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不愿意嫁他(爆17)
    两人坐着马车来到冯府不远处,皇甫逸轩命令车夫停下马车,对孟倩幽道:“我不跟着进去了,在这里等你。”

    皇甫逸轩身份高贵,他若是进去了,冯府必定会兴师动众的招待他。孟倩幽点头,下了马车,朝着冯府走去。

    冯府的看门人已经认得她,并且早就得到了吩咐,立刻就带着她来到了冯静雯的院子里。

    像是为了迎接她,今夜整个冯府灯火通明。

    刚进冯静雯的院子,冯静雯的贴身丫鬟就看到了她,立刻对着屋里禀报:“夫人,孟姑娘来了。”

    话落,门帘就被掀开,冯夫人和冯静雯眼眶通红的迎了出来。

    冯静雯想要对孟倩幽露出一个微笑,扯了扯嘴角却没有笑出来。

    孟倩幽先对冯夫人施了一礼:“今日倩幽是过来请罪的,是我没有照顾好姝儿妹妹。”

    冯夫人快走几步,上前扶住她,带着浓浓的哭音说道:“雯儿和姝儿已经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我了,这事跟孟姑娘无关,你千万不要这样自责。”

    冯静雯也走上前说道:“幽儿妹妹,你千万不要这样说,这件事怪不得你,是我的错,我就不该带着她去齐王府的。”

    孟倩幽抿唇,问:“姝儿妹妹现在如何?”

    “回来后就一直哭,哭累了就睡着了,我和娘怕她想不开,一直守在她的身边,估计着你快过来了,才回了我的院子。”

    孟倩幽点头,对冯静雯说道:“我从齐王府过来,没有携带银针,已经派人送过来了,您吩咐人一会儿放她们进来,等给你治完病以后,我们再过去看看她。”

    冯静雯吩咐下去。

    三人走进屋里,坐下,冯夫人吩咐下人沏了茶水过来。

    孟倩幽也没有寒暄,直接开口冯夫人:“王妃今日所说让姝儿妹妹嫁给褚大将军一事,不知您和冯老爷如何决定。”

    冯夫人闻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我们也询问过姝儿了,她只是哭,什么也不作答,我和老爷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不好应承。”

    “齐王府里的下人众多,尽管齐王爷和世子已经下了严令不许将今日之事传出去,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许过不了一两天,京城里的人就知道今日之事了,到时姝儿妹妹会受到伤害,府里也会不可避免的受到连累,所以这门亲事还是早日定下来为好。我和褚大将军几年前就认识,我敢保证,只要姝儿妹妹嫁给了她,一定会得宠的。”

    “褚大将军身份尊贵,我们只是小小的商户,是配不上这门亲事的,我和老爷已经商议过了,如果姝儿执意不愿意这门亲事,我们便送她回乡下老家暂避,等过了这个风头以后再接她回来。”冯夫人道。

    孟倩幽不赞同,道:“您和冯老爷疼宠姝儿妹妹,愿意让她嫁一门合适的人家,这个我知道。可你们想过没有,姝儿妹妹万一有了身孕怎么办?是打掉还是把孩子生下来?如果打掉,太伤身体了,弄不好以后再也不会有身孕,如果生下来,是独自抚养,还是送人,人言可畏,一个没有成亲的小姑娘生下了孩子,无论在哪,人们的唾沫星子就能淹死她,如果送人,那可是大将军的孩子,如果被他知道了,恐怕会给冯府惹来大祸,就算你们想开了,把孩子送了回来,你们有没有想过,到那时大将军已经成亲了,这个孩子会不会被将军夫人所不容。”

    今日冯静雯红着眼睛扶着几近崩溃的冯静姝回来,告诉了冯夫人和冯老爷,冯静姝在齐王府里的遭遇,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砸到了两人头上,砸的两人差点没有昏过去,尤其是冯太太,看着自己疼宠的小女儿才两个多时辰没见就变得憔悴不堪,心疼的搂着她大哭,冯老爷也没克制住,掉下了眼泪。

    到了自己的家里,看到了自己的爹娘,冯静姝所有的委屈和惊惧,和害怕统统的发泄了出来,抱着冯太太哭的天昏地暗。

    冯府里所有的下人听到这凄惨的哭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忍不住跟着落下眼泪,一时整个冯府陷入了愁云惨淡之中。

    到是冯静雯怕冯静姝刚经历过人事再这样大哭会伤了身子,急忙劝阻冯太太和冯静姝。

    冯夫人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大女儿心中所想,便停住了哭声,并且不停的劝慰冯静姝。

    冯静雯见他们平静了一些,便把齐王府说的褚大将军要娶冯静姝的事说了出来,冯夫人和冯老爷都大吃一惊。说实在的,乍一听是褚大将军玷污了自己女儿的清白,冯老爷第一个念头就是舍了这一府的财富也要为女儿讨个公道,可听说两人是被人算计中了药以后,就冷静了一些,如今再听到冯静雯的话,两人心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这门亲事不合适。姝儿还小,根本做不了当家主母,更何况是将军夫人。即使如此想,他们还是过问了一下冯静姝的意见。冯静姝只是哭着摇头,什么也不肯说,他们两人只当姝儿不愿意,也没有强求她,所以才想着这几天送她回乡下避避风头。

    现在听孟倩幽这样一说,冯太太和冯静雯同时愣住,她们还真的没想过冯静姝会因此有孕的事,如果真的不幸被她说中了,姝儿有了身孕,那这门亲事她们还得真的好好考虑一下。万一冯静姝真的有孕,无论出现哪种后果,都不是她们愿意看到的。

    孟倩幽见两人神情愣怔,知道她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庆幸自己说中了他们的软肋,这下冯夫人和冯老爷的态度就会转变了,这门亲事就容易一些了。果然,没等她在继续往下想,冯夫人就站起身,道:“孟姑娘,失陪一下,我要和老爷再去商议这门亲事。”

    孟倩幽点头:“请便,我只是那句话,姝儿妹妹嫁给将军是再好不过的了。”

    冯夫人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和冯静雯又说了几句,院子里便想起了丫鬟的禀报声:“夫人,青鸾姑娘过来了。”

    “让她进来。”冯静雯扬声吩咐。

    丫鬟打开门帘,青鸾走了进去,给冯静雯见礼后,把银针交给了孟倩幽。

    “二哥回去了吗?”孟倩幽接过银针,随口问了一句。

    青鸾恭敬回道:“回去了,看起来心情特别好。”

    这肯定是听了车夫的传信,知道逸轩的亲事退了,才这样高兴,点头,吩咐青鸾:“你和朱篱在外面候着,不要远离。”

    青鸾应声,退了出去。

    冯静雯快速的准备好,孟倩幽利索的下完针,给她盖好薄被,又顺手给她把了下脉,道:“还有两天就满一个月了,嫂子的病情也就算全好了,到时可以回文府去住了。”

    要是搁在以往,这是一个开心的话题,冯静雯肯定会欣喜不已,可今天冯静姝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的心里难受,实在高兴不起来,勉强咧了咧嘴角,算是露出一个笑容:“姝儿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回的去,等所有的事情定下来再说吧。”

    褚文杰已经回去准备聘礼,明日就会上门提亲,到时亲事就会定下来,冯静雯也可以放心回去了。不过孟倩幽并没有说不出来,明日的事情都是未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要是一切顺利还好,要是不顺利,说出来徒给冯家人心里添负担。

    治疗的时间很短,孟倩幽把银针收起,冯静雯起身,穿好衣服,吩咐丫鬟重新换了茶水上来,两人喝了几口,顺便让冯静雯休息了一下。

    冯静雯才领着孟倩幽去了冯静姝的院子里。

    青鸾和朱篱听从孟倩幽的话,跟在两人的后面也来到冯静姝的院子里,等到两人进去,便守在了门口两侧。

    怕冯静姝突然醒来做什么傻事,冯夫人和冯静雯离开冯静姝的屋子时吩咐丫鬟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两人进去的时候,冯静姝还在熟睡,丫鬟恭敬的给两人行了礼。

    冯静雯摆手,丫鬟退了出去。

    孟倩幽走到床前,看冯静姝蜷缩着身子,脸朝外侧躺在床上,小脸通红,眼眶红肿,让人看了心疼。

    抿嘴凝视着她一会儿,实在不忍心吵醒她,孟倩幽决定先去问问冯老爷和冯夫人的决定。刚一转身,不小心碰到了床前的凳子,“砰”的一声,凳子倒在了地上。

    冯静姝被这声响惊醒,睁开了眼,眼神里是满满的惊恐。

    孟倩幽的心里愈发的难受,蹲下身子,凑到她面前,柔声说道:“姝儿,别怕,是我,幽儿姐姐。”

    冯静姝看清是她,眼里的惊恐退去,哑着声音,喊了一声:“幽儿姐姐。”

    孟倩幽伸出手,把她垂落在胸前的头发撩起,轻声问:“好一些了吗?”

    冯静姝的眼泪又落了下来,轻轻点了点头。

    轻柔的替她抹去眼泪,孟倩幽柔声问她:“幽儿姐姐现在想和你说一件事,可以吗?”

    冯静姝嘶哑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意:“你说。”

    孟倩幽坐在床边,先把她扶着做起来,拿过一边的薄被垫在她的身后,让她的舒服一些,开口问她:“姝儿先喝杯水可好?你看你的嗓子都哑了,幽儿姐姐心疼的厉害。”

    不等她答应,站立一旁的冯静雯立刻就倒了一杯温水过来,递到冯静姝的手里。

    接过茶杯,冯静姝一口喝干,冯静雯上前拿过空茶杯又给她倒了一杯递在了她的手里。这次冯静姝没有喝,而是捧在了手里,道:“幽儿姐姐有什么话就说吧。”

    孟倩幽思量着开口:“姝儿,今日齐王妃问你嫁给大将军之事你可愿意?”

    提起褚文杰,冯静姝身体瑟缩了一下,手里的茶杯也差点掉落。

    孟倩幽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褚文杰正是虎狼之年,又是第一次开荤,再加上药物的作用,肯定是伤到了冯静姝,才让她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不由自主的害怕。

    “姝儿,”孟倩幽伸手捧住她握住茶杯的手,轻声道:“幽儿姐姐不想逼迫你,可是今日你和大将军的事说不定明日就传遍京城了,如果不早日把你们的亲事定下来,日后人们的风言风语你会承受不住的。”

    风静姝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哑着声音异常坚定的回道:“我不愿意嫁给他。”

    孟倩幽没有料到她是这样的答案,愣住,随即询问:“为什么?你不是很崇拜大将军吗?嫁给他有什么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