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场面不可收拾(爆40)
    事情因自己而起,皇甫煜又怎么肯进去,祈求着说道:“孟姑娘,你让他们住手吧,这样下去会给作坊惹来祸端的,他们都是侯府,伯府少爷,动他们不得。”

    孟倩幽犹如没有听到,再次命令贺一:“带二少爷进去。”

    贺一听她的语气里已经有了厉色,不敢再犹豫,告了一声罪:“二少爷,得罪了,”便大不敬的用力将他拉了进去。

    几名公子带来的暗卫还好,武功跟青鸾和朱篱以及郭飞和精卫们有的一拼,四位公子就不行了,武功跟他们相差一截,一对一的对打之下,每个人都多多少少的受了些伤,这使几位公子更加的恼火,弄死孟倩幽的心思更加的重了。

    各府的府卫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混战的景象,弄不清是怎么回事,齐齐愣住。

    看到自己的府卫到了,四位公子抽身退了出来,刘琰狂笑,嚣张的叫喊:“下贱的丫头,你挣大眼睛好好瞧瞧,小爷几个今日如何拆了你这个破作坊。”

    孟齐绷紧了身子,孟倩幽毫不在意,道:“光天化日,太子脚下,你等要是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就敢把你们告上金銮殿。”

    刘琰嗤笑:“就凭你,想要告上金銮殿,痴人说梦吧。告诉你,这京城还无人敢对小爷几个说这样的话,既然你说出来了,小爷就给你这个机会。”说完,挥手,对着所有的府卫下令:“一炷香的时间,给我拆了这破作坊。”

    府卫们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主子有令,不敢不从,二三百府卫朝作坊冲过来。

    四位公子得意洋洋的看着这一切,不料,还没等各府的府卫冲到作坊门前,却从作坊里传出了喊杀声,紧接着那些伤残的军士手持菜刀、棍棒,从作坊里呼啦啦冲了出来,挡在孟倩幽和孟齐面前,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些府卫们。

    所有的人惊愣住,就连孟倩幽和孟齐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孟倩幽当即呵斥众人:“没你么的事,都进去。”

    一名冲在最前面,手持菜刀,走路一跛一跛的高大的军士,声音洪亮的说道:“东家,这作坊就是我们的家,谁要是想毁了它,我们就跟他拼命。”

    这些军士都是上过战场的人,此时都身上都带出了杀气,直逼的那些快要冲到门口的府卫们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孟倩幽安排了几百名伤残军士在作坊里做工,褚文杰禀报的时候,皇上守着文武百官还夸奖过她,这四名公子自己自然也有些耳闻,现在看到他们不怕死的冲出来,挡在孟倩幽的面前,眼神闪了闪,心里闪过一丝犹豫。可就这样放手,又不甘心,片刻后,京蘅冷嗤一声,对其他三人说道:“不过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一些废物,还想着为这个下贱的丫头出头。”

    刘琰也是气不过,高声附和:“对,你们现在就是普通的百姓,识相的话,就滚开,否则连你们也一块杀了。”

    还是刚才那名高大的军士,呸出了一口唾沫,轻蔑的说道:“呸,老子在战场拼杀的时候,你们不知缩在那个犄角旮旯里当缩头乌龟呢,现在反过来吓唬老子,老子还怕了你不成?”

    身后众军士附和。

    一再被人打脸,几人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京蘅怒喝:“给我上,胆敢挡路者,不必留情。”

    府卫们不敢犹豫,冲了过来,军士们也挥刀迎了上去,作坊门前立刻展开了场面更大的混战。

    军士们纵然受伤了,可是那股拼杀的劲头还在,刀起刀落,府卫们哀嚎一片,不过毕竟身体不是那么灵活,有的军士也是受了伤。

    包清河带着衙门里的兵士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混乱的场景。立刻怒声高喊:“住手,都给我住手,在不住手,统统拿下,压入大牢。”

    这几位都是伯候府的公子,就算是白身也比一般的官员高几分,更何况是这北城的一个小小的官员,几人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他的叫喊一点用也没有,打斗的众人也没有停下的迹象。

    包清河喊破了嗓子也没人听,无奈,对着一名兵士吩咐:“你骑着快马去军营,将这里的情况告知大将军。”

    兵士应命骑着快马向军营狂奔而去。

    包清河继续吆喝着军士将混战的双方分开。

    双方已经打红了眼,尤其是那些军士们,仿佛又回到了在战场厮杀的场景,心里的热血阵阵沸腾,正打的起劲,哪里会罢手。

    没有主子的命令,府卫们面对这些不要命的军士就算心生了怯意,也不敢停手。

    包清河急的满头大汗,朝着人群里大喊:“孟姑娘,你没事吧。”

    孟倩幽平稳的声音传出来:“我没事,包大人靠后一些,免得伤到你。”

    她没事就好,包清河松口气,哪里还顾得自己的安危,依旧吆喝兵士把这些人分开。

    北城向来不受重视,安排的兵士还不及这群混战的人多,唯恐伤到自己,兵士们也只是在外围虚张声势的恐吓他们住手,并不敢真正的冲上前把混战的人分开。

    褚文杰得到兵士的禀报,领着一小对人马过来的时候,看到眼前这混乱的场景,怒声大吼:“都给我住手!”

    他在伤残军士中的余威还在,听见他的声音,所有的伤残军士都住了手,那些府卫自然不会听他的命令,挥舞着手中的兵器还是往前冲,褚大将军手中的兵器甩出,正好落在这名府卫的面前,府卫惊吓住,立刻都住了手。

    褚文杰下马,包清河来到他的面前,边行礼边说道:“大将军,您可来了?无论下官怎么劝阻,也分不开他们呀。”

    褚文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沉着脸越过他去,走到孟倩幽面前,问:“孟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简简单单的回道:“有人想要拆了我这作坊,这些工人不愿意,便跟他们厮杀了起来。”

    褚文杰回身,威严的问:“是谁想要拆了这作坊?”

    刘琰四人一看到他,早就缩到了人群后,听了他的问话,你推推我,我推推你,最后还是刘琰被推出来战战兢兢的回道:“回大将军,我们说的那些都是气话,怎么会真的拆了这作坊。”

    褚文杰打量了他一眼,问:“你是”

    刘琰急忙回道:“我是刘琰,定伯府公子。”

    褚文杰点头,问:“不知伯府公子为什么这样大张旗鼓的带着人来拆作坊。”

    刘琰不承认,道:“大将军误会了,我们是来找皇甫煜的,这位姑娘不让见,我们一时气怒,言语争论了几句,并没有要拆作坊。”

    褚文杰威严反问:“这么说是我这些军士的错了,是他们误会了?”

    刘琰还没回答,那位高壮的军士开口告状:“大将军,不是这么回事,是他们非要拆了这作坊,我们才出手阻拦的。”

    “王虎!”褚文杰喊他。

    王虎反射性的站直了身体:“属下在!”

    “在军中,私自乱插话会有什么惩罚?”

    “报告将军,打十军棍!”王虎响亮回答。

    “如今你不在我手下当兵了,是觉得我不会惩罚你了吗?”

    “小的错了,请将军惩罚!”

    一问一答,众人没觉得有什么,刘琰几人身上的冷汗却下来了。

    褚文杰扫视了他们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刘琰的身上:“刘公子,今日之事影响甚大,不知刘公子想要如何收场。”

    当时是气怒之下做的决定,现在冷静下来,刘琰也已经害怕了,光天化日之下,动用好几百府兵围攻作坊,相信过不

    了多一会儿,整个京城都知道了,说不定连皇上很快的都能知道了,到时候的后果刘琰想都不敢想,惶恐问道:“在下错了,还请大将军饶过我们。”

    “哪里错了?”褚文杰冷着声音问。

    “这”刘琰当然不会傻得说出来。

    褚文杰也没指望他会回答,指着没有受伤的那些府卫们,命令包清河:“将这些人集中好,押去皇宫前,我要去面见圣上”

    包清河高兴的应声。

    刘琰,京蘅几人却吓得不轻,纷纷上前来求情:“大将军,有话好说,我们知错了,我们认错,想打想罚你随意处置。”

    “我是一介武将,职责是带兵打仗,保家卫国,对于你们的行为我没权处理,只有面呈圣上,让他定夺。”

    说完,不给几人说话的机会,翻身上马,命令包清河:“走!”

    府卫们看向自己的主子。

    四人脸色煞白的站在原地不动。

    褚文杰的声音不怒之威:“几位,是想让我请人帮你们吗?”

    四人齐刷刷的打了一个冷颤,相互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上了马,跟在褚文杰后面。

    主子们都乖乖的就范了,府卫们自然是不敢反抗,乖乖的被北城的兵士压着跟在了几人的马后。

    包清河不会骑马,无奈跟着走在这些人的身后。

    孟倩幽给小厮使了一个眼色。

    小厮意会,连忙去了作坊里把马车赶出来,追上包清河,恭敬说道:“大人,您上来吧。”

    包清河大喜,坐上了马车。

    这些人一出北城就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吩咐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儿四名侯府,伯府公子带人要拆了北城的作坊的事就被打听了出来,然后以风一般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京城,也传到了齐王府下人的耳朵里,然后皇甫毅就急匆匆的跑进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

    皇甫逸轩从外地办完差事回府,刚洗完澡。

    皇甫毅禀报:“世子,孟姑娘的作坊好像出事了。”

    皇甫逸轩猛地转身,着急的问:“出了何事?”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二公子的几位好友去作坊里找他,孟姑娘没让见,那几位公子气不过,就召集了各自的府卫想要拆了作坊。”

    “然后呢?”

    “后面的不知道,只知道双方发生了混战,各有伤亡,后来大将军赶到,阻止了他们,并让北城的兵士押着包括那几位公子在内的所有人去面圣。”

    说话的功夫,皇甫逸轩已经穿好了衣服,湿着头发,朝外走,边走边吩咐皇甫毅:“将这件事告诉父王,请他先去宫里,告诉他,我随后就到,今日一定要将这件事闹大,要让他们所有的人都知道,作坊的背后是谁在撑腰。还有,不能轻易的放过他们,否则后患无穷。”

    皇甫毅应声,去了齐王爷的院子里。

    皇甫逸轩亲自来到马厩,牵出一匹好马打马快速的来到北城。

    作坊门前孟倩幽已经命人打扫干净,受伤的军士们也被人扶到作坊里去了。

    皇甫逸轩下马,一扔缰绳,就大步走进作坊内,看到孟倩幽正在给受伤的军士查看伤势,着急的问:“幽儿,你没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