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不去(爆35)
    皇甫逸轩毫不留情的一脚踹过去,就连贺一都忍不住差点惊呼出声,皇甫煜却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任凭倒挂在空中的身子来回摇摆。

    皇甫逸轩看着他来回摇摆的身体,面不改色的笑着说道:“好几年了,我竟然不知道你是如此的硬气,果然不愧是我皇甫家的男儿。”话落,又猛地一脚踹了过去。

    皇甫煜刚吃饱饭,被他这样一折腾,胃里的食物上翻,吐了出来,由于是到倒挂着,这些未能消化掉的食物顺着皇甫煜的嘴鼻子一直流到额头上,然后才滴落了下来。

    这场面,贺一都忍不住发呕,皇甫逸轩却连眼都没眨一下,笑看着还在不由自主摇晃身体的皇甫煜。

    皇甫煜满脸都流满了呕吐物,根本就睁不开眼,看不见此刻皇甫逸轩的表情。而贺一却是看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得毛骨悚然,脱口劝皇甫煜:“二公子,您就给世子认个错吧。”

    从小到大,皇甫煜也是被捧在手尖上的人,除了那次得罪了孟倩幽,被关在柴房里饿了三天三夜,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心里早已经承受不住,可一想到那几人对他说过的话,心里的怨恨起来,紧咬着牙关就是不松口。

    皇甫逸轩依旧面不改色的笑着出踹了几脚过去,皇甫煜的身子就像秋千一样在空中来回摆动,惊得贺一“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替皇甫煜求饶:“世子,二公子知道错了,您就饶了他吧。”

    孟倩幽站在一边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皇甫煜终于受不了了,大声求饶,“世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那凄惨的叫喊声传遍了整个齐王府。

    皇甫逸轩又一脚踹了过去,阴森的问:“叫我什么?”

    “大哥,大哥,我错了,您就饶了我吧。”第一句求饶声出口,皇甫煜便再也坚持不住,开始了一个劲的求饶。

    “你错在哪?”皇甫逸轩收住脚,问道。

    “我不该去逛花楼,不该不叫你大哥。”皇甫煜连声说道。

    “还有呢?”皇甫煜接着逼问。

    皇甫煜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我不该听信他们的教唆,怨恨于你!”

    话落,院子里一片寂静,贺一咂舌,孟倩幽皱眉,皇甫逸轩冷冷一笑。皇甫煜惊觉自己说了什么,心里的恐惧感更甚,连声哀嚎:“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你们去花楼都做了什么?”

    皇甫煜倒挂着摆手:“大哥,我什么都没做,真的,我不骗你,你可以派人去花楼打听一下,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只是听了听小曲,在花楼里住了两天。”

    皇甫逸轩没回说话,皇甫煜更加害怕,急声说道:“大哥,您就饶了我吧,从此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不会再有辱没王府的事。”

    皇甫逸轩还是不说话,皇甫煜承受不住了,大声叫嚷:“大哥,大哥,求求您了,您就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凄惨的叫嚷声吓得路过的下人都加快了脚步,唯恐皇甫逸轩的怒火烧到自己。

    皇甫逸轩任凭他求饶,听他反反复复就是这几句,这才示意贺一把他放下来。

    贺一急忙起身,上前,麻利的把皇甫煜放了下来。扶着他坐在了地上。

    皇甫煜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看着他这狼狈的样子,皇甫逸轩皱眉,命令贺一:“去打热水来,给二少爷清洗一下。”

    贺一应声,吩咐了下去,下人很快把浴桶抬进皇甫煜的屋子里,打满了热水,试好了温凉,才让皇甫煜去清洗。

    皇甫煜还没有缓过劲来,依旧坐在地上。贺一上前,扶起他往屋里走。

    皇甫逸轩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一炷香的时间。”

    贺一明白了他的意思,加快了动作,扶着皇甫逸轩进屋以后,就急声命令下人赶快给他清洗。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站在院子里等着。

    一刻钟后,皇甫煜从浴桶里出来,穿戴整齐,披散着头发,恭敬说道:“大哥,孟姑娘,我洗好了,你们进来吧。”

    两人等下人把浴桶抬出来,清理好了屋子里以后才进去。

    皇甫煜老实的站在屋子里等着。

    皇甫逸轩坐下,道:“把这几日发生的事告诉我,若有隐瞒,你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皇甫煜哪里还敢再隐瞒,把自己的几位好友过府来喊自己去打猎,自己正是心情憋闷的时候,齐王爷和齐王妃以及皇甫逸轩正好又不在家,无人管束,他便随着那几人出了城。第一天确实是去打猎,天黑以后回城,他是想回家的,可那几人都劝说他,让他跟着去花楼玩。他原本是不想去的,可是其中一人说道:“你娘都没了,你又是庶子,即使你不回家也不会有人找你的。”这句话,刺痛了他的心,褚文杰要成亲,连府里的丫鬟都调过去帮忙,单单就是没有他的份,这明明就是把他当做了外人。脑子一热,他便跟着去了。其实心里还是盼着齐王爷或者皇甫逸轩发现他不在,派人去找他的,结果三天过去了,府里连个信都没有,再加上那几人不断在他耳边说,让他别那么天真了,哪个府里的嫡子会真的把庶子当成自己的亲兄弟看待,不过是表面说的好听罢了,以后有他受罪的时候。还告诉他,丞相府毕竟是他的亲外祖家,以后也会是他最大的依靠,让他跟丞相府多走动走动。他也觉得王府里没有人把他放在心上,心生怨恨,所以回府以后才不叫大哥,而是改口叫世子的。

    听完他的话,皇甫逸轩脑子里有什么闪过,问:“那几人素日就与你交好吗?”

    皇甫煜点头。

    皇甫逸轩立即喝令他:“从今以后,不许再跟那几人来往。”

    就算他不说,皇甫煜也不敢跟那几人来往了,他不傻,被皇甫逸轩揍了这一顿更是清醒了,那几人明摆着就是挑拨他和皇甫逸轩的关系,肯定是没安好心。

    孟倩幽见他低头不语,笑问:“二公子现在不去国子监了吗?”

    皇甫煜摇头:“大哥不去,我也不想去了。”

    “那正好,我作坊里还缺一个管事的,二公子过去帮忙吧,每月给你十两银子的工钱。”孟倩幽笑着说道。

    十两银子,还不够他买个零嘴的,皇甫煜刚想要反驳,抬眼看到皇甫逸轩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到嘴的话没出息的咽了回去,改为小心地试探的问:“能不能再多给一些,十两银子太少了。”

    孟倩幽摇头,拒绝:“别的管事的都是一月五两,我是看在你是逸轩的弟弟才给你多一倍的。”

    “可我是王府的二公子呀,屈尊到你的作坊里去做管事的,不应该多得一些工钱吗?”

    孟倩幽反问:“二公子会算账吗?”

    皇甫煜摇头。

    “会制作腊肠吗?”

    还是摇头。

    “会做土豆粉吗?”

    一直摇头。

    “二公子什么都不会做,连个工人都不如,凭什么让我给你加工钱呢?”孟倩幽不紧不慢的反问。

    皇甫煜噎了一下,道:“因为我是二公子呀,凭我的身份会给你的作坊带去荣耀的。”

    孟倩幽失笑,摇头反问:“身份能当饭吃吗?”

    皇甫煜彻底的被噎住。好一会才撇了撇嘴,道:“既然我什么都不会,你还请我去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锻炼二公子以后替你大哥管理府里的生意呀,你不是答应了逸轩你们以后会共同撑起王府吗?只靠他一人怎么行,你也该为王府出力的。”孟倩幽回道。

    皇甫煜看向皇甫逸轩,期待的问:“大哥,孟姑娘说的是真的吗?”

    皇甫逸轩点头。

    “那我去,”皇甫煜高兴的应了下来,随即又皱起小脸,期期艾艾的问:“大哥,你能不能让跟孟姑娘给我涨些工钱,哪怕是十一两也好呀。”

    孟倩幽差点爆笑出声。

    皇甫逸轩也强忍住笑意,道:“幽儿将来会是你的大嫂,这府里的事情都归她管,就连大哥都得听她的。”

    皇甫煜惊得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大哥,你、你、你”下面的话在看到孟倩幽似笑非笑的笑容时很没出息的咽了回去。

    孟倩幽接着说道:“我作坊里的那些管事的,平时都住在我的家里,每日早上一起去上工,晚上下工了就一起回来。二公子也不能例外,今日就随我一起过去吧。”

    这次皇甫煜立刻出声反对:“我不去,我不要和那些人住在一起,他们太臭了。”

    孟倩幽想到皇甫煜去杀自己,被自己制住,扔到郭飞他们屋里,第二日她过去看时他那委屈的神情,终于忍不住笑出来,道:“你放心,不会让你和他们住在一起,我单独的给你准备一个院子,只是没人伺候你而已。”

    皇甫煜松了一口气,道:“这个我可以考虑一下。”

    皇甫逸轩直接替他做了决定:“不用考虑了,你收拾一下,和父王,母妃说一声,现在就随着幽儿过去。”

    皇甫煜不敢有异议,只好去收拾自己的衣物。

    皇甫逸轩起身,道:“我和幽儿去母妃屋里,你收拾好了过来。”

    皇甫煜应声。

    两人出了他的院子,回了齐王妃的屋子里。

    即使隔着几座院子,齐王爷和王妃也听见了皇甫煜那凄惨的叫声,齐王妃唯恐皇甫逸轩下手太重,心里着急。齐王爷确是无动于衷的坐在的凳子上。

    好在叫声没一会儿就停止了,齐王妃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忍不住叫了玲珑进来,吩咐她去皇甫煜的院子里看看情况。齐王爷开口阻拦他:“不用,轩儿做事有分寸,不会把煜儿怎么样的,就算他今日下了重手也好,让煜儿清醒一番,免得他不忘了自己是谁,做出辱没王府名声的事情。”

    齐王爷都这样说了,王妃自然是不再坚持,挥手让玲珑退了下去,不安的坐在屋里等着。皇甫逸轩两人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问他:“煜儿如何了,你没有把他打坏了吧。”

    “没有,”皇甫逸轩笑着否认:“我只踹了他两脚,把便把什么都说了,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耳根子软,听了别人的教唆,回来后才这个样子的。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还答应了幽儿,去她的作坊里做管事的,现在正在收拾自己的衣物,一会儿就过来了。”

    齐王妃惊讶的不行,道:“这怎么可以,煜儿年纪还小,要去国子监上学的,怎么可以去做管事的?”

    “母妃,”皇甫逸轩笑着喊他:“你忘了吗?煜儿和我同年,不是小孩子了,应该让他学点东西了,以后好替我打理王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