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歹毒(一更)
    若兰红了眼眶,眼泪无声的滑落下来,这未出声泪先流、楚楚可怜的样子,连孙茜的心里不禁升起怜悯。可惜她面对的是孟倩幽,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身子后退,稳稳的坐在凳子上,仿佛没有看到她那摸样,依旧冷声道:“说吧,你来我们家的目的是什么?”

    若兰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只是默默的流泪,一句话也不说。

    “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你不想再受罪,最好说出来。”孟倩幽的声音淡然,话里威胁的味道却是浓浓的。

    似乎想到了刚才的惩罚,若兰的身子下意识的抖了几下,抬头,可怜而又无助的看着她,嘴唇张了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皱起眉头,利剑一样的目光盯视着她。

    若兰受不住,终于开口,声音小的孟倩幽勉强能听清:“他们让我到了孟家以后,找个机会爬上老爷的床,让孟家的名声扫地,以后在众人面前在也抬不起头来。”

    “砰”的一声,孟倩幽一脚踹在了床上,大床一阵震动,若兰吓得惊叫出声。

    孙茜没有孟倩幽的好耳力,没有听清若兰说的是什么,不过看着孟倩幽阴沉的脸色,就知道这事非同小可。

    若兰连声惊叫过后,跪在床上磕头:“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县太爷和师爷是这样吩咐的。可是小女子来了以后,思量再三,还是没有这样做,要不然也不会过了一个多月了,我还没有动手。请姑娘饶了我吧。”

    “你不是没有这样做,而是没有机会这样做吧?因为你来了以后,我大哥连看你都不看你一眼,大嫂也远离你。家里没有人待见你,你没有机会下手!”

    若兰直起身子,急忙摆手,急切道:“不是的,虽然孟公子待我不好,可老夫人对我却是很好的,我每天白日都呆在主院里,要想下手有的是机会。”

    孟倩幽瞥了下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哦,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没有下手,是觉得你下手了以后,我们家容不下你?还是觉得你毁了我们家以后,你也不会得到好下场?”

    若兰的眼神有些闪烁,挣扎着好一会儿才说道:“我也是穷人家的女儿,只是当初家里人穷的快饿死了,才不得已把我卖掉,恰好乔家相中了我,便把我买来送给了县太爷,他们陷害孟公子的计划我阻止不了,只得任他们摆布,可是我也是有良知的,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像这种毁掉一家人的丧尽天良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而且,从我来了以后,老夫人确实对我非常好,吃的、喝的、用的,一样也没有少了我的。”

    “你有良知?”孟倩幽反问:“你的良知恐怕在陷害我大哥的那一晚起就被狗吃了吧,否则你为什么在我家呆了这么多的时日都没有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呢,眼看着我大哥和大嫂身心憔悴,我爹娘愁眉苦脸,却无动于衷。”

    若兰急声解释:“我家人的性命全在他们手里捏着呢,如果我不照他们吩咐的去做,他们就会伤害我的家人的。陷害孟公子是我迫不得已而为的,可是陷害老爷,我实在是于心不忍,即便他们来人催促了我好几次,我都已没有合适的机会为借口搪塞了过去,我就是不忍心。姑娘可以明察,我说的句句属实,没有一句谎话。”

    孟倩幽眯起了眼睛,眼里幽光闪过,很快消失不见,问:“据我所知,自从把你送来了以后,他们根本就没有来过人,他们是分如何催促你的?”

    所有的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的,剩下的若兰便不再隐瞒,快声回道:“他们派人装扮成货郎,每隔几日便过来接一下头,夫人对我管束不严,我便趁看东西的时候,告诉他这边的消息。”

    “他们给你的最后期限是什么时候?”孟倩幽阴沉着声音问。

    若兰面上有一瞬间的惊愕,随即立刻回道:“明天晚上,他们让我成事以后,初一的早上早早的把大门打开,听到有人过来拜年的时候就尖叫,让来人看到是老爷把持不住,睡了我的样子。”

    孙茜这才明白了若兰的意图,惊得瞪大了眼睛,急忙捂住嘴,唯恐自己忍不住惊叫出来。

    好狠毒的计策,孟倩幽也惊出了一声冷汗,幸亏自己回来了,若是让他们得逞了,那孟家就算是真的完了,先不说孟家名声如何,就孟中举夫妇这么大的岁数了,听到自己的儿子和孙子睡了同一个女人,非得气死不可。还有孟二银,得知自己做了这样下作的事,肯定也活不下去了,至于孟贤,遭受了这样打击,恐怕一生都会郁郁寡欢的,那自己的娘呢,大嫂呢。况且家中要出了这样的事,传入京中,那自己和逸轩的亲事就是永远不可能了,越想越心惊,越想越害怕,孟倩幽的脸色阴的都要滴出水来了,连问话的声音都冷飕飕的,就连门口站着的青鸾和朱篱听了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若兰更是感觉自己都要被她声音冻成冰了:“我问你,这个歹毒的计策是谁想出来的,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若兰吓得抖着身子,牙齿打颤,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只要你老实的把他们的目的说出来,我保证,放你一马。”孟倩幽诱惑的说道。

    若兰不置信的惊喜的看着她,眼里发出希翼的光,尽力控制住自己哆嗦的声音,道:“我也是不太清楚,只是隐约听他们说,姑娘在京城有一门亲事,只有用了这招,让孟家成为了天下人的笑柄,才能釜底抽薪,彻底毁了姑娘的亲事,只要姑娘攀不上这门亲事,就是贱民一个,到时候他们再出手对付你就容易的多了。”

    果然是自己猜想的那样,孟倩幽心里的怒火起,浑身迸发出凌厉的气势,若兰再次吓得急忙磕头:“姑娘饶命呀,我之所以没有下手,一直拖到现在,就是想等着姑娘回来,处理这事的,我也是实在不忍心陷害这么善良的一家人呀。”

    孙茜已经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你如何得手?”孟倩幽问。

    若兰一愣,随里明白了她的意思,道:“他们给了我两包药,让我明天趁机下在水缸里。”

    “药呢?”孟倩幽厉声问。

    若兰慌忙转身,掀开了床里侧铺着的被褥的一角,从下面拿出两包药来,战战兢兢的交给孟倩幽:“就是这两包,一包是蒙汗药,一包是迷幻药。”

    孟倩幽接过,紧紧的捏着药包,没有打开,整个人却处于要爆发的边缘。

    孙茜就坐在她的身边,感受到了她愤怒的气息,也顾不上惊讶了,急忙抱住她的身子,颤着声音道:“小妹,冷静一些,我们这不是没事吗?”

    若兰更是被这气势逼迫的又跪在床上磕了几个头,不住的请求饶命。

    青鸾和朱篱在外面也感受到了孟倩幽的这种压力,心里大骇,急忙闯进来,等看到她安然无恙的坐在凳子上是,面面相觑,满头雾水。

    穿越过来好几年了,孟倩幽是真的融入了这个家,有时候想起前世的种种,以为那是梦里的情景,而眼前的这一切才是真实的,自己是孟家的女儿,从生下来就在这个家里,被他们呵护着长大,有疼她的爹娘,有护她的哥哥,有崇拜她的小弟,有视她为姐妹的大嫂、二嫂,有天真欢快的小侄儿,还有虽然古板但也很疼宠她的爷爷奶奶,而这一切,却有人想要全部毁去,一想到如果不是若兰良心未泯、没有及早下手,如果不是自己回来过年、毫不犹豫的拿下了若兰,那这所有的美好的一切,后天早上就会随着若兰的尖叫,全部失去。而自己说不定又会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思及此,心里的愤怒愈发的强烈,手里的药包被她捏碎,里面的药粉洒落出来。孙茜了解孟倩幽的脾气,唯恐她伤了若兰,死死的摁住她:“小妹,冷静一些,有什么事我们从长计议。想要害我们的人我们绝不会绕过他们。”

    孙茜急切的话使得孟倩幽愤怒的情绪压下去了一些,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那快要吓傻的如兰,“会写字吗?”

    如兰不明白她的意思,愣愣的摇头,诚实回道:“不会。”

    “青鸾!”孟倩幽命令。

    青鸾立刻应声:“主子!”

    “去找笔墨过来,她说你写,把她说的全部写下来。”

    青鸾应声,去了前院,找来笔墨,走在屋内的桌子边。

    朱篱很有眼色的轻轻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孙茜的两个丫鬟,虽然好奇,却没有抬头朝屋里看一眼,始终低垂着头规矩的站在门外。

    若兰从自己被乔家买下,送给县太爷,然后他们密谋毁了孟家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青鸾听着她的诉说,表面依然安然的快速的写着,心里却已经是惊涛骇浪一片了,这个计策太歹毒了,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主子一家是真的完了,连半丝转圜的余地也没有。

    孟倩幽的怒火虽然已经全部散去,周身的气息却是更加的深沉,听若兰又说了一遍,眼神忽明忽暗,不知在想些什么。

    若兰说完,青鸾也已写完,拿着写完的口供递到孟倩幽面前:“主子,好了。”

    孟倩幽没看,吩咐青鸾:“让她画押。”

    青鸾应声,走到床边,把供词放到若兰面前,示意她签字画押。

    若兰为难的看着她。

    青鸾不耐烦了,抓起她的右手,抽出随身的匕首,在她的拇指上割了一个小口,摁在了供词上。

    等若兰惊呼时,青鸾已经放开了她的手。

    孟倩幽已经恢复了常态,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异色,对若兰道:“念在你还有几分良知的份上,我不杀你,而且你的家人我也帮你救出来”

    没等她说完,若兰欣喜的磕头连声道谢:“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至于你,暂时留在我的手里,等什么时候需要你做证的时候,你把这供词上面的话重说一遍就行了。记住,你要是老实听话、安分守已,我不会亏待了你和你的家人。如果,你敢耍什么心眼,你们全家就一块上路,我说到做到。”

    听完她的话,若兰抑制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可这是她和全家唯一活命的机会了,连连点头。

    孟倩幽起身,孙茜也想着站起来,可是浑身发软,试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苦笑一声,对孟倩幽道:“小妹,我的腿有些发软。”

    孟倩幽抿唇,扶起她,慢慢的走到外面,吩咐几人:“看好她!”

    两名丫鬟和青鸾、朱篱应声。

    走出院子,被冷风一吹,孟倩幽心里的压制的那些火气,才完全散去。对还没有回神的孙茜道:“大嫂,今日之事除了你知,我知,任何人都不要提起,就连大哥也不行,免得他们知道了误了大事。”

    孙茜虽然帮着管理家里的作坊,比一般的女人能干许多,见识也广,可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大事,如果不是她亲耳听到,她都想象不出世上还有这样恶毒的人,听了孟倩幽的话,停住脚步,转头看向她,嘴唇哆嗦了好一会才颤着声音问出口:“小妹,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一切都交给我,大嫂和往常一样就好,不要让家里人看出端倪。”

    “需要人帮忙吗?如果人手不够,我可以回家去让爷爷帮忙。”孙茜急声道。

    孙善人做生意这么多年,自然有自己的人脉和势力,既然不能让自己家的人知道,那么回娘家求助自己的爷爷应该是可以的。

    孟倩幽摇头:“他们这次是来这不善,牵扯进来的人越少越好,孙善人现在每天含饴弄孙,很少过问生意上的事,我们就不要再给他添麻烦了,放心吧,我手里的人够用,这次我一定会彻底解决了他们。”

    孟倩幽在家里人心中很有信服力,她说到就能做到。听她如此说,孙茜的心里安定了一些,道:“好,我听你的。”说完,又道:“咱们先站一会儿吧,我浑身都发抖,腿了颤的厉害,这样去前院,会被爹娘看出不对劲的。”

    孟倩幽点头,扶着她站冷风里,大概有一刻钟,孙茜才努力的控制自己平静下来,扯了扯自己微僵的脸颊,露出僵硬的微笑:“我没事了,咱们回去吧。”

    孟倩幽改为搂着她的胳膊,两人面色如常的回了前院。

    孟贤已经吃好了饭,把剩余的饭菜又贴心的给孙茜搁放到锅里,盖好锅盖,去了西厢房帮忙。

    皇甫逸轩给了两大车的东西,孟倩幽和孟齐也买了一些,几乎堆满了整个西厢房,几口人按照单子把给每个人的东西慢慢整理出来。

    听到两人的脚步声,孟贤从屋里露出头来,奇怪的问:“怎么去了这么半天?饭菜都凉了。”

    孙茜露出一个笑容:“好长时间没见,我和小妹在路上多聊了一会儿。”

    “这么冷的天,你们也不嫌冻得慌,还在外面聊天。”孟贤的语气里有着责备。

    “没事,我们不冷,你忙你的,我把锅灶收拾了就过来。”孙茜道。

    孟贤看了她们一眼,见她们面色如常,脸上还有一丝笑容,也没有多想,把头收了回去,继续帮忙分礼物。

    孟倩幽小声对孙茜道:“大嫂,你去收拾吧,我去找郭飞他们。”

    孙茜轻轻点了点头。

    孟倩幽松开她的胳膊,走到西厢房门口,探头往里看了一眼,笑问:“分好了没有?”

    “快了,在有个一两刻钟就能分好了。”孟氏说完又道:“你告诉逸轩,以后不要给家里人买这么多的东西,这得花多少银子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