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纠结(爆26)
    “那你有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咱们可以跟她打听一下?”齐王妃急切的问。

    孟倩幽想了一下,笑道:“人还真是有一个,不过”

    “谁呀,快去请她过来。”王妃的声音更加的急切。

    孟倩幽失笑,“我唯一认识的人就是文夫人,可她是姝儿的姐姐,我们去问她,不太合适吧。”

    齐王妃一愣,随即也笑了起来:“这可真的是”话没说完,又改了口:“这样也好,德仁堂的名气在京城也不小,想必当时文东家给她的聘礼也会是数一数二的,我们正好问她一下,心里也好有个底。”

    “那我去把她请过来吧,您亲自问问她。”孟倩幽笑着说道。

    齐王妃点头:“也好,顺便问问民间有那些规矩,需要我们注意些什么。”

    孟倩幽出了将军府,让郭飞赶着马车来到德仁堂,没让伙计禀报,直接去了二楼,把门推开。

    文泗正一只脚翘在账桌上,悠闲的晃着,见门突然被推开,孟倩幽走进来。吓得把脚放下去,站起来问:“又出什么事了?”

    也不怪文泗会这这样问,实在是每次孟倩幽一出现那绝对是出了事情。

    孟倩幽瞪她一眼:“闭上你的乌鸦嘴,没出事我就不能来了?”

    没事就好,文泗松了一口气,坐回了椅子上,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问:“没事,你来做什么?”

    “我有事要找嫂子,不方便去你的府里,只好到这来了,你吩咐人回府把嫂子接来。”

    文泗好奇的看着她:“什么事,你先给我说说。”

    “女人之间的事,给你说不着,快点的。”

    那女人之间的事,自己就不能参与了,文泗没有再往下问,吩咐伙计去府里把冯静雯喊来。

    孟倩幽见不得他这个悠闲的样子,道:“褚大将军就要成亲了,你作为他的至交好友不是应该过去帮忙吗?你到现在都没过去是什么意思?”

    文泗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不瞒你说,我不敢去呀。”

    孟倩幽皱眉,问:“为什么?”

    “因为我怕挨揍呀。”

    孟倩幽凑到他面前咬牙切齿,阴森森的说道:“你要不想现在挨揍的话,就一口气把话说完。”

    文泗习惯性的往后缩了一下身子,警惕的说道:“死丫头,你这么凶做什么?当心嫁不出去。”

    孟倩幽的把牙磨得咯咯响

    文泗急忙开口:“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说完,想到了什么,嘿嘿直乐,笑够了以后才说道:“你想呀,以前是褚大哥,以后就变成妹夫了,我一想到他以后喊我姐夫的样子,我就高兴的睡不着觉。”

    孟倩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文泗不解,傻乎乎的问:“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孟倩幽开口,把文泗的幻想全部打破:“褚大将军是将军的身份,除非你们私下接触,不用顾忌礼仪,称兄道弟,这在正式的场合你是要跪拜行礼的,你哪里长出来的脑子想到褚大见将军以后会喊你姐夫。”

    文泗脸上欢喜的表情退去,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懒得再给他废话,摇了摇头,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砰!”文泗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吓了孟倩幽一跳。

    孟倩幽瞪他:“你发什么疯?”

    文泗气急说道:“我想了好几天的美事泡汤了,我能不发疯吗?”

    孟倩幽刚想骂她,有上楼的脚步声响起,想到可能是冯静雯来了,孟倩幽起身,打开房门,冯静雯正好走到门前,看到是她,笑着说道:“我说相公找我有什么事呢,原来是幽儿妹妹来了。”

    “嫂子,”孟倩幽喊了她一声,也没让她进屋,就直接拉着他她的手往外走,“我有一件事需要您的帮忙。”

    冯静雯也没有问什么事,转身就跟着她往楼下走。

    文泗不干了,追到门口,问:“你们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用我去接吗?”

    两人已经快走到楼下了,闻言孟倩幽回道:“我会把嫂子送回来了的,你不用管了。”

    文泗没有再问,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皱眉沉思,越想越不甘心,嘟囔:“他明明是我妹夫,我凭什么不能喊他。”

    孟倩幽拉着冯静雯上了自己的马车,吩咐马车去将军府,

    冯静雯听到,面露惊讶。

    孟倩幽笑着跟她说了是怎么回事,冯静雯惊讶更甚:“幽儿妹妹,这不好吧,姝儿是我的亲妹妹,我给王妃出主意多不好。”

    孟倩幽笑着摆手:“没事,你可以趁机给姝儿妹妹多要点聘礼,反正将军府里好东西有的是,不要白不要。”

    冯静雯失笑,由衷说道:“幽儿妹妹,姝儿的事真是多谢你了。”

    “嫂子这是在打我的脸呢,是我没有照顾好幽儿妹妹,才让她出了这样的事的。”

    冯静雯摇头:“幽儿妹妹不知,姝儿其实特别崇拜大将军,也曾和京城里大多数的女子一样幻想着成为他的妻子,没想到这次真的成真了,她是真的十分感激你的。还有我的爹娘,一直怕姝儿这没心没肺的性格嫁个高门大户,不能讨的婆婆的欢心,会吃了苦头,这下遂了他们的意,老将军和夫人已经去世,姝儿进门以后只需要侍奉好将军就行了。”

    两人一路说着来到将军府,下了马车,走进前厅。

    齐王妃还在那里等着。两人进门,冯静雯就规矩的先给齐王妃行礼。

    齐王妃起身,走上前,扶住她:“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没人的时候这些虚礼就免了吧。”

    冯静雯欢喜的道谢。

    齐王妃让两人落座,开门见山的说道:“幽儿给你说了吧,我想问问你,当初文东家给你下聘是准备的是什么样的聘礼?”

    “姝儿能嫁给大将军,是我们高攀了,聘礼您随意给个几抬就行了。”

    齐王妃笑着摆手:“姝儿是明媒正娶的将军夫人,聘礼不能马虎,太寒酸了,会让那些官家太太瞧不起,以后也引起诟病,我们不图高人一等,但绝不能落人口实。请文夫人把当年文东家给你的聘礼说一下,我们照着多个几抬就行了。”

    听她如此抬举冯静姝,冯静雯自然是满心欢喜,笑着说道:“相公当时给我下聘的时候是四十八抬,每一抬都是实打实的东西,古玩字画,云锦绸缎,金银首饰,各种珠宝,还有许多他从各地搜罗来的稀奇东西,具体有哪些我也记不清了。大致就是这几项。”

    听她提及金银首饰,齐王妃才想起来自己一直感觉少的东西是什么,是首饰,将军府里没有女主人,就连皇上给的赏赐里都没有这些,所以上次去求亲的时候,就觉得礼品里少了些什么,当时侧妃的事还有解决,求亲礼又准备的急,所以齐王妃也没有细想少了什么东西,现在听冯静雯提及,才恍然大悟,道:“我说感觉少什么东西,原来是少了首饰。”说完,站起身,道:“走吧,我们现在去买首饰。”

    孟倩幽和冯静雯相互看了一眼,也跟着站起身。

    三人往外走,福伯正好拿着核对好的库房东西的单子拿过来,齐王妃吩咐他:“福伯,给我拿些银票过来,我要去给你们的将军夫人买首饰。”

    福伯既是府里的管家又是账房,褚文杰不在的时候,就把家里的银钱和手里的田产铺子交给他打理,收到的银钱自然也由他保管,福伯应声,去了账房,拿了几万两的银票出来交给齐王妃。

    齐王妃随手交给孟倩幽:“你拿着,到时付账。”

    孟倩幽也没有推辞,大大方方的接过,数清楚了以后,放在了自己的袖袋里。

    福伯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切。

    齐王妃吩咐福伯:“聘礼单子等我回来再看。”

    福伯应声,恭敬的送三人出了将军府。

    三人都上了齐王妃的马车,坐好以后,齐王妃问:“文夫人,京城里的哪家首饰铺最好,我们直接过去看看吧。”

    “东城琳琅阁里的首饰在京城里是有名的,不过价格要高一些。”

    “无妨,直接去琳琅阁。”齐王妃下了决定,并吩咐了车夫。

    车夫赶着马车直接来到了琳琅阁,三人下了马车朝着里面走去,青鸾和朱篱跟在三人身后。

    琳琅阁不愧是有名的首饰铺,装修的比一般的首饰铺豪华不说,就连店里迎客的伙计态度都不一样,门口外齐刷刷的站着几名穿戴整齐的伙计,看到三人朝着店铺走来,全部躬身行礼,伸手做着同样的请的手势,异口同声的说道:“夫人,小姐,里面请。”

    这些人就相当于现在的迎宾小姐,孟倩幽心中赞叹,这琳琅阁的主人确实不一般,居然能想出了这个办法。

    三人走进琳琅阁内,里面招待客人的方式也不一样,先是有伙计热情的把她们三人请到一间雅致的屋子里,给几人上了茶水,才恭敬的开口问:“不知几位想要买什么样的首饰。”

    齐王妃也不拿架子,温声说道:“我们没有什么打算,只是看上了什么就买什么,你是否能把店里的首饰全都拿给我们看看。”

    往往这样说的顾客一般都是买不成首饰的,伙计心里明白得很,面上的态度却没有丝毫改变,应道:“好咧,您几位稍等,我这就给你几位拿过一些过来。”

    说完,退了出去,不一会儿就用托盘,端了一些精致但是小件的首饰过来:“您几位看看,这里面有中意的吗?没有的话我在换一批。”

    齐王妃低下头,仔细认真挑选,孟倩幽也觉得这些小首饰很精致,顺手拿了几个在手里观看,齐王妃头也没抬,对伙计说道:“那几个我要了。”

    伙计一愣,随即狂喜。

    孟倩幽也是愣了一下,急忙把手里的首饰放回了托盘了。

    齐王妃把那几件首饰拿出来,放在桌子上,道:“既然喜欢,就买了吧,就当我送你的礼物。”

    琳琅阁的首饰件件精致,但价钱也不菲,别看只是这几个小小的首饰,需要的银子也许有上千两,齐王妃毫不犹豫的说送给了孟倩幽,冯静雯惊讶过后也觉得理所当然。

    孟倩幽并不喜欢首饰,平日里除了必须戴的这几件,其余的她连看都不看,都放在了匣子里,今日只是觉得这几件小首饰精致,便拿起来细看一下,并没有想要的意思,齐王妃说完,她愣了一下后,笑道:“我平日里很少佩戴首饰,这些买回去也是放着,不要花那个冤枉银子了。”

    “买下吧,就算不愿意佩戴,买回去时不时拿出来观赏一番,也是挺赏心悦目的。”齐王妃道。

    孟倩幽没有再推辞,却也不敢再随意的拿起首饰观看。

    ------题外话------

    墙裂向大家推荐一下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

    山里汉的小农妻

    穿越到古代农村,破屋烂墙,没爹没娘,一文不名,手中没粮,还有一大群想算计她的渣亲。

    沈若兰抑郁了,哎!抓一手烂牌,怎么办?

    凉拌肯定是不成了,只能白手起家。

    于是,盖大棚、养家禽、挖鱼塘、卖秘方,牟足劲儿,终于把日子过得花团锦簇火炭儿红,把渣亲们虐得丢盔弃甲,哭爹喊妈。

    沈姑娘出名了,上门提亲的媒婆都要把门槛踏破了,正琢磨着选谁好呢,某个没节操的男人半夜三更找上门了。

    “兰儿啊,你说咱俩都睡过了,你还琢磨着嫁别人,是不是不想负责了?”

    沈若兰轻哂一声:“你说睡过就睡过了?证据呢?”

    男人慢悠悠的回答,“证据嘛,我留你肚子里了,九个月后就能看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