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二更)
    孟倩幽失笑:“娘,齐王府有的是银子,买这些东西连九牛一毛都用不了,您就不要心疼了。”

    说完又道:“你们先收拾着,我有点事要吩咐郭飞他们去做,一会儿回来我再帮忙。”

    孟氏挥手:“去吧,不用了你了,我们很快就弄好了。”

    孟倩幽转身,脸上的笑容退去,快步来到郭飞和精卫们住的院子里,青鸾和朱篱也是神情凝重的跟在后面。

    大年二十九,没有什么事可做,郭飞领着众精卫和文彪三兄弟和他那些镖局的弟兄们,去了练武场,痛快淋漓的练了一早上的功,刚回来吃了早饭,连碗筷还没有收拾,便看到孟倩幽脸色不好的走进院子里,知道出了大事,立刻站起来,问:“主子,有什么吩咐?”

    孟倩幽扫视了屋内的精卫一眼,吩咐郭飞:“有两个事要你们去做,第一,你立刻派人启程去县城,将现在的县令的背景详细的给我调查出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明天晚上以前我要看到。”

    郭飞应声。

    孟齐继续吩咐:“第二,派人潜入朱府,看看朱家人如何了?回来速禀报给我。”

    郭飞再次应声。

    孟倩幽从袖带了拿出两张银票递给他:“现在就去,越快越好。”

    郭飞接过银票。

    吩咐完后,孟倩幽转身出了院子,深呼吸了一口,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了下来,才缓步回了前院,又来到了西厢房。

    见她这么快就回来了,孟氏纳闷,问:“事情吩咐完了?”

    孟倩幽笑着点头,撒了一个谎:“没什么大事,只是让郭飞帮我去买点东西。”

    孟氏没有多想,也没有再多问。

    孟倩幽对忙的不亦乐乎的召儿招手:“召儿,到姑姑这里来,我们去看看小弟弟好不好?”

    孟倩幽走时,王嫣还没有生孩子,昨日回来以后天色晚了,也没有顾得上去看,现在安排好这一切,孟倩幽才有空过去看看。

    召儿自然是欣喜,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孟倩幽身边。

    孟倩幽拉住他的小手,对孟贤道:“大哥,那边那个红色的盒子递给我,那里面是我给胜儿设计的长命锁,专门请京城里有名的师傅的打造的。”

    孟贤找到她说的那个盒子,递给她。

    孟倩幽接过,道:“爹,娘,我去二哥家了。”

    “去吧,给你二嫂说,明日中午就让他们全家过来吃饭,把胜儿包裹的严实一些,天太冷,别冻着了。”

    乡下就是有这样的规矩,每年的大年三十和初一必须全家的人聚在一起吃饭,如果不这样做,会让村里人笑话这一家人不合,儿子不孝顺的。

    孟倩幽应声:“知道了。”

    拿着首饰盒,领着召儿,一大一小两个人儿说着话便来到了孟齐的院子外。

    两名丫鬟正出来倒脏水,看到孟倩幽,立刻惊喜的说道:“姑娘来了,快进来,刚才二少奶奶还念叨您呢,说如果不是天冷,小公子抱不出去,早就过去看你了。”

    说完,把盛着脏水的木桶放在地上,一名丫鬟扭头跑进去禀报。

    王嫣听了丫鬟的禀报,立刻欢喜的从屋子里迎出来,对已走进院子里的孟倩幽笑着说道:“我刚还给你二哥说呢,让他帮忙带会儿孩子,我过去看你,你便来了。”

    “昨日回来太晚了,今早又忙到现在才有空过来。”孟倩幽笑着解释。

    召儿有礼的喊了一声:“二婶。”

    王嫣应声,摸了摸他的头,“进去吧,弟弟醒着呢。”

    召儿欣喜的松开孟倩幽的手,颠颠的先跑了进去。

    孟倩幽也随着王嫣进去屋子里。

    屋子里烧着火龙,一进门,一股热气就扑面而来,孟倩幽走进去,原本抱着胜儿的孟齐刚刚把孩子放下,召儿便凑到胜儿面前,熟练的摆弄着他的小手,逗弄着。

    王嫣怕孟倩幽误会,急忙解释:“你二哥一回来就抱着孩子不放,我怎么劝说也不行。”

    “胜儿一出生,二哥就去了京城给我帮忙,也没有怎么照顾你和孩子,现在这么做是应该的。”孟倩幽不在意的笑着说道。说完,把手里的首饰盒递给王嫣:“这是我让京城最好的首饰师傅给胜儿打造的长命锁,你收着。”

    召儿出生的时候,孟倩幽给他打造了长命锁,胜儿这时候自然也是一样的待遇,王嫣没有推辞,接过,好奇的打开看了一眼,惊呼一声:“好漂亮的长命锁!”

    召儿听见他的呼声,也好奇的过来观看。

    王嫣低下身子,放低了手中的盒子,好让他看个清楚。

    孟齐也看到了长命锁的样式,惊讶,问:“小妹,你什么时候打造了这个长命锁,我怎么一点也不知。”

    孟倩幽笑道:“就在那三百军士进了作坊以后,你忙着安排他们,我闲着无事,便去了那日给墨儿买长命锁的首饰铺,让里面最好的首饰师傅给打造了这个长命锁,本来还有配套的手镯和脚链的,他们的活计多,忙不过来,便先给我打造了这个长命锁,第一次见我的小侄儿,我这做姑姑的总得有点见面礼吧。”

    召儿越看越喜欢,禁不住用小手翻弄了一下。

    王嫣见状,拿起长命锁,放下盒子,给他戴在了脖子上,才笑着说道:“小妹有心了。”

    带上长命锁,召儿高兴的小脸都乐开了花,重新凑到胜儿面前,童声童气的道:“弟弟,好不好看,你要是爬起来跟我玩,我就把它给你。”

    三人被他的言语逗笑。

    孟倩幽也凑到胜儿面前,小心的抱起来,摇晃了几下,笑着说道:“我听二哥说,你生了胜儿以后,娘失望的不行,天天催着大嫂再生一个,吓得大嫂在作坊里都不敢回家了。”

    提起这事王嫣就笑的不行,点头,声音里的笑意也是止不住,道:“你不知道,大嫂那段时间吓得都不敢回家了,恨不得住在作坊里,还有几次借口给我作伴,想要住在我这里,却被娘派人叫了回去。要不是后来大哥”说到猛然想起了什么,便没有再说下去。

    孟倩幽知道她说的是孟贤纳妾的事,笑着解释:“我昨日回来后,已经调查清楚了,大哥是被人算计的,他根本就没有做出对不起大嫂的事,现在他们俩人没事了,你们就放心吧。”

    孟齐不解,王嫣惊讶,“大哥得罪人了吗?他们为什么要算计大哥?”

    “这件事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等过完年,有时间了我再给你和二哥细说,现在这件事就不要放在心上了,若兰我也命人看管起来了,不会再出来兴风作浪了,这个年我们一家人就踏踏实实的过吧。”

    没事就好,虽然自己没住在老宅,但是毕竟是一家人,孟氏和孙茜这一个月以来的神情都不好,王嫣看在心里,又不知该如何劝解,也是难受。

    闻言笑道:“好,只要这个若兰不出现在众人面前,我们家这个年还是会过得很高兴的。”

    说到这,孟倩幽想起孟氏的嘱咐,道:“娘说了,让你们明天中午再带着胜儿过去吃饭,给孩子包裹的严实一些,别冻着了。不行的话,就让他们赶着马车过来接你们。”

    王嫣摆手:“不用,就几步路,我们抱着过去就好,”

    孟齐听了她的话也放下心来,只要大哥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三人又说一会儿话,胜儿估计是饿了,有些哭闹,孟倩幽才把他递给王嫣,道:“我该回去了。”

    王嫣接过孩子,弯腰想要把孩子放在炕上,道:“我送送你吧。”

    孟倩幽阻止她:“我又不是外人,二嫂这么客气做什么,你哄胜儿,让二哥送我就行。”

    胜儿哭闹不止,王嫣放不下,只好点头,道:“那你慢走,等明日我们过去后,咱们在好好的说话。”

    孟倩幽点头。

    召儿听说要走,把脖子上的长命锁摘了下来,小心的放在首饰盒里,才拉住了孟倩幽的手,乖巧的说道:“二婶,我走了,等有空再来看弟弟。”

    王嫣笑着点头:“好,以后召儿要常来呀,帮二婶看弟弟。”

    召儿点头“嗯”了一声。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领着他走出屋外。

    孟齐跟在后面。

    三人出了院子,孟倩幽小声的把若兰交代的如何陷害孟贤的事告诉了他。不过怕他担心,没说是县太爷和乔家一起陷害的,而是只说了乔家是为了替乔敏报仇。

    孟齐听后气愤不已,道:“当年分明是乔敏无中生有,心存恶念,先绑架了小弟,才有了后面的这一连串事情的。没想到他们现在倒打一耙,反而说是你的过错,还用计陷害大哥,他乔家难道忘了,我们孟家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论人势,论财力,落下他们乔家老远,他们竟然还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有人背后撑腰?”

    “乔家只有一儿一女,乔敏又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虽然当年迫于包大人的压力,放弃了这个女儿,但心里必定是不甘心的,上次朱岚几人去京城探望包一凡的时候,就提过此事,说是乔家正想办法将乔敏接回来,当时我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也好,吃一堑长一智,大哥以后再出门会更加谨慎一些。”

    孟齐做了这几年的生意,已经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了,直觉这件事情有异,不想孟倩幽说的那么简单。摇头:“我觉得事情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乔家要是想接回乔敏,悄悄地进行就是了,为何还要过来陷害大哥?他们难道不怕我们知道了真相以后报复回去吗?”

    孟倩幽暗自心惊,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道:“目前若兰给我说的只有这些,至于其他的,也许她不知道,也许是没有说实话,不管怎样,先踏实的过了这个年再说,不管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我都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确实不宜再调查这个事,孟齐点头:“好,一切等过了年再说。”

    两人说完,孟倩幽领着召儿往回走,孟齐看着他们走远,才回了自己的家里。

    孟齐把孟倩幽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讲给了王嫣听,王嫣听后唏嘘不已,直道过了年以后,一定要给乔家好好的算算这笔账。

    孟倩幽领着召儿往回走,召儿童声童语的给孟倩幽讲自己的事情,孟倩幽微笑着,听着,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远处却传来了卖货郎的声音。

    孟倩幽面色一沉,停住脚步。

    召儿感觉奇怪,抬头不解的看着她。

    孟倩幽低着头,笑着问道:“姑姑听到有卖货郎的声音,召儿想不想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要买,可以随意挑哟。”

    召儿高兴的点头:“好。”

    孟倩幽转身,领着召儿迎着卖货郎的声音走了过去。

    卖货郎正在挑着担子努力的叫卖,看到孟倩幽领着召儿走过来,还热情的招呼:“姑娘,我这担子里什么好东西都有,要不要看看,有喜欢的挑几件,马上就过年了,我便宜些给你。”

    “好啊,”孟倩幽笑着应声:“有小孩子的玩意吗?我给我侄儿挑几个,过年了,哄他高兴。”

    “有有有,”卖货郎连声应道,放下担子:“我前几天刚进了一批货,各种稀奇的玩意都有,让小少爷看看。”

    说完,掀开担子上面盖着的布,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孟倩幽脸上适时的露出惊奇:“哟,你这货物可真是好,在咱们乡下可难得看到有卖这样好的东西的。”

    召儿也被里面的面具吸引住,蹲下身子,挑出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小心的戴在了脸上,高兴地问:“姑姑,好看吗?”

    “好看,召儿喜欢,就多挑几个,给越儿哥哥和宏儿弟弟也挑出来,等有空时我们给他们送去。”

    召儿高兴的应声,果真低下头认真的挑选起来。

    卖货郎却叹了一口气,道:“姑娘有所不知,我原来是在省城卖货的,家是咱们这里的,这不临近年关了嘛,想着回家来过年,又不愿意空手回来,便进了一批货过来咱们这边卖,哪承想都嫌我这东西贵,好几天了也没有卖出去多少。”

    “你这东西确实不错,价格也不算高,不过这附近村里都是穷苦的人家,恐怕舍不得买这么好的玩意给孩子玩的。”孟倩幽道。

    卖货郎点头,颇为赞同她的话:“姑娘说的确实不错,我已经在好几个村里叫卖过了,围着的人不少,一听价钱,却全都吓跑了,后来有人好心告诉我,说是这个村里的人还富裕一些,让我过来试试,我便过来了,这才刚进村,就碰到了你这大主顾,看来今天我不会再白白的叫卖这一天了。”

    召儿已经挑好了六个不同的面具,拿给孟倩幽看,仰着小脸期待的问:“姑姑,这几个我可以都买下吗?我好喜欢。”

    “可以,召儿喜欢我们就买。”孟倩幽应声,说完问卖货郎:“总共都多少钱?”

    “这面具平日里我是卖二两银子一个,您这是六个,总共是十二两银子,过年了,当我是甩货,您给个本钱,十两银子即可。”

    “老板可真是在,您这生意以后必定会越做越大。”孟倩幽便笑着奉承他,边掏出袖带准备拿银子付账。

    “哎呀,姑娘这话说得真好,我爱听,大过年的,借你吉言了。”卖货郎欢喜说道。

    孟倩幽脸上的表情却僵了一下,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老板,我没有带那么多的银子出门,您看是不是可以跟我回家去拿?”

    卖货郎立刻痛快应声:“好,姑娘家在哪,我随你过去。”

    孟倩幽指着自己家的院子,道:“就是那家,不远,几步路就到了。”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清是孟家的宅院时,卖货郎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眼神闪烁了几下,随即恢复了自然,蹲下身子挑起自己的货担,道:“姑娘,走吧,我随你过去。”

    ------题外话------

    给各位亲人们汇报下最近的成绩:

    在书院畅销榜最高时达到了第二名

    在书城畅销榜最高时达到了第三名。

    在书院的月票榜已经进入第十!

    在亲人们的支持和爱护下,咱们的文文取得了骄人成绩,谢谢!谢谢!

    亲们,月票继续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