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霸气求亲(爆20)
    下人应声,骑马往回走。

    崔副将转身回了军营,对正在操练军士们的将领大声嚷嚷:“都快过来,出大事了。”

    众将领呼啦啦的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出什么大事了?莫不是又要出征吧?”

    崔副将伸手敲打了一名参将的头:“奶奶的,就知道打仗,不打仗军中就没有大事了吗?”

    有那脾气急的就恨不得踹他一脚:“老崔,你能别墨迹吗?快说,到底有什么大事?”

    崔副将的嗓门更大:“将军今日要去求亲,唯恐对方不答应,让我等过去助阵。”

    “轰”,这些将领就炸开了锅。

    “真的假的,将军何时有了心仪的女人?”一人疑惑的问。

    “将军要娶妻了?”一人高兴的问。

    一人气得踹了他一脚:“奶奶的,这样的大事你不早说,还吊着我们。”

    众人一阵闹腾。

    崔副将大着嗓门嚷道:“将军说让我过去二十人去助阵,其余的留留在将军主持军务,你们说谁留下?”

    将军去求亲,这是大事,自然是人人都抢着去,一时间众人乱作一团。

    崔副将急了眼,大喝了一声:“都别吵吵了,听老子说。”

    众人静下来,齐齐看向他。

    “还是老办法,抓阄,谁抓到了谁去,抓不到的留下。”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一窝蜂的用到了军帐中,快速的写下了几十个纸条团成一团,一起扔在了军帐中的桌子上。

    众人七手八脚的抢了一个在自己的手里,急忙打开,拿到写着去的高兴的直嚷嚷,拿到写着不的气的踹了一脚桌子。

    崔副将没有参与,看他们全被抓完,吆喝众人,快去收拾干净,将军让我们半个时辰赶到将军府。

    抓到去的一哄而散,抓到不的眼巴巴的看着他。

    “看我做什么,快滚回去操练军士,要是让我发现你们在偷懒,回来后军法从事。”崔副将吆喝他们。

    几人不情不愿的出军帐,去操练军士,因为心中有气,操练的自然是比平日狠了一些,所有的军士都叫苦连天。当然这是后面发生的事。

    再说众将士收拾好了以后,崔副将当先骑在马上,带着他们很快的来到了将军府。

    守门人自然是识得他们,放他们进去。

    众人精神抖擞的来到了主院外,看到院子里摆满了求亲的礼品,没有进去,立在了院外。只有崔副将一人走了进去。

    福伯已经把所有的礼品核对好,盖上了盖子,看崔副将走进院子,笑着跟他打招呼:“将军在里面。你进去即可。”

    崔副将点头回了礼,走进回客厅内,声音洪亮的禀报:“将军,我们都来了。”

    褚文杰看了他一眼,命令:“今日是本将军的大事,你们都精神一些。”

    崔副将高兴应声:“放心吧,将军,我等绝不会给您丢了脸面。”

    齐王妃站起身:“走吧,这个时辰刚刚好。”

    褚文杰和皇甫逸轩以及孟倩幽也站了起来。

    几人出了会客厅。

    府里的下人不多,又都是有残疾的人,自然是这些军中将领抬着礼品过去了。褚文杰招手,二十名将士走到院子里,抬起礼品跟在他的后面出了府门。

    褚文杰穿着将军服骑着马走在前面,众将领抬着求亲礼跟在后面,齐王妃和孟倩幽同坐在一辆马车里,跟在众将士的后面。皇甫逸轩的马车走在最后。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冯府走去。

    这阵仗如此之大,引起了路上行人的注意,再加上认出了马上之人是大将军,心里好奇,都纷纷跟在了后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等到了冯府门口的时候,后面跟着看热闹的人堵满了整条街道。

    冯府的看门人不认识褚文杰,看到这么多的将领抬着礼品过来,早已经懵了,张着大嘴,傻愣愣的看着褚文杰从马上下来,走到他面前。

    褚文杰面色威严说道:“我是褚文杰,麻烦去禀报一声,我今日是过来求亲的。”

    听他抱出名讳,看门人立刻知道了他是当朝大将军,吓得连声也没回,一溜烟的跑进府内,不顾礼仪的大声叫嚷:“老爷,夫人,出大事了,褚大将军上门提亲了。”

    看门人一路跑,一路喊,等到了主院的时候,冯府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将军过来求亲了。

    冯夫人昨夜听懂了孟倩幽的暗示,知道大将军这两日回来求亲,正好冯老爷商议着如何准备的,看门人的声音传到了耳朵里,两人惊的站了起来。冯老爷更是几个大步就走到门口,打开门帘,语气急迫的问:“当真是大将军过来求亲了?”

    看门人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连点头,喘了一口大气,一口气的说道:“是大将军,他自报了名讳。后面还跟着好几十名将士,抬着礼品,说是过来求亲的。我还看到有两辆齐王府的马车在后面。”

    京中权贵人家的马车都有自己的标志,所以看门人才这样说。

    冯老爷和冯夫人更加的吃惊,互相看了一眼,冯老爷吩吩咐看门人:“快去通知管家,让他召集府里众人去迎接。”

    看门人应声,跑了出去。

    冯老爷又吩咐门口站立的丫鬟:“快去通知少爷和大小姐和二小姐,让他们也赶快到门口出去迎接。”

    丫鬟应声后也急急跑了出去。

    冯老爷和冯夫人相互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不妥,才急匆匆的往府门外走。

    冯府少爷和少夫人也听到了看门人的高喊声,急急忙忙从屋子里大步走出来,正好碰到主院的丫鬟过来喊他们,立刻就小跑着去了府门口。

    冯静姝姐妹俩正坐在冯静姝屋内的床上盖着被子说悄悄话,也听见了看门人的叫喊声。冯静雯急忙掀开被子下床穿鞋。冯静姝也想跟着下来,冯静雯阻拦住她:“你的身子还没有恢复,在床上坐着吧,大将军不会怪你的。”

    冯静姝确实一直根绝不适,听了冯静雯的话也没有坚持,乖巧的坐回了床上。

    冯静雯急忙走出了门外,匆匆去了府门前。

    看门人急急慌慌的的跑进去以后,齐王妃和孟倩幽也下了马车,走到冯府门前。皇甫逸轩没动,依旧静静的坐在马车里。

    府里的人到齐,冯老爷和冯夫人为首,走出府外,看到褚文杰和孟倩幽以及一名周身透着高贵的妇人站在府门前,面容和褚文杰有几分相像。冯老爷猜想是齐王妃,立刻领着众人跪拜行礼:“草民冯德率府里众人拜见王妃娘娘和将军。”

    齐王妃赶紧扶起:“快请起,我们今日冒昧前来求亲,还请冯老爷不要怪罪。”

    齐王妃和大将军亲自登门求亲,这是给了冯府天大的脸面了,冯德听了齐王妃的话,赶紧说道:“王妃娘娘折煞草民了。”

    齐王妃满面笑容的伸手示意:“众位请起吧。”

    众人起身,侧身立在一旁。

    冯德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王妃娘娘,大将军,如果不嫌弃寒舍简陋,就请进府说话吧。”

    今日是来求亲的,自然是要进府的,齐王妃当先朝着府内走去,孟倩幽褚文杰跟在后面。冯德冯夫人陪伴在一旁。孟倩幽走在最后,趁着转身的功夫调皮对着冯静雯眨了眨眼睛。

    冯静雯看到,失笑,紧走几步跟在了她的身侧。

    冯府少爷及其夫人领着众人跟在了最后。

    一群人走进冯府内,外面围观的人却炸开了锅。我的天呀,齐王妃呀,那个传说中从来都是缠绵病榻,不能轻易出府行走的人,竟然亲自过来给自己的弟弟褚大将军来求亲了,这冯老爷是哪辈子做的善事,才会得到了这么大的荣耀。

    满条街道都是人们的羡慕和议论声,抬着求亲礼过来的众将领,把礼品放在地上,就好像没有听见人们的议论声一样,整齐划一,一动不动的立在当地,像人们显示了大将军严格治军风范。不过,那咧开的嘴角却出卖了他们,大将军今日摆这么大的阵仗来求亲,大有不成就誓不罢休的气势,看来大将军离娶妻不远了,他们很快就会有将军夫人了。

    无论外面的人如何猜测,冯德和冯夫人战战兢兢的把人领进了会客厅里,齐王妃和大将军以及孟倩幽落座,其他人则是立在一旁。

    落座以后,齐王妃笑着对冯德说道:“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诸位不必这样多礼,随意坐下吧。”

    冯德拱起手:“王妃客气了,这不合规矩,草民还是站着回话吧。”

    “冯老爷,”齐王妃温声说道:“文杰以后就是您冯家的姑爷,您是长辈,岂有长辈站着晚辈坐着的道理。”

    褚文杰也卸下了严肃的面孔,降低了声音中的威严,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请坐吧,今日我是以大将军的身份来求亲的,你不必客气。”

    两人都这样相让,自己再不坐些显得有些不识抬举了,冯德给冯夫人使了个眼色,两人坐下。冯静雯和冯府少爷以及夫人恭敬的立在他们身侧。

    坐好,冯德吩咐人上茶。

    人一进府,管家就吩咐沏好了茶,听了冯老爷的话,立刻就有几名丫鬟端着茶水进来。许是齐王妃和褚文杰的身份太高贵了,丫鬟紧张,端着茶杯的手都哆嗦。

    齐王妃装作没有看到,笑着说道:“今日我们突然上门提亲,有些不合规矩,但是昨日发生了那样的事,文杰担心姝儿小姐心里想不开,才急着过来,还请二位原谅我们的唐突之处。”

    她的话落,褚文杰黝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可疑的红晕,为了掩饰,端起了茶杯。

    冯德早已经蒙圈了,他是万万没想到齐王妃和褚文杰连找个媒人提前知会一声都没有,直接就过来提亲的,幸亏昨天已经说动了姝儿答应,否则今天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该回应他们。

    思及此,冯德恭敬回道:“王妃娘娘,小女能被大将军相中,是她的福分,昨日之事大将军也是情非得已,我们和小女都没有怨恨之处,尤其您和大将军今日亲自上门求亲,给了我们冯府天大的脸面,这门亲事我们自然应允。”

    齐王妃点头:“如此最好,虽然事出有因,文杰却是诚心诚意的求娶姝儿姑娘,你们放心,只要姝儿姑娘进了门,就是将军府里唯一的女主人,文杰以后绝不会纳妾,会一生疼宠冯姑娘。”

    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更何况他是大将军,纳多少个妾室都不为过的,齐王妃给这么重的承诺,冯德和夫人同时起身,跪在地上,“多谢王妃娘娘,多谢大将军,您们放心,小女进门以后一定兢兢业业的打理府上,绝对不会给将军惹来麻烦。我们冯府之人以后也会严格律己,不会跟大将军惹来诟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