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苦口婆心(爆37)
    皇甫煜愣住。

    “二公子应该明白,你是庶子,你娘又犯下了大错,要是搁在别的府邸,早就连累到你了,从此你的日子会连普通人都不如。可是王妃和逸轩并没有这样做,她们将你当做了自己的亲人,一心一意的照顾你,扶持你,并不是因为他们心善,可怜你,而是因为他们从心里一直就是这样想的。”

    皇甫煜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继续说道:“二公子可还记得你娘给逸轩下绝子药的事情吗?凭王爷和王妃的对逸轩的保护,你娘决计是不可能得手的,而她却把绝子药放入了点心里,让你端给逸轩后,才得逞了。如果不是我发现的早,逸轩这一生不但不会有子嗣,还可能会像个废人一样永远的躺在床上。而当他发现,绝子药是下在你给他端去的点心里时,却没有怪在你的头上,而是至今还替你在王爷和王妃面前隐瞒,二公子不妨想想,逸轩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他没有将你当成了自己的亲兄弟,他会这样选择不声张吗?”

    皇甫煜已经完全懵了,傻了,呆住了,孟倩幽说完,他的嘴唇张张合合,合合张张,却一个字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的话说完,不在看他,而是端起茶杯,慢慢的喝起了茶。

    半晌,皇甫煜才跌坐在椅子上,喃喃道:“我差点害了大哥,我差点害了大哥。”

    “二公子现在明白王妃和逸轩对你是真心还是假意的吧?”

    皇甫煜抬头,眼里已闪出泪花,“孟姑娘,我、我”

    孟倩幽放下茶杯,站起身,道:“二公子好好想想吧,我们帮的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以后怎么做,如何做,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说完,就走了出去。

    皇甫煜留在屋里对这几日里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万分。

    孟倩幽出了皇甫煜的院子,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她言尽于此,如果皇甫煜以后再耳根发软,听了别人的教唆,与逸轩为敌,那她就不会再像现在一般客气了。

    人良善是好事,可是良善的过头了,就成了弱点了,她绝不会让皇甫煜成为逸轩的弱点,为他以后带来无穷的祸患。

    贺一在府里转了一圈回来,看到孟倩幽站在院子里,心里奇怪,正想要行礼,孟倩幽摆手,道:“别打扰你的主子,有些事他需要好好想想。”说完,走了出去,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贺一愣住,看向屋子里。

    屋子里没有一点声音。

    贺一有些不放心,想要进屋去看看,又想到孟倩幽的话,迈出的脚步收了回来,退到院门外守着。

    太后和皇上不答应逸轩和自己的亲事,虽然在自己的预料之内,可是真的发生了,孟倩幽心里还是不痛快,总觉得心里憋着的一团火无处发泄,回了屋子里以后,吩咐青鸾拿来各种草药,摆在桌子上,挥退了他们,发泄的用力的捣起药来,那“噔噔噔”的声音惊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青鸾和朱篱来两人面面相觑。

    捣药的声音一直持续到黄昏才停止,青鸾和朱篱对视了一眼,刚要出声询问,孟倩幽已经打开门帘,从屋子走出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青鸾,你去喊二公子去厨房帮忙,朱篱你把屋里的草药收拾一下。”

    两人急忙应声,各自去干自己的活计。

    孟倩幽来到厨房,厨娘和帮忙的三名丫鬟看她进来,都恭敬的给她打招呼:“东家!”

    孟倩幽挥手:“你们都出去吧,今天的晚饭我来做。”

    她经常会来厨房里做饭,厨娘和丫鬟们已经见怪不怪了,闻言往外走,只有一个丫鬟留下准备帮她烧火。

    “你也出去吧,一会儿会有人过来帮忙。”

    剩下的丫鬟也走了出去。

    孟倩幽在厨房内转了一圈,看好了有什么食材,想好了做那几道菜,便开始准备。

    皇甫煜也是在屋里呆了一下午,想着这些年王妃对自己的好,还有皇甫逸轩回来以后被封为世子,也没有像别的府邸的嫡子一样排挤自己,而是待自己如亲兄弟一般,所以他娘才会利用他的手给皇甫逸轩下药。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在他的脑子里闪过。皇甫煜这时候才深深的觉得自己这次是真的做错了,大错特错了,心里涌起无限的后悔,恨不得立刻跑回府去给他们道歉。

    青鸾过来喊他,说孟倩幽让他去厨房帮忙,皇甫煜这才回神,第一个念头就是,孟倩幽又想到新的花样整他了。虽然不情愿,却也不敢违背,起身,走了出来,随后来到厨房。

    孟倩幽低头切菜,看他进来,吩咐:“今天晚上我给你做几道好吃的菜,你来烧火。”

    这样下等的活计皇甫煜哪里做过,当即不满的叫嚷:“这是下人才做的活计,我哪里会做。”

    孟倩幽停下切菜的动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在我家里,没有主子,下人之分,逸轩来了,也照样帮忙烧火,你怎么就不会做了?”

    皇甫煜头摇的拨浪鼓一样:“我不信,大哥那么尊贵的人,怎么会帮你烧火,你别蒙骗我了。”

    “你真的不烧火?”孟倩幽不紧不慢的反问。

    皇甫煜听出了她话里的威胁,咽了下口水,没什么底气的问,“如果我不烧,会有什么后果?”

    “当然是没有饭吃,等你什么时候学会烧火了,再吃饭。”孟倩幽云淡风轻的回他。

    皇甫煜瞪大了眼睛,不置信的惊叫着反问了一句:“没有饭吃?”

    孟倩幽重重的点了下头。

    看她不像开玩笑,皇甫煜纠结的皱起了眉头。

    孟倩幽不再理会他,低头重新开始切菜。

    皇甫煜站在原地看着她熟练的动作好一会儿,才咬牙说道:“烧火就烧火,烧不好你可别怨我。”

    孟倩幽用刀指了一下灶台的位置,“干柴都准备好了,你过去把火点着。”

    皇甫煜磨磨蹭蹭的走过去,嫌弃的看着灶台,小心的把自己的衣摆掖好,才不情愿的蹲了下去,抓了一大把干柴塞到灶膛里,找到火石,费力的打着,点燃了柴火。

    孟倩幽看他做的像模像样,便没有再管他,低头开始切菜。

    皇甫煜点着火以后得意的不行,可没一会儿火就灭了。气急,又点着了一次,又灭了,如此反复了几次,厨房里便充满了浓烟。

    皇甫煜被呛得直咳嗽,贺一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到灶台边:“主子,我帮你吧。”

    皇甫煜巴不得有人帮忙呢,想要站起身,刚起到一半,孟倩幽严厉的声音响起:“不许帮他,只许告诉他怎么做。”

    皇甫煜的身子又蹲了回去。

    贺一让他把灶台里的柴火撤出来一些,重新点着,教他如何吹气,才能让火旺起来。

    皇甫煜照做,灶膛里的火立刻燃了起来。心喜,惊喜的喊道:“点燃了!”

    “很好,就照着这个样子,等一会我炒菜的时候把火烧旺了就行。”

    皇甫煜点头,小心翼翼的往灶膛里加了一小把干柴,让火烧的更旺一些。

    孟倩幽准备好,开始炒菜,嘱咐他把火烧大一些,皇甫煜有些手忙脚乱,火时大时小,一不小心还灭了几次,孟倩幽也不着急,嘱咐他慢慢来就可以。

    皇甫煜本来害怕的不行,见她没有训斥自己,也没有惩罚自己,心渐渐安定下来,慢慢掌握了要领。

    饭菜做好,皇甫煜也出了满身大汗。浑身黏糊糊的不舒服,央求:“我要先洗个澡,再吃饭。”

    把最后一个菜盛出来,孟倩幽单另的给他盛一小盘,递到他面前:“尝尝我做的好不好吃?”

    中午吃的饭都被皇甫逸轩那几脚踹的吐出来了,刚才闻到饭香味就已经忍不住咽了无数次口水,看见递到面前的盘子,皇甫煜站起身接过,拿过贺一给递过来的筷子,就大口的吃起来。第一口下肚,就不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含糊不清的赞道:“好吃,太好吃了!”

    孟倩幽笑看着他,道:“我们家从来没有给人留饭的规矩,你确定你要去先洗澡吗?”

    皇甫煜吃完最后一口,把盘子交给贺一,摇头:“不急,我吃完饭再洗也不迟。”

    孟倩幽失笑。

    孟齐回来,孟倩幽给他们做完互相介绍,道:“我答应了二公子让他做作坊的管事的,明日便让他去上工。”

    孟齐心里虽然奇怪,却也没有多问,点头。

    吃完饭,皇甫煜回了自己的院子洗澡,孟齐留下,等着孟倩幽的解释。

    孟倩幽便把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道:“逸轩和我的意思是先让他给那几个官宦子弟隔离开,免的被他们怂恿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来。再一个就是避免丞相府的人利用他来对付齐王府。至于生意这一块,如果他能学会自然是好,如果学不会也不强求。”

    孟齐点头:“我知道了,明日我带他过去吧。”

    “明日我也没事,随你们一起去吧,第一天,总得让他适应一下。”孟倩幽道。

    孟齐没有异议。

    事情商定好,各自回房休息。

    一夜无事,第二日吃过早饭,三人各自坐上马车来到北城的作坊里。

    工人们早已过来上工。小厮——现在的作坊管事的,看几人进来,赶紧过来见礼:“东家,孟姑娘您们来了?”

    孟倩幽点头,介绍:“这是新来的管事的,以后就让他跟着你学习,有什么不对的你尽管说他就行。”

    小厮乍一听到是管事的,愣怔了一下,以为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被撤换掉了,恐慌的看想孟倩幽。

    孟倩幽笑着暗示他:“这事一会儿我再与你细说,你做好自己的份内之事就好。”

    小厮立刻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狂喜回到了脸上,连连点头:“奴才知道了。”

    孟倩幽带着皇甫煜先来到土豆粉作坊。皇甫煜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一时有些好奇,这里转转,哪里看看。孟齐也不约束他。等他看的差不多了,又领着他来到了腊肠作坊。

    刚一看到作坊里晾晒的那些腊肠,皇甫煜就惊奇的不行,还凑到腊肠面前闻了闻,等进了作坊里以后,看到那些伤残的军士在做灌腊肠,十分的好奇,对孟倩幽祈求:“我也要试试。”

    孟倩幽示意他去洗了手,让他蹲在一名军士的面前,学着他的样子操作。

    军士做的很熟练,皇甫煜却接连弄漏了几根肠衣,孟倩幽没有说话,那名军士有些心疼了,道:“公子,这不是你能干的活计,你快停手吧,你浪费的东西太多了。”

    皇甫煜连番把肠衣弄破,自己也失了兴趣,闻言起身,去洗干净了手,回来问:“我需要做什么?”

    “你首先把这些工序记清楚了,随时检查他们有哪些不对的地方。另外,以后这出货进货的记录也需要你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