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刁难 (爆30)
    众将士齐齐高喊:“夫人!”

    面对这么多人,冯静姝有些手脚无措,只是本能的又朝褚文杰的方向又靠了靠。

    众军士没想到这将军夫人竟然是一个长相靓丽的小姑娘,看样子也不过十五六岁,身材娇小,站在高大的将军旁边,显得愈发的娇小。尽管表面上表情严肃,恭敬无比,心里却一个个都乐开了花,怪不得他们的将军半个月之内就迫不及待的把人娶到了手,这夫人娇娇弱弱的,确实惹人疼惜。

    都是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兵,褚文杰看他们一个个睁大了眼,面露惊讶,随后嘴巴一个个都要咧到耳朵根上去了,就知道

    他们的心里想的是什么,黝黑的脸庞不由的有些泛红,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的身上,才大声说道:“以后这将军府里就有女主人了,有谁想过来蹭饭的,只要是不违背纪律,都可以过来。”

    众人等的就是这句话,集体发出了叫好声。

    等他们笑闹了一会儿,褚文杰挥手,众人安静下来,“好了,都进府吃饭吧,吃完了就赶快滚回去军营。”

    众人一一应声。

    褚文杰领着冯静姝的手往府内走。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句:“将军,这天还大亮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褚文杰的脚步踉跄了一下,冯静姝的小脸立刻爆红。褚文杰回头瞪视着众将领,目光从他们的脸上巡视了一遍,威严的说道:“明日开始,每天的操练多加一个时辰。”

    所有人齐齐发出哀嚎声,褚文杰嘴角含笑的转身,领着冯静姝回了新房。后面,众将领一涌而上,对着那个多嘴的将领拳打脚踢。说话的将领以为趁着褚文杰高兴开了玩笑没事,没想到惹下了大祸,面对众人的拳打脚踢,只能抱头闪避,不敢还手。

    成亲的宴席本该是晚上开席的,可这些军士特殊,他们还要回军营,齐王妃和褚文杰商议过去,就决定中午先给他们开席,让他们吃过饭后,回去军营。

    众军士闹闹哄哄的进了府内,来到给他们摆的宴席前面,甩开膀子就大吃了起来。足足一个多时辰过后,散去。

    福伯命府里的下人把残羹剩菜全部撤了下去,把桌子收拾干净,把地面清扫干净,到处都收拾的利利索索的,等着晚上的宴席。

    褚文杰把冯静姝送回新房后,就走出去招待那些过来贺喜的朝中官员。

    看褚文杰走出去了,挥退了伺候的丫鬟,冯静姝拍着自己的胸口,一副受到惊吓的摸样:“吓死我了!”

    孟倩幽失笑。

    宴席一直持续到晚上,客人才逐渐散去,齐王妃连续忙活了几天,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对齐王爷说道:“王爷,臣妾累了,想在府里歇下,你和轩儿回府吧,等臣妾休息一晚上,再回去。”

    齐王爷脚步没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欲言又止。

    齐王妃看出他的异常,道:“王爷有话就说,臣妾一定照做。”

    齐王爷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回府吧,明日没什么事情的话,你我进宫去给轩儿和孟姑娘请懿旨,把他们的亲事也定下来。”

    齐王妃这几天累懵了头了,根本就没有想起这件事,听齐王爷提起,立刻点头同意:“好,臣妾跟您回府,明日我们就进宫。”

    褚文杰把四人送出了府门,看着几人远去才回了府内。

    齐王爷和齐王妃同乘一辆马车,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上了另一辆王府的马车,郭飞赶着马车跟在后面。

    又是好几天没见了,皇甫逸轩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况且一想到明日齐王爷和齐王妃就要进宫去请懿旨,自己和孟倩幽马上就能定亲了,心里高兴的不行,动作更加的激烈了些,直到吻的孟倩幽喘不上气来了,拼命的捶打他,才不舍的放开了她的唇,气喘吁吁的盯着她,等他呼吸均匀了,又覆了上去,只不过这次动作轻柔了些,孟倩幽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任由他为所欲为。

    知道马车外青鸾犹豫的声音响起:“主子,到岔路口了?”

    孟倩幽的意识才回笼回来,慌忙应了一声:“好,我这就下马车。”

    皇甫逸轩伸手拉住她,把她的手依旧搭在自己的脖子上,朝外面吩咐:“去南城。”

    车夫调转马车头,朝着南城的方向走去。

    齐王妃早就料到皇甫逸轩会这样做,听了车夫的禀报,什么话也没说,语气疲惫的吩咐车夫会齐王府。

    到了孟倩幽的家门口,皇甫逸轩才满心不情愿的先下了马车,最后把孟倩幽接了下来,道:“天色晚了,我就不进去了明日在家等我的好消息。”

    孟倩幽点头,朝着府内走去。

    皇甫逸轩恋恋不舍的站在原地,等看不到她的身影了,才坐着马车回了王府。

    孟齐知道褚文杰今日成亲,孟倩幽会很晚才会回来,便没有等他,吃过晚饭以后,就早早的歇息了。

    孟倩幽看他的院子里没有灯光,暗暗松了一口气,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清洗过后,也躺下睡了。

    齐王爷和齐王妃两人回了府内,齐王妃直接朝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齐王爷脚步顿了顿,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

    齐王妃惊讶,回头看着齐王爷,歉意的说道:“王爷,臣妾这几日太累了,实在是无法伺候您。”

    齐王爷开口:“无事,本王只想让你陪陪,别的事情不会做。”

    话说到这份上,齐王妃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回了齐王妃的院子里,稍微清洗了一下,便睡下了。齐王妃实在是累坏了,几乎是头一挨着枕头,就沉沉的睡去了。而齐王爷却毫无困意,睁着眼盯着齐王妃那张卸了妆后依然靓丽的容颜,不知在想些什么。

    第二日,齐王爷轻手轻脚的起床,想要去上早朝,齐王妃被他惊醒,慌忙起身,“王爷,臣妾服侍您更衣。”

    齐王爷柔声道:“不必了,这几日你累坏了,多睡一会儿吧,等我散朝以后,命侍卫回来喊你,到时我们一起去母后宫中请懿旨。”

    成亲这些年来,齐王爷是第一次如此体贴的这么柔声对她说话,齐王妃一时有些惊讶。

    见她的样子,齐王爷眼里有愧疚闪过,伸手替她掖了下被角:“天冷,别着凉了。”

    齐王妃躺平身体,愣愣的看着他。

    齐王爷穿好衣服,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院里,换好朝服,才出了府门。

    看着他走去,齐王妃心里说不出的滋味,随后深深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等再次睁开眼睛,天光已经大亮了,起床,在玲珑的伺候下梳洗完了以后,吃过早饭。坐在屋子里等着侍卫回来传信。

    辰时末,侍卫回来,恭敬禀报:“娘娘,王爷被皇上宣召去了御书房,让小的回来告诉您,让您先去太后娘娘的宫中等着,他从御书房出来后直接过去。”

    齐王妃已经穿戴整齐,闻言走出府门,坐上马车,来到了宫门口,由玲珑扶着走进皇宫内,朝着太后的寝宫走去。

    刚进后宫,就有一群宫女簇拥着贺贵妃从对面走过来,齐王妃赶紧福身行礼:“见过贵妃娘娘。”

    “哟,这不是齐王妃吗?这身体看来是真的见好了,这么冷的天竟然也能出门了。”贺贵妃没有让她起身,反而不阴不阳的说道。

    齐王妃心里明白,她这是故意找碴呢,不紧不慢的噎了回去:“贵妃娘娘的消息真是灵通,我这身体还没有好多少的日子呢,你就知道了了。”意思告诉你,我知道你为什么找我的碴,无非是你得知你妹妹死了,你故意整我罢了

    贺贵妃被噎了一下,冷哼了一声,道:“王妃不但身体好了,这嘴巴也厉害了,只是不知道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做恶梦”

    “臣妾这些年做事坦坦荡荡,无愧于心,自然是不会做恶梦的。”齐王妃又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只不过,半蹲着身子,这么长时间了,腿脚有些发软,身子不由得有些摇晃。身后跪着的玲珑想要扶住她,可又不敢起身,唯恐贺贵妃治她一个不知礼仪,冲撞之罪,到时候连累了王妃。

    贺贵妃就是故意刁难齐王妃,为的就是她坚持不住了,好治她的罪。

    齐王妃也明白他的意思,咬牙坚持,可实在是坚持不住了,身子摇晃的厉害。

    贺贵妃这下抓到了把柄,厉声吩咐身后的宫女:“齐王妃是将门之女,规矩礼仪自然学的不够规范,你们几个教教她见了本妃,该如何行礼。”

    宫女应声,上前。

    玲珑吓坏了,跪在地上高声求情:“贵妃娘娘,我们娘娘身体虚弱,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她吧。”

    贺贵妃冷冷一笑:“这齐王妃的规矩可真是好,连个下人在本宫面前都敢乱说话,给我掌嘴,教教这些不知礼数的人什么是规矩。”

    到了这一步,齐王妃索性站起身,侧身挡在玲珑面前,不卑不亢道:“我齐王府规矩如何,不需要贵妃娘娘置喙,今日我进宫是来找母后有事商议,贺贵妃如果没事,我先过去了。”说完,吩咐玲珑:“我们走!”

    玲珑应声,起身。

    齐王妃迈开步子往前走。

    “站住!”

    贺贵妃厉声呵斥她。

    齐王府充耳未闻,继续往前走。

    贺贵妃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给我拦着她!”

    五六名宫女立刻闪身拦在齐王妃的面前。

    齐王妃站住身形,转身,语气冷冷的问:“贺贵妃这是何意?”

    “你见了本妃不知行礼,还纵容丫鬟在本妃面前胡言乱语,数罪并罚,就罚你在这里跪半个时辰。”贺贵妃趾高气昂的说道。

    天色已冷,齐王妃又穿戴单薄,要是在这个地方跪上半个时辰,回去后绝对会大病一场的。明白了他的险恶用心,齐王妃嘴角一撇,不屑说道:“我要是不跪呢?”

    “不跪?”贺贵妃得意一笑,扬声命令宫女:“既然齐王妃不愿意跪下请罪,你们就帮她一把。”

    宫女应声,五六个人一拥而上,使劲把齐王妃摁在了青石地上。

    玲珑再次跪地请求:“贵妃娘娘,我们王妃身体不好,不能跪在这阴凉的地方的,您就饶了她吧。”

    “你这贱婢不说话,我倒是忘了,来人,掌嘴!教教她什么是规矩。”贺贵妃厉声下令。

    另外两名宫女上前,一人擒住她,另一人伸出手对着她的嘴就要搧下去。

    “住手!”齐王爷威严,冰冷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话落,人也到了众人的面前。看到齐王妃被几名宫女摁压着跪在地上,怒火起,对着几人就踹了过去:“该死的奴才,竟然敢这样对待本王的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