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遭人算计(二更)
    孙茜摇头:“他回来一说,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哪里还顾得上问他是怎么回事。后来对方大张旗鼓的把人送来,引来村里人的围观,我一心想着赶快把这件事压下去,立刻就要收若兰进门,你大哥死活不同意,对方扬言如果不给他们个交代,就要去报官。我心急之下做了主,让她进了门,还给她另外僻了一个小院。”

    “对方什么人?和若兰什么关系?”

    孙茜摇头:“我不知道。”

    孟倩幽惊讶:“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让人进了门?”

    孙茜又忍不住抽噎了一下:“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让你大哥去坐牢吧。咱孟家的名声以后还要不要了?”

    孟倩幽摇了摇头,坐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大嫂,当局者谜,你怎么就不想想,大哥是一个自律的人,就算喝多了情况的下,也不见的会做出越轨的的事情。更何况,如果若兰真的是个清白的姑娘,她当时难道不知道反抗吗?明眼人一看,这就是别人为了陷害大哥儿做的一出戏,你做生意这么多年了,人心的算计也看到了不少,怎么这件事上就糊涂了呢?”

    孙茜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不确信的问:“你的意思是说你大哥并没有碰她?”

    “这件事不好说,得看大哥当时是个什么情况,如果他是被人下了药,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毁了若兰的清白有可能,但要是只是喝醉了,大哥被人讹诈的可能性就大了。”

    孙茜猛然起身,急声道:“相公就在外面,我把他叫进来问问。”

    说完,人已走到门口,朝着外面喊道:“相公,小妹有话要问你。”

    自从发生了若兰的事后,孙茜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称呼过他了,蹲在地上自责的孟贤听见这喊声,惊喜抬头,立刻站起身来,大步朝着屋内走来。

    孟氏领着召儿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进来。

    几人在屋里坐下,孟倩幽刚要开口询问孟贤事情的经过,跟着孟二银去了李庄送年礼的孟杰兴奋的、尖叫着跑进院子里:“姐,你回来了?”

    孟倩幽起身,笑着迎到门口。

    孟杰快速冲到她的面前,一脸兴奋的道:“我和爹刚一进村,村里人就告诉我们你和二哥回来了。我和爹便急忙赶了回来。”他的话落,孟二银也满脸笑意的进了家门。

    “爹,我回来了。”孟倩幽高兴说道。

    孟二银比孟杰还要激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爹和你娘还以为京城里的生意忙,你和齐儿不回来了呢。”

    孟倩幽解释的声音里有着歉意:“年前的生意确实忙了一些,没有顾上给家里写信,让爹娘惦记了。”

    孟杰仰头期待的问:“姐,过完年以后我可不可以跟着你去京城里看看,镇上学堂的夫子说京城又大又繁华,根本不是我们清溪镇能比的,我想去看看。”

    孟倩幽摸了下他的头:“镇上的学堂什么时候开课。”

    孟杰立刻回道:“二月初。”

    “好,等过完年姐姐就带你去京城。”孟倩幽应下。

    孟杰欢喜的拍手。

    孟召迈着小短腿也从屋里出来,抓着孟倩幽的衣摆央求:“姑姑,我也想去。”

    孟倩幽弯腰一把抱起他:“好,姑姑到时也带你去,咱们全家都去。”

    孟召也学着孟杰的样子高兴的拍手,欢呼。

    孟倩幽把他放下,道:“召儿,给小叔去玩一会儿,姑姑和爷爷奶奶有话要说。”

    孟召懂事的点头。

    孟杰知道他们有重要的事要说,伸手领着召儿回了他的屋子里。

    孟二银和孟倩幽走进屋里,看到孙茜红肿的眼睛,和孟贤愧疚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见到孟倩幽回来的喜悦的心情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叹了一口,坐在了椅子上。

    孟贤和孙茜立在一边。

    “大哥,你和这个若兰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吧。”孟倩幽道。

    孟贤的愧疚的看了孙茜一眼,小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原来家里作坊制作的东西,都是由谢江风和朱岚两人承包的,可前些时日,朱岚的县城里的熟食店铺出了事情,被迫关闭了,家里生产出来的腊肠,辣椒油便存下了很多,临近年关,孟贤就想着出去寻找客户,把作坊里的储存的东西全部卖掉。恰巧这时候,有个自称是来自清河县城里的姓刘的老板说自己是慕名而来,想要批发一些腊肠和辣椒油回去卖。没有打过交道,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孟贤自然不肯卖给他。

    那姓刘的老板便邀请他去县城自己的店铺里看一看,考察一番,道:“我不会和朱家抢生意,如果他们的熟食店再开起来,这些腊肠和辣椒酱我便不会再卖了。”

    孟贤看他态度诚恳,说话也很客气,动了心思,约好了哪天去县城里查看。

    到了约定的日子,孟贤独自一人去了县城,先在刘老板说的那家店周围转了一圈,打听了周围的店铺的人,都说这间店铺已经做了很多年了,老板确实姓刘。

    孟贤没有起疑,去了店里,刘老板正在店里指挥伙计摆放东西,看到孟贤进去,笑呵呵的打招呼,并带着他在店里转了一圈。见店铺确实不小,店里的伙计也不少,来来往往买熟食的人也不少,孟贤觉得可以合作,便告诉刘老板,明日一早就可以去运货。

    刘老板欣喜异常,非要拉着孟贤去喝酒,生意场上这是常有的事,孟贤推辞不过,便答应了他的要求,本以为会随他去酒楼,谁知下了马车才知道,刘老板是请自己去家里。

    孟贤意识到这很唐突,立刻婉言谢绝,不料刘老板很热情,强拉硬拽着他去了自己的府里,并命人赶快备了好酒过来。孟贤无法,只得和刘老板对饮起来。

    那刘老板也是个爽快的人,对于生意上的事有什么就说什么,一点也不遮掩,渐渐的孟贤就放下了戒心,和他随意的攀谈起来,两人越说越投机,不知不觉喝了很多的酒,等孟贤意识到自己喝多了的时候,眼前就已经天旋地转了。刘老板倒是无事,笑呵呵的说道:“孟兄喝多了,今日就在我家歇息一晚,等明日一早再回家。”

    孟贤即使有心回家也没有那个力气了,任由刘老板将他扶去了客房。便沉沉的睡了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感觉有人贴上了他的身子,当时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以为是孙茜,便和她行了**之事,事后累极,又沉沉睡了过去。直到再次醒来,看到身边赤身**的躺着一名陌生的女子,吓的立刻从床上弹跳了起来。他这一动作,也惊醒了沉睡的女子,女子大声尖叫,刘老板带人闯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气得差点晕过去,指着孟贤痛骂:“我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才留你在府中喝酒过夜,没想到你却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情,今日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的话,我们立刻去见官。”

    孟贤当时已经懵了,根本就不知作何反应。

    床上的女子嘤嘤哭泣,替他求情:“姑丈,我已经是孟公子的人了,你要是将他告了官,以后我可怎么办呀,兰儿求求你,你就放过他吧。”

    刘老板虽然气得一蹦三尺高,可是一想到若兰的名声,还是把满腔的怒气压了下去,沉声喝问孟贤:“孟公子,你说,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孟贤脑子里空空的,不知如何是好。

    刘老板看他的样子,当即就替他做了决断:“我知道你有妻室,我也不逼迫你要将兰儿纳为正室,你速回去准备一下,明日就将兰儿接回家中做个妾吧。”

    孟贤没应。

    刘老板说完,也不管他的态度如何,就带人退了出去。

    孟贤愣愣的跌坐在床上。若兰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让孟贤看到单子上的那一抹鲜红,道:“孟公子,昨晚我奉姑丈之命进来给你送茶,你却趁着酒劲夺了我清白的身子,若兰只是个弱女子,即使千般不甘万般无奈也只能至死跟随您了。”

    孟贤猛然起身,胡乱的穿好衣服,跌跌撞撞的从刘府里跑出来,浑浑噩噩的回了家里。后面的事,孟倩幽都知道了。

    听完他的话,孙茜的脸上立刻没了血色,苍白一片。孟二银和孟氏则是深深的叹气,孟贤满脸愧疚的低垂下头,不敢看任何人。

    孟倩幽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四人惊讶,齐齐看向她。

    孟倩幽笑了好一会儿,直到孟氏忍不住要呵斥他,才止住笑,对众人道:“爹、娘,大哥,大嫂,你们难道没有听出来吗?大哥这是被人算计了。”

    听她笑的是这个,孟氏有些着急,忍不住责备她:“我们当然知道你大哥是被人算计了,因为那个刘老板把若兰送来了以后,再也没有来过。可你大哥要了若兰是事实,这个我们总不能否认吧?亏你还笑的出来。”

    “我当然笑的出来,因为我知道大哥根本就没有碰那个若兰,一切都是他们自编自演的一出戏,为的就是设计我大哥,让他纳若兰进门。至于目的,应该是破坏我们的家的名声。不过,他们这么长的时间没有露面,应该是还有后招,如果我猜测的不错,应该是等到过年的时候趁着我们都在家的时候,给我们一个出其不意。”孟倩幽声音愉悦的说道。

    她的话落,孙茜脸上的苍白退去,血色又回到了脸上,惊喜的连声问:“小妹,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大哥真的没有碰若兰?”

    孟倩幽肯定的点头:“绝对没有,至于为什么我等一会儿再告诉你。”

    孟贤既期望又怀疑的看着她。

    孟倩幽看他的样子,故意反问:“大哥,你不会是因为没有真正的要了若兰,而后悔吧?”

    孟贤慌忙摆手,头也摇的拨浪鼓一样:“不不不,没有最好,没有最好。”说完,又疑惑的反问:“小妹,你说的是真的吗?那晚我可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我确实……”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屋子的人却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一时屋里又静默下来。

    孟倩幽却笑着道:“大哥,你不相信别人还不相信小妹吗?我什么时候哄骗过你们,如果你不相信,等晚上的时候你跟大嫂两个做个实验好了。”

    孙茜“腾”就红了脸,孟贤的脸色也有些微红。

    孟二银夫妇对望了一眼,孟氏不放心的问:“幽儿,这可是关于到姑娘清白的大事,你千万不要胡来,如果真的是你大哥的过错,我们孟家必须要负起这个责任。”

    “娘,”孟倩幽搂住她的肩膀,撒娇的拉长声音喊了一句:“我给你保证,这就是他们的设计大哥使用的一个手段,这种事我以前见的多了,放心吧,我很快就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的,还大哥一个清白。”

    孟二银也开了口:“既然你这样说,爹信你,咱孟家的名声这次就靠你挽回了。”

    “你们都把心放到肚子里,过一个踏实的好年,等过了年以后,我一定把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

    孟倩幽的本事家里人还是知道的,她应承的事还没有做不到的,听她这样说,孟二银夫妇和孟贤夫妇齐齐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这一个多月以来真正的笑容。

    孟倩幽对孟氏撒娇:“娘,没事了,您和大嫂是不是应该给我去做饭了,我好饿。”

    孟氏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准备给孟倩幽做饭的,却耽误到现在,急忙抬脚往外走:“对对对,你饿坏了,我马上就去给你做饭。”

    孙茜也跟着往外走,道:“娘,我来帮忙。”

    孟倩幽喊住她,对孟贤道:“大哥,你去给娘帮忙,我有话要给嫂子说。”

    孟贤点头,走了出去。

    孟二银也站起身,道:“我也去帮忙。”也跟着出去了。

    孙茜不解的看着她。

    孟倩幽把她拉到自己的屋里,附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孙茜抬头,眼光发亮的看着她,喉咙发紧的问道:“小妹,你说的可是真的?”

    孟倩幽点头,又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嫂子如果不信,晚上可以试试。”

    孙茜脸色有些微红,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晚上试试,如果真的被你说中了,对于那个若兰,我不会再客气。”

    孟倩幽阻止她:“她现在名义上毕竟是我大哥的小妾,你若出手对付她,会让人在背后说你的不是的,你不用管了,她留给我来对付就行,你只要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就行。”

    孙茜应声,“好,大嫂都听你的。”

    “你呀,放宽心,好好的养身体,把这些日子掉下去的肉再养回来就行了。说真的,刚才乍一看到你,我吓了一跳,要不是娘提前告诉了我大哥的事,我还以为你生了什么大病了。”

    “自从若兰进门以后,我见到她就堵心的难受,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下,所以就瘦了下来,这下好了,你大哥没有碰过她,我这心里不难受了,这掉下去的肉很快就会养回来的。”

    知道孟贤并没有碰若兰,孙茜的心情一下就明朗起来,笑容也回到了脸上,话也多了起来,两人又说笑了一阵,等孟氏几人做好了饭,喊她们去吃饭,两人才来到厨屋。

    饭菜已经摆好,孟氏正在喊一直站在门口的青鸾和朱篱吃饭。

    两人吓得只摆手:“夫人,我们是奴才,哪有一起同桌吃饭的道理,你们先吃吧,等您们吃完了,我们随意的用一口就行。”

    孟倩幽和孙茜走出屋外,正好听到青鸾的这番话,笑着对两人道:“我们家没有让人站在一边伺候的规矩,你俩跟着一起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