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威胁(一更)
    孟倩幽拿过召儿手中的面具,只给他留下一个,领着他在前面走,卖货郎跟在后面。

    几人一前一后的来到家门口,孟倩幽转身,笑道:“麻烦您稍等一下,我进屋去给你拿钱。”

    “好咧!”卖货郎痛快应声,放下担子,看着孟倩幽领着召儿走进院内。

    孟氏几人还没有收拾完,孟倩幽把面具全部交给召儿,道:“召儿去找奶奶吧。”

    召儿拿着面具高兴的跑进西厢房去炫耀,孟倩幽匆匆的来到了若兰的院子里,两名丫鬟尽职的守在门口,青鸾和朱篱站在旁边。

    “打开房门。”孟倩幽命令。

    青鸾亲手把房门打开。

    孟倩幽和孙茜走后,若兰就浑身是冷汗的瘫软在了床上,这么半天了还没有缓过来,听见门响,下意识的看过来,等看清是孟倩幽时,惊得立刻从床上弹跳起来,口齿不利索的喊道:“姑、姑娘。”

    孟倩幽走到她面前,也不废话,直接说道:“门口来了一个卖货郎,应该是你们的人,我以买面具没带银子为由将他带到了门口,你出去给他送银子,看看他有什么要交代给你的。记住,神情自然一些,别露出马脚,你和你家人的性命全在你的身上了。”

    该交代的已经交代给自己了,若兰想不通他们还有什么要吩咐自己的,不过,听孟倩幽这样说,若兰还是快速的下了床,穿好鞋就往外走。

    “等等!”孟倩幽喊住她。

    若兰回头,不解的看着她。

    “收拾一下自己,你这样出去,很容易让人起疑。”

    经过刚才一番折腾,若兰不但衣服凌乱了,连头发都散落在额前不少,一看就是受了虐待,如果卖货郎真的是他们的人,那他一定会起疑心的。

    若兰照着镜子,快速的整理好了自己,孟倩幽递给她十两散碎银子,若兰匆匆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也跟着走出门外,看若兰出了院子,给青鸾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悄悄的跟上去。

    青鸾意会,跟在了若兰的后面。

    孟倩幽站在院子里等候。

    若兰拿着银子匆匆的走到前院,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摆出一个笑脸,轻移莲步,摆晃着腰肢走了出去。

    卖货郎是被孟倩幽带过来的,怕露出马脚,不敢再像以往那样高喊引出若兰来,心里正着急呢,却看到若兰一步三摆的从院里走出来,面上立时一喜,高声问:“看看需要些什么,尽管挑,我这担子里应有尽有。”

    若兰拿捏着娇滴滴的声调,回道:“刚才我们小姑是不是欠你十两银子?”

    “是是是,”卖货郎点点头哈腰的应声:“那位姑娘买了我六个面具,总共十两银子。”

    若兰走到他面前,把手里的散碎银子递给他:“数数,看看够不够。”

    卖货郎接过银子却没有数,而是朝着院子里望了一眼,见里面无人,立刻小声对若兰说道:“老爷让我过来提醒你,明天晚上是最后的期限,如果事情做不好,你就永远别想见你的家人了。”

    若兰害怕的小声应答。

    卖货郎边朝院里张望,边提高了声音:“夫人,这丝帕可是我从省城进来的货,在咱们这里都头一份,特别适合您的身份,您看看。”说完,蹲下身子,装作拿丝帕的样子从担子的最下面垫着的布下面,掏出了一大一小两个纸包,递给若兰。

    若兰也弯了身子,装作看东西的样子迅速的把两个包抓在了手里,随后起身,高声道:“我手里好几块丝帕呢,不买了。”

    卖货郎也站起身,声音里有些明显的失望:“夫人,您要不在看看别的,我这担子里都是好货呢。”说完,再次压低了声音说道:“老爷得到消息,孟家的丫头回来了,她可不好对付,你行事小心一些,那个小包里的药是专门下给她的,你明天晚上想法单独的下给她。”

    若兰也压低了声音问:“什么药?”

    “这不是你应该打听的事,按老爷的吩咐去做即可,等事成了,老爷会命人送你和你的家人离开清河县的。”

    若兰听完,立刻提高了声音道:“不了,家里忙,我没有那个闲心挑东西,等过了年以后你再来吧。”

    卖货郎听懂了她的暗示,心喜,道:“好嘞,我过完年再来,到时夫人一定要多买几件。”

    若兰没有应声。

    卖货郎蹲低身子,挑着担子,晃晃悠悠的远去。

    若兰看他走远了,才轻吐出了一口气,转身走进院子里。

    西厢房东西全部归置好了,召儿拿着面具高兴的说个不停。

    孙茜和孟贤领着他先从里面走出来,看到若兰在院子里,同时一愣。

    一直暗中监视若兰的青鸾无声的对他们摆了摆手。

    孟贤和孙茜意识到了可能有什么事情,便装作没有看到她似的同时撇开了头。

    若兰也没想到会碰到他们,一愣之后,低下头,匆匆的去了自己的院子里。

    青鸾一路跟着她。

    进了院子,看到孟倩幽站在院子里,若兰快步走到她的面前,把手里的两个纸包交给她:“这是他们给我的,一包说是专门用来害你的,另一包不知是什么。”

    孟倩幽伸手接过,捏了一下,神情却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即看向青鸾。

    青鸾点头,证明若兰说的确实属实。

    孟倩幽的眉头却皱起,随手一抛,把手里的一个纸包抛给青鸾。

    青鸾伸手接到手里,惊愕,抬头:“主子,这”

    孟倩幽转身回了屋子里,若兰跟在后面,青鸾也跟了进来。

    “把纸包打开!给她看看。”两人刚一进门,孟倩幽出声命令青鸾。

    青鸾打开纸包,递到若兰面前。

    望着面前纸包里那还带着血迹的手指,若兰惊叫一声,吓得瘫软在地上。

    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更深,对方送了一根手指来,明显的是在吓唬若兰,如果她明天晚上不照做,那她的家人是保不住了。

    若兰惊讶过后,也想到了这些,快速爬到孟倩幽面前磕头,凄厉求她:“姑娘,求你救救我的家人吧。”

    自从留下若兰的那一刻起,孟倩幽就想到了解救她的家人,只有那样她才能死心塌地的留着作证,原本她是想等着过了年以后再出手的,没想到对方这么迫不及待,竟然割下了她家里人的手指威胁她,看来今日就必须得派人过去了。

    若兰看她不说话,以为她不愿意解救自己的家人,心里绝望之极,身子萎顿下去,孟倩幽却开口问:“你知道你的家人被关在哪里吗?”

    她的话落,若兰的身子立刻直起,惊喜的看着她,随即又颓丧的摇了摇头:“他们抓了我的家人后,根本就没有让我们见过面,我也不知道他们被关在那里。”

    “你家是哪里的?家里总共有多少人?”

    孟倩幽再问。

    若兰一一做了回答。

    “老实的等着,明晚之前给你确切的消息。”说完,孟倩幽转身走了出去。

    “谢谢姑娘,谢谢姑娘。”若兰喜极而泣,跪在后面道谢。

    孟倩幽大步出了院子,又来到了下人房。

    郭飞已经按照孟倩幽的吩咐派人去打听了,见剩下的精卫们无事,想要领着他们去练武场,还没走出门,就碰到刚进院子里的孟倩幽,心知又有大事情,打住脚步,恭敬的问:“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孟倩幽说出了若兰家的地址,吩咐郭飞:“这户人家被县太爷派人抓了起来,具体在哪儿不清楚,你亲自去趟县城,无论想什么办法也要把人全部解救出来,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他们安置好,明天晚上等你们回来吃饺子。”

    几句话干净利索的交代了事情,郭飞等人听清,齐齐应声。

    孟倩幽又从袖袋里拿出一张银票交给郭飞,道:“安置好了以后,带个信物回来。”

    郭飞接过银票,点了几个人名,匆匆的离开了院子,去了县城。

    孟倩幽也回了前院,剩下的精卫闲着无事,照旧去了练武场。

    所有的礼物已经分好,孟中举夫妇,孟大金夫妇和孟仁、孟义夫妇都有,礼物太多,不好送过去,孟二银索性去了后院,赶了马车过来,几人帮着把礼物放在马车上,孟二银喜滋滋的赶着马车给送了过去。

    孟二银夫妇的最多,孟氏也不拿了,留在了西厢房。

    孟倩幽翻看了一下单子,细心的皇甫逸轩,不但给孟家的所有人都准备了礼物,就连李大锤夫妇也没有落下。

    笑着拿起给李大锤夫妇的所有礼物,孟倩幽走出西厢房,对孟氏道:“娘,我给李奶奶他们拿过去,顺便让他们别忘了明天下午过来包饺子。”

    自从第一年全家人一起吃过饺子之后,以后这几年就成了惯例,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不管是李大锤夫妇,还是文彪家里的所与人,包括那些精卫,都会聚到前院来吃饺子。

    孟氏闻言点头,忍不住夸了两句:“逸轩这孩子就是细心,连你李奶奶两口子礼物都有。”

    孟倩幽笑着没有搭话,提着礼物来到李大锤夫妇的院子里,站在院子里高声喊:“李爷爷、李奶奶,你们在家吗?”

    李大锤夫妇搬过来以后,孟倩幽怕他们走前门不方便,命人在他们院子的一侧另开了一个大门,所以李大锤夫妇出入从来不走前门,是以两人并不知道孟倩幽昨日就回来了,听到她的喊声,两人立刻满面笑容的从屋里走出来,同时高兴的说道:“幽儿回来了,好几个月不见,想死我们了。”

    “昨天傍晚就回来了,看天色晚了,就没有过来看你们。”孟倩幽笑着解释。

    李大锤打开门帘,“快快快,屋里做,屋里暖和。”

    孟倩幽走进屋内,把礼物放到桌子上,指着右手边的礼物笑着说道:“这是逸轩给您二老买的过年的礼物,”然后又指着左边的道:“这是我买的,您二老看看喜欢吗?”

    “哎哟,逸轩还惦记着我们呢。这孩子,有心了。”李大锤高兴说道。

    李大锤家的声音也是十分的高兴:“喜欢,喜欢,你们买什么东西我们都喜欢。”

    说完,也没管桌子上的礼物,赶紧给孟倩幽倒了一杯水,心疼的说道:“提了这么多的东西过来,手冷了吧,赶快,握着杯子暖暖手。”

    “谢谢李奶奶。”孟倩幽谢过,接过杯子,两手捧在了手心里。

    李大锤家的用手扫了扫炕边并不存在的土,道:“快坐下,让李奶奶看看你变瘦了没有?”

    孟倩幽失笑:“李奶奶,我在京城里过的很好,不缺吃不少穿的,不会瘦的。”

    “那可不一定,出门在外,没有爹娘照顾,哪里会不瘦呢。”说完,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

    孟倩幽端着杯子,笑望着她,任由她打量。

    打量完,李大锤家才满意的点头:“嗯,还好,没有瘦太多,过完这个年就可以补回来了。”

    孟倩幽再次失笑,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水。

    李大锤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李大锤家的挨着她坐下,详细的询问她在京城的情况。

    孟倩幽斟酌着把所有的好消息都告诉了他们,包括自己买了房子,庄子,店铺,开了作坊这些好消息。

    两人听完,乐的合不拢嘴。

    李大锤不住的夸赞:“好好好,咱们幽儿就是能干,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在京城置了这么多的产业。”

    李大锤家也笑着附和,“是呀,有了这些产业,咱的底气也足了,和逸轩成亲以后,也不会让京城里的太太小姐瞧不起了。”

    孟倩幽笑着应声:“这些产业大多数都是大哥和二哥给我置下的,我自己没有掏多少银子。”

    李大锤家的立即改了口风:“好好好,贤儿齐儿做的对,你还是未出阁的姑娘,他们帮你置点家业是应该的。”

    孟倩幽又一次失笑,道:“京城里的宅子大得很,等以后有时间了,我接您二老和我爹娘,以及我爷爷奶奶去京城里住一段时间。”

    李大锤家的急忙摆手:“这可不行,听说京城里都是贵人,我们这乡下的老家伙不懂规矩,要是冲撞了贵人,给你惹了事端就麻烦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在乡下呆着吧。”

    李大锤却笑着说她:“你这老婆子,怎么没有记性了呢,就算是京城里的贵人再多,等幽儿大婚了时候,我们也是要必须要去京城看幽儿出嫁的。”

    李大锤家的拍了一下双手,恍然高兴的说道:“对对对,你说的对,幽儿成亲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去,管她什么贵人不贵人的。”

    “咱们就这样说定了,我成亲的时候,提前一个月派人来接您二老,您们可不能推辞说不去。”孟倩幽笑道。

    “放心吧,你成亲是大事,即使你不派人来接,我们老两口走着也会去京城的。”李大锤家的笑着许诺。

    三人又说笑了一会儿,孟倩幽嘱咐两人明天下午早点过去包饺子,便在两人不舍的目光中,起身,出门,回了前院。

    一上午就这样忙忙碌碌的过去。

    吃过中午饭,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孟氏、孙茜和孟倩幽开始擦拭屋里和厨屋里的各式器皿,用具,孟二银和孟贤则认真的打扫庭院,一家人有说有笑,高高兴兴的为明天的过年做准备。

    刚打扫了一会儿,门口有马车声传来。

    正在打扫庭院的孟二银和孟贤停住手里的动作,孟贤则是直接放下扫帚,去了院门外。

    两辆马车走到门口停下,前面马车的车帘被打开,谢江风从马车里下来。

    看清是他,孟贤急忙打招呼,“谢公子来了。”

    谢江风站稳身子,回道:“过年了,我给伯父伯母送点过年的东西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