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竟然敢去花楼(爆34)
    “所以”孟倩幽笑看着他:“无论何时我说的话都作数,你不用担心。”

    皇甫逸轩脸上的沉色散去,渐渐露出明朗的笑容,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也恢复了神采,慢慢的站起身,优雅的走到孟倩幽面前,拿过她手上的茶杯放在桌子上,在她愣愣的眼神中一把将她抱起,走到床边放下,嘴唇猛烈的覆了下来,那激狂的动作,让几欲喘不上气来的孟倩幽无论怎么拍打他,都阻止不了。

    好久,就到孟倩幽觉得早就大脑已经缺氧,快去昏过去的时候,皇甫逸轩才放开了她,气喘吁吁的在她耳边小声呢喃道:“幽儿,我以为你会放弃我了。”

    孟倩幽迷蒙着眼睛,娇嗔了他一眼。

    皇甫逸心里激荡,嘴唇又迫切的压了下来。

    孟倩幽大脑已经一片迷糊,本能的伸出手楼住他的脖颈,任他予取予求。

    直到院子里响起皇甫毅小心翼翼的说话声,“世子,孟姑娘,王妃派人过来说午饭已备好了,请您们过去吃饭。”皇皇甫逸轩才放开了她,气息不稳的应了一声:“知道了,我们马上就到。”

    皇甫毅的脚步声退出了院子。

    皇甫毅起身,看孟倩幽还处于迷蒙状态,低头吃笑:“幽儿,你再不起来,我可不能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来。”

    孟倩幽回神,脸庞通红,怒瞪了他这个罪魁祸首一眼。

    皇甫逸轩低下身子,笑着将她拉起来,领着她走到水盆边,打湿了毛巾,给她擦拭了一下。

    冰冰凉凉的感觉,才让孟倩幽彻底的回过神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毛巾,自己重新打湿了,狠狠的擦拭了几遍脸,直到感觉脸色不那么发烫了,才恶狠狠的对皇甫逸轩说道:“从今以后,离我远点。再敢这样对我,我打断你的腿。”

    皇甫逸轻声低笑,拿过她手里的毛巾扔在了水盆里。牵着她的手来到了齐王妃的屋子里。

    见两人进来,齐王妃笑着说道:“刚才的丫鬟没说清,午饭要在我的屋子里用,我正要让玲珑再去喊你们过来呢。”

    皇甫逸轩面色含笑,问:“母妃的膝盖还那么疼吗?”

    齐王妃看他的神色明显的和刚才不一样,又看了看孟倩幽有些肿胀的嘴唇,想心里叹了一口气,脸上却没有什么异色,依旧笑着回道:“不疼了,幽儿这药就是管用。”

    “这次好了以后,恐怕会在膝盖上留下伤疤,我配的有治伤疤的药,等逸轩去我府里的时候,让他拿一瓶过来,等您完全好了之后,每日涂抹一下,用不了多少时日,您的膝盖就会恢复光滑如初。”

    治疗伤疤的药,齐王妃听说过,价值千金,摆手,拒绝:“我这伤在膝盖上,不碍事,还是不要浪费那么贵重的东西了。”

    孟倩幽微笑不语。

    齐王爷和皇甫煜也走了进来。

    齐王爷还是那副平常的摸样,进屋以后先看了齐王妃一眼,见她面带微笑,脸上没有了痛苦的表情,便走到饭桌前坐下。

    而皇甫煜几日不见,却消瘦了不少,面容憔悴,神色萎靡。进门之后,规规矩矩的给几人见了礼,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饭桌旁。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相互看了一眼,也坐到了饭桌旁。

    齐王妃没动,玲珑搬来了一张小桌子,放到她面前。

    下人把饭菜端进来摆好,齐王爷首先拿起筷子吃起来。

    其余几人也拿起了筷子。皇甫逸轩先给孟倩幽夹了她爱吃的菜,放在她的碗里,然后自己才吃起来。

    齐王爷装作没看到,继续吃自己的饭,皇甫煜虽然也在大口吃饭,却只是夹自己面前的那盘菜,别的看也不看一眼。

    皇甫逸轩蹙眉,孟倩幽眯了眯眼睛。

    吃过饭,下人把饭菜撤了下去,皇甫煜便起身,恭敬对几人说道:“父王、母妃、世子,孟姑娘,我先回自己的院子了。”

    听他这与以往不同的称呼,皇甫逸轩深深的皱起眉头,温声问:“煜儿,这几日你在做些什么?”

    皇甫煜面色坦然,恭敬回道:“几个朋友看我烦闷,拉我去城外玩了几天,昨晚刚回来。”

    皇甫逸轩点头。

    皇甫煜又恭敬问道:“世子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回自己的院子里了,这几日贪玩,没有休息好,有些累。”

    皇甫逸轩没有说话。

    孟倩幽笑着开口,问:“不知道二公子去了城外哪里玩了?”

    皇甫煜表情明显的一愣,眼神有些闪烁的说道:“无非就是去城外打打猎,以前的时候我们也经常结伴出去的。”

    孟倩幽点头。

    皇甫煜刚松了一口气,孟倩幽却又开口问道:“二公子打的猎物呢?不要告诉我,你好几天连只野鸡也没有猎到。”

    皇甫煜的身手虽然不及皇甫逸轩,但在京城一众公子哥中还是不错的,出去了好几天,要说一个猎物都没有猎到,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慌忙之下开口:“我寻思父王和母妃不喜那些东西,便让他们都拿回去了。”

    “不知二公子和谁一起去的?”没容他思考,孟倩幽接着逼问。

    皇甫煜没有说话。

    齐王爷感觉到了不对劲,也皱起了眉头。

    齐王妃了解孟倩幽,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的盘问皇甫煜,便没有开口阻拦,只是静静的看向这边。

    孟倩幽起身,来到皇甫煜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笑道:“看来,二公子是打了大猎物,才会去花楼庆祝了一番。”

    她的话落,齐王妃不相信的惊问:“煜儿,幽儿说的可是真的?”

    齐王爷则周身的怒火起,仿佛只要皇甫煜敢承认,他就要动手惩治他一番。

    皇甫逸轩眯起了眼睛,身上的怒气也冒了出来。

    皇甫煜则吓得腿脚发软,“噗通”跪在地上,强辩:“父王、母妃,孩儿没有。”

    皇甫逸轩对外吩咐:“把贺一喊进来,我到要问问二公子这几日究竟去了何处?”

    皇甫煜的脸色一下煞白,嘴唇哆嗦个不停。

    皇甫逸轩盯视着他。

    半晌,皇甫煜低下头不语。

    贺一很快进来,看齐王爷和皇甫逸轩都在,而皇甫煜跪在了地上,心里明白了几分,不由得暗暗叫苦。

    皇甫逸轩开口,厉声问:“贺一,这几日你可一直跟着煜儿?”

    贺一是皇甫煜的暗卫,自然要一刻不离身的保护他,恭敬回道:“禀世子,奴才这几天一直跟着二公子。”

    “他这几日都做了什么,你如实说来。”

    上次的惩罚历历在目,贺一没敢再隐瞒,道:“二公子和几位平日要好的公子去了城外打猎,当天城门关闭以前就回了城内,二公子准备回家,可那几位公子硬拽着二公子去了花楼,然后,然后”

    “然后什么?”皇甫逸轩加重了语气,厉声问。

    贺一吓得抖了一下身体,立刻回道:“然后,二公子直到昨日晚才和几位公子从花楼里出来。”

    皇甫煜闭上了眼睛。

    齐王妃静的瞪大了眼睛,惊得说不出话来。齐王爷的怒火已经达到了极致,起身,对着皇甫煜一脚就踹了过去,怒骂:“不知长进的东西,小小年纪竟然学会了去花楼,看我今日我打死你。”

    皇甫煜被他踹的躺翻在地上,好半天才挣扎着起来重新跪好。

    “父王,您不要动怒,煜儿我来管教就好。”皇甫逸轩劝阻住了愤怒的齐王爷,自己蹲在皇甫煜面前,一字一句的阴森的说道:“煜儿记得我给你说过什么吗?”

    皇甫煜下意识的缩了下身体,抬头疑惑的看向他,不知道他指的是那件事情。

    皇甫逸轩笑着点头:“很好,这么快就忘记了,大哥不介意帮你想一下。”说完,站起身,对外吩咐:“贺一,把二公子送回他的院子里去。”

    贺一应声进来,扶起疑惑不解的皇甫煜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对齐王爷和齐王妃说道:“父王、母妃,待会儿你们听见任何的动静都不要惊讶,我今日必须狠狠地惩治煜儿一番。”

    齐王爷没有说话,齐王妃忍不住说道:“轩儿,你下手轻一些,煜儿应该是对我们心有怨恨,又无法发泄,才做出这样的举动的。你若做的过了,煜儿以后恐怕会更加的怨恨我们的。”

    “放心吧,母妃,我分寸的。”皇甫逸轩言不由衷的保证。

    齐王妃叹了一口气。皇甫煜已经被贺一扶着去了屋里。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出了齐王妃的院子,来到皇甫煜的院子里。

    两人进去,坐定,皇甫逸轩温声问他:“煜儿,你老实告诉大哥,除了打猎和去花楼以外,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甫煜眨眨眼,心虚的回道:“没、没发生什么事?”

    皇甫逸轩盯着他。

    皇甫煜被盯的心虚的不行,不敢再看他,低下了头。

    皇甫逸轩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大哥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们是亲兄弟,以后要相互扶持,撑起王府?”

    皇甫煜惊讶抬头,愣愣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再次逼问:“这些话大哥有没有给你说过?”

    皇甫煜愣愣的点头。

    皇甫逸轩也点头,对着贺一吩咐:“去拿绳子来,把二公子绑上。”

    贺一惊讶看向他,没动。

    “怎么?我的吩咐不管用?”皇甫逸轩不怒自威。

    贺一回神,急忙说道:“奴才不敢,奴才这就去那绳子来。”话落,人已到了外面。

    皇甫煜咽了一下口水,惊惧的问:“世、世子,您、您要做什么?”

    “你不是忘记了大哥给你说过什么话吗?大哥现在帮你想想。”

    皇甫煜退后了一步,惊恐的问:“您要如何帮我想?”

    “你说呢?”皇甫逸轩反问他。

    皇甫煜的脑子里猛然就浮现出了他曾经说过的话:“你以后要是再犯错,我就把你吊到树上!”立刻井口说道:“你不能这么做?”

    “我如何不能,你既然喊我世子,就该知道你犯了错,我有权利惩罚你。”皇甫逸轩逼近他,冷冷的说道。

    皇甫煜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贺一很快拿着绳子过来,一脸为难的看着皇甫煜。

    “绑!”皇甫逸轩厉喝一声。

    贺一不敢再犹豫,结结实实的把皇甫煜绑了起来。

    “找一棵大树,将二公子吊起来。”

    贺一不敢违背,提着被捆着的皇甫煜走了出去,在院中找了一个高大的树,将皇甫煜吊到了上面。自始至终,皇甫煜紧闭嘴唇,一个求饶的字也没说。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走出来,看到贺一把吊皇甫煜的姿势,不缓不慢的厉声问他:“贺一,暗卫营是这样训练你们吊人的?”

    贺一额头上的冷汗冒出来,急忙将皇甫煜放了下来,重新倒吊了上去。

    皇甫煜的脸色一下就充满了血,通红通红的,却还是一声没吭。

    皇甫逸轩走到他面前,俯首给了他一个阴森的微笑,还没等皇甫煜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对着他的身体一脚踹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