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重申誓言(爆33)
    齐王爷脸色有些不虞,盯视着她。

    齐王妃把罗裙捂的越发的紧。

    齐王爷无言的凝视着她好一会儿,才放弃了查看她膝盖的想法,侧身往马车的另一边靠了靠。

    齐王妃看到他的动作,轻轻嘘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捂着罗裙的手却没有松开。

    马车到了王府门口,停下,齐王爷下了马车,齐王妃从车厢里慢慢挪出来。玲珑赶紧上前,伸手正欲扶着她下马车,齐王爷却弯腰一把抱起了齐王妃,在齐王妃的惊呼声中大步的朝着府内走去。

    齐王妃惊呼不断:“王爷,您放我下来,我能走,您这样会惹得府里人笑话的。”

    齐王爷充耳不闻,直接朝着齐王妃的院子走去。

    玲珑惊诧过后,远远的跟在后面捂嘴偷乐,府里的下人看到这种情形,先是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看着,在齐王爷冷冷的目光扫视下,全都低下头不敢再看。

    齐王妃脸颊烧的通红,觉得自己以后在这府里没脸见人了,索性也不惊呼了,把头埋在齐王爷的胸前,随便府里的人们去议论了。

    皇甫逸轩今日没有出门,专门呆在家里等消息,听皇甫毅禀报说齐王爷和齐王妃回来了,便迫不及待的往外走。

    皇甫毅拦住他:“世子,您还是稍等一会儿吧,现在王爷还没有把王妃抱回她的院子里呢。”

    皇甫逸轩听清了“抱”这个字,疑惑的看着他。皇甫毅点头,道:“世子,您没听错,王妃娘娘确实是被王爷抱着进府的。”

    皇甫逸轩是何等的聪明,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大步就往外走。

    皇甫毅在后面劝阻,“世子,你就晚去一会儿吧,等王妃娘娘安顿好了再说。”

    皇甫逸轩抿唇,道:“毅儿,母妃肯定是出事了,否则父王不会抱着她进府的。”

    皇甫毅恍然,急步跟在后面。

    两人到了齐王妃的院子里的时候,齐王爷已经把齐王妃抱回了她自己的屋里,见皇甫逸轩走进来,立刻吩咐:“去派人把孟姑娘请来,你母妃的膝盖受伤了。”

    皇甫逸轩心里发沉,立刻吩咐皇甫毅去请孟倩幽。

    皇甫毅应声,转身出了齐王妃的院子,去马厩牵了一匹好马出来,打马狂奔去请孟倩幽。

    齐王妃的脸涨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了,坐在床上。见皇甫逸轩的脸色发沉,收敛了神色,急忙说道:“轩儿不要着急,宫里的女医已经看过了,我的伤没有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

    皇甫逸轩走到床前,看到她罗裙上渗出的已经干涸的血迹,面目也沉了下来,低声问:“母妃,出了什么事?”

    宫里的人多嘴杂,就是自己不说也瞒不住的,齐王妃便开口,避重就轻的说道:“轩儿不必担心,没出什么大事,母妃进宫以后,碰到了贺贵妃,起了一点冲突。母妃受了点轻伤,不过,你皇伯父已经罚她禁足三个月了。这事就算扯平了,轩儿不要放在身上。”

    皇甫逸轩微蹙起头,声音里已经有了不虞,直接问:“她这是把侧妃的死怪罪到你的头上了吗?”

    齐王妃急忙摆手,大事化小的说道:“不是,今天的事只是一个误会,我也是有些出言不逊,惹恼了她,她才会命人下重手的。”

    这话皇甫逸轩明显的不信,自己的母妃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清楚的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惹到贺贵妃,逼问:“母妃做了什么,说了什么,竟会惹的她下重手。”

    齐王妃答不上来。

    皇甫逸轩也不再问她,转身朝着门外喊道:“玲珑!”

    玲珑应声进来,福身行礼。

    “今日到底发生了何事?”

    齐王妃给玲珑使眼色。

    可是齐王爷和皇甫逸轩都在场,玲珑打死也不敢隐瞒他们两人,把当时的情形如实的说了出来。

    听完以后,皇甫逸轩捏紧了拳头,齐王爷的脸色更加阴沉。

    齐王妃看两人的神色,挥手示意玲珑退下,对两人道:“贺贵妃虽然是有意挑衅,可是也受到了重罚,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

    两人没有说话。

    齐王妃岔开了话提,满是歉意的道:“轩儿,母妃和你父王今日并没有给你求来赐婚懿旨。”

    皇甫逸轩一进门时就看到两人的神色不是那么高兴,心里就有了几分猜测,现在得到证实,心里一阵阵的发凉,低沉着声音问:“为什么?”

    齐王妃将太后和皇上的一番言辞告诉了他:“你皇奶奶是坚决不承认的,你皇伯父倒是松了口,虽然你和幽儿的亲事未能定下来,但是短时间内,他们也不会给你赐婚别的女子。”

    皇权高于一切,皇甫逸轩没有说话,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齐王妃以为他知道了之后,会大发怒火的,没想到却是这样平静,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说话的口气也急迫了些:“轩儿,你不用着急的,过段时日母妃和你父王会再进宫求懿旨的。”

    “不用了,母妃。”皇甫逸轩面色如常的说道:“既然皇奶奶和皇伯父如此说,就有他们的思量。你和父王就是再去求多少次都没有用,不就是多等几年吗?孩儿不着急,幽儿也没事的,您还是安心把伤养好吧。”

    齐王妃越发的觉得他的态度奇怪,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大,开口欲再劝说,齐王爷开了口,道:“轩儿说的对,既然母后和皇兄拿定了主意不给他们赐婚,我们就是求多少次也没用,唯今之计,就是轩儿多为朝廷做一些事,用自己的功绩来换。”

    齐王妃瞬间明白了齐王爷的意思,看了看皇甫逸轩,知道他肯定也猜到了皇上的用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孟倩幽听说齐王妃受伤了,急忙让郭飞赶着马车,带着青鸾和朱篱,来到了齐王府,直接进了齐王妃的院子。

    玲珑看到了,朝着屋里禀报了一声,打开门帘,恭敬的请她进去。

    孟倩幽一进屋,就感觉屋里的气氛不对,好像明白了什么,心里有些发沉。

    孟倩幽快步走到床边,轻声询问齐王妃:“王妃,哪里受伤了?”

    齐王妃看向齐王爷、皇甫逸轩两人。

    齐王爷没动,皇甫逸轩转身走了出去。

    孟倩幽看到齐王妃的罗裙上有点点血迹,明白了什么,小心的把她的罗裙先到了膝盖上面,看到了她膝盖的伤口,皱眉。

    齐王妃道:“宫里的女医已经给敷过药了,说没什么大碍。”

    孟倩幽用手在她的膝盖周围摸索了一圈,详细的询问过后,点头,“确实没有大碍,敷了药休息几天就好了。不过您这已经敷过药了,却又一次出了血,要想在敷药的话,就要把先前的全部擦干净,才能起到应有的药效。这个过程有些疼,您要忍一忍。”

    齐王妃点头。

    孟倩幽让玲珑拿来纸笔,写下一个药单,递给她,让她吩咐人去拿药。随后又吩咐打一盆温水来。

    玲珑照做,吩咐人去抓了药之后,很快亲自打了一盆温水,放到床边的凳子上。

    孟倩幽让她找了一块干净棉布过来,坐在床边,轻轻的把罗裙掀起,露出她那青紫肿胀的膝盖,在温水里打湿了棉布,小心的擦拭上面残留的药物。

    在宫里的时候,女医给她敷好药后并没有替她包扎,所以后来她一着急给太后下跪的时候,也是重重的跪在了地上,鲜血立刻就渗了出来,和药物混合在了一起,再加上从宫里到王府的这段路程,混合的鲜血和药物已干了,牢牢的粘在她的膝盖上,现在孟倩幽这一擦拭相当于重新揭开了一层皮,齐王妃即使再坚强,也忍不住疼的浑身打哆嗦,痛呼出声。

    齐王爷走到近前,看清了她膝盖的伤势,脸色越发阴沉的厉害,伸手固定住她的一条腿,示意孟倩幽动作快点。

    孟倩幽明白,虽然还是小心翼翼,却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齐王妃咬紧牙关尽量不让自己痛呼出声,可那微微颤抖的身子却泄露了她此刻忍受着多大的疼痛。

    等孟倩幽将她的两个膝都清理干净以后,齐王妃额头上冒出的汗珠,把她胸前的衣服都打透了。

    齐王爷放开她的腿,伸手拉过一旁的薄被给她盖上。

    齐王妃深喘了几口气,才觉得痛楚小了一些。

    玲珑把水盆端了下去。

    孟倩幽拿出自己的帕子给齐王妃擦干她额头上冒出的汗。

    下人把药抓来,孟倩幽检查过,将几种药材混合在一起,捣碎,给齐王妃敷在膝盖处,并用纱布包扎好,道:“这几日就不要下床走动了,每天换一次药,有个三五天就好了。”

    齐王妃点头。

    齐王爷将孟倩幽的动作全部都记在了心里。

    包扎完,齐王妃身上的汗下去后,觉得全身黏糊糊的很不好受,喊了皇甫逸轩进来,道:“轩儿,你领着幽儿去你的院中坐一会儿吧。”

    皇甫逸轩点头,领着孟倩幽走了出去。

    齐王妃又道:“王爷,妾身的衣服湿透了,黏在身上很不好受,请您回避一下,妾身想把衣服换下来。”

    齐王爷没有说话,站起身,吩咐玲珑小心伺候着,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出了这许多的汗,又不能洗澡,齐王妃只好让玲珑吩咐人打来热水,仔细的擦拭了一下身体,才换上了干爽的衣服。

    皇甫逸轩沉默的领着孟倩幽到了他的院子里后,并没有想往日一样,迫不及待的孟倩幽搂在怀里激吻一番,而是吩咐皇甫毅沏了茶水进来,陪着她坐在屋内的桌子旁。

    孟倩幽端起茶水,吹了吹,小心的喝了一口,才问道:“太后还是没有答应我们的亲事?”

    皇甫逸轩轻轻的“嗯”了一声。

    孟倩幽又喝了一口茶水,道:“这个我早就料到了。”

    皇甫逸轩看向她。

    孟倩幽笑着回望着他,道:“让我猜猜,回绝的理由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你刚和林小姐退了亲,如果现在就定亲,无非说是怕尚书府的脸面难看。另一个就是我的身份问题。”

    皇甫逸轩惊讶,脱口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孟倩幽笑了笑:“自古帝王都懂得权衡之术,既然他们默认了你退亲,就势必会给尚书府一个交代。至于我的身份,会永远是他们不能接受的借口。”

    皇甫逸轩越发的惊讶,就把太后和皇上的原话全部说了出来。

    孟倩幽听完笑的越发的灿烂,道:“看来他们是想耗到我等不起,自动退出,另嫁他人的时候,才会给你指婚。”

    皇甫逸轩紧张起来,前倾了身体,凑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眼睛,迫切的问:“幽儿,你会吗?”

    孟倩幽没有正面回答,反问他:“记得当年我们分别时我说过话吗?”

    皇甫逸轩点头:“记得,我若不离你便不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