什么,尽管问吧,贱妾知无不言。”

    “今日之事可是你指使他们做的?”

    侧妃点头,“是,一切都是臣妾的意思,翠莲和嬷嬷只不过是按命行事。”

    听她亲口承认,齐王爷脑中轰鸣了一下,喝问:“冯姑娘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她?”

    侧妃露出懊悔的神情,伸手一指孟倩幽,声音恨恨的说道:“王爷说错了,我的本意是让这个下贱的丫头喝下下了药的茶水,谁知道半路却冒出了那个死丫头,破坏了我的好事。”

    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皇甫逸轩怒从心起,就要上前。

    孟倩幽一把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

    侧妃看到了他们的动作,眼里露出愤恨的光:“世子现在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吧,我也一样,恨不得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

    皇甫煜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轩儿?”齐王妃也忍不住了,气恨的质问。

    “为什么?”侧妃冷冷一笑:“因为他挡了煜儿的路,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有被找回来,偏偏在王爷要请封世子的时候回来了,占了世子之位,让我的煜儿沦为了王府的二公子。”

    皇甫煜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道:“娘,您说什么呢,这世子之位本来就应该是大哥的。”

    侧妃偏头看向他:“傻孩子,如果你做不成世子,在京中众人的眼里你永远是庶出的二公子,娶不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得不到王府的财富,到哪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可我觉得这样无拘无束的生活很好呀,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世子。”皇甫煜道。

    “正因为你没有这样的想法,娘才替你打算周全,免得以后被他们欺辱了去。”

    皇甫煜摇头:“不会的,大哥待我很好,他不会那样对我的。”

    侧妃怜惜的看着他:“傻孩子,他们那是做个样子给外人看的,等他真的大婚以后,就会想法除掉你。所以”侧妃说着用手指着皇甫逸轩:“娘一定要帮你先除掉他。”

    “娘,你疯了,他是我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做?”皇甫煜惊叫。

    侧妃冷冷一笑:“娘没有疯,娘就是要除掉他,让你坐上世子之位。”

    皇甫煜是第一次知道侧妃有这样的想法,惊得说不出话来。

    皇甫逸轩的眉目沉沉,没有说话。

    齐王爷一直视侧妃为心爱之人,全然不知她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大骇:“你”

    侧妃对他柔柔一笑:“王爷很吃惊吧,可惜呀,我的计划出了纰漏,要不是多出了冯家那个死丫头冒出来坏了我的好事,现在恐怕你们就不会站在这儿审问我了,而是替你的好儿子,或者你的好舅弟收尸了。”

    话说到这,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侧妃的目的就是他们猜测的那样,同时给褚文杰和孟倩幽下药,让他们在药物的控制下不由自主的在一起,从而毁了褚文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三人。

    齐王爷已经怒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怒喝道:“贱人,这样做也会毁了王府,对你有什么好处?”

    侧妃竟然微微一笑,拢了下自己散乱的头发,不急不缓道:“这样做是对贱妾没有好处,但是贱妾心里会舒服了,自从这个下贱的丫头来了京城以后,不但处处设计针对我们,还毁了我大哥的下半生,我要是不出了这口恶气,我心里难平。”

    齐王妃气得浑身打哆嗦,尖利着嗓音说道:“王府也是你的家,你这样毁掉它,自己也不会得善终的。”

    “家?”测妃自嘲一笑:“这里从来不是我的家,我的家被你这个贱人破坏了,原本我和王爷情投意合,约好了白头到老,是你这个贱人出现,硬生生的拆散了我们,让我这么多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

    齐王妃也是大婚后,才知道齐王爷和侧妃有这段旧情,也认为是自己横亘在了他们之间,所以这些年才对侧妃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这竟然助长了她的气焰,以至于今天做出滔天的祸事。

    想到此事,齐王妃气怒开口:“当然是太后赐婚,你我反抗不得,但入了王府之后,我始终谦让与你,不但府中大权交与了你,连王爷我也很少让他留宿在我的房里,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侧妃冷哼了一声:“你以为做这些就能够弥补我了吗?我告诉你,根本不能,你占着正妃之位,就算我代掌家之权如何,侧妃就是侧妃,这个身份到哪里都被人瞧不起。还有,你的儿子是高高在上的世子,而我的儿子却是受人白眼的庶子,你说我能满意吗?既然你们不让给我好过,那咱们都别想过痛快了。”

    “我现在唯一后悔的事就是前些年你缠绵病榻的时候,没有亲手送你一程。现在反而被你们算计,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皇甫逸轩沉沉开口:“你当年没有害死我的母妃,不是因为心慈,而是以为她撑不过去了,才没有下手吧?”

    侧妃点头:“世子果然聪明,不错,她整天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我以为她撑不过两年的,便不想脏了我的手,没想到她竟然挺过来了。”说到这,诡异一笑:“不过,我也不会让她好过,即使她比我活的长又如何,有她痛苦的时候。”

    孟倩幽抿唇:“你是说让皇甫煜给逸轩下绝子药的事吧?”

    侧妃惊得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尖声厉问:“你怎么会知道?”

    孟倩幽清清淡淡说道:“我不但知道,我还替他解了身上的毒,所以你的心思恐怕是白费了。”

    “这不可能!”侧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声音已经歇斯底里了:“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替他解了毒?”

    孟倩幽的声音依旧很清淡:“这就不劳你操心了,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下场吧。”

    除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其余的人全部惊呆了,尤其是皇甫煜,惊得眼睛都快要瞪出来,站起身,不可置信的质问侧妃:“娘,您说的可是真的。”

    侧妃没有回答她的话,跌坐回凳子上,嘴里不断地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皇甫煜伸出手,摇晃着她的身子,急声说道:“娘,你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齐王爷脸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打死他都不会想到。他一向疼宠在心里的侧妃竟然会做出给皇甫逸轩下绝子药的事,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更是攥成了拳头。

    齐王妃气得浑哆嗦,拿起桌上的茶杯就对侧妃砸了过去:“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

    茶杯打在侧妃的身上,随后又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这一响仿佛惊醒了侧妃,她直视着齐王妃,眼里冒出狠毒的光,恨不得冲上来将齐王妃撕个粉碎,疯狂的大嚷:“你凭什么打我,要不是你这个贱人,我一个堂堂的丞相府嫡次女,能落得做个侧妃的地步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都是你害的。你为什么不死?为什么?”

    侧妃在人前一直都是端庄贤淑,大方有礼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癫狂的时候,皇甫煜离的近,清楚的看清了她癫狂的样子,大骇,猛然抓住她:“娘,你冷静一点,你何时变成了这个样子?”

    听到他的声音,侧妃神智回笼了一些,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喃喃道:“煜儿,娘变成这样都是他们逼的,都是他们逼的。”

    齐王爷握紧的拳头松开,又握紧,抑制着直接杀人的冲动,低沉着声音说道:“没人逼迫你,当年母后下了赐婚懿旨后,本王曾去丞相府问过你,是你自己说不计较这些,甘愿做侧妃,本王才给母后讨了懿旨。进了齐王府之后,本王也没有亏待过你。”

    侧妃仰天常笑了几声,放开皇甫煜,慢慢走到齐王爷面前,一字一句道:“王爷说的倒是轻巧,是谁对我一见钟情,许诺我正妃之位,等我芳心暗许了,你却另娶她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