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原来如此(爆14)
    齐王爷的声音里是满满的懊悔,“你说的没错,本王第一次在丞相府见到你,就对你念念不忘,也是本王亲口对你许诺要娶你做正妃,可事出有因,母后下了懿旨,本王反抗不得,怕委屈了你,想断了这份心思,是你派人给本王捎信,本王才去了丞相府,询问你的意愿。是本王亏欠了你,可你今日做下这等恶事,实在是罪责难逃。”

    侧妃盯着他,无畏无惧的问:“是吗?那王爷打算如何处置我呢?”

    齐王爷闭了下眼睛,再次睁开,眼里已有了决断,沉沉说道:“涟漪,这些年是我亏欠与你,念在你这些年为王府劳心劳力,勤勤恳恳的的份上,我不杀你,留你一条性命,即刻就给你一封休书,你回丞相府吧,从今以后与齐王府再没有瓜葛。”

    皇甫煜惊叫:“父王!”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以及齐王妃不语。

    褚文杰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煜儿,你娘心存这么大的恶念,欲要一起毁了齐王府和将军府,已是留她不得,我是看在我曾经亏欠她的份上才留她一命,你若是懂事,就不要再求情,否则的话,就跟你娘一起走吧。”

    那个时代,只有犯了大错的女子才会被休弃回家,即使回了家以后,也不会被世人所容,不但连累的家人抬不起头来,更是会被众人的唾沫淹死,丞相府门庭高贵,即使有心接纳与她,她也不愿意给父兄带去耻辱,只是一心求死,闻言侧妃冲着齐王爷大笑了几声,阴阳怪气的对着齐王爷说道:“我竟不知王爷对我这样情深义重呢,竟然舍不得杀了我,给了一条这样好的退路。”

    齐王爷眯了眯眼。

    侧妃又转向齐王妃,似炫耀的说道:“看到了吧,即使你占了正妃之位,王爷的心里也没有你,你就是皇家利用的一个棋子,如果不是你的父亲是当年的大将军,就凭你那半死不活的身子能嫁入齐王府?”

    这一切早在太后赐婚的时候,褚老将军就已经猜到了,也告诉了她。

    是以齐王妃听了她的话后并不恼怒,神情没有任何波动的说道:“是又如何,这些年王爷对我虽然不是特别的好,但也没有为难过我,对我是有求必应。我这病弱的身子能得到这样一个好夫君,早已心满意足了。”

    侧妃恨恨的瞪着她,咬牙切除的说道:“褚夙英,当年我派了那么多人围杀你,你为什么没有死,你早就该死的,你不应该活到现在,挡了我和我儿子的路。”说到这又一指褚文杰:“还有你,那么多人没有杀了你,还让你把这个小畜生抱走了,实在是老天不帮我,我恨老天,我恨你们,你们以后统统都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的是你,”孟倩幽幽幽说道:“你除了当年趁着齐王爷带兵解围京城,派人去暗杀刚刚生完孩子的王妃外,后来的这些年,你也没有停过手,尤其是你听说了清溪镇有人动用了玉佩,你便派人大量的人去搜查,为的就是找拿到逸轩身上的玉佩并且杀了他。”

    侧妃又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问她:“你怎么知道?你做了什么?”

    孟倩幽嘴角一撇,不屑说道:“可惜呀,你派去的人都是废物,明明都找到我们了,却被我们三两下就解决了,恐怕现在连骨头都不剩了。”

    侧妃朝着她猛然就扑了过来:“又是你个死丫头坏了我的好事,今天我要杀了你。”

    皇甫逸轩搂着孟倩幽的身子快速的往旁边一闪,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侧妃收势不住,直直的往前撞去,撞在了前面的墙壁上,额头顿时血流如注,身子软绵绵的坐在地上。

    “娘!”皇甫煜惊叫着往侧妃面前跑,却忘了翠莲的还躺在地上,被拌了一脚,脚下一个趔趄,直愣愣的朝着前面的地上扑去。

    皇甫逸轩眼疾手快,伸出脚挡在他的面前,勉强止住他下跌的身子。

    皇甫煜急忙站直身,跑到已经瘫软在地上的侧妃面前,急声问:“娘,你怎么样?”说完,又回头对着齐王爷大吼:“父王,快给娘请大夫!”

    齐王爷当年已经隐隐约约猜到是侧妃派人去截杀刚生完孩子的齐王妃,可是当时当今皇上才刚登基,一切都还不稳,那个时候如果查办了侧妃,肯定会引出丞相府,说不定会再在朝中引起一阵混乱,所以他才下令杖毙了所有跟着齐王妃的下人,一是为了灭口,免得有风言风语流传出去,再一个也是警告丞相府,不要在请举妄动,否则的话他不会再手下留情。也因为愧疚,他迟迟没有替皇甫煜请封世子之位,为的就是有一天皇甫逸轩回来了,让他名正言顺的做上世子的位置,他万万没有想到侧妃后来还有动作,竟然比他早得到了消息,派人去杀了皇甫逸轩。

    齐王爷的脸色忽明忽暗,阴沉的厉害,却一句话也没说。

    其余四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齐王爷念着对侧妃的旧情,一再饶恕她,齐王妃的心里十分的愤怒,张口欲说话,皇甫逸轩先开口,柔声对她说道:“母妃,事情已经清楚了,我们还是出去吧,让父王自己做决断。”

    声音不大,却字字敲在齐王爷的心头上,齐王爷知道皇甫逸轩这是在怪他了,怪他没有要了侧妃的命。可是当年确实是他对不起侧妃,许诺的东西没有兑现,才致使她变成能了如今这个模样,他又如何能狠下心来,要了侧妃的命。

    齐王爷在这边纠结的要死。侧妃却不领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只一心求死,伸出手擦了擦流在脸上的鲜血,阻止了皇甫煜的再次求情,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站起身,推开皇甫煜,婷婷袅袅的走到齐王爷面前,站定,直视着他,柔声问:“王爷,你可知道,这些年除了这个小畜生和煜儿以外,你为什么再也没有过一儿半女?”

    齐王爷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

    侧妃微微一笑,犹如说天气一般云淡风轻的抛出了一个炸弹,“那是因为有了煜儿以后,我便给王爷下了绝子药。”

    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气,皇甫煜更是直愣愣的站原地,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齐王爷则是直接伸出手,掐住她的脖子,厉声质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本王哪里亏待了你?”

    侧妃脸上一点惧意也没有,反而幽幽一笑:“王爷对我很好,可是我要保证我的儿子坐上世子之位,如果我不这样做,万一那个贱人再次怀了你的孩子,那我的煜儿就会永远是庶子,永远低人一等。可惜的是,我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个小畜生还能活着回来,照样做了世子。”

    没有哪一个男人会容忍身边的女人对他做出这样的事情,尤其还是自己一直以来宠爱的女人,齐王爷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掐住侧妃脖子的手收紧。

    侧妃之所以说出这番话,就是想求的一死,免得被休弃回家,给父兄蒙羞,给宫里的嫡姐留下被人诟病的话题,便没有挣扎,静静的闭上了眼睛,等着自己脖子被扭断的那一刻。

    皇甫煜反应过来,冲到两人面前跪下,不住的磕头:“父王,您就饶了娘吧。”

    齐王妃,皇甫逸轩、孟倩幽、褚文杰也是惊呆在原地,谁也没有想到侧妃会有这样大的胆子,给齐王爷下了绝子药,直到皇甫煜的磕头声响起,几人才回过神来。

    齐王爷的手越收越紧,侧妃的脸色变得青紫,眼中留下了两行清泪。

    齐王爷却蓦然收回了手,阴森而又冷然的说道:“我不会亲手杀了你,那样会脏了我的手,从今亡后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侧妃跌坐在地上,没来的及大口喘气,就骇然睁开眼,惊恐的看着周身都散发出怒气的齐王爷,知道他真的会这样做,心里的恐惧阵阵袭来,浑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往前爬了一步,抱住齐王爷的大腿:“王爷,求求你了,你杀了我吧!”

    齐王爷一脚踹开了她,转身往外走,冷声吩咐:“从现在起,将这个院子看管起来,任何人不得进入,如有违抗者,当场斩杀。”

    门外有人应声。

    齐王爷走出门外。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扶着齐王妃,看也没看侧妃一眼,跟着走了出去。

    褚文杰面色阴沉的跟在后面。

    皇甫煜爬上前,想要扶起侧妃,门外进来两名府卫,客气的对他说道:“二少爷,请出去吧!”

    皇甫煜怒瞪他们一眼,:“我不走,我要陪着我娘。”

    两名府卫恭敬的给他行了一礼,道:“那奴才就得罪了。”说完,上前,一左一右的架起皇甫煜就拖了出去。

    皇甫煜挣扎叫骂不止:“狗奴才,放开我,你们竟敢这样对我。”

    两名府卫充耳未闻,将他拖出了院外,关上院子的大门,才请罪说道:“二公子恕罪,这是王爷的命令,还请二公子不要为难我们。”

    皇甫煜站好,一人踹了他们一脚:“狗奴才,快把门打开,我要陪着我娘。”

    府卫挡在门前一动不动。

    皇甫煜费力好大的力气也没有扒开他们,气得又一人踹了几脚,朝着院里喊道:“娘,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父王,让她放了你。”说完,转身气呼呼的跑去了王妃的院子。

    屋里的人走空,侧妃也犹如被掏空了身体一般瘫坐在地上,双目空洞无神,呆呆着望着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嬷嬷和翠莲尽管已意识模糊,但刚才发生的事,侧妃说过的话,全部落入两人的耳朵里,嬷嬷强撑着最后的气息,微弱喊了一声:“娘娘!”

    侧妃回神,立刻爬到她的身边,想要扶起她,却不敢动手,唯恐一碰她就当场断了气息。

    嬷嬷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话来,“娘娘,你太冲动了,王爷是想饶了你一命的,你怎么把当年的事全说了出来。”

    侧妃摇头:“我十五岁就认识他,与他两情相悦,本以为凭着自己的身份会成为他的正妻的,谁知半路冒出夙英那个贱人,这么多年,压在我的头上,还比我早生了一个儿子,我怎么能够甘心。现在竟然又要休了我,我就是死也不能再让丞相府蒙羞。”

    嬷嬷轻轻叹了一口气,“老奴知道您的心思,可是活着总比死了强,活着你还有报仇的机会,死了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而且留下二少爷孤苦伶仃的一人在这世上没人照顾。”

    提起皇甫煜,触动了侧妃的心弦,不与自主的留下两行眼泪

    ------题外话------

    本章节回应了前文逸轩在清溪镇所遭遇的种种。揭开了谜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