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将军娶亲(爆28)
    孟倩幽见两人惊讶的样子,道:“换个角度讲,这个藿香伶也是个可怜人,对文彪的执念太深,才变成了现在这不可理喻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平日里霍老爷太宠惯她了,无论她想要什么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才养成了她这样偏执的性格,希望今日被送回府以后,霍老爷会好好的开导管教于她,否则的话就是一个祸患。”

    冯静雯赞同的点头:“确实是要好好的管教一番。这样下去,早晚会给家里惹来大麻烦的。”

    三人说着话,马车来到了店铺前。下了马车,三人走进店内。

    快过年了,各家的太太小姐都要定制过年要穿的衣服的布料,因此店里的顾客比较多。三人进屋,正忙着招呼客人的掌柜的没有细看,赶紧过来给几人打招呼:“夫人,小姐,你们需要”等看清是孟倩幽时,急忙喊了一声:“东家!”

    孟倩幽笑着点头,吩咐:“把店里新来的最好的丝绸拿过来,我们看看。”

    掌柜的目不斜视的应声,请几人去了店铺里面专门招待贵客的屋子里坐,亲自去沏了茶水过来。随后又把店里的几种顶好的丝绸边料拿进屋里让几人挑选。

    都是女人,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很,用手一摸,就知是难得的好东西,齐王妃立刻开口:“这几样每样来一匹。”

    掌柜的惊愕獭兔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

    掌柜的高兴应声。

    孟倩幽吩咐:“这些先记账上,等我有空过来的时候再结账。你把这几匹全部搬到外面的马车上。”

    她是东家,自然是她说了算,掌柜的应声,出去吩咐伙计把库房里的几匹上好的丝料搬了出来,放到外面的马车上。

    伙计抱着丝料出门没看到平日孟倩幽用的马车,心里疑惑,不敢乱放,又退回店里请示掌柜的。

    等掌柜的出去,齐王妃道:“幽儿,你这是做什么。”

    “我和大将军相识也有四五年了,这些丝料就算是我送给他的成亲的礼物,您就不要客气了。”孟倩幽笑着说道。

    齐王妃也是个爽利人,听了她的话,也没有推辞,笑道:“好,我就替他收下。”

    几人站起身往外走,正好看到抱着丝料的伙计询问掌柜的,孟倩幽吩咐:“放到齐王府的马车上就好”

    伙计不敢怠慢,慌张的把丝料放到了马车的前面。

    嘱咐了掌柜的一番,三人上了马车,回了将军府。

    掌柜的看着远去的马车,额头上的冷汗流了下来。心里越来越疑惑,自己的这位新主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青鸾和朱篱把藿香伶送到霍府门前,直接吩咐看门人通知霍老爷出来接人。

    看门人看她们的气势,再看看脸色苍白,一言不发的藿香伶,快步跑着回去禀报。

    霍老爷听了他的话,和霍夫人急忙迎出来,认出她们是孟倩幽的丫鬟,心里咯噔了一下。

    青鸾面无表情的把今日藿香伶的所为所为,和齐王妃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部说了出来。

    霍老爷听了眼前阵阵发黑,打死他也没有想到就这一会儿的功夫,自己这个一向识大体,懂礼数的好女儿竟然得罪了齐王妃,急忙拱手谢罪:“请回去转告王妃,小人以后一定会好好的管教小女,绝对不会再让她找孟姑娘的任何麻烦。”

    青鸾盯视着一会儿,直到霍老爷被她盯的脸上的汗都出来了,才开口问:“霍老爷,知道今天陪在我们家主子旁边的另外一位夫人是谁吗?”

    霍老爷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

    青鸾的语调没变,却惊的霍老爷立刻出了一身冷汗:“她就是德仁堂的少夫人。”德仁堂可以说在这京城的商界中和自己比肩而立,而今自己的女儿不仅得罪了齐王妃,还得罪了德仁堂的少夫人,要是他们联合起来,想到后果,霍老爷身上的冷汗涔涔的往外冒。

    霍老爷是明白人,话说到此,他应该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青鸾不再多说,和朱篱转身回将军府。

    直到两人的身影看不见了,霍老爷才敢喘了一口大气,扭身一巴掌搧在了藿香伶的脸上。

    霍夫人惊呼。

    丫鬟吓的腿发软,跪在了地上。

    藿香伶被打懵了,不敢置信的看着霍老爷。

    霍老爷犹不解恨,怒骂:“逆女,你这是要葬送了全府人的性命呀。”说完,怒声命令:“将小姐关入她的院子里,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出院门一步。”

    “爹!”藿香伶惊叫。

    霍老爷摆手。

    “娘!”藿香伶祈求的喊着霍夫人。

    霍夫人刚要求情,霍老爷接下来的话让她住了嘴:“你要是求情,就跟着她一起关入院子里吧。”

    说完,呵斥下人:“还愣着做什么,赶快把小姐拉走。”

    下人慌忙上前,架起藿香伶就进了府,丫鬟香萍挣扎了起来,跟在了后面。

    霍老爷又吩咐:“夫人,给李家回信,就说我们应了这门亲事,让他们三日内过来提亲,半个月后娶人进门。”

    “老爷!”霍夫人惊叫:“伶儿是你最宠爱的女儿,她的亲事怎么可以这么草率?”

    “如果不想她毁了霍府,连累府里这几百人没了性命,就照我说的去做。”霍老爷丝毫不为所动,严厉的说道。

    霍夫人也是聪明人,明白了霍老爷的意思,即使再心疼,也不敢拿府里这几百人的性命开玩笑,叹了一口气,转身蔫蔫的进了府,命人去通知了李家。

    半个月后,霍家一向最得宠的藿香伶匆匆忙忙的出了嫁,而让媒婆纳闷的是这霍家小姐从出霍府到迎进李府,一直都是由两个膀大腰圆的丫鬟搀扶着。当然了这是后话。

    三人回了将军府,齐王妃吩咐福伯把马车上的丝料和首饰卸下来装到聘礼箱子里。

    褚文杰也从军营回来了,正坐在前厅里等着几人。

    孟倩幽和冯静雯给他见过礼,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齐王妃笑着告诉褚文杰这些上乘的丝料是孟倩幽送他成亲的贺礼。褚文杰微微点头谢过。

    孟倩幽把剩余的银票从袖带里拿出来交给齐王妃。

    齐王妃喊来福伯,让他入账。

    事情交代完毕,三人起身告辞。

    齐王妃直接坐着马车回了齐王府。

    孟倩幽让郭飞赶着马车先把冯静雯送回了德仁堂才回了自己的家。

    接下来的几天,齐王妃每天都去将军府帮着操办成亲的事情,遇到拿不准的事,就命人来喊孟倩幽。

    孟倩幽也没有闲着,不去将军府的时候就去作坊看着。

    至于城外开垦荒地的人,天彻底冷了,土地开不动了,孟倩幽让文彪核算好了所有人的工钱后,在最后一天如数给做工的人们发了下去,并告诉他们,等过了年,天气暖和了再过来继续开垦。

    连续干了一个多月,每人都挣得了不少的银钱,听说年后还会雇佣他们,一个个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至于文彪和他那些兄弟们,还是继续留在了庄中,不过采买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做了。

    小厮当作坊里的管事后,更加卖力了,作坊里所有的外围的事都打理的妥妥当当的,就连出货,进货这样的事也没有让孟齐操心。

    至于腊肠,年关将近,谢江风的需求量也大了起来,先前晾制好的腊肠一下就全运走了还不够。作坊里的那些伤残军士看到腊肠如此畅销,主动要求每天多做半个时辰的工。

    孟齐和孟倩幽商讨之下觉得可行,便给他们每人加了二十文钱的工钱。工人们高兴的不行。

    北城的街道旁又陆陆续续出现了好多出来找工的人,不过这次他们不再愁眉苦脸,而卖儿卖女的根本就没有了。

    有人喜就有人忧,一直仗着买卖人口生活的牙婆买不上人来,急的不行,趁着没人的时候还偷偷的将孟倩幽咒骂了一番。

    孟倩幽当然不知道这些,否则的话绝对会让人打的她以后再也开不了口说话。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期间齐王妃和褚文杰又亲自去了冯府下聘礼,整整七十二抬嫁妆再次震惊了整个京城。这下所有人都知道了,褚大将军对于冯静姝满意的不行。那些自恃身份较高,有些瞧不起冯静姝出身的官家太太,还有哪些冯静姝还没成亲就诅咒她进门就会失宠的心仪褚大将军的女子们,彻底的没了话说。

    皇上听说褚文杰娶的是一商家女子为妻,莫名的心里高兴。令人赏赐了不少的好东西。太后当然也有赏,不过不是赏赐给了褚文杰,而是直接赏赐了冯府,并命人传了一些话给冯老爷,无非就是警示冯静姝进了将军府以后要恪守本分,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别丢了当朝大将军的脸之类的话。

    无论太后的本意是什么,冯府得了这一荣耀,以后在京城的商贾之中地位会更加的重要。

    在军中将领不停的请求下,褚文杰也被迫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等他成亲那一日,让他们都去帮着去迎亲。

    很快的到了成亲的这一天,天不亮孟倩幽就起床,梳洗打扮后吩咐郭飞赶着马车来到了将军府。

    将军府门前黑压压的站着许多的将领和军士,个个身穿崭新铠甲,精神抖擞,脸上全部带着笑容。

    将军府门前被挡住了,马车到不了府门口,郭飞停下马车,孟倩幽下来,领着青鸾和朱篱越过军士来到府门前。

    三人都是妙龄少女,今日打扮的又靓丽,军士们虽然没有发出口哨声、叫好声,却都无声的瞪大了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青鸾蹙眉,朱篱杀气起,孟倩幽却不在意的领着两人走了进去。

    看门人识得她,当即就让她们三人进去。看几人走远,才对领头的崔副将小声说道:“这可是未来的世子妃,管好你的军士,小心惹下大祸。”

    崔副将大惊,隐约想起几年前似乎见过前面的孟倩幽,立刻厉声吩咐了下去,如果有谁再敢乱看,当心将他的眼珠子挖出来当泡踩。

    别看平日里崔副将嘻嘻哈哈,可真的严厉起来,军士们都怕他,听了他的命令,马上都收敛了神色,笔直的站好。

    齐王妃最后这两天没有回齐王府,一直待在这边操持成亲的事,见孟倩幽进来,立刻招手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皇甫逸轩这段时间也忙的很,好多天没有和孟倩幽见面了,如今好不容易见着,哪里会让人过去,起身拦下她,让她做在自己身边的椅子上。伸手拉住了她的一只手。

    齐王妃先是一愣,随即失笑:“等忙忘了文杰的婚事,我立刻就去宫里给你们两人请懿旨,先把亲事定下来,等明天开春就把亲事办了。”

    皇甫逸轩早就盼着这一天了,闻言高兴的对着孟倩幽笑起来。孟倩幽却微微有些脸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