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想通了(爆22)
    “煜儿!”皇甫逸轩定定的看着他,加重了声音,“知道我们是什么吗?”

    皇甫煜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微微有些惊愕。

    “我们是亲兄弟,同是父王的儿子,是要相互扶持支撑王府的人。只要你决定了,大哥立刻去帮你说情,但是大哥不要你的感激,你只要记住,我们兄弟俩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以后若有人借此事来蛊惑你,怂恿你和大哥为敌,你要记住大哥今日说的话。”

    皇甫煜张着嘴,惊愣住。好一会儿才郑重的点头:“大哥,我记下了,从此以后父王、母妃和你就是我在这世上最亲亲近的人。”

    皇甫逸轩楼露出微笑,缓和了语气,“你决定好了吗?决定好了我们就一起去找父王。”

    皇甫煜又重重的点了一个头,起身。

    皇甫逸轩转身道:“母妃、幽儿,你们先去母妃的院子里等我,我陪着煜儿去见父王。”

    齐王妃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抿唇不语。

    皇甫逸轩和皇甫煜走出门外,朝着齐王爷的书房走去。

    齐王妃叹了一口气,道:“走吧,幽儿,去我的院里。”孟倩幽上前扶住她,两人回了齐王妃的院子。

    皇甫逸轩和皇甫煜来到书房前,皇甫煜二话不说,撩起衣袍又跪了下去。皇甫逸轩则站在书房外大声说道:“父王,儿子有话跟您说。”

    书房里没有应答声。

    皇甫逸轩提高了声音有说了一遍,书房里依然没有回音。伸出手,轻轻推了推门,门却被推开,皇甫逸轩走了进去。书房内一片狼藉,所有的东西都被扔在了地上,就连齐王爷平时最爱的一方砚台也孤零零的躺在地上,里面的墨汁洒的到处都是。齐王爷神情颓废的坐在书桌前,只是一夜不见,头上竟然长出了花发,整个人也像老了十多岁。

    “父王!”皇甫逸轩轻喊一声。

    齐王爷犹如没有听见,连眼珠也没有动一下。

    皇甫逸轩踢开脚边的东西,一撩衣袍也跪了下去,生意恳切:“父王,孩儿希望你保重身体。”

    齐王爷的眼珠总算是动了一下,只看了他一眼,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

    皇甫逸轩继续说道:“父王,孩儿自小便被丢弃,一别十一年才回到您的身边,就算您不为自己的身体考虑,也该为孩儿考虑一下,我好不容易回到了您和母妃的身边,还想着等您的年纪大了,好好地侍奉您,让您过上含饴弄孙,以享天年的好日子。如果您为了这事伤了身体,您让我和母妃以及煜儿以后该如何生活。”

    齐王爷的神色有了动容,脸上的冰冷散去,叹了一口气,嘶哑着声音说道:“轩儿,父王这些年对不起你和你母妃呀。”

    “母妃以病弱之躯嫁入王府,这些年您对她不离不弃,母妃已经很感激了。孩儿也是,自从回来以后,您对孩儿的好,孩子都记在了心里,母妃和孩儿从来没有怨怼过您。”

    齐王爷的眼中似有晶莹在晃动,声音也有些变了调:“好好好,父王有个好儿子,这一生总算不是个笑话。”

    “煜儿也很好,我门兄弟俩人以后共同撑起王府。”

    听到皇甫煜的名字,齐王爷的脸色又黯淡了下去,轻轻叹了口气。

    “父王,煜儿在外面跪了一天一夜,是有事要求您。”

    齐王爷气怒摆手“是想替那个贱人求情吧,休想,她害你我如此,余生里我绝不会让她好过。就算一天打她千万次,也不足以泄我的心头之恨。”

    “父王,”皇甫逸轩打断他:“煜儿不是来求情的,他有另外的事情要给父王说。”

    齐王爷喘了一口大气,“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父王现在没有那个心情,只想一人静一静。”

    皇甫逸轩不得不说出了实话:“是关于侧妃如何处置的事情,煜儿想替他娘求个恩典,希望父王给她个痛快。”

    提起侧妃,齐王爷目光愤恨起来,大力拍了一下桌子,怒声说道:“他休想,本王要留着那个贱人好好的折磨。”

    跪在门外的皇甫煜听了齐王爷的话,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一咬牙,站起身,走进书房,跪在了皇甫逸轩的身侧,“砰砰砰”给齐王爷磕了几个头:“父王,儿子知道我娘罪不可恕,可她毕竟养育了我,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折磨而无动于衷,还请父王给她一个痛快!”

    “砰!”齐王爷起身,愤怒的踹了他一脚,皇甫煜的身体当即就朝后面仰去,皇甫逸轩眼疾手快的拉住他,避免他摔倒在那些摔碎的茶杯的残渣上。

    齐王爷的身体也晃了几晃,跌坐回了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嘶哑着嗓子破口大骂:“逆子,竟然敢替那个贱人求情,看我今日不打死你,”

    皇甫煜被皇甫逸轩拉回身子,跪正以后,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父王想怎么惩罚儿子都可以,儿子绝无怨言,还请父王看在大哥的面子上,给我娘一个痛快。”

    齐王爷连饿带气,已经没有了再次起来踹人的力气,唯有双眼冒着火,那神情就好像皇甫煜再求情,就命人扒了他的皮似的。

    皇甫逸轩知道齐王爷必定会生气到极致,没想到他会迁怒到皇甫煜的身上,急忙开口说道:“父王息怒,身体要紧。”

    “让这个逆子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他。”齐王爷的愤怒已达到了顶峰,有些声嘶力竭的嘶吼。

    看齐王爷冷静不下来,再这样下去对事情无益,皇甫逸轩偏头说道:“煜儿,你先出去,我来和父王说。”

    皇甫煜看出来自己再求情,只会惹得齐王爷的火气更大,起身,走出门外,又跪下。

    齐王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跪在地上的皇甫逸轩静默不语,直到齐王爷呼吸平稳了下来,才又开口说道:“父王,你这又是何必呢,你若留着侧妃,每日惩罚与她,您的心里就一定痛快了吗?事情既然已如此,您就给她一个痛快,从此忘了这个人,和母妃,我,煜儿一起高高兴兴的过日子不好吗?”

    齐王爷的神情有些松动。

    皇甫逸轩继续说道:“我如今已经退了亲事,还等着您和母妃进宫去给皇奶娘请赐婚懿旨呢,到时您和母妃帮我张罗着大婚,那是多么高兴的事情,您又何必留着她添堵呢。”

    齐王爷长叹一声:“轩儿,父王不甘心呀,这么多年,父王没忘了当初对她的承诺,将府里的一切事宜交给她打理,就算你当年失踪以后,父王隐约猜到是她做的手脚,也并没有多加责怪与她,没承想她有如此狠毒的心肠,竟然给我下了绝子药。这是父王万万不能允许的。”

    “爱之深,责之切,侧妃当年也是太爱您了,才放下丞相嫡次女的身段,嫁于您为侧妃,这些年也是尽心尽力的打理府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看在这些的份上,父王还是给她个痛快吧。”

    齐王爷没有说话。

    皇甫逸轩继续说道:“煜儿是您的孩子,同样也是侧妃的孩子,她没有替侧妃求情,只是让您给她一个痛快,也是孝心一片,父王就看在我不在的那些年,煜儿给你带来了无数的欢乐,让王府不至于死死沉沉的份上,就答应了他这个请求吧。”说完,也一个响头磕在了地上:“父王,孩儿之所以也帮着煜儿求情,是不想您以后折磨自己,还请您了解孩儿的这一片苦心,给她一个痛快吧。”

    齐王爷痛苦的闭上眼,好久才睁开,声音已平静了很多:“轩儿,你说的对,折磨她也是折磨我自己,父王以后要好好跟你的母妃过日子,没必要为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惹得自己每日里不痛快。”

    皇甫逸轩目露欣喜:“父王,您想通了真是太好了。”

    齐王爷点头,挥手:“你和煜儿先回去吧,把管家叫进来,父王有事吩咐他。”

    皇甫逸轩起身,转身走出书房,跪在外面的皇甫煜已经听到了齐王爷的话,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走到他身边,皇甫逸轩低沉着声音说道:“煜儿,起来吧,跟我回去等消息。”

    皇甫煜没动。

    皇甫逸轩沉了脸色,声音也有了几分警告的味道:“煜儿,走。”

    皇甫煜抬头,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声音里满是祈求:“大哥,我想见我娘最后一面。”

    侧妃已经被关在屋子里一天一夜了,还有两个半死不活的人相伴,精神不知会崩溃到什么程度,这个时候让皇甫煜去见她,恐怕他这一生也不会忘了侧妃最后凄惨的一幕,思及此皇甫逸轩抿唇,厉声说道:“煜儿,能说服父王答应你我的请求已是不易了,你再额外提出请求,父王要是一怒之下收回了命令,大哥也帮不了你了,孰轻孰重,你考虑清楚。”

    “可是大哥”皇甫煜还在试图挣扎着说服他。

    没等他说完,皇甫逸轩就打断他:“没有可是,要么你就跟着大哥回去等消息,要么你就等着父王收回命令。只有这两个选择,你选一个。”

    皇甫煜低下头,不吱声。

    皇甫逸轩毫不犹豫的大步往外走:“既然如此,你就自己跟父王去说吧。”

    皇甫煜抬头朝书房内看了一眼,咬牙起身,追上了皇甫逸轩,跟在他的后面。

    管家得到命令,快步来到书房,看到齐王爷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的样子,大吃一惊,急忙开口问道:“王爷,您”

    齐王爷摆手打断他的话:“管家,去准备一杯毒酒来,随我去送涟漪上路。”

    管家没有丝毫惊诧应声,退了出去,不一会儿就用一个托盘端着一杯毒酒过来:“王爷,准备好了。”

    齐王爷站起身,身体摇晃了几下。管家惊呼:“王爷!”

    齐王爷摆手,扶着桌子缓了一会儿,道:“无碍,走吧。”

    齐王爷在前,管家端着毒酒在后,很快来到侧妃的院子门前。

    看门的府卫看到齐王爷过来,恭敬行礼。

    齐王爷沉着脸色命令:“打开!”

    府卫慌忙打开院门,齐王爷走到屋子门口,推门走进屋内,管家端着毒酒跟在后面。

    侧妃一直保持着坐在翠莲和嬷嬷之间的姿势,神情呆滞,看他们进来,眼珠动了动。

    管家目不斜视的把毒酒放在桌子上,退了出去,关好门,守在屋外。

    齐王爷坐在凳子上,盯着侧妃。

    侧妃似才缓过神来,想要起身,却因为一个姿势太久,身体已经麻木了,挣扎了半天也没有起来。

    齐王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在那里挣扎。

    挣扎了几下无果,侧妃索性放弃了,用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微微一笑,问:“王爷,是想好怎么处置我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