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她是谁?(二更
    “还有”孟倩幽提高了嗓门,“别以为自己有残疾了,就低人一等,你们省吃俭用一些,等过个一年半载,也能娶个媳妇成个家了,以后就再也不是没家没业的人了”

    军士们听完他的话,眼里都流露出了向往的光,那个跛脚的高大军士索性说道:“东家,不如这样,这二十两银子您不用发给我们了,还是在您那里存着,等我们什么时候需要的时候,再从您那里支取。”

    他这一说,众人纷纷附和。

    孟倩幽和孟齐对看了一看,孟齐点头,孟倩幽应承了下来:“好,你们谁现在有需要的,就过来领取,没有需要的,就先存在我这里。”

    这些军士都是无家可归的人,每月的工钱都用不完,这些银两就更用不着了。自然是没人要求领取。

    这几百人的工钱也领完,三三两两结伴散去,只剩下精卫们和小厮以及皇甫煜。

    精卫们的工钱是每人五两银子,吃住在府里,连衣服都是每季做两套,所以没有他们的奖励,孟倩幽只给他们发了银两。再一个就是小厮的,孟倩幽拿出十两银子,交给他,道:“五两银子是你的工钱,另外五两是你的奖励,还有肉和布料,你也拿一份。”

    小厮没想到自己会多五两银子的工钱,激动的不行,连声道谢。

    孟倩幽摆手:“不用道谢,你为作坊尽心尽力,这是你应得的。”

    所有的人都发完,只剩下皇甫煜走到桌子前,眼巴巴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拿出十两银子放到桌子上,道:“我们规定你的工钱是十两银子,但现在不够一个月,看在你也尽心尽力的份上,就也给你发十两吧。”

    十两银子不够自己买个小玩意的,皇甫煜试着讨价还价:“孟姑娘,十两银子太少了,你看能不能多给我一些,过年了,我想给父王、母妃和大哥买点礼物。”

    孟倩幽绷起脸:“我这里是作坊,没个人的工钱都是一定的,要是给你胡乱长了工钱,那其余的人怎么办?要是都像你一样多要工钱,我这作坊还干不干了。”

    皇甫煜怕孟倩幽怕的不行,见她绷起脸,立刻摆手:“我不多要了,这些就够了。”

    孟齐差点喷笑出声,唯恐自己忍不住露出的笑容被皇甫煜看到,赶紧低下头。

    孟倩幽也是费了好大得劲才忍住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皇甫煜转身想要去拿肉和布料,孟倩幽喊住他:“等等!”

    皇甫煜停住脚步,回头疑惑的看向她。

    孟倩幽道:“王府里不缺这二斤肉和布料,你就不要领了。”

    皇甫煜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刚要反驳,孟倩幽从袖袋里拿出几张银票交给他:“这是五百两的银票,你拿去买礼物。说好了,这是我借给你的,以后从你的工钱里慢慢扣。”

    皇甫煜的眼睛里立刻迸出惊喜的光,急忙接过,一连串的道谢:“谢谢孟姑娘,谢谢孟姑娘,你放心,以后我绝对更加卖力的做工的,绝不会让你和大哥失望。”

    孟倩幽笑着摆手。

    皇甫煜高兴的拿着银票往外走,刚走了几步,又停下,转身,回到孟倩幽面前,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道:“我还是想领二斤肉和布料。”

    孟齐再也忍不住,爆笑出声。

    孟倩幽的嘴边也溢出了点点笑意,没有说话,点头。

    皇甫煜高兴的转身,去了旁边拿了肉和布料,脚步飞快的出了作坊的门。

    孟齐笑的都直不起腰来了。

    几名精卫和小厮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完,收拾好东西,孟齐和小厮又去各个作坊里转了一圈,确定东西全部收拾停当了以后,锁好作坊的门,把钥匙交给小厮以后,回了南城的家里。

    准备收拾一下,第二天回老家。

    皇甫逸轩已经在家里等着里,听见他们回来了,从屋里走出来,道:“我给爷爷、奶奶、爹娘还有大哥、大嫂,买了些礼物,就在后院的马车上,你们明日回家的时候给捎回去吧。”

    孟齐和孟倩幽也没有问他是什么东西,点头。

    明日要回家了,想到他们两人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孟齐便找了个借口,道:“我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完,我回去收拾一下。”

    两人点头。

    孟齐转身离去,刚走了几步,想到什么,停住脚步,转身嘱咐他们:“不许做逾越的事情。”

    孟倩幽脸色微红。

    皇甫煜应声:“知道了,二哥。”

    孟齐这才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皇甫逸轩拉着孟倩幽的手也回了屋里。

    青鸾和朱篱两人自然是远远的站到了院门外。

    明天就要分离了,一想到要有二十多天见不到面,还没有分离皇甫逸轩就开始想念了,一进屋,就抱着孟倩幽坐在的椅子上,头倚在她的脖颈,低声道:“怎么办?我现在已经开始想你了。”

    孟倩幽失笑,道:“我现在不是在你的怀里吗?”

    皇甫逸轩眼睛一亮,问:“你是在鼓励我为所欲为吗?”

    孟倩幽伸手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你过年以后如果还想看到我,就不要胡思乱想。二哥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说到做到。”

    皇甫逸轩泄了气,头抵住她的额头,哀叹:“可是我要有二十多天不能看到你了。”

    “二十多天一晃眼就过了,如果家中无事,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皇甫逸轩的语气低沉:“我是世子,每年的宫中夜宴不能少了我,否则我真想和你一起回家看爹娘。”

    孟倩幽了然的点头:“我知道,爹娘也知道,不会怪你的。”

    皇甫逸轩轻叹了一声:“前几年不敢跟家里联系,是怕给家里带去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可以了,却又被这身份所累,不能陪你们回家过年。只能是买一些东西给家里人表一下我的心意了。”说完,顿了顿,又道:“你回去后,爹娘肯定会问起咱们的亲事,你告诉他们,最迟不过明年底,我们一定大婚。”

    “不用,我不着急,多等一两年也无妨。”孟倩幽安慰他。

    皇甫逸轩眼里的幽光闪过,凑过去在她的唇边轻轻落下一吻:“你不急,我急呀,过来年我就十六了,每天看到你却吃不到嘴里,我这心里难受呀。”

    这**裸的暗示说的孟倩幽脸色发红。皇甫逸轩看到,心神激荡,手上用劲,让孟倩幽更加的靠近了自己一些,嘴唇也跟着吻了上去。

    两人在房里一直待到吃晚饭的时候,孟齐派人过来喊他们过去吃饭,两人才从房间里走出来,去了饭厅。孟齐已经在饭厅里等着了。看到孟倩幽微微红肿的嘴唇,也没有说什么。

    皇甫逸轩拿出自己的腰牌放在孟齐面前,道:“二哥,这是我的腰牌,临近年关了,路上不太平,你们不要胡乱去投宿,留宿在官驿安全一些。”

    孟齐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拿着吧,二哥,有备无患。”

    孟齐把腰牌收好。

    吃过晚饭,皇甫逸轩不舍的离去。

    孟倩幽送他出了门口,看他坐着马车远去,刚要转身往府里走,看到远处有马车走过来,便停住了脚步。

    马车停下,孟义和周莹带着宏儿从马车上下来。

    看到她站在门口,宏儿伸着小胳膊,喊着:“姑姑,”就冲着她跑了过来。

    孟倩幽蹲下身子,一把将跑到面前的宏而抱了起来,转了两圈,宏儿清脆的笑声响起。

    周莹笑着说道:“我们准备明天早上再过来与你们汇合的,宏儿一听要回家,高兴坏了,吵着要过来,我看他实在是兴奋的很,便依了他,今晚就过来了。”

    “天冷,先进门再说。”孟倩幽道。

    孟义应声,吩咐周府的车夫赶着马车回去。

    宏儿从孟倩幽的怀里下来,孟倩幽牵着她的小手,几人走进府里,去了孟义经常住的院子,坐好。

    孟倩幽笑道:“来了京城以后,每日里忙活,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拜见帝师和周夫子,他们都还好吧?”

    “爷爷的身体硬朗的很,爹和二叔在编纂处,既清闲又没有算计,心情好的很。劳烦幽儿妹妹惦记了。”周莹道。

    孟倩幽摆手:“嫂子说这话是打我的脸了,我过年以前都没有时间拜访帝师,实在是失礼的很。等过完年,回来以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拜见他们。”

    说完,打量了周莹几眼,笑道:“还是京城的水土养人,我怎么觉得一段时日不见,嫂子越发的水灵了,看起来好像比来时年轻了好几岁。”说完,问孟义:“孟义哥,你说是不是?”

    孟义没有答话,摸着头嘿嘿直笑。

    周莹红了脸,道:“幽儿妹妹,你又打趣嫂子,哪里会有人越长越年轻的。”

    几人说下了一会儿,天色不早了,明天还得赶路,孟倩幽便回屋歇下。第二日一大早,厨娘和三名丫鬟早早的起来做好了早饭,所有人的吃过,郭飞和精卫们套好马车,装好所有的东西。赶出府外,等着文彪带着他的众兄弟过来。

    孟倩幽嘱咐厨娘一家和三名丫鬟:“府里就交给你们了,这些天我们不在,你们也好好的休息一下。”

    几人应声。

    孟倩幽把准备好的红包拿出来,分发给几人,连厨娘的儿子都有,“过年了,图个喜庆。”

    几人欢喜道谢,保证一定会看好家。

    孟倩幽走出门外,等了大概有一刻钟,文彪和文虎领着镖局里的众兄弟才快步如飞的跑过来,跑到孟倩幽面前,气喘吁吁的停下,歉意的说道:“东家,我们来晚了。”

    “不晚,刚好,你们歇息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众人摆手,纷纷说道:“不用了,我们没事,出发吧。”

    “好,你们坐后面的那几辆马车,马车里有预备好的干粮和水,今天二十七了,离过年还有三天,路上我们就不耽搁了,争取明天晚上到家。”孟倩幽道。

    众人应声,去了后面的几辆马车前,有几人赶马车,剩下的全部坐进了马车里。

    孟倩幽和孟齐以及孟义一家分别上了马车,朝着清溪镇出发。

    天气寒冷,孟倩幽吩咐青鸾和朱篱也坐进了马车里。两人是第一次去京城以外的地方,不免感到有些好奇,青鸾不用说了,叽叽喳喳的问了不停,就连一向不多话的朱篱也问了不少的问题。

    孟倩幽笑着一一回答了她们,告诉她们:“你们要有心里准备,乡下除了人心单纯以外,什么都比不了京城。”

    青鸾不以为意,道:“我们在暗卫营的时候,条件很艰苦的,难道乡下会比暗卫营还要差。”

    孟倩幽笑着摇头:“等到了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三人一路说说笑笑,倒也热闹,到了晚上,就已经赶了大半的路。这么多人,孟倩幽没有依照皇甫逸轩说的去官驿,而是找了一间好点的客栈住下。临近年关,到处都是匆忙赶路回家的人,每个客栈里的人都不少,但是一下子来了好几十人来投宿的可是不多见,客栈的掌柜的高兴坏了,客栈的房间不够,命伙计们把自己睡觉的房间都腾了出来,让他们住下。

    有住的地方就好,孟倩幽也没有挑剔,吩咐文彪领着他的兄弟们去住。

    以前都是走南闯北跑镖的人,什么样的地方没有住过,更何况还是在暖乎乎的屋子里。

    众人安顿好,孟倩幽又让客栈的掌柜的,给做了可口的晚饭,热热乎乎的吃过以后,所有人都结伴回屋去休息了。

    等众人都走了,孟倩幽对掌柜的道:“掌柜的,我们明天一早要赶路,麻烦您给我们准备好早饭。”

    掌柜的高兴的应声:“知道了,姑娘,保证你们明天一早睁开眼就能吃到。”

    孟倩幽和青鸾、朱篱回了房间。

    赶了一天路,确实也累了,躺下没多大一会儿几人几沉沉的睡去了。

    一夜好眠。

    第二天,每日练功的时辰,孟倩幽按时睁开了眼睛,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还有些早,便闭上了眼睛又稍微眯了一会儿,天色微亮才起身。

    青鸾和朱篱也跟着起来,走出房间,看到众人都已经起来了,正坐在大堂里等着。

    掌柜的也命伙计做好了早饭,端到了众人面前。

    众人吃过,去了后院赶出马车,在客栈门口等着。

    孟倩幽付完帐,和孟齐以及孟义一家出了客栈,坐上马车,朝着家里走去。

    一路上众人替换着赶马车,中午也没有停下来吃午饭,只是草草的吃了点干粮。终于在半下午的时候赶到了清溪镇。

    孟倩幽挑开车帘,看着熟悉的镇子,以前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心里愈发的想念家里的人,命令郭飞:“赶快点,争取一个时辰内到家。”

    清溪镇到黄庄的这条路,郭飞赶着马车走了好几年,熟悉到闭着眼睛也能找到家,闻言扬起马鞭,赶着马儿快速的跑起来,后面的所有马车紧跟着,半个时辰以后,黄庄出现在眼前。

    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家里人,孟倩幽心里激动,催促郭飞,“再快一些。”

    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郭飞心里也是激动,马儿被他赶的飞快,转眼间就来到了家门口。

    没等马车停稳,孟倩幽就跳了下来,快步往家里走,青鸾和朱篱紧跟在她身后。

    三人还没走到门口,一名长相俏丽,身材纤细,柔柔弱弱的女子从家里走出来,看到门口停了不少的马车,大吃一惊,又看到孟倩幽三人快走到门口了,急忙开口问道:“你们是谁,这么多人来我们家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