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要认真的发誓(爆16)
    皇甫毅这一会儿没在府里,并不知道府里发生的几件大事,听了皇甫逸轩的话,虽然心里有疑惑,却什么都没问,乖乖的去了德馨院子的侧屋里休息。

    两人回了屋里。

    齐王妃也听到了皇甫毅的话,心里有了猜测,两人刚一进屋,就对她们说道:“肯定是丞相府里的人做的手脚。”

    “应该是大公子,”孟倩幽肯定:“丞相为官多年,早就养成了小心谨慎的性格,今日只有几家人聚在一起,做下恶事很快就会被查出,丞相绝对不会做这种自我暴露的事情,一定是贺琏那个没脑子的想出的这个计策,也就是说,他派人盯住了王府的一行一动,才在毅儿出府以后盯上了他。”

    皇甫逸轩点头。

    齐王妃恨声怒骂:“这个混账东西,到了现在还不老实,估计当年刺杀我的事和后来轩儿遭到刺杀的是他都有参与。”

    “贺琏就是一个没脑子的,不足为惧,早晚有狠狠的收拾他的时候,倒是丞相,老奸巨猾,不好对付,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举拿下他。”皇甫逸轩道。

    孟倩幽点头附和:“早晚会有机会,现在我们先不要搭理他,把将军的亲事定下来要紧,免得他们知道了侧妃的事借机传扬出去,那样就真的对将军和冯姑娘的名声有影响了。”

    “对对对,”齐王妃也点头附和,说完吩咐皇甫逸轩:“离晚上还有些时间,你领着幽儿去你的院子里歇息一下,等吃过晚饭以后你送幽儿去冯府。”

    皇甫逸轩点头,领着孟倩幽出了齐王妃的院子,回了德馨院。

    管家早已经吩咐人把院落打扫的干干净净。

    走进院子,孟倩幽对皇甫逸轩说道:“你派个人去作坊里跟二哥说一声吧,他必定还等我们回信呢。”

    青鸾和朱篱今日没有跟着过来,孟倩幽身边没有可用之人,皇甫毅又受了伤,听从他的吩咐休息去了,皇甫逸轩想了一下,让人喊来了车夫,吩咐他去北城的作坊告诉孟齐一声,他和林晗嫣的亲事已经退了,孟倩幽晚上要去冯府给冯静雯治病,就先不回去了,等治完以后,他会亲自护送她回去。并且吩咐车夫,按照自己的原话说给孟齐就行,别的话一句都不要多说。

    今日对翠莲几人的惩罚已经吓到府里的众人了,车夫也不例外,听了皇甫逸轩的吩咐连连点头,恭声保证:“世子放心吧,奴才一个字也不会多说的。”

    皇甫逸轩摆手,车夫退了出去,去后院套好马车,去了北城。

    两人进去屋内,皇甫逸轩直接拥着孟倩幽来到床前,大力抱起她,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俯身压在她的身上,急切的吻上了她的唇。

    孟倩幽今日也是吓坏了,伸手搂住了她,乖乖的任他为所欲为。

    一会儿后,孟倩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才伸手轻轻的捶打他。皇甫逸轩喘息着放开她,声音里满是后怕的惊惧:“幽儿,还好不是你,还好不是你。”说完,嘴唇又压了下来,狠狠吸吮着她的,仿佛想用这种方式来驱散他的不安和后怕。

    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手转为搂着他的脖颈,孟倩幽笑着安慰他:“你忘了,我会医术的,这点小伎俩瞒不过我的,上次在牢中我不是就没让他们得逞吗?”

    皇甫逸轩盯着她嘴唇蠕动了几下,才说出清晰地话来:“幽儿,答应我,以后无论出了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孟倩幽笑嗔:“你和林晗嫣定有亲事,都没有难倒我,我照样来了京城里逼亲,如今亲事退了,我就更加安心了。怎么会离开你。”

    皇甫逸轩固执的要她一个承诺:“你答应我,无论发生了何事,今生绝不离开我。”

    孟倩幽拗不过他,笑着许诺:“我答应你,今生绝不离开你。”

    皇甫逸轩不满意,盯着她,一脸认真的说道:“不行,你不能这样敷衍,你要认真的发誓,我才信你。”

    孟倩幽敛去了笑意,右手伸到前面,抚摸他的脸,有些疑惑的问:“逸轩,你怎么了?”

    皇甫逸轩执拗的回道:“快应了我。”

    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孟倩幽遂了他的心愿,严肃而又认真的保证:“我保证,今生无论发生事,绝不会离开你。”

    皇甫逸轩露出一个蛊惑的笑容,孟倩幽差点被闪瞎眼。

    皇甫逸轩低头,咬住她的的一只耳朵,轻轻吸吮,语气里有着遗憾:“你为什么不坚持一下呢,那样,我就有理由现在要了你。”

    “你”孟倩幽又气又笑,刚要说话,皇甫逸轩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一番激吻之后,两人喘息着分开,皇甫逸轩从她的身体上下来,侧躺在一边,面色潮红,心满意足,似发誓,又似保证:“等舅舅的亲事定下来,我就央求母妃进宫去请旨,我要早日娶你进门。”

    孟倩幽的大脑还在缺氧之中,没有反驳,轻轻的“嗯”了一声。

    看她神色迷蒙,似没清醒,一副娇憨的、柔柔的神态,皇甫逸轩心里的冲动又起,可想到她晚上还要去冯府,便克制住了自己,轻叹了一口气,拿过薄被,盖在两人的身上:“休息一会儿吧,你晚上还需要劳神。”

    孟倩幽轻点了一下头,闭上了眼睛。

    皇甫逸轩侧身盯着她,一直不愿入睡。

    孟倩幽似有感觉到,睁开眼,被他盯的不自在。

    孟倩幽什么也没说,移动身子往他怀里靠了靠,头埋进了他的胸膛里。

    皇甫逸轩搂紧她,柔声说道:“睡吧,吃晚饭前我喊你。”

    孟倩幽在他的怀里闷应了一声,不再说话。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皇甫逸轩也闭上了眼睛,脑中却是反复出现回到自己院子里,听到屋中异常的声音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索性睁开眼,静静的盯着怀里的孟倩幽。

    孟倩幽呼吸均匀,睡得很沉。

    皇甫逸轩就这样看着他,一直到天色暗下来,院子里响起了脚步声,孟倩幽才动了下身体,困意浓浓的问:“晚上了?”

    皇甫逸轩点头,孟倩幽睁开了眼睛。

    管家走进院子里,见屋里没有掌灯,试探的小声问:“世子,您醒了吗?”

    皇甫毅轻应了一声:“醒了。”

    听他的声音里没有怒气,管家松了一口气:“晚饭做好了,娘娘让老奴过来喊你们去吃饭。”

    “知道了,告诉母妃,我们很快就来。”皇甫逸轩扬声说道。

    管家应了一声,退出了院子。

    皇甫毅也睡醒了,听到外面的动静,从侧房里走出来,走到屋门口,恭敬问到:“世子,需要我进来掌灯吗?”

    “不用了,你去休息,我自己来就行。”

    皇甫毅应了一声,还是站在了门口。

    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离去,皇甫逸轩皱了下眉头,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你去休息,一会儿让人把饭菜给你送过来。”

    “世子放心,我没有大碍,已经没事了。”皇甫毅依然站在门口,小声恭敬的回道。

    皇甫逸轩没有再坚持,先起身,点上灯,然后把孟倩幽拉了起来,帮她穿好鞋,领着她到了水盆边,打湿毛巾,给她擦好了脸。

    孟倩幽全程都没有自己动手。

    给她擦完脸,把自己的脸也擦干净,又帮着孟倩幽和自己整理好了衣服,皇甫逸轩才拉着她的手走出门外,对皇甫毅道:“既然没事,你随我们去吃饭吧。”

    皇甫毅应声。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来到了饭厅。

    饭厅里只有齐王妃一人坐在桌边在等着,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显得冷冷清清。

    看两人进门。齐王妃对着孟倩幽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笑问:“休息的如何?”

    “一觉睡到现在。”

    齐王妃点头:“那就好,晚上估计还需要你劳神,一会儿多吃点饭。”

    说完,吩咐玲珑:“上饭吧。”

    饭菜很快被摆好。

    齐王妃先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入孟倩幽的碗中。

    孟倩幽谢过,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几人很有默契的谁也没有提齐王爷,侧妃和皇甫煜。

    纵然齐王妃表面上不在意。

    三人不发一言的吃饭,偶尔齐王妃和皇甫逸轩给孟倩幽夹夹菜,劝她多吃一点,就再也没有了别的声音。

    吃过饭,吩咐下人撤下去,齐王妃明显的有了疲态,却还强撑着陪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坐着,轻叹了一口气后说道:“管家过来禀报,说自从王爷去了书房后,煜儿就过去了,一直跪在书房的外面,祈求王爷放了涟漪。”

    两人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

    齐王妃又叹了一口气,道:“煜儿是个好孩子,可涟漪做过的事,不是他能求情就能饶恕的了的,虽然现在王爷还没有下令,但恐怕她不能善终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作下的,怪不得别人,父王今天受的打击太大,一时接受不了,等他回过神来,肯定会处置的。煜儿毕竟是她的亲生儿子,替她求情也是在情理之中,母妃就不必操心了。”

    齐王妃又轻叹了一口气:“可怜了煜儿那孩子,恐怕以后心里和我们就有隔阂了。”

    皇甫逸轩劝慰她:“煜儿年纪不小了,能明辨是非了,他应该知道这事是他娘咎由自取,怪不到我们的头上,他要是因此跟我们有了隔阂,那这个弟弟我不要也罢。”

    他的话落,齐王妃急忙摆手,声音也有些着急:“轩儿,万万不可,这王府就你兄弟二人,千万不要走到兄弟相残的地步呀。”

    “母妃,你别忘了,煜儿的背后是丞相府,侧妃一旦遭到处置,他们肯定会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我们的身上,煜儿要是偏听了他们的话,那我们的兄弟情谊也只能是走到头了。”皇甫逸轩道

    齐王妃沉默了。她又何尝没有想到这后面的事情,可是皇甫煜也算是她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心性善良,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对他也很尊敬,她是万万不希望他走到那一步的。

    三人都不再说话,屋里顿时寂静下来。

    还是孟倩幽打断了这寂静:“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去冯府了。”

    齐王妃恍然点头:“好好好,你们快去,我等着你们的消息。”

    皇甫逸轩见她的神情已然疲倦之极,劝道:“母妃,您先去歇息一会儿吧,我们还不知何时能回来。”

    齐王妃摆手:“下午我也稍微躺了一会儿,根本就睡不着。你们不用管我,早去早回。”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出了王府,孟倩幽吩咐执意要跟着的皇甫毅:“你去我家里,让青鸾和朱篱二人把我的银针送去冯府。”

    皇甫毅应声,回府牵了一匹马。打马去了南城。

    ------题外话------

    重生之农女毒后——福星儿

    腹黑霸道的九爷,某日相中某个狡猾如狐的小女人,于是坑蒙拐骗,不择手段将某个小女人娶回了家,不料,小女人摇身一变,成了母夜叉。

    这辈子,楚蘅只想找个庄稼汉,过过柴米油盐的日子,等入了洞房才发现,她找的庄稼汉,竟然是天煞的九王。

    楚蘅想退货,九爷拒绝,商量之后,二人一拍即合,一边狼狈为奸的复仇夺权,一边过着柴米油盐的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