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派兵守护(爆42)
    刘候铁青着脸色,怒目瞪着自己的儿子,如果不是其他几人在场,怕丢了面子,早就拿脚踹过去了。这个不长脑子的东西,也不想想那作坊是谁在背后撑腰就敢去捣乱,现在好了,罚银子是小事,当众向那个乡下丫头道歉才是最丢人的事。

    刘琰见自己的父亲面色铁青,就知道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脸上欣喜的表情退去,正要在问,齐王爷和褚文杰随后走了出来,齐王爷冷声道:“几位伯候,我刚才和大将军商量了一下,明日辰时末,我们在作坊门口等着几位公子。”

    四位伯候脸色更加的不快,齐王爷和褚文杰却没有理会他们这些,齐王爷朝着自己府里的轿子走去。

    褚文杰则骑上马,命令包清河:“皇上已将此事解决了,你先回去吧,明日辰时在作坊门口等我。”

    包清河应声,褚文杰骑马领着自己的兵士回了军营。

    齐王爷也坐着轿子走了。

    包清河也没有给四位伯候见礼,也坐上马车吩咐兵士回北城。

    众人走光,四位伯候也阴沉着脸色,坐回了各自的轿子里。

    四位公子相互看了看,乖乖的跟着各回各的家。

    皇甫逸轩留在御书房,把此次离京办的差事详细说了一番。

    皇上点头,称赞,道:“轩儿果然是长大了,办事越来越让皇伯父放心了。”

    “多谢皇伯父夸奖,”皇甫逸轩急忙道谢。

    “这些时日你必定累坏了,回府歇着去吧。”

    皇甫逸轩没动,请求:“皇伯父,轩儿想求您一件事。”

    皇上微眯了下眼睛,盯视了他一会儿,才道:“说!”

    “皇伯父还记得上次因为幽儿入狱一事而被贬去守城门的五城兵马司的窦统领吗?侄儿想请求皇伯父让他官复原职,统率一队兵马去守卫北城。”

    “只有此事?”皇上深问一句。

    皇甫逸轩点头,“只有此事,还望皇伯父应允。”

    “朕准了。此事你去传旨,至于多少兵马,你让他自己去挑选,就说朕说的。给他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以后北城的百姓的安危就交给他了,如果办不好这差事,让他提头来见。”

    “多谢皇伯父。”皇甫逸轩欣喜说道。

    皇上挥手:“去吧,传旨后回府好好休息,短时日内朕不会再派你出去办差事了。”

    皇甫逸轩行礼,走出御书房。

    皇上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久,才低头重新开始批阅奏折。

    皇甫逸轩走出御书房,便脚步匆匆的往宫外走,太子带着随身的太监走了过来,看见是他,立刻喊道:“轩弟!”

    皇甫逸轩听见声音,停住脚步,躬身行礼:“太子!”

    太子走到他面前,伸手扶起他:“我说过多少次了,以后见了面喊我大哥就行。你我兄弟和睦,父皇见了也高兴不是。”

    皇甫逸轩从善如流的喊了声:“大哥!”

    太子皇甫奕应了一声,问:“看轩弟脚步匆匆,不知有什么要事?”

    四位伯候家的公子要拆了作坊的事,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太子没有理由不知道,不过他不直接问,皇甫逸轩也避重就轻的回道:“皇伯父让我去代为传旨,我心里着急,便走快了一些。”

    太子点头,让开身体:“那轩弟快去吧,免得传晚了惹父皇生气。”

    皇甫逸轩谢过,匆匆了走出了皇宫。

    太子吩咐自己的贴身太监:“王安,去打听一下,世子这样急匆匆的去传什么圣旨?”

    王安应声,去了御书房外打听。

    太子朝着皇甫逸轩离去的方向又看了一眼,抬步朝着自己的宫殿走去。

    皇甫逸轩骑着快马,来到东城。城门口正是出城进城的人多的时候,到了城门下,皇甫逸轩勒住缰绳停下,端坐马上。

    皇甫逸轩容貌俊秀,气质飘逸,尊贵无双,那一夜东城守城门的兵士见过他以后,便深深的记住了。一见他在城门口停住马,立刻小跑着过来见礼:“世子,您有什么吩咐?”

    “窦统领可在?”

    兵士愣了一下,随即恭敬回道:“窦头在城楼上,小的这就去喊他下来。”

    皇甫逸轩微点头。

    兵士转身噔噔的往城楼上跑,找到窦统领,气喘吁吁的禀报:“窦头,世子过来找你了。”

    自从那一夜之后,窦统领每日里都盼着皇甫逸轩将他调离这东城门,听了兵士的话,大步跑下城楼,跑到皇甫逸轩面前,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喜悦:“小人见过世子。”

    “窦统领!”皇甫逸轩端坐马上,威严喊他。

    “小人在!”

    “我给你在皇伯父面前求了恩典,让你官复原职,即日起,带领一队兵士去守卫北城,你可愿意?”

    无论是做什么,都要比在这守城门强,窦统领欢喜应声:“小人愿意。”

    “好,你收拾一下,立刻随我去五城兵马司挑选人马,即刻就去北城。”

    “是!”

    窦统领转身,飞奔回城楼上,将自己的工作快速的交接给另外的军士,在一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急匆匆的跑了下来:“世子,小人收拾好了。”

    皇甫逸轩点头:“好,你随我去五城兵马司。”

    说完调转马头,朝着城内走。

    窦统领没有马,便快步的跟在马侧,好在他是武将,武功不弱,再加上皇甫逸轩照顾他,把马赶得不是那么快,他倒也跟的上。

    两人来到五城兵马司,走进去,皇甫逸轩给现任兵马司的统领传达了皇上的旨意,吴统领自然是不敢不从。领着窦统领去挑人。

    窦统领对这些兵士很熟悉,很快就挑选了二百人马,装备整齐,随着皇甫逸轩来到北城作坊前。

    北城这会儿大街上的人多了起来,头一次见有穿戴整齐的兵士过来,心里好奇,人虽然站着不动,脖子却伸打的老长的往这边观看,等看着这些兵士是停在作坊门口时,以为他们是要查封作坊,吓坏了。

    皇甫逸轩和窦统领翻身下马,正好小厮从作坊里走出来,看着这么多的兵士站在门口,也是吓了一跳,等看清是皇甫逸轩时,松了一口气,恭敬行礼:“世子。”

    “去把幽儿喊出来。”皇甫逸轩命令他。

    小厮应声,快步的朝里面走去,找到孟倩幽禀报了她。

    孟倩幽快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窦统领慌忙行礼:“孟姑娘。”

    孟倩幽微微点头,疑惑的看向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解释:“皇伯父命窦副统领复原职,带人过来守卫北城。”

    孟倩幽恍然,“以后要多麻烦窦统领了。”

    窦统领急忙摆手:“孟姑娘客气了,以后有用的着的地方尽管说。”

    孟倩幽还没说话,皇甫逸轩开了口:“不是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而是以后每日里,你要时刻派人守在在这作坊门口,无论是谁,胆敢来捣乱,窦副将不必手软,先擒获了再说。”

    “这”窦统领犹豫。

    “今日这边发生的事你可听说了吧?”皇甫逸轩问。

    窦统领点头:“听说了一些,说是四位伯候府的公子过来捣乱,要拆了这作坊。”

    “所以我才给皇伯父求了情,让你带兵过来,名义上是守北城,实际上是保护这作坊,皇伯父也是这个意思。”

    一听是皇上的意思,窦统领不再犹豫,痛快应声:“在下明白了。”随后又说道:“小的先领着他们去北城的衙门里登记。”

    皇甫煜点头。

    窦统领领着二百名兵士去了衙门。

    那些心中害怕的百姓看窦统领不是来查封作坊的,齐齐松了一口气。

    等窦统领带人走远,孟倩幽笑问:“怎么想起来让窦统领领兵过来了?”

    “皇伯父经常派我出去办差事,我不在京中,有些事及时帮不了你,我帮窦统领官复原职,他肯定感激与我,对你这作坊自然也会十分上心。”

    孟倩幽点头,笑道:“也好,这样省去很多麻烦。”随即又笑问:“今日的事情如何了?”

    “皇伯父命他们过来给你道歉,每个府里罚了两万两银子。”

    孟倩幽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他,不相信的反问:“两万两?”

    皇甫逸轩点头。

    孟倩幽的眼睛瞪的更大,问:“这是皇上决定的?”

    “我提议,皇伯父应允,具体罚的银两是他决定的。”

    孟倩幽点头,再次问:“那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些银两?”

    “我想过了,除去那些受伤军士的医药费外,给所有作坊里的军士每人再发二十两银子,作为奖励。至于剩下的,你若是没有异议的话,就给舅舅吧,让他给军营里那些军士添一些需要的东西。”

    “我没有异议,你决定就好,即使没有这些罚银,我也是准备这样做的。”

    皇甫逸轩点头,身体前倾,凑到她面前,小声的问:“你忙完了吗?我们已经有十多天没见了,我想你了。”

    孟倩幽的脸色爆红,瞪了他一眼,却还是老实回道:“作坊里安排好了,我还要去德仁堂看望那些受伤的军士呢。”

    皇甫逸轩急忙道:“我随你一起去,看完了我们一起回王府。”

    孟倩幽转身回了作坊,告诉孟齐自己去德仁堂去看望那些受伤的军士。

    皇甫逸轩没有跟进去,站在作坊门口等着。

    一直朝着这边观看的百姓们,这才看清了他的面貌,纷纷惊讶的倒抽了口气,暗道:“这长得也太好看了吧,比他们这里的小姑娘还要漂亮。”

    孟齐点头,道:“看完以后你不必过来了,直接回家吧。”

    孟倩幽应声:“逸轩回来了,你让皇甫煜晚上早点下工,也回王府吧。今天的事,恐怕早在京城里传开了,齐王妃说不定担心坏了。”

    “知道了,一会儿没什么事我便让他早些回去。”

    安排好,孟倩幽走出作坊大门,青鸾和朱篱牵着马等在门外。孟倩幽上前,想要接过青鸾递过来的缰绳,却被皇甫逸轩一把抱起,放到了自己的马背上,随即也跃了上去,从身后搂住了她。

    一直关注这边的人们发出一阵阵的叫好声。

    孟倩幽脸色微红,皇甫逸轩面带笑容的催动马儿,朝着德仁堂走去。

    青鸾、朱篱也急忙上马,跟在后面。

    孟倩幽派的是郭飞把那些受伤的军士送到德仁堂里的,文泗乍一见他送来了这么多的受伤的人,吓了一跳,边吩咐伙计给他们包扎,边询问是怎么回事。

    郭飞如实告诉了他。

    文泗听是褚文杰把人押走了,放下心来,命人给他们用最好的治外伤的药。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进门的时候,所有受伤的军士都已经包扎好了,并排坐在德仁堂内。

    见孟倩幽进来,全部站起来起身喊道:“东家!”

    孟倩幽点头,走近,查看了一下他们的伤势,问:“感觉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