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不想让你成为棋子(爆36)
    齐王妃愣怔了一下,随即恍然,对呀,煜儿和轩儿是同年的,只不过这么多年,煜儿被府里的人宠着,一直就是小孩子的心性,所以自己才觉得他比逸轩小很多。

    想到此,笑了一下,道:“你要不提起,母妃还真的忘记和煜儿和你同年呢,不过,即使如此,煜儿也不适合去做管事的。还是让他去国子监上学吧,你舅舅的亲事忙完了,母妃可以多照顾他了。”

    皇甫逸轩摇头:“煜儿刚才的态度和这几日的所为,并不是自愿的,而是被人怂恿的。如果再让他去国子监,孩儿唯恐他耳根发软,再次听信了别人的挑拨离间,心存怨恨,那他和我们的关系以后就会势同水火了,那是我不愿看到的。之所以让他去幽儿的作坊里去做管事的,一是为了让他远离那些人,二是为了锻炼他能独挡一面,到时可以帮到我。”

    齐王妃是个心思及其灵透的人,皇甫逸轩的一番话说罢,她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没在阻拦,开口问齐王爷:“王爷觉得轩儿的决定如何?”

    皇甫煜再怎么说也是王府里的二公子,即使是庶子,也比一般的官宦子弟高出一等。身份摆在那,如果去做管事的,尤其是现在侧妃刚死,不免会让人觉得王府有排挤他之嫌。齐王爷有些犹豫。

    皇甫逸轩一番话打动了他,“父王,孩子知道您的顾虑,可您觉得名声和煜儿的将来相比,哪一个更重要呢?”

    齐王爷当即打消了疑虑,点头同意:“好吧,就依你。”

    皇甫逸轩面露微笑:“父王,您放心,煜儿做管事的不会太久的,等他心性稳定下来以后,孩儿会向皇伯父举荐,让他跟在我的身边学着处理政事的。”

    听他这样说,齐王爷更加的放心,点头对孟倩幽说道:“那以后就麻烦孟姑娘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王爷不必客气,我份内之事。”

    皇甫煜收拾好了自己的衣物,命人给他擦干了头发,束好,来到齐王妃的屋子里,一进屋,就跪在地上请罪:“父王,母妃,请原谅孩儿的过错之处。”

    齐王爷没有说话。齐王妃笑着对他招手。皇甫煜起身,来到她面前,齐王妃笑着嘱咐他:“煜儿,你也长大了,该独挡一面了,现在去孟姑娘的作坊里锻炼一番也好,等以后和你大哥共同撑起王府,你父王和母妃也就欣慰了。”

    皇甫煜点头:“母妃,是煜儿鬼迷心窍了,忘记了大哥对我说过以后要共同撑起王府的。孩儿以后不会再错了。我知道,父王、母妃和大哥是真的对我好,不会害我的。”

    齐王妃欣慰的点头:“傻孩子,明白了就好,你要永远记住,无论何时,我们都是最亲的一家人。”

    皇甫煜连连点头:“母妃的教诲,孩儿记下了,以后绝不会再忘记。今日孩儿就随孟姑娘去她的家中,等发了工钱,孩儿就会买东西回来孝敬父王和您。”

    听他还要跟着去孟倩幽家里住,齐王妃惊讶,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对她点头,齐王妃有些不舍,齐王爷没有说话。

    皇甫煜说完这些以后,这才注意到齐王妃一直盖着薄被坐在床上,奇怪询问:“母妃的身体又不适了吗?”

    齐王妃不想让他知道宫里发生的事,故意隐瞒下,笑着点头:“母妃这几日太累了,身体确实有些不适,休息几日就好了,煜儿不用担心。”

    齐王妃那些年几乎天天生病,一直躺在床上,因此皇甫煜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嘱咐她“母妃要多注意身体。”

    齐王妃笑着点头。

    孟倩幽也和齐王爷和齐王妃道了别,和皇甫逸轩以及皇甫煜出了屋子,朝着府外走去。

    看这他们都走了,齐王妃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王爷,臣妾有些乏累了,想休息一下,您请自便吧。”

    齐王爷点头,起身,去了书房。

    三人出了府外,贺一已经准备好了马车,皇甫煜利索的坐到了马车上。皇甫逸轩对孟倩幽道:“今日我就不送你回去了,路上小心一些。”

    孟倩幽笑着点头,也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郭飞赶着马车在前,贺一赶着马车在后,回了到了南城的家里。

    当初考虑家里来来往往的人多,孟倩幽买的这座宅院比较大,可是跟齐王妃比起来,那还是差远了,皇甫煜一下马车,看着眼前寒酸的府邸,就露出满脸的嫌弃。

    孟倩幽也下了马车,看到他的神情,似笑非笑的对他说道:“看二公子的表情,这是嫌弃我这府里不好了,要不要立刻回王府去。”

    皇甫逸轩刚才那毫不留情的几脚,踹的皇甫煜现在想起来还觉得身上疼的厉害,哪里敢说回去的话,忙摇头,言不由衷的说道:“不嫌弃,不嫌弃,已经很好了。”

    孟倩幽也不再管他,吩咐青鸾:“把离我最近的院子收拾出来给二公子住。”

    青鸾应声。

    孟倩幽走进府内。

    皇甫煜心不甘情不愿的磨磨蹭蹭的跟着走了进去,在青鸾的带领下去了离孟倩幽最近的院子。

    贺一随着郭飞从侧门把马车赶去了后院。

    孟倩幽回了自己的屋里,拿了一瓶自己配置好的活血化瘀的药,来到皇甫煜的院子里,交给了贺一:“把这瓶药立刻给你们的主子涂抹上,记住,抹的时候,用力的揉捻一下,让他身上的淤青化开。”

    先不说皇甫煜现在是寄人篱下,就说当初皇甫煜领着他们去刺杀孟倩幽时,孟倩幽趁他们不备,一招就制住了皇甫煜,反过来要挟他们的事,就让贺一佩服不止,听了她的话,恭敬的接过药瓶,拿在手里,转身往屋里走。

    孟倩幽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这是我亲自配的药,即使最好的药堂里也没有卖的,仔细些用,剩余的归你了。”

    贺一大喜,脚步顿住,转身道谢:“多谢孟姑娘。”

    孟倩幽摆手:“快去吧。依照你们二公子的性格,能忍到现在不喊痛,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好像是为了印证孟倩幽说的话似的,她的话音还没落呢,皇甫煜那夸张的叫喊声在屋里响起:“哎哟,疼死我了,大,大哥下手可真重。”

    孟倩幽失笑。

    贺一脸红,拿着药瓶走进屋内,恭敬的对皇甫煜说道:“二公子,孟姑娘给了好药,奴才给你涂抹一下,明日就会好了。”

    皇甫煜点头,退下衣衫,乖乖的让贺一给他抹药,等贺一把他身上淤青的地方涂抹完,还高兴的说呢:“孟姑娘给这药就是好,一点也感觉不到”话没说完,贺一就对着淤青的地方下手揉搓了起来。皇甫煜立刻发出杀猪般的叫声:“疼疼疼,贺一住手,你想疼死我呀!”

    府里的人被他这惨叫声吓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纷纷寻着声音来到他的院子前,看孟倩幽站在院子里,而惨叫声是从屋里传出来的,齐齐惊问:“东家,出了何事?”

    孟倩幽没有回答她们,而是吩咐道:“没事,你们去干自己的活计吧。”

    丫鬟和厨娘闻言,好奇的朝着屋内看了一眼,散去,各自去干自己分内的活计。

    皇甫煜的惨叫声不止,贺一却充耳未闻,继续用力揉搓,皇甫逸轩踹的那几脚太狠了,一片片的淤青。

    惨叫声持续了一刻钟才停止,皇甫煜疼的也快要虚脱了,趴在床上,恨恨的说道:“贺一,你等着,等我明日看我怎么罚你。”

    贺一连忙恭声解释:“二公子,你身上的淤青太重了,必须今日把它化开,不然明日怕你连床都下不来。”

    “下不了床我就躺几天,等它慢慢散去就好了,用的着你这么使力吗?莫不是我平日里对太严厉了,今日你伺机报复吧?”

    贺一慌忙回道:“奴才不敢,实在是明日您就要跟着孟姑娘去作坊了,根本没有躺在床上的时间。”

    皇甫煜这才想到明日还要去作坊里干活,衣衫也没穿好,便哀嚎着趴在床上,闷闷地说道:“我不想去!”

    他的话刚落,孟倩幽带笑的声音从院子里响起:“二公子,你想食言吗?别忘你现在可是在我的府里,你若是不听话,我有的是手段整治你。”

    想起从清河县回京城的路上,孟倩幽拿层出不穷的整人手段,皇甫煜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慌忙回道:“没没没,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明日就跟着你过去。”说完,快速爬起身,穿好衣衫,走了出来,看孟倩幽还站在院子里,殷勤的说道:“孟姑娘,你累了吧,来屋里坐坐。”

    孟倩幽心里偷笑,表面不动声色的走进屋里,吩咐候在门口的青鸾:“去给二公子倒杯茶来。”

    青鸾应声。

    孟倩幽又对贺一道:“在我的府里,除了做饭和洗衣服这两件事由丫鬟来做以外,其余的事情都要自己动手,以后给你们二公子沏茶倒水的活,就由你来做了。”

    贺一应声。

    “去吧,到府里转转,熟悉一下,我有话要给二公子说。”

    贺一恭敬退了出去。

    青鸾把茶端了进来,一人面前放了一杯后,也退了出去,和朱篱守在门口两侧。

    孟倩幽端起茶水,打开茶盖,轻轻的吹了几下,小心地喝了几口放下。

    皇甫煜不知她要说什么,心里忐忑,没敢动自己的茶杯。

    孟倩幽把茶杯放下,转头看着皇甫煜,问:“二公子觉得王妃待你如何?”

    “母妃待我很好,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亏待过我。”皇甫煜急忙回道。

    “那二公子对于你娘的死是否怨恨到她的头上?”

    提起侧妃,皇甫煜脸上的神情黯淡下去,好半晌才回道:“我娘的死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孟倩幽点头:“那二公子可知道王妃今日是受伤了,而不是她说的身体不舒服?”

    皇甫煜惊愕看着他,道:“我不知道,母妃怎么会受伤?”

    孟倩幽盯视着他半晌,直到盯的皇甫煜忍不住要跳起来的时候,缓缓开口:“那是因为你的好姨母将你娘的死怪罪到了她的头上,命人逼迫她跪在青石砖上造成的。”

    皇甫煜震惊的站了起来,孟倩幽却早料到他会有这样的此动作似的,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说道:“王妃的身体虚弱,要不是王爷正好赶到,恐怕今日王妃就真的是卧病在床了。”

    “我要回去看看母妃!”说着,皇甫煜抬脚就要往外跑。

    孟倩幽的声音继续响起:“二公子不必回去了,我已经帮她处理过,好在只是些皮外伤,休息几日就好了。”

    皇甫煜停住脚步,回头。

    孟倩幽抬头看着他,道:“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二公子以后让人利用,成为别有用心的人对付王府的一颗棋子。”

    ------题外话------

    推荐凹凸蛮文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高能军旅宠文

    传闻帝国第一将军沈晟风有个怪癖,不允许任何人肢体触碰!

    而在某一天,不仅被人碰了,还睡了!

    传闻帝国名流萧家世代只出将军,而她萧菁却是个女儿身。

    只得女扮男装做个小士兵。

    沈家不能透露的秘密,所有人都不能接触沈晟风的皮肤,因为会死。

    萧菁却一个不小心摸了个遍!

    沈家上上下下都深知,沈晟风的双手犹如强硫酸,一旦接触,尸骨无存。

    萧菁却是一不留意摸了个遍!

    沈家心照不宣的默契,这个帝国将军身体特殊,这辈子不能娶妻生子。

    而这个将军却突然有一天高调宣布,他要娶一个“士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