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孙旺上门(一更)
    孟倩幽和孙茜走出屋外,正好听到青鸾的这番话,笑着对两人道:“我们家没有让人站在一边伺候的规矩,你俩跟着一起吃吧。”

    其实在京城孟倩幽和孟齐大多数的时候也是和下人一起吃的,不过那是只有他俩是主子,其余的都是下人,青鸾和朱篱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今日都是主子,只有她们两人是下人,两人便感觉有些不合规矩了。想在听了孟倩幽的吩咐,相互看了一眼,等全家人都坐好了,两人才规规矩矩的去座位上坐好。

    孟倩幽对众人介绍:“这是王妃送我的两个贴身丫鬟,武功高强,专门负责保护我的安全。”

    她这样一说,孟氏更加的热情,亲自盛了饭端到两人面前。

    青鸾和朱篱吓坏了,急忙站起来,诚惶诚恐的说:“夫人,我们自己来就好。”

    孟氏笑着道:“你们多吃点,以后幽儿就拜托给你们了。”

    两人愈发的惶恐,道:“这事我们的份内之事,夫人即使不说,我们也会把主子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的。”

    孟氏还要说什么,孟倩幽劝她:“娘,您再说下去,她们俩都不敢吃饭了。你还是把她们当作自己家里的人一样就好。”

    两人急忙附和的点头:“对对对,夫人就把我们当做普通的丫鬟就好。”

    孟氏坐下,孟倩幽又对两人道:“想吃什么自己动手,别拘束。”

    两人点头。

    好几个月没有吃到孟氏做的饭了,孟倩幽吃起来感觉格外的香甜,不知不觉就比平日里多吃了一些。

    孟氏看在眼里,欢喜的不行,一个劲的往她碗里夹菜,孙茜也是,还惹得小人儿孟召提出了抗议。

    家里好长时间没有这么欢快的气氛了,就连孟二银和孟氏也吃了不少,孙茜更甭提,一直堵在心里的大石头卸了下去,浑身感觉无比的轻松,胃口也好了起来。孟贤的脸上也有了笑容。

    一顿饭在欢乐的气氛中吃完,几乎所有的人都吃撑了,孟倩幽吃的最饱,站起身,在厨屋里来回溜达,撒娇的对孟氏道:“娘,都怪你做的饭菜太好吃了,我都吃撑了。”

    孟氏听了这话乐的合不上嘴,道:“多吃点好,娘感觉你去京城的这些时日瘦了,这个年,娘给你好好补补,一定给你补回来。”

    这就是天下所有做娘的心思,不论在儿女外面过的多好,总觉的他们会受了委屈饿到了,一旦回到自己身边,便想着法子用自己的方法疼爱他们。

    孟倩幽心里感动,笑道:“好,娘做多少我吃多少,过了这年不胖十斤我就不回京城了。”

    孟氏听了愈发的高兴。

    孟倩幽对孟二银道:“爹,您陪我去爷爷奶奶家吧,好长时间不见我特别的想他们。”

    自己的孩子惦记着长辈,孟二银自然是十分高兴,点头:“好。”

    孟倩幽又道:“逸轩给爷爷奶奶捎了不少好东西过来,都堆放在西厢房了,天黑,不方便找,等明日我们找出来再给爷爷奶奶送去吧。”

    “只要你们有这份心意,不拿东西你爷爷奶奶也会很高兴的。”孟二银道。

    孟氏附和的点头:“是啊,你爷爷奶奶经常问起你,你现在回来了,去看他们,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孟二银起身往外走。

    孟倩幽跟在后面,走过孙茜身边时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孙茜脸色微红,还是点了点头。

    等把厨屋收拾好,孙茜走到孟氏面前小声道:“娘,我今晚有事要和相公说,能不能让召儿跟这您睡一晚?”

    孟氏毫不迟疑的应声:“好,你们有事就去说,召儿今晚就跟着我了。”

    孟贤却疑惑的看向孙茜。

    听孟氏答应,孙茜红着脸拉着孟贤回去了自己的院子。

    孟中举和孟大金现在住在以前周夫子住的大宅院里,孟二银和孟倩幽出了自己家的院子以后,径直朝着大宅院走去。刚走出一段距离,孟齐迎面走过来,看到两人,喊了孟二银一声:“爹。”

    孟二银应声。

    “我正准备去家里看您的,您和小妹去哪?”

    孟倩幽笑着回应:“我和爹要去爷爷奶奶家,二哥正好也跟着一起过去吧。”

    孟齐原本也是想着等了解了孟贤的事以后就去大宅院的,听了她的话,点头,转了脚步,随着两人来到大宅院。

    宅院的大门没关,三人直接来到院子里。

    孟义和周莹带着召儿回来了,一家人非常的高兴,吃过晚饭都聚在孟中举的屋子里说话,听见院内有脚步声,孟大金家的迎了出来,看到孟倩幽三人,欣喜的高声说道:“爹、娘是二弟带着幽儿和齐儿过来了。”

    屋里老孟氏的高兴的声音立刻想起:“是幽儿呀,快进来让奶奶看看。”

    孟大金家的高高打起门帘,让三人进入屋内。

    “大伯母。”孟倩幽和孟齐同时喊了一声。

    孟大金家的笑应。

    三人走进屋内,老孟氏坐在暖乎乎的炕上,对孟倩幽招手:“来奶奶身边坐。”

    孟大金夫妇,孟小铁,孟仁夫妇,孟义夫妇都在,孟倩幽喊了一圈人后,才笑着走到老孟氏身边坐下。

    老孟氏拉起她的手,打量了一遍又一遍,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嗯,没有瘦。”

    孟倩幽失笑,“奶奶,我在京城买的有宅子,吃的好,喝的好,生意又有二哥和孟义哥照料着,什么事都不用我操心,怎么会瘦呢?”

    老孟氏拍着她的手,道:“这就好,这就好,你第一次离家这么多的时日,奶奶和你娘都挂心的要命。”

    孟大金家的在一旁开了口:“幽儿的本事我们都是知道的,我早就劝你和二弟妹不要太担心的。”

    “话是如此说,毕竟她在京城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我们怎么会放下心来,等什么时候她和逸轩成了亲,在京城真正的有了家,我们这心呀才会放回去一半。”老孟氏。

    提起她的亲事,孟大金便顺着话题问了下去:“对了,幽儿,你和逸轩什么时候成亲?”

    众人闻言都期待的看向她。

    孟倩幽知道这个话题躲是躲不过去了,笑着说道:“逸轩刚退了和尚书府小姐的亲事,我们这个时候定亲有些不合适,等过一段时间吧,至于成亲,逸轩还小,我想着等两年再说。”

    “不行!”老孟氏和孟氏一样坚决反对:“你马上就十九了,再过两年就二十多了,不行,坚决不行!你回去告诉逸轩,最迟今年就要把亲成了。”

    孟齐欲言又止,孟倩幽对他使了一个眼色,笑应:“知道了,奶奶,回去后我就把您的话说给他。”说完,又道:“逸轩给家里人捎了不少的好东西过来,天太晚了,我们没有拿过来,等明日我们再过来。”

    “逸轩还好吧,怎么没有随你们一起回来看看?”老孟氏问了一句。

    没等孟倩幽回答,孟中举呵斥她:“妇道人家,不知道的不要瞎问,逸轩现在是世子之身,哪能随便出京。”

    老孟氏长于乡野,确实不知道这些事情,听了孟中举的话既没有反驳也没有生气,依旧嘱咐孟倩幽:“就算他是世子,我们也不能受了委屈。”

    孟倩幽笑着点头。

    一家人说笑了一个多时辰,时辰不早了,三人才起身回家。

    除了孟中举夫妇以外,所有的人都把他们三人送出门外,一直没有插上话的孟清,不舍得走在最前面,对孟倩幽道:“幽儿姐姐,你这么快就回去了,我还没有和你说话呢?”

    几个月不见,孟清似乎长高了一些,孟倩幽了摸他的头,道:“姐姐要在家呆二十多天呢,你要是闲着没事,可以去找姐姐。”

    孟清高兴的点头,恋恋不舍的送她到门口,看着他们走远。

    到了岔路口,孟倩幽对孟齐道:“二哥,大哥的事已经解决了。时辰不早了,你不用过去了。”

    孟齐惊讶,想要询问,孟倩幽接着简短说道:“很简单的事情,大哥是被人算计了,今日天晚了,明日我在与你细说。”

    孟齐不再询问,点头,看着孟二银和孟倩幽走出去很远,才转身回了自己的家里。

    孟二银和孟倩幽回了家里,孟氏正坐在屋里和召儿说话,顺便等他们回来。

    孟倩幽看到召儿在孟氏屋里,抿了抿嘴,对他伸出手,问:“召儿,要不要和姑姑一起睡?”

    召儿急忙摆手,童声童气道:“不行,男女授受不亲,姑姑是女的,我不能和你一起睡。”

    孟齐笑的直不起腰来,孟二银和孟氏也是大笑,只有召儿睁着漂亮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们。

    孟倩幽笑着走到他面前,摸了摸他的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小机灵鬼。”

    召儿摸着被她亲过的额头高兴的咯咯直笑。

    “娘安排那俩姑娘去休息了,你也快去睡觉吧,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不用那么早起床。”孟氏道。

    连赶了两天的路,确实有些累了,孟倩幽点头,回了自己的屋子里,躺下,没过多大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等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微弱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射了进来,孟倩幽懒洋洋的起身,拿过一旁的衣衫穿上。

    青鸾听见屋里有动静,站在门外小声询问:“主子,您醒了吗?”

    孟倩幽“嗯”了一声。

    青鸾推门而进,看孟倩幽已经起床,暗自舒了一口气,跟了主子这么长的时间,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晚还没有起床的,她和朱篱两个还以为主子生病了呢,想着再过一会儿主子不醒,便进来看看。

    孟倩幽正在穿衣,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

    朱篱端着一盆散发的热气的水进来。声音清脆道:“主子,先梳洗一下吧,夫人说,饭菜马上就要做好了。”

    穿好衣服,走到水盆边洗了干净了脸,孟倩幽走出门外,来到厨屋,看到只有孟氏一人在忙活,随口问:“大嫂还没有起床吗?”

    孟倩幽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孙茜自从进门以后,每天都会早早的起来领着两名丫鬟做早饭,几乎没有再让孟氏下过手。

    孟氏边切了些咸菜条,便说道:“大概是这段时间因为若兰的事睡不好,昨天听你说完,心里踏实了,今日多睡了一会儿,无事,一会儿咱们先吃饭,剩下的给他们放锅里,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再吃。”

    这些咸菜条还是孟倩幽闲着无事的时候琢磨着腌制出来的呢,口感清脆,味道新鲜,一段时间不吃,还真的有些想念呢。走到孟氏身边,张开嘴,示意孟氏给自己一小条。

    孟氏捏起一条小丝,放进她的嘴里,笑道:“少吃一些,咸。”

    孟二银和孟杰领着召儿去了练武场,估摸着孟氏快做熟饭了,三人才回来。孟氏吩咐他们去洗脸,自己开始张罗着收拾好饭菜。

    孟倩幽也跟着帮忙。

    孟二银看到厨屋里只有她们娘俩,也会很奇怪,问了一句:“贤儿他们两口子呢?”

    孟氏没有直接回答她,道:“不用管他们了,我们先吃吧。”

    孟二银“哦”了一声,没有多问,坐下开始吃饭。

    有了昨天晚上的例子,青鸾和朱篱不用人招呼,也坐到了座位上。

    吃过早饭,孟氏留在厨屋里休息,孟倩幽领着孟杰和召儿去了西厢房,整理捎回来的礼物,按照皇甫逸轩给的单子把每个人的礼物分好。

    三人正收拾的时候,院子里有声音响起:“亲家老爷在家吗?”

    召儿离门口最近,听到声音先跑了出去,看到来人,高兴地喊着:“姥爷,”就对着来人跑了过去。

    孟倩幽紧跟着也走了出来,看到孙旺已经满脸笑容的抱起了召儿,有两名小厮提着礼物跟在他的后面。

    看到孟倩幽从西厢房出来,孙旺一愣,神色有了些不自然,倒是孟倩幽先给他打招呼:“亲家爹来了。”

    孙旺脸上的不自然退去,轻:“嗯”了一声。

    孟二银夫妇听见动静从屋子急忙迎了出来,笑着招呼孙旺:“亲家来了,快请屋里做。”

    孙旺也没客气,抱着召儿走进屋里,两名小厮抬着礼物也跟了进去,等几人坐定,把礼物放在桌子上,才恭敬的退了出去。

    孟二银亲自倒了一杯水,放到孙旺面前,忐忑的问:“亲家今日过来有何事?”

    孙旺让召儿坐在自己的腿上,神情严肃,语气严厉,道:“昨日茜儿回去后,我和爹看她身形消瘦,面色憔悴,问她是否生病了,她说没事。我们不放心,等他们走后派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我那好姑爷耐不住寂寞,纳了一房小妾,今日我过来问问,茜儿是哪里没做好,才让孟贤生出了这样的心思。”

    孙旺甭看是个混不吝,可在这一方面还真是没话说,这么多年不管再怎么不着调,也没有生出纳妾的心思,所有昨天派人细打听下,得知孟贤悄悄纳了妾,心里那个气呀,一夜没有睡好,天不亮就跑到孙善人的院子里说要过来责问孟贤。

    孙善人头脑还算清醒,觉得以孟贤的为人,不会无端的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也不放心,便同意他过来了,但嘱咐他要客客气气的,不要到了孟家就撒泼。孙旺这才备了礼物过来。

    听他这样一问,孟二银和孟氏都慌了手脚,互相看了看,不知该如何回答。

    孙茜自从过门以后,勤勤恳恳,既照顾家里,也忙着作坊,更是生下了召儿,无论哪条都对的起孟贤,孟贤确实没有纳妾的理由,可是这件事又事出有因,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

    见他们不说话,孙旺的脸色沉了下来,道:“亲家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孟二银不知该如何解释,急的额头上冒出了汗,孟倩幽走进屋里,笑着道:“亲家爹,这事是一个误会,等过完年我们就把人赶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