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事出有因 (一更)
    刚下马车的众人听到她的话,齐齐愣住。

    孟倩幽停住脚步,眼神凌厉的看向她,反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

    “你家?”女子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疑惑的打量着她,随即恍然,惊喜说道:“你是小姑?”

    孟倩幽眯起眼睛,声音里已有了不悦,喝问:“回答我的话,你是谁?”

    女子施施然给她行了一个礼:“贱妾若兰,是相公新纳进门的小妾,还请小姑原谅贱妾的无礼。”

    “砰!”她的话落,人也朝着院子里飞了进去。

    若兰一声尖叫,“噗通”落在院子里。

    孟倩幽杀气腾腾的走了进去,青鸾和朱篱对看了一眼,也快步跟了进去。

    后面的众人从来没有看过孟倩幽的这个样子,一时被惊吓住。

    孟齐微愣之后,急忙大步的走进院子里。

    孟氏正在屋里擦拭桌椅,听见若兰的惨叫立刻走了出来,边走边问:“若兰,你怎么……”却在看见孟倩幽时,惊喜的扔掉了手里的抹布,疾步朝着孟倩幽走来:“幽儿,你回来了!”

    孟倩幽立刻收敛了杀气,面露喜色,张开双手,迎上孟氏,孩子一般搂住她的脖子,“娘,我回来了!”

    孟氏眼眶含泪,拍着她的后背,道:“好好好,回来好,想死娘了。”说完,推开孟倩幽,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点头:“没有什么变化,娘还担心你会瘦了呢。”

    孟倩幽改为抱着她的胳膊,撒娇说道:“不能吃到娘做的饭菜,是瘦了一些。我这次要在家呆很长一段时间,您可要给我做些好吃的补补。”

    孟氏高兴的点头:“好,以后娘天天给你做好吃的,让你吃个够。”

    若兰发出一声痛吟声。

    孟倩幽对青鸾做了一个手势,青鸾意会,快速上前,点了若兰的穴道。

    若兰惊恐的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孟氏刚要说话,孟倩幽搂着孟氏的胳膊,半撒娇半夸张的道:“娘,我们快进屋吧,一直赶路,冻死我了。”

    孟氏立刻就忘了若兰的存在,急忙拉着孟倩幽的手往屋里走去,边走边唠叨:“快进屋,屋里暖和。你也真是的,不会提早几天回来吗,非得要这样赶路。”

    好久没听到孟氏的唠叨了,孟倩幽竟然感觉还很怀念,也就没有打断她,任由她唠叨着把自己拉进屋里。

    孟氏让她坐在椅子上,给她倒了杯热水,放在手里:“拿着,暖和一下。”

    孟倩幽接过,捧在了手心里。

    孟齐随后走进屋里,笑着说道:“娘,没有你这么偏心眼的,眼里只有女儿,没有儿子。”

    孟氏这才看见孟齐也跟着回来了,脸上的神情更加的高兴:“你们怎么也没有捎封信回来,昨日我还和你爹说起来,估计着你们今年忙,可能不回来了。”

    说完,也转身准备给孟齐倒一杯热水。

    孟义和周莹领着宏儿进来,两人齐声喊了句:“二婶。”

    宏儿童稚的声音也跟着响亮的响起:“二奶奶!”

    孟氏高兴的应声,半蹲下身子,抚摸这宏儿的头,高兴的说道:“哎哟,几个月不见,我们宏儿都长这么大了。”

    说完,直起身,笑道:“你们都坐,天冷,冻坏了吧,我们你们倒杯热水喝。”

    孟义和周莹对望了一眼,孟义笑道:“不用了,二婶,我们也有好几个月没在家了,想早点回家去看看。”

    孟氏没有挽留,道:“也好,你娘前几日还念叨呢,不知道你们回不回来过年。这下肯定高兴坏了。”

    “那我们回去了,等明天收拾好了再来看二婶您。”周莹道。

    孟氏点头。

    “孟义哥,你回去跟爷爷奶奶说一声,我晚点再过去看他们。”孟倩幽道。

    孟义应声,和周莹领着孩子往外走。

    孟氏欲要跟在后面相送。

    孟齐和孟倩幽同时起身。

    孟齐去送孟义一家三口,孟倩幽却搂住孟氏的胳膊,道:“娘,孟义哥又不是外人,让二哥去送就可以了,您陪我说会儿话。”

    孟义也赶紧回头说:“二婶,您别送了,我们自己走就行。”

    孟氏顿住脚步,看着他们几个人走出去,叹了口气。

    几人走到外面,看到狼狈不堪、跌坐在地上的若兰,孟齐和孟义对看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朝着大门外走去。

    送走孟义夫妇,孟齐转身,连看都没看若兰一眼,就当她不存在一样回了屋子里。

    孟氏已经给孟齐倒好了水,放在桌子上,孟倩幽也重新把茶杯捧在了手里,孟氏坐在炕上,脸上欢喜的表情已经退去,换上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不用两人问起,就直接对两人说道:“一个月前,你大哥去县城谈生意,一夜未归,第二日回来时,神情颓废,整个人恹恹的,我们吓坏了,问他出了什么事。他一开始不肯说,后来被我们逼急了,说是自己喝多了酒,做出了不该做的事,他一说,我们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气坏了,把他狠狠的骂了一顿,你爹更是气急了,非得要赶他出家门,最后还是你大嫂红着眼眶替他求情,你爹才没有把他赶出去。”

    说到这,孟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孟家真是娶了一个好媳妇,你大哥做出这这样的事情,茜儿不但什么责怪的话也没说,还劝我们接纳了那名女人,让贤儿纳她为妾。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也只能这样做了。不过,还没等我们派人去回信,对方第二日就将人送了过来。我们看她柔柔弱弱的,像个良家女子,便也没有过多的为难她。你大嫂还另外给她僻了一个小院让她居住,白日里她便过来这边做些打扫的活计,晚上就回她的小院住,倒也安分。”

    “大哥对她什么态度?”孟倩幽问。

    “你大哥对她厌恶至极,自从她进门,连正眼也没有瞧过她,她的小院更是一次也没有去过。”

    “大哥给你们说清楚事情的原委了吗?”孟倩幽问。

    孟氏摇头,“他回来说了以后,我们只顾着生气了,哪里会问他详细的情况,后来若兰被送来,再问也就没有意义了,我们也就没有再提起。”

    孟倩幽点头,问:“大哥和大嫂呢,去作坊里了吗?”

    “作坊前日就放假了,你大哥和大嫂领着召儿今日回娘家送年礼,这个时辰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孟氏道。

    孟贤不在家,事情的前因后果就了解不清楚,孟倩幽也下不了决断,对孟齐道:“二哥,你也好长时间不在家了,先回去看看二嫂和孩子吧,等吃过晚饭再过来。”

    孟齐点头,放下茶杯,起身道:“娘,我先回去了。”

    “去吧,嫣儿也早盼着你回来呢,”

    孟齐走出屋子。

    孟倩幽也放下手里的茶杯起身,问:“娘,西厢房还空着吗?逸轩给家里人捎了不少的东西过来,先放到那里面吧。”

    孟氏也起身,跟她一起往外走:“空着呢,我一直打扫的很干净,直接放进去就行。”

    若兰看到两人出来,眼珠子一直来回的转动,似乎想要求情。孟倩幽撇了她一眼,吩咐青鸾:“先弄一边去,别碍了大家的眼。”

    青鸾应了一声,抬起不能动弹的若兰扔到了东厢房和正屋之间的阴凉处。天气本来就冷,这阴凉处就更加的冷了,若兰感觉浑身冷飕飕的。

    孟氏知道孟倩幽的脾气,没有说话。

    两人来到门外,众人还在外面等着,孟倩幽吩咐郭飞和文彪:“把东西卸下来,搬去西厢房,你们便回去休息,”说完,又单独对文彪说道:“你那些兄弟也都安排在你们的院子里吧,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郭飞和文彪应声。

    众人把马车上的东西全部卸下,搬去了西厢房,然后把马车赶去了后院,便各自回了自己的住处。

    镇上的土豆粉店也已经放假,文彪的家人都在家里,看到昔日镖局的众兄弟一个不少的站在自己面前,又惊又喜,文豹和文钟没想到孟倩幽也会让他们回来过年,高兴的不行。

    另一边的院子里,众精卫看到郭飞回来也是欣喜异常,纷纷围着他询问在京城里生活的怎么样。

    看太色不早了,想着孟倩幽这两天赶路肯定没有吃好,孟氏对孟倩幽道:“你的屋子我一直给你收拾着,随时都能住,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娘做好了饭喊你。”

    “我不累,陪着娘一起做饭吧,正好也给您说说逸轩的事。”

    提起皇甫逸轩,孟氏立刻想到了他们的亲事,问:“你们的亲事如何了,你的来信中没有提及,是不是他的亲事没退?”

    孟倩幽边搂着孟氏的胳膊往厨屋走,边笑着说道:“他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早就退了,至于我们的亲事,逸轩还小,我们准备等两年再说。”

    孟氏停住脚步,不赞同的看着她,语气坚决的说:“不行,再过两年你就二十了,你告诉他,最迟到明年年底。”

    孟倩幽笑着应声:“知道了,回去以后我告诉他,如果明年年底他不和我成亲,爹娘以后就再也不认他了。”

    看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孟氏无奈摇头。

    看了看厨屋里的食材,孟氏想好了做那几个菜,立刻就动手开始摘菜,孟倩幽蹲下身子去帮忙。

    刚摘了没多少,院子里响起孟召那高兴的童稚的声音:“奶奶,我回来了。”

    孟氏和孟倩幽同时站起身,孟倩幽先一步走到门口,笑着对孟召伸出手:“召儿,到姑姑这里来。”

    孟召听见他的声音,欢喜的惊叫一声:“姑姑!”迈着小短腿,快步的朝着她跑来。

    孟贤和孙茜跟在后面,听见孟倩幽的声音也是高兴的不行,同时开口问:“小妹,你回来了。”

    孟倩幽把孟召抱在怀里,亲昵的亲了亲他的额头,才看向两人。

    才几个月的时间不见,孟贤犹如老了好几岁,没有了那种意气风发的精神,整个人周身透出颓废的气息。

    孟贤虽然看到她回来高兴,脸上有了一丝丝笑容,却很快就消失了下去。而孙茜不但人憔悴的不像样子,身形也消瘦了不少。就连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显得有些肥大。

    孟倩幽抿唇,对他们点头,道:“刚到家,娘说要给我做好吃的,我帮她一把。”

    孙茜立刻吩咐身后的两名丫鬟:“把东西去放好,随我去做饭。”

    两名丫鬟应声,想要把从孙家拿回来的礼品找个地方放置一下,却在看到阴凉处的若兰时,惊呼出声:“小、小姐,她怎么会在这?”

    孟贤皱眉。

    孙茜不明就里,想要走到阴凉处相看究竟。孟倩幽喊住她:“嫂子,不用过去了。”

    孙茜没动。

    孟倩幽吩咐那两名丫鬟:“将她扔去她的小院,给她口吃喝就可以。从今日起,你们俩人轮流看守她,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出小院。”

    这两名丫鬟自小跟着孙茜,感情非同一般,对于若兰的出现早就恨得牙痒痒了,听了孟倩幽的话,高兴的应声,立刻就要上前拖拽起若兰往小院去。

    若兰被点了穴道,身体是僵硬的,孟倩幽吩咐青鸾:“你送她过去。”

    青鸾应声,示意丫鬟带路,自己提起若兰就跟了过去。

    孟贤看清是若兰,厌恶的撇开了眼睛,孙茜则神情愣怔了一下,随即红了眼眶。

    孟倩幽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放下召儿,走到孙茜面前,笑着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大嫂,放心,一切有我呢。”

    孙茜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孟贤看在眼里,面露心疼,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懂事的孟召则努力的踮起小脚,拿起自己的衣袖,试图给孙茜擦眼泪,稚声说道:“娘,不哭。”

    孙茜的眼泪流得更加汹涌了,赶紧掏出自己的帕子胡乱擦了几把,哽咽说道“召儿,娘,没事。”

    孟倩幽搂紧了她的肩膀,狠狠的瞪了孟贤几眼。

    看孙茜这样隐忍和难受,孟贤露出痛苦的表情。

    孟氏看孙茜这样,心里也是难受,走到她面前,道:“好孩子,娘知道你受委屈了,想哭就哭吧,从贤儿做下这下等事到现在,你一直就隐忍着,别憋出病来。”

    孙茜再也忍不住,趴在孟倩幽怀里痛哭起来,把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委屈和痛苦全部发泄出来。

    孟倩幽轻拍着她的后背,任由她痛哭发泄。

    孟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抿着小嘴,害怕的看着孙茜,

    孟贤也红了眼眶,蹲在地上,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

    哭了大概有一刻钟,孟倩幽才开口劝慰:“大嫂,再哭下去就对身体不好了。”

    孙茜慢慢止住了哭声,抽噎不止。

    孟倩幽扶着她走进孟氏的屋里,让她坐在椅子上。

    孟倩幽走到一边的脸盆旁,打湿了毛巾,递到她的手里,“大嫂,先擦下脸吧。”

    孙茜接过,把毛巾紧紧捂在自己的脸上,仍止不住的抽噎。

    孟倩幽静静的陪在她身旁。

    孟氏和孟贤和召儿没有跟进来。

    好一会,孙茜才拿下毛巾,带着哭腔道:“哭出来好多了,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大哥出了这事你们就应该给我写信,我好回来处理,免得你伤心这么久,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孙茜抽噎了一下,道:“京城里的生意就够你忙活了,这点小事就不给你添乱了,我们能解决的。”

    “怎么解决?把她纳进门做小妾?这就是你们解决的方法?”孟倩幽不赞同的问。

    “我问过了,这若兰原来也是清清白白的姑娘,你大哥毁了人家的清白,自然是要负责的,纳进门就纳进门吧,总比让人抓了你大哥去见官强。”

    孟倩幽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皱了皱眉,却没说什么,拿过她手里的毛巾,放进水盆里。又倒了一杯热水递到她的手里,让她捧着,暖和一下身子,才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哥给你说清楚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