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伤势严重 (爆43)
    “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比在战场上受的伤轻多了。”被问的军士丝毫不在意的回道。

    皇甫逸轩也看到了他们被包扎的样子,微皱了下眉头。

    文泗听见下面的动静,从楼上走下来,边走边说:“这些人的伤口都处理好了,没有什么大事,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受伤的军士们也随声附和:“是啊,东家,我们的伤势没有大碍,可以继续回去上工。”

    孟倩幽摇头:“不行,你们的伤势太重了,需要在德仁堂里养一段时日,放心,你们每日的工钱我照付。”

    “这哪行,”一个腿部受了些轻伤的军士把腿伸出来,好让孟倩幽看清:“我这点伤势不耽误干活,东家让我回去吧。”

    “我说让你们养伤,你们就安心养伤,谁也别惦记回去上工的事。”孟倩幽严厉的说完,转头对文泗说:“文东家,麻烦你将后院收拾出来几间,让我的这些工人在这养好伤再回去。”说完,偷偷的给文泗使了一个眼色。

    文泗稍微愣怔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孟倩幽的暗示,立刻吩咐伙计:“领这些病人去后院,安顿好。”

    伙计应声,对受伤的所有军士说:“各位随我来吧。”

    见孟倩幽的声音突然严厉起来,军士们不敢再请求,虽然心里还是很疑惑,但还是乖乖的随着伙计去了后院。

    “我正打算去作坊里找你呢,你们来了正好,去楼上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三人来到楼上,坐定。

    文泗吩咐伙计沏了茶水上来,问:“我只听郭飞说了个大概,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告诉了他。

    文泗听完皱眉,“你的意思是说这几人是去找二公子的,你的作坊只是受了无妄之灾?”

    孟倩幽点头又摇头,道:“他们四人都是伯候府公子,规矩礼仪还是懂的,尤其是动用府卫这样的大事,他们不可能不斟酌一番,既然他们敢做这样大的动作,肯定是背后有人撑腰。”

    皇甫逸轩点头附和:“今日里我听了幽儿的话后,立刻就猜到了这后面有人指使,所以才会请求皇伯父严惩他们。相信有了这一次,以后他们再也不敢轻易的对作坊下手了。”

    文泗问:“皇上是如何处置的?”

    皇甫逸轩把处置的结果告诉了。

    文泗瞪圆了眼睛,像不认识他一样,上下来回的打量他,好半晌才说道:“你太腹黑了,就这些受轻伤的军士就敲诈了他们八万两银子。”

    皇甫逸轩一脸的算计:“每人二万两是多了些,不过这是皇伯父说出来的,金口玉言,他们不敢不从。而且经过此事以后,京城里就再也不敢有人打作坊的主意了。”

    文泗张着嘴看着他。

    皇甫逸轩对他道:“你不要这副表情的看着我,这就是他们咎由自取,怪不得我,还有呀,那四位伯候家的公子过去道歉时,我让人给你传个信,你将那些受伤的军士重新包扎一下,要包扎成重伤的样子。等他们道歉的时候让他们回作坊。记住,逼真一些。”

    文泗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保准让你满意了。”

    “给他们一切都用好的,费用从那八万两银子里出。”孟倩幽道。

    “好,就按你的意思。”文泗痛快应声。

    一切谈妥,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起身下楼,出了德仁堂。

    文泗亲自把两人送出门外,看他们骑马走了,才去了后院,亲自看看伙计把受伤的军士安排的如何。

    皇甫逸轩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搂着孟倩幽坐在马上,不紧不慢的往齐王府里走,一路上惹得行人纷纷注目。

    到了齐王府,皇甫逸轩先下马,孟倩幽随后跟着跳了下来,皇甫逸轩拉起她的手,两人一起走进府内,先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

    这么大的事齐王妃自然也是听说了,着急的不行。齐王爷从宫里回来以后,直接就去了她的屋子里,给她说了事情处理结果,齐王妃还是不放心,连声问他:“幽儿怎么样,没有受伤吧,煜儿呢,也没事吧?”

    齐王爷只是大概的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具体的详情还真的是不知道,听她问起,猜测的回她:“看轩儿的脸色不是很难看,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

    “他们也欺人太甚了,明明知道幽儿和轩儿的关系,还敢这样大张旗鼓的去拆作坊,明明是没有把我们齐王府放在眼里。”齐王妃气怒说道

    她这句话听提醒了齐王爷,脑中有什么闪过,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无论他们有什么目的,今日这番重罚以后,必定会老实很多,以后再也不敢去作坊里捣乱,而且也不敢在轻易的去找煜儿,这也算一件好事。”

    齐王妃点头:“也只能是这样想了,幽儿和煜儿没事就好。”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齐王爷去了书房去处理公事。齐王妃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坐在窗前的软凳上,给孟倩幽做衣服。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进了齐王妃的院子,也没让丫鬟禀报,直接就走进屋内。

    齐王妃低着头,听到门帘响动,头也没抬的问:“有什么事?”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声音同时响起:“母妃”“王妃”

    齐王妃惊喜抬头,“轩儿,幽儿,你们怎么一起过来了?”说完,放下手中的衣服站起来,站起来,走到孟倩幽面前,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看她不像受伤的样子,放下心来。拉起她的手,来到软塌边,示意她坐下,道:“我听说了作坊的事,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受伤,担心的不行,好在王爷回来说你们没事,我这才稍微放下点心来,你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反应,妥妥的忽视了皇甫逸轩,皇甫逸轩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规矩的坐在了桌旁的椅子上。

    孟倩幽把事情从头到尾详细的给齐王妃说了一遍,最后笑着说道:“您不用担心了,我没事,二公子也没事,倒是哪几位公子没有沾了光。几乎多多少少的都挂了点彩。”

    “活该,”齐王妃恨恨的说道:“你们下手还是太轻了,应该打的他们半个月下不来床才对。”

    孟倩幽失笑。

    皇甫逸轩有些目瞪口呆,因为齐王妃一直以来都是柔柔弱弱的,说话也是轻声细语,从来没有说过这么暴力的话,不由的开口道:“母妃,您”

    齐王妃当然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母妃那些年就是太仁善了,才使得侧妃如此嚣张,差点毁了我们一家,现在母妃想通了,以后谁要是再敢欺负你们,你们就打回去,出了事,有母妃和你父王呢。”

    说完,又道:“这些年,母妃身体不好,一直在养病,很少与外界接触,致使这些人忘了,母妃是出自将门世家,身上流着的是武将的血。还有你的父王,自从当年一战之后,便收敛了自己,努力做一个仁和心善的王爷,处处忍让,不与外界起纷争,他们这是把齐王府当成了可以任意欺凌的对象了吗?什么阿猫阿狗都要上来踩两脚,你们两人记住,从今日起,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人找碴,不必在手下留情,打回去即可。”

    齐王妃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毫不拖泥带水,皇甫逸轩眼中发光,孟倩幽默默点头。

    见两人的神情,齐王妃失笑。吩咐玲珑上茶。并拿起放在一边的衣服对孟倩幽说:“我前几天出门逛街的时候,看到这块布料的颜色很适合你,便买了下来,你看看,喜欢吗?”

    料子是上好的丝绸,淡绿色,看起来清新淡雅,确实是孟倩幽喜欢的,点头:“谢谢王妃。”

    “谢什么,府里现在无事,生意又交给了你和轩儿,我闲着无事,也只能是做做衣服了。”

    “王妃腿上的伤全好了吗?”孟倩幽问。

    “前几天就好了,走路,逛街都不碍事。”

    孟倩幽嘱咐她:“那就好,我给您的去伤疤的药最好是每日都用,用不了多少时日你膝盖上的伤疤就会去掉里的。”

    齐王妃笑道:“用着呢,你这药也真是神奇,这伤疤眼看着一天天的变淡,玲珑她们几个惊奇的不行。”

    “那是当然。”皇甫逸轩有些得意的接话,“幽儿配置出的这治疗伤疤的药,在德仁堂可是供不应求的,这京城里的多少达官贵人,太太小姐每日里都去德仁堂里打听,看看有没有这药呢。”

    孟倩幽失笑,对齐王妃道:“您别听他吹嘘,哪里会有那么好。”

    几人说笑间,皇甫煜的声音从外面响起,问:“母妃在屋里吗?”

    玲珑回声:“回二少爷,在屋里呢,世子和孟姑娘也在。”

    话落,门帘被挑起,皇甫煜走了进来。

    齐王妃高兴的对他招手:“煜儿回来了,快过来让母妃看看。”

    皇甫煜直接走到她面前,喊了声“母妃。”

    齐王妃应声,柔声问他:“今日吓到了吧?”

    皇甫煜摇头,“孩儿没事,只是给孟姑娘添麻烦了。要不是大将军及时赶到,肯定会出大事的。”

    齐王妃道:“有什么大事,以幽儿的本事,无非就是把那几人打的下不来床而已,无事。一切有你父王和母妃担着呢。你不用害怕。”

    皇甫煜也是第一次听她用这种口气说话,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齐王妃也不多说,道:“先回你的院子里洗个澡吧,一会儿再过来陪母妃聊天。”

    皇甫煜在作坊里呆的时间长了,身上染上了异味,齐王妃有些闻不了,因此才这样说。

    皇甫煜倒是已经习惯了,不过听了齐王妃的话,还是告退了以后,乖乖的去洗澡了。

    听他走出院子,齐王妃才笑着说道:“几天不见,煜儿好像长大了一些。”

    “您不知道,二公子在作坊里可用心了,经他手的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连我二哥都说,自从二公子去了作坊以后,他省心了不少,现在每日只剩下对对账了,其余的什么都不用操心。”孟倩幽笑着说道。

    齐王妃惊讶了一下,随即笑道:“煜儿是个聪明的孩子,只是从小被宠惯坏了,现在能定下心性做事,是好事。”

    两人又说了几句,皇甫逸轩实在是忍不住了,站起身,在两人惊诧的目光中,走到孟倩幽面前,拉她站起来,道:“母妃,我和幽儿好多天不见了,您要是没有什么大事,我想领幽儿去我的院子里。”

    齐王妃先是一愣,随即失笑,挥手:“去吧,我不耽误你们了。”

    孟倩幽的脸色涨红,嗔瞪了他一眼,没等给齐王妃道别,皇甫逸轩便迫不及待的拉着她走了出去。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紫若非重生之军妻凌人

    她是佣兵界大名在外的女王,一不留神,招了小人的背叛,重生在了废材大小姐的身上,从此在军营混的风生水起,灭渣男,虐渣女,勾男人,简直成了人生赢家。

    洛静姝,京都洛家大小姐,十八岁生日前,她是京都女混混,十八岁生日后,她却成了身穿绿军装的新兵,外人都说洛静姝摔坏了脑子!

    厉靖云,京都厉家大少,喜怒无常,手段毒辣,狡猾腹黑,这是外人眼里的厉大少,流氓,禽兽,无赖,这是洛静姝给他的定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