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趁热打铁(爆21)
    他们一跪,冯静雯和冯府少爷以及夫人也跟着跪下。

    齐王妃急忙伸手虚扶了一把,“冯老爷、冯夫人快请起。”

    两人谢过,起身,又坐回了座位上。

    齐王妃开口说道:“文杰的年纪也不小了,既然二位都同意了这门亲事,那我们就趁热打铁,把成亲的日子定下来吧。”

    刚求亲就要定下成亲的日子,冯德和冯夫人一时愣住。

    齐王妃见神色愣怔,笑道:“文杰和姝儿的姑娘特殊,拖得时间长了,姝儿姑娘再有个什么意外就麻烦了,我们还是早点把成亲的日子定下来吧,我们也回去好做准备,毕竟文杰娶亲,排场不同别的人家,到时皇上和文武百官都会去恭贺的。”

    姝儿会出什么意外,冯德夫妇心里清楚,但确实没有想过让她这么早就成亲,冯德心思一转,恭敬的问:“不知王妃娘娘觉得什么日子好?”

    “我昨晚认真的查过了,半个月以后有个好日子,宜嫁娶,如果冯老爷和冯夫人不反对的话,我们就定在那一天吧。”

    “这”冯德沉思了一下,道:“半个月的时间太急了,先不说嫁妆,就是小女的嫁衣我们还没有来的及准备呢。”

    “这个你们不用操心了,”齐王妃摆手:“我明日就派几个绣活好的嬷嬷过来,给姝儿姑娘量尺寸,不出十天,嫁衣就会做好,至于嫁妆,也不必准备那么多,文杰这些年立了不少战功,皇上赏赐了不少的好东西,除了那些不能动的,到时全都拿出来给姝儿姑娘做聘礼。”

    齐王妃把所有的该考虑的问题都考虑好了,如果自己再不答应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冯德恭敬应声:“一切全凭王妃娘娘做主。”

    齐王妃笑着点头。

    成亲的日子定下,冯府的人在自己和褚文杰面前又拘谨的很,齐王妃便不再逗留,起身,面带微笑的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在叨扰了,如果二位对成亲的事宜还有什么异议,尽管让人去齐王府找我。文杰军务繁忙,经常不在府中,他的一切我代为做主了。”

    冯德恭敬应声,领着府中众人恭恭敬敬的把齐王府和褚文杰送出了府外。

    定亲礼和汇总将领还在冯府外,齐王府笑着说道:“民间有个规矩,说是要守着众人晒求亲礼,既然如此,我们也晒晒吧,让众人看看。”

    褚文杰挥手,众将领弯腰箱盖掀起,里面所有的金银首饰,华锦布匹全部呈现在众人面前。

    整条街道都是抽气声,赞叹,看来这大将军对着冯府的小姐满意的很啊,这求亲的礼品,都是寻常人家看不到的。冯府众人也是看呆了眼。

    看到所有人的表情,齐王府满意的点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免得以后京中众人知道了文杰和姝儿的事乱嚼舌头。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齐王府和褚文杰告辞,一个上了马车,一个骑上马,领着众人而去。

    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冯府众人才回了神,冯老爷指挥下人把求亲礼收起来,冯夫人和冯静雯则相伴快步去了冯静姝的院子,告诉她半个月以后成亲的事。

    到了岔路口,齐王妃打开车帘,对着马上的褚文杰说道:“文杰,我直接回王府,等处理了府里的事,我便会回将军府去住几天,帮你准备成亲的事。”

    褚文杰勒住马,应声,看着两辆马车远去,才带着嘴都咧到耳朵后面去的将领们回了将军府。

    又行走了一段,孟倩幽开口要说些什么,齐王妃阻止了她:“我知道你也想要回去,不想搅合王府里的这些私事,可你很快就会成为轩儿的世子妃了,有些事你也该学着如何处理。”

    孟倩幽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到了齐王府,几人下了马车,刚走进王府,管家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着急的说道:“娘娘,世子,二公子在王爷的书房外昏过去了,老奴正要去请大夫呢。”

    皇甫煜从昨天下午就跪在书房外,一直到他们出门时还在跪着,就他那娇生惯养的身子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让齐王妃惊讶了,更何况以前她也把皇甫煜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宠,闻言立刻焦急的说道:“快去请大夫,煜儿在哪,我过去看看。”

    “老奴命人把二公子抬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管家应声往外走,皇甫逸轩喊住他:“不用去请大夫了,让幽儿帮他看看”

    “对对对,我怎么把幽儿忘记了,你快随我来。”说完,齐王妃抓住她的手,脚步加快的来到皇甫逸的院子里,没等众人行礼,就走进屋内,来到床边。见皇甫煜脸色惨白,嘴唇干裂,双眼紧闭的躺在床上,心里一阵阵抽疼,急切说道:“幽儿,你快帮煜儿看看,他有没有危险。”

    孟倩幽在床前的凳子上坐下,拿过皇甫煜的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上,半响道:“他身体就没有大碍,好几顿没有进食在加上天冷,冻得,才变成这样,你吩咐人给他熬些稀粥吃下,再好好的睡一觉就好了。”

    齐王妃吩咐下去。

    孟倩幽吩咐屋里的丫鬟:“你们倒杯温水,先喂二少爷喝下,让他暖和一下身子。”

    丫鬟应声,倒了温水过来,孟倩幽站起身,让开地方。一名丫鬟扶起皇甫煜的上半身,另一名丫鬟小心翼翼的把水一点点的给他喝了下去。

    一杯水喝完,皇甫煜好像恢复了力气,身体动了动。齐王妃大喜,轻声喊道:“煜儿!”

    皇甫煜的眼皮动了动,睁开了眼睛,看到齐王妃站在面前,虚弱的喊了一声:“母妃。”然后挣扎着要起身。

    齐王妃伸手摁住他:“煜儿,你的身体现在虚弱的很,不能再去书房外跪着了,会把你的身体弄垮的。”

    “母妃。”皇甫煜的眼泪流了下来:“我要去给我娘求情,让父王饶了她一命。”

    齐王妃叹了一口气,“煜儿,你也亲耳听到了你娘的话,他犯下这样的大错,你父王没立刻要了她的命,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可她毕竟是我的亲娘,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罪而不管,父王一旦做了处罚我娘的决定,那她就真的生不如死了。”说完,坚持着坐起来,下床,跪在齐王妃和皇甫逸轩面前:“母妃,大哥,我知道我娘做下了不少的错事,即使死一千次也不能抵消她的过错,但她毕竟是我娘,我不能不管,煜儿求求你们,帮我去父王面前求求情,让父王放了我娘。”

    “放了你娘以后又如何呢?”皇甫逸轩沉声问他。

    皇甫煜愣住,他一心只想替侧妃求情了,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无论是被休弃回家还是终身幽禁,受尽折磨,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你若是真的替她着想,就请父王给她一个痛快吧。”皇甫逸轩道。

    “不!”皇甫煜低声嘶吼:“我不要,我要我娘活着,看着我娶妻生子,乐享晚年。”

    “煜儿!”皇甫逸轩喝了他一声:“你年纪不小了,也能分辨是非了,不要再做这样的痴心妄想了。”

    皇甫煜的眼泪流得更加的汹涌,哽咽说道:“大哥,我求你好不好,只要你让父王放了我娘,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娘做下的这些恶事,哪一桩,哪一件都足够她死一千次,你现在替她求情,只会让父王迁怒于你,愤怒之下,说不定会赶你出府,从此不认你这个儿子,听大哥的话,别再去求情,让父王去处置吧。”

    皇甫煜痛哭出声。

    三人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劝阻,任凭他发泄出来。

    屋里伺候的丫鬟和院子里的仆人听到这哭声,面面相觑,随后齐齐低下头。

    皇甫煜的哭声越来越大,哭的齐王妃心疼,上前一步,将他的头抱住怀中,安慰道:“煜儿,你还有母妃,即使你娘做了许多错事,母妃也不会迁怒到你的头上,以后会想对待轩儿一样对待你。”

    皇甫煜像个小孩子一样,伸出手搂紧她的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齐王妃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试图缓解他的情绪。

    从昨天下午听了侧妃的话,知道她不会落得一个好下场,皇甫煜就惊恐至极,后来在书房外面跪了一天一夜,也没人理会他,皇甫煜心中更加的惊惧,唯恐齐王爷和齐王妃以皇甫逸轩连他也放弃,以后,他就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所以才一直强撑着跪地不起。现在听了齐王妃的话,心里的惊惧消失,绝望和无助却又席卷而来,哭的越发的大声。

    皇甫煜从小被宠惯着,以至于和皇甫逸轩差不多的年纪,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整天嘻嘻哈哈,无忧无虑,乍一遭受这么大的打击,能挺到现在,早已经超出了齐王妃的想象,听到他悲痛的哭声,齐王妃也只能是轻拍着他的后背,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哭了大概有一刻钟,皇甫煜才哭声小了下去,齐王妃掏出帕子,抬起他的脸,轻轻的给他擦拭眼泪:“煜儿,你的身体现在很虚弱,再这样大哭你会受不了的,听母妃的话,起来,歇一会儿,吃碗热乎的粥,平静下情绪,等着你父王最后的决定。说不定,你父王念在多年的情份上,放你娘一马呢。”

    大哭过后,皇甫煜反而冷静了下来,抽噎着摇了摇头,站起身,道:“母妃,我饿了。”

    皇甫逸轩察觉了他的异样,眯了眯眼睛。

    齐王妃面露欢喜,点头,吩咐下人:“快把粥给二少爷端进来。”

    丫鬟小心翼翼的把粥端进来,放在屋内的桌子上。

    皇甫煜走到桌上,哽咽着拿起勺子,大口吃着碗里的粥。

    齐王妃惊讶,皇甫逸轩皱眉,但谁也没有过去阻止。

    一碗粥吃完,擦了擦嘴,皇甫煜站起来,闭了闭眼,仿佛做了一个重大决定般对着皇甫逸轩跪了下去。“大哥,我求你一件事情。”

    皇甫逸轩定定的看着他,见他脸上虽然还有泪痕,却面色平静,沉声道:“你说。”

    “我娘做下的恶事太多,父王肯定不会轻饶了她,与其让她受尽苦楚,苟延残喘的活着,不如让父王了断了,这是我能替她做的唯一的一件事了。我恳求大哥,去帮我给父王说情,让他给我娘一个痛快。”

    望着忽然之间就长大的皇甫煜,齐王妃脸上惊讶的表情更重。

    孟倩幽也有些出乎意料他会这样说。

    皇甫逸轩抿唇,认真的看着他,皇甫煜也不躲避,眼神异常坚定的回视着他。半响,皇甫逸轩才道:“你确定吗?”

    皇甫煜重重的点头:“我确定,还请大哥帮我这个忙,小弟一辈子会对你感激不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