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背后的人(二更)
    孙旺被孟倩幽狠狠地惩治过,因此面对她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畏惧,闻言,眼神闪了闪,身体微微动了一下,不过,事关孙茜以后的生活和孙家的名声,孙旺还是硬撑着不露出惧意,道:“说的轻巧,既然如此,孟贤又何必纳妾?现在我找上门来了,你们才如此说。”

    孟二银也赶紧开口,“亲家,实不相瞒,贤儿纳妾是情非得已,而是被人算计的,不光是茜儿,就是贤儿也是痛苦不已。”

    昨日孟贤的面色确实不好看,没有的往日意气风发的神采,孙旺信了几分,不过还是不放心,道:“茜儿呢,你们把她叫来,我问问在说,如果你们说的不属实,我今日便把她和召儿领回去,我们孙家还是养的起她们娘俩的。”

    孟倩幽吩咐青鸾:“你去把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叫来。”

    青鸾应声,去了孟贤的院子,不一会儿便回来禀报:“大少爷和大少奶奶说马上过来。”

    孙旺闻言诧异,孟二银夫妇心里忐忑,孟倩幽笑而不语。

    大概过了半刻钟,孟贤和孙茜两人才急冲冲的而来,看的出是刚起床,连脸都没有来得及洗就过来了,看到孙旺在屋子,孙茜愣了一下,惊讶的开口问:“爹,您怎么过来了?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孙旺皱眉,厉声训斥她:“你看你像什么样子,身为人家的媳妇,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说出去都丢了我们孙家的脸面,你在家时,我们有这样教导你吗?”

    孙茜脸色通红,不敢反驳。

    孙旺越发觉得脸上无光,自己大一早就匆匆的赶来问罪,认为自己的女儿没有任何的错处,孟贤却另外纳了小妾。这分明是没把孙家看在眼里,**裸的打自己家的脸面。本想趁机大闹一番,治住孟贤,把那小妾赶出家门的,现在倒好,自己的女儿竟然睡到了现在,孩子也扔给了公婆照顾,这活生生的就是打了自己的脸,刚才自己说的话就完全成了一个笑话。

    见孙茜挨训,孟贤急忙替她求情:“岳父,这事怨不得茜儿,是我缠着她多睡一会儿的。”

    他这话一出口,孙茜的脸色立刻爆红,羞得低下头。

    孙旺和孟二银夫妇都是过来人,岂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一时无言,不知该说什么。

    屋内的气氛一下就静了下来。

    孟贤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也脸色微红的低下了头。

    好一会儿孙旺才假意咳嗽了一声,避过了这个话题,道:“我问你,既然你们感情如此深厚,你为什么还要纳小妾进门?”

    不待孟贤回答,孙茜抬头,急急回道:“爹,这事是一个误会,相公是被人算计的。”

    连孙茜也这样说,孙旺完全相信了,对所有人说:“既然如此,我就不多过问了,希望你们说到做到,过了年以后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孟二银赶紧应承:“亲家放心吧,我们说话算话,这事我们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孙旺点头,又训斥了孙茜几句:“身为人家媳妇,要懂得孝敬公婆,勤恳持家,不要再像做闺女时那样任意妄为。”

    孙茜红着脸应声。

    孙旺站起身,把召儿放在地上,对孟二银说:“我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话。孟贤是我孙旺的姑爷,算计他就是算计我们孙家,我们不会不管的。”

    孟二银脸上露出笑意,连连点头,也没有挽留,一家人把孙旺送出大门外,看着他坐着马车远去。

    孟氏转身,对孙茜和孟贤道:“饭菜给你们留在锅里,去吃吧。”

    孙茜羞得脸通红,低着头轻应了一声。

    孟二银和孟氏领着召儿、孟杰去了西厢房,继续去收拾皇甫逸轩捎回来的礼物。

    孟倩幽给了孟贤一个眼神,示意他先去厨屋。

    自己上前搂住孙茜的肩膀,附在她的耳边悄悄问:“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孙茜红着脸点头:“相公确实像你说的那样,喝醉了根本就动不了,直到早上酒醒了以后,才”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孟倩幽已经明了,道:“你先吃饭,今日无事,吃过饭我们一起去会会那个若兰。”

    事情得到证实,孙茜心里有了底气,提起若兰也就不那么堵心了,道:“不用,我们现在就过去,我要问问她,她为何要如此做?”

    孟倩幽失笑,道:“你还没有来得及照镜子吧,你先去看看,你这幅样子能出去见人吗?”

    孙茜这才想起来自己是被青鸾叫醒的,脸都没来及洗就过来了,惊呼了一声,急匆匆的去了自己的院子里梳洗打扮。

    孟倩幽笑着摇头,走进厨屋。

    孟贤已经盛好了饭,看到只有她一人进来,奇怪的问:“你大嫂呢?”

    “大嫂去梳洗一下,我进来是想问大哥一个问题。”

    孟贤把饭碗放在桌子上,问:“什么问题,你问吧?”

    “大哥对若兰有何想法?”孟倩幽问完,紧紧的盯着孟贤,不错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孟贤露出厌恶的神情:“她与我无关,你随意处置就行。”

    “那可是一个大美人哟,比大嫂漂亮多了,大哥难道不心动吗?”孟倩幽戏虐的问他。

    孟贤收敛了表情,正色道:“小妹,能娶到茜儿,是我这这辈子最大的福分,我绝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若兰即使是天仙下凡,也与我无关。”

    孟倩幽也收敛了神色,一本正经的道:“大哥,你最好记住你今日说的话,虽然我们是亲兄妹,但你要是以后敢做出对不起大嫂的事情,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

    孟贤脸色无一点儿变化,郑重点头。

    孙茜梳洗完,又急匆匆的回来,对孟贤道:“相公,你吃饭以后,把剩余的饭菜放在锅里,我一会儿回来收拾。”说完,不待孟贤回应,就把拽起孟倩幽:“小妹,我们走吧。”

    孟贤张嘴刚要询问,两人已经出了厨屋的门。

    说是单僻了一个小院,实际上就是把最后面的那一排下人房单独围了起来,还是在这个大院子里边,两人很快来到了这边。

    孙茜的两个丫鬟从昨夜开始就轮流看守若兰,看到两人过来,行礼。

    “人如何?”孟倩幽问。

    “老实的很,从昨夜进了屋以后,就没有出来过。”一名丫鬟回道。

    “把门打开。”

    丫鬟应声,推开了屋子的门,孟倩幽和孙茜走了进去。

    若兰躺在床上,听见动静,费力的爬起来,柔弱的说道:“姐姐,小姑,请恕若兰无礼,若兰实在是浑身疼的起不来了。”

    孟倩幽昨天那一脚,用了十分的力气,若兰时被踢飞以后重重的落在地上,摔得当然不会轻,她这样说,也是没有撒谎。

    孟倩幽扫视了屋内一眼,动手搬了两张小凳放在若兰的床前两步远的距离,示意孙茜坐下。

    孙茜虽然不解,却也照做,孟倩幽也坐好,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若兰:“听说过我吗?”

    若兰先是下意识的点头,后又急忙的摇头。

    孟倩幽声音平静,说出来的话却让若兰吓得缩了缩身子:“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问你的问题你最好是老实回答,否则我有一百个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若兰大概是被她昨日那一脚踢怕了,她的话落,立刻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再问你一遍,听说过我么?”

    若兰这次点头,小声道:“听说过。”

    孟倩幽的眼睛眯了一下,声音里有了几分厉色:“听谁说起的?”

    “听、听、听刘老板说起的。”说完,又急忙改口:“听我姑丈说起的。”

    孟倩幽露出一个阴森的笑容,笑问:“真的有刘老板这个人么?”

    若兰瞪大了眼睛,惊愕的看向她。

    她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孟倩幽无需再问,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真的了,道:“看来你不让你领教一下我的手段,你是不说实话了。”

    若兰的身子下意识的往床里面靠了一下,急声说:“小姑,我说的都是真的,刘老板确实是我姑丈,我没有哄骗你。”

    孟倩幽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了半晌,直看得若兰心惊肉跳,面色慌乱的时候,才收回目光,扬声喊:“朱篱!”

    朱篱应声而进:“主子!”

    “若兰姑娘昨日摔的浑身痛,你帮她按摩一下。”孟倩幽淡淡说道。

    朱篱应声,板着脸走到若兰面前。

    若兰吓得身子直往床里面靠,惊问:“你要做什么?”

    朱篱不说话,一把拽过了她,将她摁在了床上,按孟倩幽的吩咐强制给她按摩。

    若兰杀猪般的声音响起。

    孙茜的两名丫鬟站在门外,既解气又恐慌。解气的是,若兰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终于得到惩罚了,恐慌的是,自己以后犯了错,是不是也会遭到这样的惩罚。

    孙茜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有些不忍心,可想到她害的自己一家人这一个月来吃不好,睡不香,便咬着牙没有说话。

    朱篱的按摩都是摁在了若兰的穴道上,他每摁一下,若兰就觉得自己死过去一回,没几下,疼的连头发丝都冒出了汗,急忙连声求饶:“我说,我说。”

    孟倩幽不说话,朱篱当然不停手,直到若兰喊得声音都有些嘶哑,孙茜再也忍不住想要替她求情的时候,孟倩幽开了口:“可以了。”

    朱篱这才住了手,面色不改的退了出去。

    若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疼的全身都湿透了,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被拆开,又重新装了一遍。

    孟倩幽也不着急,坐在凳子上一派悠闲的看着她。

    大概一刻钟,若兰才感觉浑身的骨头不那么疼了,好受了一些,才嘶哑着嗓子说道:“姑娘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再也不敢撒谎了。”

    孟倩幽这才开口,问:“刘老板是谁?”

    若兰不敢再隐瞒,如实回道:“他是县衙里的师爷,”

    孙茜惊得瞪大了眼睛,孟倩幽微皱起眉头。

    “你是谁?和他什么关系?”

    若兰的眼神有些闪烁,抿唇,好一会儿才道:“我是县太爷的第七房小妾。”

    孙茜惊的“腾”就站了起来,指着若兰:“你、你、你”

    若兰改为跪在床上:“夫人饶命呀,我也是迫不得已了,老爷说如果我办不好这个差事,就把我全家都卖掉。”

    “嫂子,坐下,听若兰姑娘把下面的话说完。”孟倩幽道。

    孙茜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不是一般的妇人,惊讶过后,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坐回了椅子上。

    孟倩幽重新开口:“说吧,县太爷为何让你们这样做?”

    若兰跪在床上,声音嘶哑的慢慢说道:“姑娘还记得乔家吗?”问完又补充了一句:“就是那个被发配到官驿的乔敏的家。”

    孟倩幽点头:“知道。”

    “县太爷是乔家的远房亲戚,我就是县太爷来了以后,乔家为了巴结县太爷,而买来送给他做小妾的。当年乔家的大小姐和朱岚公子定有婚约,据说是因为您,乔家小姐才落得那么个凄惨的下场的。这些年,乔家一直怀恨在心,伺机想要报复您和朱公子,可是一直苦于找不到机会,直到现任县太爷来了清河县上任,乔家才看到了希望,先是投其所好,买下我和另一名姐妹,同时送入县衙给他做小妾,又送了大量的金银珠宝,请求县太爷想法帮他们把乔敏从官驿里解救出来,然后又想办法封了朱公子的店铺,要逼迫他休妻,再娶乔小姐。”

    说到这,似乎是累了,喘了一口气,才继续往下说:“朱公子不同意,乔家便步步紧逼,使得朱家的生意几乎要被击垮了。朱公子无法,想要携着妻儿老小去投奔自己的岳父,县太爷却派人守住朱府,不允许他们家人离开县城一步。”

    孟倩幽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年前谢江风去了京城却没有对他提及此事,是不知道?还是有人逼迫,不敢对她说?

    思及此,孟倩幽问:“那我大哥是怎么回事?”

    “乔小姐说当年是你害的她落得如此地步的,这个仇她一定要报回来,所以才有了师爷故意上门要求合作,邀请孟公子去县城的这一出。至于那家店铺,是假的,里面的东西都是从朱家的店铺里搬过来的,为了把戏做足,引孟公子如圈套,县太爷还命人警告周围店铺里的老板,如果有人过去打听那间店铺,一定要按照他们教的那样说。”

    “那晚你究竟做过什么?你来我们的家的目的是什么?”孟倩幽问。

    若兰急忙摆手,着急的说:“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听从他们的安排,进去以后脱光衣服躺在孟公子的身边,孟公子当时已经喝的大醉了,动弹不得,连碰也没有碰我,至于别的,都是伪造的,就连孟公子梦中的场景也是师爷在他的酒里下了迷幻药,梦境所致。”

    “还有呢?你来我们家的目的是什么,你们费尽心机的做了一个这么大的局,不会只是单单的让你嫁给我大哥,破坏我们家的名声吧。”

    若兰跪在床上,直起腰身,给孟倩幽磕了一个头:“姑娘,我做这些事都是被逼迫的,我要是不做,他们不会饶了我的家人的,还请姑娘看在我来了以后,安分守己,没有做任何伤害你们家人的份上,饶了我吧。”

    孟倩幽眯起了眼睛,道:“说吧,如果你老实交代,说不定我会饶过你。”

    若兰咬着嘴唇,直直的望着孟倩幽,期盼的问:“姑娘能给我一个承诺吗?只要我说出来,就饶过我。”

    孟倩幽冷笑了一声,身子前倾,凑到她面前,冷声问:“你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吗?”

    ------题外话------

    亲们,手里有月票的投一下呗,争取让咱们的文文进前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