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求懿旨(爆32)
    “混账!”太后怒骂了一声,“我看着你是仗着得宠,无法无天了吧,她堂堂一个王妃,岂会不知道规矩礼数!分明是你有意找碴,才命人下此重手的!”

    贺贵妃大惊,急忙喊冤:“太后,臣妾冤枉呀,确实是她不懂规矩在先,臣妾才命人教她的。”

    太后见她死不承认,气得点头,“好好好,我今日倒要看看你说的是不是属实。”说完,对外喊道:“来人!”

    宫中的管事太监走了进来,太后怒声命令他:“将跟随贺贵妃的宫人全部单独关起来,问问她们刚才的事实到底如何,如果她们的口径不一致,全部杖毙!”

    太监应声,走了出去。

    太后的命令没有说完,贺贵妃的脸已经是惨白一片,浑身也抑制不住的打哆嗦。这才醒悟,她刚才过于得意忘形了,自己的这点小伎俩怎么能逃的过太后的眼睛。可事到如今,如果磕头认错,也不会有好下场,索性心里一横,决定咬牙坚持到底。

    太监出去传达了太后的命令,贺贵妃带的那些宫女立刻就被隔离了起来。刚才太后的话他们也听清楚了,哪里还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太监听她们说的度大致差不多,便回屋里禀报了太后。

    太后气怒的不行,拿起手边桌子上的一个茶杯就摔了过去:“不知死活的东西,连王妃也敢陷害。”

    茶杯在贺贵妃面前应声摔碎,茶杯碎片四处乱溅,贺贵妃吓得尖叫一声。

    太后余怒未消,转头问皇上:“皇上,你看这事给如何处理?”

    皇上听了太监的回禀,心里也是有火气,轻飘飘的瞥了贺贵妃一眼,吩咐下去:“将贺贵妃禁足三个月。”

    贺贵妃瘫坐在地上。宫里的女人多,个个都眼巴巴的盼着皇上去临幸她们呢,自己平日里得的恩宠多,已经使他们眼红了。如果自己被禁足三个月,还不知道皇上到时还会不会想起她。

    贺贵妃张口欲要求饶,皇上的话又出口:“胆敢再多说一句,禁足半年。”

    三个月皇上就会把自己忘的差不多了,如果半年,那皇上就彻底的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了,贺贵妃求饶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伺候皇上的总管太监应声,走到贺贵妃面前,恭敬说道:“贺贵妃,请吧。”

    贺贵妃已经腿脚发软,哪里还站得起来,总管太监给旁边的两名小太监使了个眼色,两名小太监立刻上前,架起贺贵妃拖了出去。

    女医给齐王妃敷好药,管事姑姑扶着齐王妃从帷幔后走了出来,小心的扶着她坐在软凳之上。

    太后又询问了女医几句,让她离去。

    太后对齐王妃道:“膝盖受伤不是小事,回去后一定要遵照女医的嘱咐,多休息,少走路。”

    齐王妃恭敬应声。

    命人给几人上了茶,太后开口问道:“今日你们两人同时进宫,是不是有事要说?”

    齐王妃点头,道:“母后,轩儿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已经退了,儿媳今日是想给他和孟姑娘求一道赐婚懿旨,让他们先把亲事定下来,等明年就可以办喜事了。”

    太后一愣。

    皇上蹙眉。

    太后看着齐王爷和齐王妃两人,说道:“这件事咱们不是说过吗?轩儿的亲事先不急,等哀家想好了以后再给你们答复。”

    “母后早先说的时候,轩儿还没有退亲,如今他的亲事退了,臣媳认为这件事可以提了。”齐王妃道。

    太后摆手:“不行,这件事哀家还要再想想,纵然是轩儿退了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也不宜娶一名乡下的女子为正妃。还有,亲事刚退,据说林家的小姐就病的起不来了,轩儿这时候定亲,不是打尚书府的脸吗?不行!”

    太后一连说了两个不行,齐王妃有些着急,声音里也有些几分急切:“母后,轩儿和幽儿情投意合,您就成全了他们吧。”

    “胡闹!”太后呵斥她:“轩儿还小,一时被那个姑娘所迷惑,知道什么是情投意合?再说了母后不是答应过你吗,不会亏待了那个乡下的姑娘,等轩儿大婚以后,封她为侧妃的。”

    见太后坚持,齐王妃看向齐王爷。

    齐王爷道:“母后,你不了解轩儿,他若认准了的事,无论任何人劝阻都没用了。四年前,儿臣接他回来的时候,他就用了手段毁了孟姑娘的名声。他盼了四年,终于等到自己长大了。如果母后不答应他们的亲事,儿臣恐怕轩儿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到时我们后悔都来不及了。”

    太后的声音沉了下来:“自从他随着你回来的那一刻,他就应该明白自己是皇家人,有些事不是自己能随心所欲的。你告诉他,哀家同意给那个乡下丫头一个侧妃的位置,就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如果他再不退让一步,就别怪哀家动用手段了。”

    动用什么手段,在场的人都明白,无非就是用孟家的人要挟孟倩幽乖乖的就范。

    皇上坐在一边默不作声,齐王妃知道太后的态度就代表皇上的态度,心里着急。

    齐王妃起身,跪了下去:“母后,臣媳就轩儿一个孩子,分散了十一年,如今好不容易团聚了,不想他再出任何事情了,还请母后就成全了他们吧。”

    齐王妃的膝盖刚敷好药,这一跪下去,膝盖就更加的疼痛,脸上额头上的汗珠立刻就冒出来。太后看得清楚,心里更加的气怒,道:“你就为了那么一个乡下女子,连自己的腿都不要了吗?”

    齐王妃强忍疼痛,回道:“母后,臣媳这段时间跟幽儿打了不少的交道,她是一个心地善良,处处为她人考虑,有担当,有能力的一个好孩子,京城里的大家闺秀几个加起来也不顶她一个,别说轩儿了,就是臣媳也十分中意她,还请母后成全。”

    齐王爷一撩衣摆也跪了下去,附和道:“儿臣也觉得孟姑娘和轩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还望母后成全。”

    “你、你们”太后指着两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皇上这段时日听说了孟倩幽做的许多事情,对她的印象稍微有了些改观,但从内心里还是不愿意他们的亲事的,开口说道:“那个乡下姑娘的事朕也听说了不少,确实有一二分本事,但是还不足以配的上轩儿。这样吧,朕答应你们,暂时先不给轩儿指婚,一方面是给尚书府一个脸面,再一个就是这段时间,朕准备让轩儿历练一番,以后准备在朝中重用他,至于儿女情长的事就往后拖拖。”

    皇上的话就是金口玉言,更何况皇上已经退让了一步,两人再执意相求,就有可能惹得龙颜大怒了。齐王爷和齐王妃对望一眼,无奈的起身,谢过。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待两人坐定,太后开口询问另一件事情:“皇儿,贺侧妃突然暴毙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王爷看了看伺候的宫人。

    太后明白,命令他们:“你们全部退下!”

    宫人应声,退了出去。

    “说吧。”等他们退完了,太后道。

    齐王爷思量了一下,将侧妃妄想给孟倩幽和褚文杰下媚药,想让他们两人成了事实,从而毁了齐王府和将军府的事情斟酌的说了出来。

    太后听完气怒的拍了一下桌子:“这个贺侧妃也太可恶了,就这样让她死了真是太便宜她了,就应该让她受够了七七四十九种惩罚,再让她死去。”

    四十九种惩罚是宫中惩罚犯了错的宫女的,每一种都让人生不如死,却每一种都让人死不掉,直到折磨的人就剩下一张皮和一口气的时候,才肯给人一个痛快。太后这真的是气急了,才说出这种狠毒的话。

    说起侧妃,齐王爷没有任何的动容,只是实事求是的说道:“她毕竟跟了儿臣十几年,养育了煜儿,在王妃生病的那些年里,尽心尽力的将府里打理的井井有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儿臣便一杯毒酒送她上了路,算是全了这些年的情分。”

    当年齐王爷看中的是侧妃,为了拉拢手握军权的大将军,是太后强硬的让他娶了现在的齐王妃,想起来心里也是有些愧疚,叹了一口气,道:“罢了,人死如灯灭,过去的种种就随她去吧,以后你们夫妻两人也要好好地扶持着过日子,千万不要再出这乱七八糟的事了,哀家年纪大了,承受不住。”

    两人齐齐恭敬应声。

    皇上对于褚文杰娶了一个商家女子为妻,心里是十分高兴,不过表面上却遗憾的说道:“这样,就委屈了大将军了,朕听闻他娶的是一个商家女子,实在是可惜,前几天朕还和母后商议给大将军指婚的事呢。”

    母子连心,皇上要表达什么意思,太后自然明白,叹息了一声,也附和着点头:“是啊,前几天皇上还和哀家商量给大将军定哪个朝中官员的女儿好呢,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不管有没有,皇上和太后既然说出来了,齐王妃就当做有这样一回事,诚心诚意的道谢:“多谢皇上,太后惦记,那姝儿姑娘虽然年纪还小,却甚得文杰的意。”

    太后欣慰的点头:“既然这样,哀家就放心了,等过一段时间,哀家再给他指名侧妃。”

    齐王妃急忙说道:“多谢太后的好意,不用了,文杰平日军务繁忙,很少呆在府里,府里人多,反而容易出了乱子,只有一名正妃正好。”

    太后和皇上对望了一眼,笑道:“好,既然这样,哀家就依了你。”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齐王爷和齐王妃行礼后出了太后的宫中。

    齐王妃膝盖有伤,太后还吩咐管事姑姑给她准备了一定顶软轿,送她出宫。

    等两人走后,太后有些不赞同的对皇上说道:“皇儿,轩儿的婚事你怎么可以让步。”

    “母后,连皇弟也说那个乡下女子好,想必那女子必定有过人之处,我们硬是要反对,反而引起轩儿的不满,现在轩儿年纪尚小,拖个一两年没有问题,可那女子已经过了婚嫁的年纪,如果再拖两年,肯定是拖不起的,到时她另嫁了他人,轩儿的亲事自然是我们做主了。”

    太后思量了一下,点头。

    宫里的软轿把齐王妃抬到齐王府的马车前,玲珑扶着她出了轿子,齐王妃艰难地上了马车,齐王爷随后也坐了上去。

    车夫赶着马车稳稳地朝府里走。

    齐王爷坐在齐王妃身侧,撩起了她的罗裙。

    齐王妃惊呼一声,“王爷!”急忙又把罗裙落了下来。

    “我看看你的伤。”齐王爷低声说道。

    齐王妃捂紧了自己的罗裙,道:“无碍的,休息几天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