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叫皇甫煜出来(爆38)
    这些都容易,皇甫煜没有异议,又听了孟倩幽的几句嘱咐后,就背着手装模作样的出去转了。

    孟倩幽吩咐贺一:“作坊里都是工人,不会有危险,你不必时时跟着二公子,守在门口,如果他有事出门,你再跟着。”

    贺一应声,去了作坊门口。

    孟倩幽又找到小厮,笑着对他说道:“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弟弟,想要让他过来学一些东西,你不必在意,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好。”

    小厮放下心来,看天色不早,便出了作坊去买中午饭的食材了。

    好多天没有去看包一凡,正好今天有空,孟倩幽也没坐马车,领着青鸾和朱篱来到了包府门口。

    看门人看见她,立刻欢喜的过来打招呼,“孟姑娘,您来了。”

    “你家少爷如何了?”孟倩幽笑问。

    “托姑娘的福,少爷现在可以下床了。姑娘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距离包一凡受伤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是应该下床走动一下了,孟倩幽走进府内,直接来到包一凡的院子里,候在门口的丫鬟看到她,立刻高声的禀报:“少爷,少夫人,孟姑娘来了。”

    门帘很快被从里面打开,孙慧笑着迎出来,边笑着说话:“幽儿妹妹好长时间都没来了,墨儿可想你了。”边迎上前搂住她的胳膊朝着屋里走。

    “大将军要成亲,将军府里没人,王妃每日喊我过去帮忙。所以没空过来。”孟倩幽笑着解释。

    孟倩幽和褚大将军几年前就认识,去帮忙也是合情合理,孙慧点头。

    包一凡正满头大汗的在屋里练习走动,看她进屋,也笑着说道:“慧儿和墨儿天天念叨你,我这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提起小人儿,孟倩幽才发现他没在屋里,笑问:“墨儿呢?”

    “我娘领着他去逛街了,刚走,中午前就能回来了。”

    孙慧吩咐丫鬟沏上茶来。

    包一凡也停止了走动,陪孟倩幽坐在桌旁的椅子上。

    孙慧拿过毛巾,轻柔的替他擦拭了额头上的汗。

    包一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才奇怪的问:“大将军怎么这么快就成亲了?”

    “你没听京城里的人们相传吗?大将军对将军夫人一见钟情,便迫不及待的求娶了他。”孟倩幽开玩笑的说道。

    包一凡摇头:“我跟着大将军好多年了,他的脾性我还是了解的,要是说他对一个小姑娘一见钟情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为了负责,他才会娶一个比他小了这么多岁的女孩。”

    孟倩幽惊讶的睁大眼,好一会儿才对他竖了一个大拇指,笑着说道:“还真的被你说中了。”

    包一凡也是胡乱一猜,没想到真的猜中了,面露讶异,孙慧更甭提,直接好奇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看了一眼屋内。

    孙慧意会,吩咐:“你们都下去了,离远些,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屋内的丫鬟和屋外候着的丫鬟应声,都去了院门外。

    孟倩幽小声的把褚大将军和现在的将军夫人同时中了媚药,并且阴差阳错的发生了关系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两人听完,惊的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好一会儿包一凡才皱着眉头问:“将军果真是为了负责才娶了夫人。”

    孟倩幽笑着摇头:“将军夫人娇俏可人,灵动可爱,大将军也会是动了心思了。要不然也不会急着上门求娶。”

    “前几日齐王府的侧妃突然暴毙,是不是跟这件事有关?”孙慧压低声音好奇的问。

    孟倩幽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而是避重就轻的说道:“侧妃做下这样的恶事,有这样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了,齐王爷看在她多年为王府操劳的份上,也算是给了她一个体面的死法。”

    孙慧唏嘘不止:“真是最毒妇人心,没想到侧妃会做出这样丧天良的事情,幸亏大将军娶了将军夫人,要不然那姑娘这一生可就毁了。”

    “不会的,”包一凡否定她:“大将军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就算他不喜欢夫人,也会给她一个名份的。”

    “不管怎样,现在皆大欢喜,这才是好事。”孟倩幽扬声说道。

    包一凡和孙慧附和着点头。

    随后孟倩幽查看了包一凡的伤势,看他腿上已经长出了新的肌肉,道:“恢复的很好,也许用不了半年,就会和以前一样的。”

    两人听后,自然又是一番欣喜。

    一个多时辰后,包夫人领着墨儿回来,小人儿一看到她就张着小手,扑进她的怀里,“姑姑,姑姑”的喊个不停。

    孟倩幽把他抱坐在自己的腿上,笑着问他刚才去哪儿了,有没有碰到好玩的。

    墨儿童声童气的把从自己跟着包夫人出门开始,到回来这一路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了她。

    孟倩幽认真的听着,不时的问他个问题,墨儿也都一一做了回答。

    包夫人趁着这个时候去了厨房吩咐多做几个好菜。

    午饭前,包清河回来,见了孟倩幽不住的道谢:“孟姑娘,今年冬天,北城的大多数人都不会饿肚子了,多亏了你了。”

    孟倩幽摆手:“包大人客气了,他们出力,我出钱,各取所需。”说完,又道:“荒地还没有开垦完,明年开春了以后,还需要继续雇佣他们。”

    包清河笑着点头:“我听说了,现在好多人都盼着这个年赶快过去呢。”

    吃过午饭,又闲聊了一会儿,孟倩幽便起身告辞,回了作坊,见皇甫煜还挺乐呵,丝毫厌烦的情绪也没有,放下心来,吩咐郭飞赶着马车回了南城。

    接下来的几天,皇甫煜跟着孟齐还有那几位精卫早出晚归,每日回来吃完饭的时候就跟孟倩幽将自己在作坊一天做的事情说说。

    孟倩幽看他算是乐在其中,彻底的放下心来,每日吩咐府里剩余的人帮她捣草药,而她则专心的配置药丸,不但配置了治疗伤疤的药,还配了治外伤的药,止血的药活血化瘀的药。给文泗送了一部分过去。文泗高兴坏了,当即吩咐伙计又给孟倩幽送了一车的草药。

    皇甫逸轩不知是忙,还是别的缘故,这些日里一次都没有来过。

    孟倩幽也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吩咐府中众人倒碎草药,配置药丸。

    几天过去,皇甫煜一直无事,孟倩幽也就放下心来。

    这日还和往常一样,孟倩幽领着众人在屋子里配制药丸,一名在作坊里做工做小管事的精卫骑着快马从飞奔到了家门口,飞身下马,缰绳一扔,急急的的飞奔进府中,来到孟倩幽的院子里,急声禀报:“主子,有几人去了作坊,找皇甫煜管事的,东家让我速来喊您过去。”

    孟倩幽和青鸾、朱篱还有郭飞同时站了起来,边洗净手,边吩咐剩下的几人:“你们继续捣草药,他们几个随我去。”

    话落,人也已经走到了院子外。

    青鸾几人去了后院牵马,精卫跟在孟倩幽的后面出了门。

    青鸾把马牵撩起,交给孟倩幽。

    孟倩幽飞身上马,打马朝着北城而去。

    其余四人跟在后面。

    南城距离北城较远,等他们到了的时候,孟齐正领着几名精卫挡在作坊门前。而他们的对面是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华贵的富家公子,没有看到皇甫煜的身影。

    到了作坊门口,停下马,翻身下来,把缰绳扔给青鸾,孟倩幽走到作坊门口,转身面对他们,客气的问:“我是这作坊的东家,不知几位为何挡在作坊门口?”

    几人已经和孟齐对峙了有一会儿,早已经不耐烦了,看到孟倩幽出来说话,其中一名十五六的少年,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嘴角微撇,不屑的说道:“我们几人是来找皇甫煜的,识相的赶快让他出来见我们,否则拆了你这作坊。”

    孟倩幽也没恼,还是客气询问:“几位是谁,为何来找二公子?”

    另一名差不多年纪的公子也不屑的说道:“你这下贱的小民不配知道我们是谁,赶快放皇甫煜出来,我们还等着他去打猎呢。”

    孟倩幽依旧不着急,再次客气的问:“不知几位是如何得知二公子在我的作坊里的?”

    在马背上摇晃着身体,一副随时都要闯进作坊的样子的、穿着蓝衫的公子声音里充满了厌恶的说道:“下贱的胚子,给脸不要脸了是吧,哪里轮到你来询问小爷几个,快叫皇甫煜出来,否则我踏平了你这作坊。”

    孟倩幽的脸色沉了下来,声音也冷冽起来:“不错,皇甫煜是在我的作坊里,不过,我是不会允许他见你们的,几位还是请回吧。”

    “你说什么?”蓝衫公子气怒,用马鞭指着孟倩幽:“在这京城里,还没有人敢惹小爷几个,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孟倩幽眯了眯眼睛,声音里有了怒气:“这位公子,做事以前先想想后果,如果你再用马鞭对着我,我不介意先卸了你一条胳膊。”

    蓝衫公子大概是从来被人这样说过,先是一愣,随即怒不可遏,嘴里叫骂着:“下贱的东西,敢这样跟小爷说话,看我今日不打死你。”马鞭也随之朝着孟倩幽挥过来。

    围观的人群发出惊呼声。

    孟倩幽站在原地,不闪不避。

    青鸾和朱篱同一时间跃起,一个抓着了马鞭,用力一拽,另一个凌空一脚,将蓝衫公子从马上踹了下来。

    另外三名公子没料到她们会有这样的动作,齐声惊呼:“京蘅!”

    青鸾和朱篱的动作太快了,叫京蘅的公子就算有几分武功,却也来不及施展出来,眼看就要跌落马下,摔个鼻青脸肿,从旁边跃出了两人,动作迅速地堪堪接住了他。

    马上的三名公子齐齐松了一口气,围观的众人也把提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京蘅公子惊魂未定的站在地上,脸色苍白,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

    孟倩幽嘴角露出笑容,声音愉悦的问:“这位公子,感觉如何?”

    这句问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京衡公子苍白的脸色立刻变得通红,指着青鸾和朱篱命令那两人:“你们把这两个死丫头给我废了。”

    两人应声,身形极快的分别对着两人攻去。

    青鸾和朱篱沉着接招。

    孟倩幽不高兴了,吩咐郭飞和那位回去报信的精卫:“好多时日没有练拳脚了,你们两个上去练练。”

    同是暗卫,那两人的身手也是不错的,一对一的话,青鸾和朱篱两人不见得有胜算,可现在郭飞和另一名精卫的加入,这场面就不一样了,明显的是人多的占了上风,没下二十招,那两名暗卫就被踢飞了出去。

    人群发出了阵阵的叫好声。

    京衡公子气坏了,怒骂两人:“没用的废物,还不快滚起来,白给小爷丢人现眼。”

    他说的轻巧,可是那两名暗卫挣扎了几下都没有爬起来。

    孟倩幽点头,毫不顾忌的称赞几人:“做的不错,晚上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几个好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